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還叫多?你還真是沒有見識~還有比我更多的呢~」

秦岳聽著融田的話,不禁不住的搖著頭。

「你不是還要上學嗎?星痕帝國的學院,這麼危險?」

重生之最強千金 融田很是不解的看著秦岳,她還真的沒有聽說過這個大陸上還有什麼樣的學院能夠這麼危險的。

「嘁~我明天才要報考洛心學院呢~」

秦岳不屑的向著融田說道。

「你手下的那塊傷,是野豬拱的~」

「野豬?」

融田不解,星痕城這種地方,還會有野豬?

「那還是我剛剛成為冒險者不久呢~哈哈哈,就遇到這種事情,可被我妹妹給罵了好多天呢~」

秦岳似乎想起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低低的笑出聲來。

「你還是冒險者呢?怪不得你的動作這麼的敏捷~」

融田聽著秦岳的話,頓時來了興趣。

冒險者這個職業,對於她來說,還只是一個留存於聽說中的職業。

畢竟,在那個地方裡面,她除了自己,再也沒有什麼值得交心的朋友。

每個接近她的人,似乎,都會對於自己有著什麼想法。

「你給我說說你以前的事情吧~」

融田輕輕的搖晃著秦岳,做出連自己都很意外的撒嬌動作。

「好好好,你先別晃了,我都要暈了~」

秦岳舉起雙手,一副投降的模樣。

「這些話,你可不要和我的妹妹說啊~」

秦岳低聲的向著融田叮囑了一聲,自己可從來都沒有和妹妹詳細的說過自己在迷霧森林之中的事情。

自己受傷,就已經叫妹妹有些怨言了。

再和妹妹說迷霧森林裡的兇險的話,自己就更沒有辦法進入迷霧森林執行任務了。

很快,秦岳便是進入到了自己的回憶之中,融田也漸漸的聽的入迷。

在聽著秦岳最初成為冒險者時做出的蠢萌的事情的時候,融田會開心的笑出聲來。

當聽到秦岳在迷霧森林之中遇到的兇險的時候,融田會不自覺的為秦岳捏一把汗。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一下午的時間就已經過去,天已經完全的黑了下來。

