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大隊長,你放心!狼首他們是我喬君的生死兄弟,我絕不會看著他們受欺負。你下達任務命令吧!」喬君眼裡閃過一抹殺意,語氣生冷的道。

「好!雷神聽令,目標青風城天脊山。你的任務是救出所有被捕人員,並不惜一切代價拿到真的優盤。」大隊長用很是嚴肅的語氣冷聲說道。

「是!請大隊長放心,雷神保證完成任務。」喬君用鏗鏘有力的語氣回答道。

「好!目標具體位置以及諜影的大致資料,火鳳凰會告訴你。 狂野戰妃:王爺有種單挑 現在你和火鳳凰立刻到機場。」大隊長很是欣慰的道。

「大隊長不用去機場,只要詳細地址就可以。我用御空術帶著火鳳凰就可以。」喬君道。

「你現在能御空飛行?你到底是什麼修為?」大隊長震驚的問。

「元嬰五層!」喬君沒有隱瞞。

「好小子,難怪首長推薦你去執行這項任務。哈哈,這下我可以放心了。」大隊長顯得萬分震驚。

「大隊長,還有沒有別的事情?」喬君問道。

「你小子,趕緊去執行任務,記住了該帶的裝備都給我帶上。我要全程看你大發神威,哈哈哈……」大隊長哈哈大笑。

「沒問題,但我弱弱的問一句,大隊長我好久呢摸槍了,可以帶一些武器不?」喬君有些期待的問道。

「帶武器?你還需要帶武器,殺那些阿貓阿狗,還需要帶武器?」大隊長沒好氣的道。

「用武器順手嘛,再說了,我們是軍人不帶武器帶什麼?」喬君振振有詞。

「你小子,好吧,那你就去裝備武器庫挑選一把手槍和五個特質彈夾。我等下給你們上級領導打個電話,就說任務需要。」大隊長笑著答應了下來。

「哈哈,那就多謝大隊長了。」喬君哈哈大笑,終於可以摸槍了,他豈能不高興?

……

半個小時后。

全副武裝的喬君施展御空術,帶著同樣全服武裝的韓刀月,在漆黑一片的夜空中,化作兩道遁光向青風城的方向極速飛去。

……

青風城是大華國北部地區數一數二的一線大城市,人口密集又眾多,它雖然不是商業城市,但這裡卻是旅遊景點居多,整座城市以旅遊著稱。並且旅遊區佔地面積非常廣,比整座雲城還要大。可見青風城到底有多大。

天脊山就位於清風城西部地區,整座山原本是一塊肥的冒油的景點區域,風景可比人間仙境。可是五年前,一場詭異的大火將天脊山燒的乾乾淨淨。因此這裡便成了那些無家可歸,街頭討乞的窮人們居住的地方。

喬君和火鳳凰來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凌晨兩點了。如果他們中途沒有御劍飛行,恐怕到了天亮都不可能到達目的地。 天脊山上光禿禿的,被燒的千倉百孔,儘是大大小小的石頭疙瘩以及黑漆漆的泥土,不要說有一顆像樣的樹了,連石縫中長的雜草,都數得出來有幾根。

即便是這樣,遠遠看去,天脊山起伏不定,一座疊著一座,像大海的波濤,無窮無盡地延伸到遙遠的天盡頭,消失在雲霧深處。

黑夜中,喬君和韓刀月走在一條窄窄的,崎嶇無比的小路上,兩邊是深溝險壑,只要他們倆一不留神,有可能就葬送在這荒山野外。

最險的還不是這個,而是從亂石堆積而成的小路上走到山頂的那一段鐵扶梯,懸空依石而建,往下看是幾十丈深淵,韓刀月一看之下直覺一陣眩暈,兩腿都在打抖。

「雷神,這也太險要了,我有點頭暈。」韓刀月看著扶梯道。

「沒事,有我呢。你抓著我胳膊就是。」

喬君的話音剛落,韓刀月就親昵的挽住了喬君的胳膊,「有你真好,我的雷神老公!」

「呃!」喬君愕然,「這樣叫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我就喜歡這樣叫!怎麼啦?你不願意?」韓刀月很是牛氣的道。

