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所以第七版的五靈珠就是最後一版的五靈珠!

既然已經成功了。 你敢天長,我必地久 那麼就需要擺出五行大陣來充分發揮出五靈珠的力量。這一點所有人的心裡都明了。

因為當世的化神真人只有三位,湊不齊五行,所以他們乾脆直接用元嬰期的修士來激活五靈珠。每顆五靈珠的身邊都跟著不止一位的元嬰期修士。可以說是全大陸所有的元嬰都出動了。除此之外,還有數十個的金丹期跟著。就是為了提防一旦五靈珠的五行之力不夠,那就由元嬰甚至金丹凝聚五行之力注入進去。一定要等到五行大陣將祭壇全部摧毀!

這是一項巨大的挑戰,一個不小心可能會失去性命。暮春真人提前告誡,如果有不願意的人可以不用過去,但是過去了,就一定要出全力!要是因為個人的疏忽導致祭壇沒能成功摧毀,空間裂縫沒能成功關閉,那麼這個人將會是整個大陸的罪人!

暮春真人一向溫和,難得將話說的那麼重。不過所有人都很諒解。當天空中一片浩浩蕩蕩的人影遠去的時候,所有的人看著他們的背影,心裡默默的祈禱。

沈鈺他們也跟在這一批的金丹修士之中,只是他們的屬性不同,只有一個能派上用場。

五靈珠分在五個方位雲法宗和天劍派屬於南邊,他們兩派合計掌握兩顆靈珠,剩下的東西北各掌握一顆靈珠。根據地域來劃分,雲法宗的手中握著的是火靈珠。

石柳言作為金丹期的修士,自然也是要跟上的。而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一些別的靈根的修士護在他們的左右。

雖然深淵生物對所有修士一視同仁,但是也說不定會有哪個人突然腦抽想要來攻擊他們阻擋五行之陣的形成。

不只是他們,其他的四個手握靈珠的人也是派遣了一大幫的人護在他們的身邊。為的就是讓他們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五行之陣的地點是他們掐算了無數遍才找到確定的。當所有人到達指定地點的時候,等到約定好的時間之後,眾人一同激活了五靈珠。

只見天空中五道光柱亮起,直衝雲霄。遠遠的就能看見。隨後這五道光柱逐漸連接在一起,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天空中蔓延開來。

隨後所有和深淵生物戰鬥的修士就看到,那些怪物露出猙獰恐懼的神色,隨後不斷的吼叫著,身形慢慢的變淡,消失。

而那些鎮守城鎮的人也發現,空間裂縫緩慢裂開的速度一頓,轉而開始緩緩閉合起來。消息傳出去之後,所有人都在歡呼。

而此時,那些掌握著五靈珠的元嬰修士已經力有不怠了。

五靈珠所需要的靈力太多,他們本來就是勉強掌控,靈力如水一般流出去,沒多久他們就臉色發白。後面替補的元嬰修士見狀,連忙做好準備隨時接應他。其他的四處也是差不多。

終於,他們體內的靈力馬上就要耗盡了,另一個馬上上手接替了他。在這過程中,因為靈氣不穩,光柱難免晃動了些許。有些深淵生物竟然此次機會奮力一搏,想要逃出去或者傷害更多的人。

但是五行之陣的範圍籠罩所有的深淵生物,而攻擊修士則又被五靈盾擋住。機會稍縱即逝,很快大陣又重新穩定了下來。

空間裂縫雖然在閉合,但是速度很是緩慢。已經過了一天,竟然也只閉合了一半。而那些最先出來的炮灰一樣的深淵生物已經身死道消了。現在實力稍微強勁一些的也已經奄奄一息了。

元嬰修士已經換過了三輪,都是趕緊恢復靈力然後準備接替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每個人堅持的時間也越來越短,靈力恢復的時間越來越少。

沈鈺他們站在一邊,暗地裡不住的著急。要是元嬰期的修士不行的話,就要金丹期的修士頂上了。他們的時間估計會更短,操縱起來的難度也更加的大。

沈鈺在心裡想著,不知道空間裂縫還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完全閉攏。

等到了晚上,五靈珠所在的地方還是燈火通明,五道光柱在黑夜中極其顯眼,就像是在告訴所有不懷好意的人,我在這裡。

所有金丹期的修士都很戒備。晚上的時候尤其要防備別人不注意的偷襲。三人一組組成小隊,一層又一層的包圍著正中間的元嬰修士他們,雙目炯炯的巡邏著。任何的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們的眼睛。

一夜相安無事。但是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沈鈺就聽說西邊的那一顆靈珠所在地還真的有人去夜襲!