「好了,今天就先這樣吧~我還要去看妹妹呢~」

秦岳慢慢的從床上爬了起來,低聲的向著身邊的融田說著。

「你這個樣子,不會被你的妹妹罵嗎?」

融田看著秦岳費力的模樣,低聲的詢問著。

「那就只能如實說咯~」

秦岳咧嘴笑了笑,有些無奈的向著融田說著。

「每天都要出現在妹妹的面前,這件事情,可是從我成為冒險者的那一天,就已經和妹妹約定好了的~」

秦岳對著融田笑了笑,而後慢慢的走出了醫療室。

融田愣在原地,看著秦岳的身影消失在門前,融田頓時反應了過來。

「喂,我扶著你啊~」

————————-

求推薦,求收藏 第二天大早,洛心學院的大門便是被大量的家長與少年少女們圍的水泄不通。

家長們翹首以盼,少年少女們也同樣的在緊張的等待著。

當校門開啟的那一刻,人群紛紛向著洛心學院的內部涌去。

與大門前的嘈雜不同,研究院此時顯得相當的僻靜。

「秦岳,起來了~」

安靜的房間之外,傳來了融田的聲音。

「幹嘛啊?」

秦岳用被子將自己的頭蒙了起來,低聲的說著。

「秦岳!今天是洛心的招生啊!」

「啊?糟了糟了,忘記這個事情了~源樂心,快點起來!」

原本還有些迷糊的秦岳,頓時從床上翻身坐了起來,推了推在一邊床上睡著的源樂心,急忙的開始穿衣服。

「……不就是招生嗎?三天呢~」

源樂心揉了揉眼睛,睡眼朦朧的看著正在忙活著的秦岳。

「不起來是吧?看來昨天晚上是不是沒有被揍得開心?」

秦岳沖著床上絲毫沒有意思起床意思的源樂心低聲的說道。

「不是,不是,馬上起來!」

床上面的源樂心頓時一個機靈,自己昨天晚上想要從外面偷偷跑回來的,但是卻還是被秦岳給抓著了。

那個下場……

源樂心控制著自己的內心不去想。

「現在幾點了?」

當秦岳見著源樂心將衣服穿好了之後,便是將房門打開,快速的向著門外等等著的融田問道。

融田昨天身上穿著的華麗的服裝,已經被換掉。

研究院內,只有秦霖是一個與融田年齡相仿的女孩,融田自然只能夠換上秦霖的衣服。

秦霖的服裝相當的普通,但是,在融田的身上,卻是展現出來了另外的感覺。

「早上的八點,學院的招生剛剛開始,不過~」

融田低聲的向著秦岳說著。

「不過什麼?」

秦岳隨口問了一句,便是開始洗漱。

「門外來的人相當的多,隊伍已經幾乎要排出校門了~」

「噗~」

秦岳頓時將自己口中的水給噴了出來,這洛心學院到底多大,自己可是有過相當深刻的體會的。

招生的辦事處,就在學院的中心禮堂,那個地方離著大門,至少有著兩公里的距離,而且這還只是直線距離罷了。

「對了,你怎麼起的這麼早?你也要進洛心?」

秦岳隨手洗了一把臉,這才看著身邊的融田低聲的問道。

「對啊~」

融田點點頭。

「你哪來的的學費?我可沒有了~」

秦岳有些狐疑的看著眼前的融田,昨天她的午飯錢還是自己出的,她哪裡來的學費?

「我給的~」

從走道的遠處,傳來一個聲音,秦岳抬頭看了一下,正是剛剛通宵實驗后的季同。

「原來是季大師您老人家啊~」

「怎麼,你有問題?」

「沒有,當然沒有~」

秦岳連連的搖頭,又不是花自己的錢,自己幹嘛有問題?

「融田想要上學~我自然要資助一下~」

季同笑著看著一邊的融田。

「對啊~季爺爺最好了~」

「爺爺?」

秦岳頓時瞪大了眼睛,這才多長時間?連爺爺都叫上了?

「哈哈哈哈,拿著這個,等一下你們可以直接去進行招生檢測,不需要等待~」

季同聽著融田的話,頓時笑容更甚,從口袋之中掏出了一張卡片,遞給了秦岳,而後便是走向了自己在研究院的休息室。

「…….」

秦岳看著手中的卡片,再看看眼前的融田,輕輕的挑了一下眉毛。

「你這是什麼表情哦?」

融田微微的皺了皺自己的秀眉。

「沒啥,就是眉毛有點癢~」

秦岳搖搖頭,不再說些什麼。

「我來幫你撓撓啊~」

源樂心賤賤的聲音傳了過來。

「滾滾滾滾!」

一陣的嬉笑打鬧之後,源樂心終於也洗漱完畢。

雖然從融田的口中,秦岳知道今天來學院中進行報名的人很多,但是,當秦岳親眼見到了那長長的隊伍的時候,還是被震撼了一下。

「哇,怎麼這麼多的人?」

源樂心低聲的感嘆著。

「那誰知道?」

秦岳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是為了完成承諾才來的,至於其他人的想法,他才沒有興趣。

「其實不是只有洛心這麼多人,在星痕城之中,幾乎每一座學院招生的時候,都會出現如此情況。」

融田低聲的向著秦岳說著。

「嗯?你怎麼知道?」

秦岳有些詫異的看著身邊的融田,她才來到星痕城多長時間?

「喂,我可是做了一晚上的準備好不好?哪裡像你?要不是我去叫你的話,估計都能夠睡到,明天早上。」

融田對著秦岳翻了個白眼,秦岳咂咂嘴巴,不置可否。

「魔法師在整個大陸上,都還算是一個稀缺的職業了,而能夠進入到學院之中的魔法師,與自行成長的魔法師,彼此差距非常巨大。」

融田拿出一個小小的記事本,很專註的向著秦岳說著。

「每個魔法學院的招生標準都不太相同,有的專註於能力系的其中某一個元素,而有的則是全面發展,為了擴大自己被錄取的概率,這些考生基本上每一個學院的招生都會參加的。」

「而且,洛心學院不僅僅是全面的魔法師培養,還有著煉金方面的教學,在魔法上面沒有太多成就的學員,可以考慮成為一名煉金師。而且,你知道洛心學院的理念嗎?」

融田忽的向著一旁聽的正起勁的秦岳詢問著。

「啊?我怎麼會知道?」

秦岳無語的看著眼前的融田,能被招進去不就行了?還要搞這麼多的東西?

「洛心自己稱之為,正視你自己,而外界則是流傳著這麼一種說法,洛心是找回失落的自己的地方。」

「找回失落的自己?什麼意思?」

秦岳歪頭想著,可惜他的腦袋之中,除了迷霧森林生存的那點東西,和之前蘇亞逼迫自己強行記憶下來的材料屬性之外,就只剩下吃了。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不知道,不過洛心在十年以前還是相當的強悍的,出現了眾多全大陸都有名的魔法師與煉金師。不過,近些年洛心畢業的魔法師,在競爭力上面卻是比不上別人,不知道為什麼~」

融田搖著頭,低聲道。

「不知道就算了,想這麼多幹嘛? 霸寵狂妃 我只要完成我的承諾就行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