「你都叫了,我又什麼不願意的。」喬君沒好氣的說著,直接運轉真元帶起韓刀月拔空而起,兩個人就那樣直直的向山頂飛去。

「嘻嘻!雷神老公!你真棒!」半空中,韓刀月一點都不害怕,表情中儘是笑容,她笑的異常美,異常讓人賞心悅目。

「我不棒,你會喜歡我?」喬君嘴上這麼說,但他的雙眼卻是直直的看著甜蜜之中的韓刀月。

「我的雷神老公不棒,我也喜歡!嘻嘻!」韓刀月嘻嘻笑道。

「今天怎麼這麼開心?」喬君一邊帶著她飛,一邊明知故問。

「有我的雷神老公在我身邊,我自然就開心。」韓刀月臉微微有些紅,但還是理所當然的說。

「哦!原來有我的功勞啊!那你就多笑笑,你的笑容真迷人,讓我神魂顛倒呢。」喬君道。

「真的?」韓刀月緊緊抱住喬君的虎腰,有些不大相信的問。因為她認識的雷神可不這樣,嘴裡不可能說出這麼甜蜜的話。

「當然是真的。」喬君道。

兩人說話間,就已經落在了山頂上,韓刀月立馬收斂了自己的笑容,因為再往前走,便是他們此次任務的目標地點。

那裡原本是一塊平地,兩年前,諜影的人發現了這個地方后,就在這裡用大大小小的石塊組建了他們的陣營。

喬君和韓刀月並肩走過去的時候,立即就有好幾道神念從他們身上掃過,很快,十幾個男子從最大的一個石房中飛出,他們化作一道道遁光,突然出現在了喬君和韓刀月面前。

其中一個穿著短袖,留著長發,鬍子拉碴的大漢,用一雙毒辣的眼睛,警惕的盯著喬君和韓刀月問道,「你們是特種兵?」

「築基三層,不錯有點實力。可惜你太弱了。」喬君淡淡的看著短袖大漢,不屑的道。

聽的此話,短袖大漢以及他身旁的所有男子齊齊臉色大變,能一眼看出短袖大漢的修為,那他絕對有築基三層以上的修為,而他們中間修為最高的便是這短袖大漢。

「閣下,你想怎麼樣?」短袖大漢顫顫巍巍的問。此刻喬君的一句平淡的話,讓他心生膽寒。

「我想怎麼樣?你們抓了我兄弟,還問我怎麼樣?你們諜影的人腦子是不是被門夾了?我告訴你,我給你們三秒鐘時間考慮。三秒鐘時間如果過了,那不好意思,我說話不會這麼客氣。」喬君淡淡的道,「一!」

「放人!」短袖大漢冷汗早已布滿了他的額頭,因為在他面前的喬君雖然平靜無比,但給他的那種淡淡的壓迫力實在是太恐怖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

再說,他就算有滿肚子的疑問,他也不能浪費時間再問了。因為他有種直覺,如果自己不這樣做,眼前的這名軍人很可能第一時間要了自己的命。

「是!」短袖大漢身旁的兩個黑衣男子恭敬的回答一聲后,轉身向後面的一處二層樓閣快步走去。

喬君掃了一眼這二層樓閣,淡淡的道:「算你識大體。」

「閣下,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短袖大漢態度恭敬了起來,面帶疑惑。

「我啊,遊山玩水來到這裡的,你信嗎?」喬君眯著眼睛看著這短袖大漢,淡淡的問道。

「我…我信!」我信你媽啊!短袖大漢心口不一的說。

喬君沒有再理睬,而是靜靜的等待起來,很快,,狼穴小隊五名最精銳的特種精英,狼首,黑鷹,狼爪,狼王,黑狼等人相互攙扶著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

