promocarrie

「通風口的固定鋼板鏽蝕掉了。」

「怎麼可能?」

「快通知上面!競技場可能會有情況發生。」

………..

「是封鎖射線的機械結構。」

秦岳看著眼前已經被破壞而裸露出來的內部結構,很容易就猜出了封鎖通風管道的安全措施已經被人給破壞掉了。

「還有點餘溫,看來我的猜測好像沒有什麼問題。」

當秦岳越過封鎖射線區域,還沒有來得及為自己的小聰明得意一下的時候,秦岳的面前便是出現了五條管道的岔路口。

「這個設計者是不是從來都沒有考慮過管道整修的事情!」

秦岳有些無奈的趴在原地,五條管道擺在他的面前,只要他走錯一條,估計自己就得在競技場的管道線路中一日遊了。

「這特么的得選哪一條管道?」秦岳撓撓頭,他必須選出到達供能室的正確線路,那裡是最有可能實現破壞的地方。

「供能室,供能室….」

秦岳靜靜的趴在管道中,腦袋中不斷的思索著到底有什麼樣的方法能夠把供能室的方向確認出來。

「大量魔晶共同工作的話,應該需要大量的空氣進行交換,而且還需要大量的冷卻液,如果這五個管道中有一個是通往供能室的話…….」

秦岳直接暴力的把自己的身上的衣服撕下一根非常細小的布條,慢慢的舉在管道的半空中。

「這個不行~」

秦岳看著手中布條沒有任何動靜,直接排除換下一個管道。

當秦岳嘗試到最後一個管道的時候,秦岳還是沒有辦法確認正確的管道。

「難道是我想錯了?還是說供能室的換氣管道是獨立的?」

情深如舊 秦岳有些鬱悶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布條,自己耗費這麼長的時間,並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有了!」