他們五人滿身是傷,喬君的神念早已掃了他們身體,不過,除了狼爪之外,其他人傷的並不是很嚴重,都是一些皮外傷。

從這傷上,可以看的出來諜影的人不想和部隊的人發衝突,發生衝突的後果他們絕對承擔不起。

這也是為什麼短袖大漢第一時間放人的原因。

「雷神,火鳳凰,怎麼是你們?」狼首見到喬君的第一時間,就驚聲大叫了出來。近距離之下其他人同樣看清了喬君和韓刀月的臉,所有人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隊長。 從重生西游開始打卡 我當然是來救你們來了,難不成閑著蛋疼來這裡喝茶聊天來了?」喬君沒好氣的道。

「你小子,一點都沒變啊!」狼首說話間給其他人暗中使了個眼色,其他人藉助月光,立馬看到了狼首的動作,不動神色的走到了喬君身後。

喬君一陣好笑,這五個傢伙難道就不知道自己一隻手就可以鎮壓諜影的人?

不過,他也沒說什麼,而是看向了短袖大漢,淡淡的道:「把優盤交出來,我可以既往不咎。如果不交,你應該清楚你的後果是什麼?」

短袖大漢聞言,臉色一沉,恭敬的神色瞬間變得陰狠起來,他挺起腰桿,冷冷的道:「既然你知道我們是諜影的人,那你應該清楚交出優盤是絕不可能!」 喬君的神色突然變得不近人情起來,「絕不可能是吧?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一下,絕不可能的後果。」

砰砰砰!

喬君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大華國製造的銀色92-ss手槍,直接對著其中五名諜影成員腦袋,連續扣動了扳機。

這把手槍看起來普通,但彈夾里裝的五顆子彈可不普通,這種子彈不僅射速非常快,而且其裡面壓縮的彈藥成分除了TNT外還有一部分是機能隕石組成,就連金丹境的高手碰上了,也要吃大虧。連續中上三槍,就要斃命。

那五個練氣級的高手根本沒反應過來,就已經是眉心中彈,然後一命嗚呼。

「你你,你竟然敢殺諜影的人,你簡直是在找死!!」短袖大漢勃然大怒,立即就要動手,可是讓他無比驚恐的是,一把冒著白煙並且帶著炙熱氣息的槍口突破頂在了他的太陽穴上。

「是你在找死!而不是我。因為你們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再說了,我這個人比較愛衝動,心腸也很軟。」喬君看著瑟瑟發抖的短袖大漢,玩味的道。

剛才這傢伙態度恭敬無比,一提起那優盤,這傢伙瞬間就換了一副猙獰的面孔,喬君突然對那優盤裡面的內容感興趣起來。

短袖大漢不敢亂動,「閣下,你還是就此帶他們里去。我們諜影的人可以既往不咎,否則的話,你會有無窮無盡的麻煩上身。」

「諜影的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我記得曾經的諜影可不是這個樣子,曾經的諜影是一幫寧死不屈的人,他們心中除了效忠首領就是首領。可你們呢?」喬君淡淡的掃了一眼其他人,繼續不屑的道:「都是一群酒囊飯袋,膽小如鼠!真正的垃圾!」

「閣下,不要血口噴人!如果你再出言不遜,別怪我不客氣了!」短袖大漢怒已經不可遏了。

「槍下之鬼,也敢出言不遜,那我只好送你去見閻王老二。」喬君已經用強大的神識掃到了優盤的所在地,也掃到了一個熟人,正是這個人讓他有了大開殺戒的衝動。

碰!一槍,短袖大漢就被喬君地正法,喬君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之中的短袖大漢,「鳳凰其他人交給你了,手槍給你練手!」

見慣了喬君雷厲風行的韓刀月,根本沒有被眼前的陣勢所震撼到,她接過喬君手中早已換了彈夾的手槍,什麼話也沒說,身體如同利劍一樣竄了出去,在狼首五人震驚的目光中,扣動了扳機,將剩餘的五人直接打爆腦袋。其中一槍還是一穿倆。

喬君滿意的點點頭,「鳳凰,彈無虛發,嗯!不錯!有長進!現在你跟隊長他們,將他們的屍體燒了,我去會會一個人。」

說完,喬君瞬間就消失了。

……

天脊山,萬生崖邊,一穿著職業小西裝的女子靜靜地站著,一雙靈動而水靈的目光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什麼,風徐徐吹來,使得她的一頭披肩墨發隨風飄揚。

「蘇小姐,別來無恙啊!」喬君突然站在女子的身後,淡淡道。

「你來了。」女子紅唇輕啟。她好像早就知道喬君來了一般,語氣平淡無比。

「是的,我來了。」喬君與她並肩站在一起,看著遠處光禿禿的大山,「我實在是沒想到蘇小姐,竟然是元嬰四層的高手。」

女子頭也沒回,「想到,又怎麼樣?當初的你又不是我的對手。」

「現在呢?」喬君眯著眼睛問道。

「現在,你比我厲害。」女子輕聲道,臉上沒有任何溫度。

「蘇小姐,你的確是一名卓絕的演員。我和傾城被你耍的團團轉。」喬君臉色有些不大好看。

喬君只要一想起,林傾城,蘇夢蘭和她們一起吃火鍋的情景,心裡就一陣不爽,這女人演技太真了,騙的他好苦。

當時他完全沒有看出蘇夢蘭的修為,也沒有看出這女人竟然是諜影的金牌間諜,也就是說那個劉晨根本就不是她的男朋友,他們倆其實一直假扮情侶來掩人耳目。

「喬先生,抱歉,我也是迫不得已。自從我加入諜影以來,就一一直在演戲。不過,我和傾城之間的感情是真的,她一直以來對我一點防備心都沒有。

就因為這樣,傾城星際集團一直發展很順利。在你沒保護傾城之前,是我一直暗中保護她們母女倆和她的公司。這一點就連諜影的人都不知道。」蘇夢蘭道。

「其實這一點,我也早已有所察覺,在雲城,像傾城那樣有著超然身份,並且有著絕佳容貌,財源滾滾的商界女皇,那些強大的修真者不可能沒有想法。就比如說雄飛星際集團的南宮雄飛,以他的商業頭腦和心狠手辣,不可能對傾城星際集團沒有想法。」喬君說著說著臉上的殺機漸漸的消散開了。

「喬先生,果然是聰明之人。但你太單純,太沒心機了。如果你有心機的話,你那會肯定會從我的表情上看出我對劉晨的態度。其實劉晨只不過是我的一個工具而已,他也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蘇夢蘭平靜的道。

「原來是這樣,難怪你們倆演戲這麼精湛。」喬君恍然,蘇夢蘭是金牌間諜,扮演角色,當然手到擒來,可是劉晨只不過是一個銅牌級的間諜,他演戲不可能像蘇夢蘭那樣那麼精湛。像瞞過喬君的眼睛,當真很難。

「好了,現在正式自我介紹一下,我真名不叫人蘇夢蘭,而是趙敏,今年二十三歲,職業是一名金牌級的商業間諜。」蘇夢蘭突然看向喬君自我介紹起來。

「你叫趙敏?呵呵,真實難以想象啊,傾城如果知道了,她會怎麼對你。」喬君驚訝道。二十三歲酒已經是元嬰四層了,她是怎麼修鍊的?