正當秦岳心中有些沮喪的時候,手中的布條竟是輕輕的飄揚了起來,秦岳直接放開了手中的布條,隨著風力的帶動,布條直接向著秦岳左手邊的管道飄了過去。

「看來剛剛供能室的冷卻換氣系統並沒有開啟。」

秦岳慢慢的隨著布條飛動的方向,向著管道的深處慢慢的爬去。

當數分鐘過去,布條直接順著管道前方的縫隙掉落出去的時候,秦岳便是猜到自己可能趕到了目的地。 「這裡好像一個人都沒有的樣子?」

秦岳趴在換氣口的位置上,小心的觀察著供能室內部的情況,卻是沒有看到任何工作人員的蹤跡。

「難道供能室在十年前就已經能夠實現自動控制了?」

秦岳撓撓頭,他有些搞不清楚情況,他明明記得書上寫的內容是在兩年前,才算完成供能室這種大規模魔晶集中應用的無人操作技術。

秦岳小心觀察了幾分鐘的時間,在確定了供能室的內部的確沒有人的情況下,秦岳直接從通風管道進入到供能室之中。

「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魔晶。」

當秦岳近距離的看到周圍存儲櫃中存放的大量純凈魔晶,秦岳不禁低聲的讚歎了一聲。

「如果這些魔晶的品質再高一點的話,那這間供能室就不得了了~」

秦岳掃視著周圍的存儲櫃,卻是發現這些存儲櫃中全都是不超過五階的魔晶,雖然魔晶的數量足夠大,但是相對來說,這些魔晶的品質對於一個供能室來說還是有點太低了。

「如果品質能夠高一點,我保證這個競技場能夠完整的被炸上天~」

秦岳的身後傳來一個輕描淡寫的聲音,秦岳的脖子隨即感受到了一股來自於金屬的涼意。

「你是誰?」

「呵~跟了我一路,你在問我是誰?」

秦岳的身後傳來了嗤笑的聲音,秦岳隨即便是感受到自己脖子上的壓迫感變得更重。

「本來在你下來的時候就應該是一具屍體了,但我改了下主意,計劃裡面正好需要一個替死鬼。」

「我被選中了?」

「聰明!」

惑國邪妃:冷魅王妃要休夫 說話間秦岳便是感受到自己的兩個拇指,被牢牢地捆在了一起根本動彈不得,很快秦岳腳踝也被人捆在了一起。

「小子,你就在這裡好好的站著吧。

只需要等到比賽最後勝負已分之後,這個盛大的煙花就可以爆炸了。」

當秦岳被按在中樞控制台前的時候,秦岳這才發現供能室中的所有工作人員全都被殺掉集中在這個地方。

秦岳自始至終都沒有看到對方的臉,當對方把秦岳放在中樞控制台之後,便是接著在供能室中進行進一步的布置。

「我得讓這些東西重新工作起來。」

秦岳看著自己眼前大量的控制開關,心中暗暗地對著自己說道,但是他的手腳都被束縛住,秦岳想要不被發現的利用這中樞控制台,基本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這束縛帶怎麼這麼的結實?」

秦岳蹲坐在地面上,看著死死勒著自己腳踝的束縛帶,秦岳有些著急。

對方的行動迅速而又高效,留給他的時間並沒有多少,如果他沒有辦法阻止對方的話,秦岳不清楚後面還會發生些什麼情況。

「23184..8」

秦岳在繼續嘗試著掙脫束縛帶的時候,猛然間發現了束縛帶的邊緣所刻印的這麼一行數字。

「原來這東西是他從這供能室裡面找到的。」

當秦岳看到這串數字的時候,心中頓時瞭然,這串編碼傳遞了很多的信息,但對於現在的秦岳來說,最為關鍵的信息,便是這種束縛帶受到溫度的影響特別的巨大。

換言之,這東西非常的怕火,只要束縛帶周圍的溫度達到五十度以上,這束縛帶基本上就失去了束縛的作用,不過在常溫下,這種束縛帶的品質能夠排入這類工具的前三。

就憑藉這麼一條的缺陷,就註定了這束縛帶,基本上只能夠在一些研究所中才能夠看的見。

「火!火~」

秦岳環顧了一圈,完全看不到任何能夠迅速升溫的工具,自己的手上還帶著抑制器,根本沒有辦法使用魔法。

霸道總裁:女人別想逃 咔~

「嗯?」

秦岳聽著從自己屁股底下傳來的輕微響動,腦海中頓時聯想到了某個不太可能的情況。

「抑制器被壓壞了?」

當秦岳好不容易才算把自己的位置挪過來的時候,才算是看到已經碎裂成兩塊的抑制器。

「這玩意兒這麼的不結實?」

秦岳愣愣的看著地面上已經損壞的抑制器,但隨即還是反應了過來,直接利用自己的精神力釋放了一個火球術的法陣。

「怎麼沒有效!!!!」

當秦岳滿懷期待的等待著小火苗的出現的時候,整個法陣居然直接在他的面前崩解,這麼簡單的火球術,秦岳不可能花錯,出現這種情況的唯一可能就只有一個,他體內魔能的屬性,根本不是火屬性!

「難道現在的我不僅僅是改變了樣貌?」

秦岳忽然反應了過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根本等不道自己試驗出體內魔能屬性的那一刻。

「一定要脫困。」

秦岳快速的看著周圍的情況,沒有辦法使用火系魔法,那就只能夠使用物理的辦法了。

摩擦生熱!