趙敏微微一笑道:「我會跟她解釋的,喬先生,你是聰明之人,應該知道我坦誠相待的目的。」

「猜到了一點。那個優盤是你調包的,對不對?」喬君眯著眼睛問道。

「你果然沒讓我失望。喬先生,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趙敏問道。

「那就得你來告訴我了。」喬君懶得動腦筋。

「那好,我告訴你吧!因為我想和你練手將諜影連根拔起。」趙敏淡淡的道。

「之後呢?」喬君玩味問道。

「之後,我會重新建立一個更強大的諜影。到時候,諜影的真正首領由你來做。我幫你擺平組織內的一切事物。」蘇夢蘭道。

喬君恥笑一聲,「趙小姐,你的算盤打的真好。你是想藉助我的手,剷除異己是不是?我告訴你,諜影已經沒有必要存在了,它的存在只會給各個商界帶來不安分的因素。我提醒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為好,否則到了最後屍骨無存。」

「喬先生,你沒有明白我話中的意思。我重組諜影並不是為了禍及商界,而是打造一個情報網。因為我本身就是……」趙敏說到這裡,突然止住了,臉上的表情讓人住摸不透,似乎是在掙扎,又似乎是在衡量權衡利弊。

喬君驚異的看著她,「趙小姐莫非還有不為人知的身份?」 「抱歉,喬先生,這個我暫時不能說。」趙敏搖頭,「以後你會知道的。」

「好吧,既然這樣。那就請趙小姐把優盤交給我,好讓我回去交差。」喬君淡淡的道。

趙敏沒有猶豫,從衣服兜里取出一黑色優盤,遞給了喬君,「喬先生,這裡面的內容你不能看。這是美雅集團的商業機密文件,你如果看了,你就會擺脫不了泄露商業機密的可能。」

「那我怎麼確認這優盤是真的?」喬君看著自己手中的優盤,反問道。

「因為我就是美雅集團的首席執行總裁,這下你應該明白了吧?」趙敏道。

喬君聞言,驚訝的同時疑惑的問道:「既然你是首席執行總裁,那你為什麼要盜取美雅集團的機密文件?以你的權利和地位,拿走這份機密文件,肯定手到擒來。」

「喬先生,事情沒你想的那麼簡單。這份文件的商業價值超過兩個美雅星際集團,諜影當然勢在必得,如果讓他們得逞了,會壯大諜影的整體勢力,以後我想奪諜影的權篡諜影首領的位,那就更難了。

我之所以將優盤神不知鬼不覺調了包,那是因為我想讓楚昇來背這個黑鍋,其實他的一切舉動都在我的監視之中。」趙敏道。

喬君疑惑了:「既然諜影的人知道你是美雅集團的首席執行官,怎麼還派那個姓楚的來盜取機密文件?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趙敏笑著解釋道:「所有的金牌間諜只有一個上線,我的這個上線乃是諜影總部的高層人員。除了他之外,沒有人知道我的身份。而他三年前,就已經為我所用了。」

喬君聽后,恍然,「原來是這樣。不過……」喬君說著,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趙小姐這優盤裡面的內容,你沒有備份吧?它可是兩個美雅星際集團。」

「你說呢?喬先生?」趙敏突然看向喬君,反問道。

「我覺得吧!你的膽子沒那麼大,你可以跟諜影作對,但你卻不得不顧及自己的另外一層身份。這層身份給你的使命感,遠遠超過你現在的身份。」喬君淡淡的道。

趙敏驚疑的看著喬君,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喬先生,你果然很聰明。你我想象中的還要聰明。」

「呵呵,不好意思,我剛才是炸你的,目的就是想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喬君笑了。剛才他一直是猜測當中,但現在他完全證實了趙敏的真正身份。

「喬先生別得意了,其實我是故意讓你知道的。這是我的聯繫方式。你想通了給我打電話!」趙敏笑吟吟的說完,將一名片交給喬君后,一步跨入虛空,化作一道流光,消失的無蹤無影。

喬君拿著名片,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他竟然再次被蘇夢蘭耍了,哦!不對是被趙敏耍了。

「真不愧是搞間諜的。我這都搞不清楚那個才是最真實的你。」喬君苦笑一聲后,他看了一眼趙敏離開的方向,隨機一步踏出,離開了這裡。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