只是秦岳完全沒有在周圍看到任何能夠利用的牆拐桌沿,不得已秦岳只能夠慢慢的半躺下,兩根拇指小心的貼著地面摩擦。

秦岳很快便是發現想要束縛帶的溫度超過五十度,就只能夠加快自己摩擦的頻率,很快秦岳便是感受到自己的兩根拇指連帶著虎口的位置,都是火辣辣的疼。

秦岳的判斷相當的正確,雖然秦岳的手指有著大量的擦傷,但拇指上的束縛帶已經被秦岳取下。

競技場中,最後的五人對戰即將開始,整個競技場的氣氛在休息表演之後直接達到了頂峰。

「沒想到在雙人戰開局不利的情況下,來自滄宇的袁氏兄弟竟是直接突破了古季風的防線,最後以二對一的方式,贏下了雙人戰。」

解說簡單的將雙人戰的情況說了一下,即使競技場的擂台已經被加固了兩次,目前的擂台也已經被拆的差不多了。

「古季風被對方陰了一手,儘管他已經喝了藥劑,但現在上場的話,很有可能加重他的傷勢,如果再受到什麼傷害或是過度消耗的話,他很有可能留下永久的病根。」

五人戰即將開始,長明把洪葉拉到一邊低聲的向著他說道。

「已經這麼嚴重了嗎?」

「只會更加的嚴重。」

長明非常認真的看著洪葉,他本就是煉藥師,對於人體的了解他比其他人深刻的更多。 「你們兩個在這裡神神秘秘的說些什麼呢?」

古季風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後面走了過來。

「你的傷~」

「放心吧,全都好了。」

「你重新運行魔能試試,只要放一個漂浮術就行。」

長明看著古季風的笑容,低聲的向著古季風說道。

「你真的是認真的?你不會認為我連這點小傷都扛不住吧?」古季風沖著洪葉二人笑道,並沒有做任何其他的動作。

「別廢話,快點按照我說的去做,不然等下就是4v5,都不可能讓你上場。」長明沒好氣的向著古季風說道。

「喲,隊長都沒有說話呢。」

「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洪葉的目光與古季風對視,古季風的視線直接飄向了別處。

「不就是運轉魔能,釋放漂浮術嗎?有什麼難的?」

看著洪葉與長明的態度,古季風知道自己躲不開了,只得按照長明所說的去做。

長明的手掌直接握住了古季風的手腕,當古季風體內的魔能運轉起來的時候,古季風的手腕上便是出現了大量的紅色痕迹。

「你受的傷比我想象中的更要重,你絕對不能在登上擂台了。」

當這些紅痕不斷出現的時候,長明已經不需要去看它的數量了,剛剛的雙人戰給古季風增加了不少看不見的內傷。

如果不經過長時間的調理,再像之前擂台上那樣大規模的動用魔能的話,古季風以後很有可能就廢了。

「隊長。」

古季風的視線看向洪葉,已經是最後一場的比賽了,他不想就這麼的退出,他要打完最後一場比賽。

「就這樣吧,把替補更換上來,你就好好養傷吧。」

洪葉輕輕的拍了拍古季風的肩膀,低聲的向著他說著,隨後便繞過他向著隊員休息區走去。

「隊長,你也看到了,滄宇的實力絕對不在我們之下!個人戰雙人戰,他們根本就沒有受到什麼傷,魔能上的消耗也絕不會很大。

現在把我換下去,我們準備的東西就廢了!」

「輸掉一場比賽,也比輸掉你的人生好!」

洪葉站在原地,慢慢的轉過自己的身子,他的目光與古季風對視著,一字字的向著古季風說道。

「隊長!」

「行了,喊得這麼撕心裂肺的,我去給你聯繫治療,你可不要再大規模的調動你的魔能了。」

長明輕輕的拉了拉古季風的衣服,低聲的向著他說著,而後便是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剛剛得到的消息,洛心選擇在最後的五人戰中替換掉他們的主力選手,古季風,更換古季風上場的是洛心的替補選手,同樣是一位風系法師,韋詠。」

「搞些什麼啊?為什麼在最後的時候更換正式選手?」

當解說的聲音響起來的時候,觀眾席上便是響起了陣陣的發牢騷的聲音。

「從我們了解到的情況來看,之前的洛心似乎是準備過一個大招,難道這個新替補上來的選手和洛心的準備有關?」解說適時的爆料出來。

「真的假的?為什麼之前沒有任何的風聲透露出來、」

「滄宇絕對是隱藏實力的BOSS,前面的比賽,他們都對洛心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傷害,但是他們卻總是能夠在局勢最不利的情況下退出。

當他們退出來的時候,相比較起來,還是洛心損失的更多。

單雙人戰,如果不看成績只看過程的話,滄宇絕對保留了更多的實力。」

「說的有模有樣的,你不會是支持滄宇的姦細吧?」

不知是誰說了一句,周圍觀眾的目光瞬間聚集了過來,用著一種虎視眈眈的眼神看著剛剛評價滄宇的人。

「沒有沒有,我怎麼可能支持滄宇,我的意思只是洛心等下可能贏得不會太輕鬆而已。」

那人感受著周圍的目光,急忙的向著周圍擺了擺手,擺明了自己的陣營。

「洛心把古季風給換下來了,看來我們剛剛盯著他打,好像有點過頭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