幸好並沒有驚動元嬰修士就將他們抓獲了。目前只是關押起來,留待日後再審。

第二天的時候空間裂縫已經閉攏了大半,只剩下一小部分了。但是這個時候,元嬰修士的靈力不足,已經相當的疲憊了。

以石柳言為首的金丹修士果斷的站了出來。他們雖然靈力較低,但是合眾人之力也是能夠操控五靈珠一段時間的。

沈鈺見石柳言進去了,只能在外面默默的等待著。

為了讓金丹期的修士也能夠操縱這個第七版的五靈珠,他們特意做出了一個靈力匯聚器。選出一個人去操控五靈珠,其餘的人將靈力輸送進靈力匯聚器,再傳送到操控的那個人的體內。

靈力匯聚器製作不易,一個只能使用一次。而每個點都帶了兩個。也就是說,金丹期的修士只能上場兩次。

石柳言深吸一口氣,凝聚出火屬性的五行之力,鮮紅的顏色在他的掌心閃爍。他小心的從元嬰老祖的手中將火靈珠的操控接過來。矗立著的光柱輕微一顫,隨後就在石柳言的五行之力之下穩定下來。

靈氣轉換成五行之力,五行之力再注入到五靈珠當中,以一點微弱的力量來激發出五靈珠當中龐大的力量。這就是他們的思路。

而現在,石柳言就是這樣做的。五行之力緩慢而勻速的流向火靈珠當中,而石柳言體內的靈力就像是大壩開閘,一泄千里。好在背後的靈氣轉換器源源不斷的將靈氣注入到他的體內,這才能勉強支撐下來。

現在石柳言的身體就像是一個河道,靈力就像是洪水,從他的背後注入,從他的手裡跑出,。這樣龐大的靈力不斷的沖刷著他的身體,就像是洪水不斷的沖刷著河道一樣。河道變寬了!

這些金丹期修士堅持的時間比元嬰修士還要再長一些。但是時間再久,靈力不繼也是一個問題。就在石柳言想要讓元嬰修士來接手的時候,有人進來了。

「你們再堅持一段時間,空間裂縫馬上就要全部閉攏了,現在最最需要的是穩定!請你們在堅持一段時間!」

這個消息讓石柳言心中一驚。他很清楚,後面的那些金丹修士和他丹田裡的靈力已經寥寥無幾了。如果再堅持下去的話可能會損傷根基甚至會導致金丹破碎退回築基期的!

怎麼辦?怎麼辦才好?

石柳言臉上雖然沉靜,但是心裡已經有些慌亂起來了。如果只是他一人他還不擔心,但是後面起碼有二十幾個金丹修士啊!

就在石柳言六神無主的時候,沈鈺和季言澤進來了。

他們兩個也在外面聽到了這個消息,估摸著裡面的靈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的,當下他們就著急了。繼續下去的後果他們也是知道的,而且沈鈺擔心,金丹破碎都是好的。石柳言作為操控火靈珠的人,萬一到時候靈珠反噬那就不得了了!

兩個人急得團團轉。不只是他們,所有的人都急得團團轉。恨不得現在立馬就出現十個百個火靈根的修士進去輸送靈力。

忽然,沈鈺想起了他們在妖獸森林裡收取的靈液,當下他們就跑去找元嬰期的老祖了。

這位老祖也是很著急的,他生怕自己這裡出了什麼差錯導致空間裂縫閉攏沒有成功,正在焦頭爛額的翻找著儲物袋裡的東西。聽到有人求見,第一個反應就是拒絕。

但是沈鈺在外面大喊有補充靈力的靈液,他還是讓人放他們進來了。確定靈液是真的,沒有被人做過手腳,這位老祖就讓他們進去了。

進去之後沈鈺和季言澤根本沒來得及說話,直接一人一瓶靈液,兩個人一起動手,直接讓那些金丹修士一人一口的喝下去了。

靈液的效果很是顯著,一喝下去只是片刻就化為精純的靈力在身體裡面奔騰。他們迅速的將這些新生的靈力輸入到靈氣轉換器當中,由石柳言全盤皆收。

石柳言那裡沈鈺也沒有忘記,她拿著玉瓶在石柳言的面前晃了晃,石柳言就明白了。喝了一口補充了一些靈力之後,他勉強分出一絲心神,將儲物袋裡的靈液也拿了出來。光靠沈鈺收取的那一點可能會不夠。

沈鈺也沒客氣,直接就將石柳言的那一份給收走了。

有了靈液之後,每隔幾分鐘,沈鈺和季言澤就給他們喂上一口靈液補充靈力。在這樣強大的補充當中,終於聽到了外面傳來的好消息。

「空間裂縫關閉了!」

所有人的心頭一松,然後一個元嬰老祖進來了,臉上滿是喜色。他指揮著後面的那些輸送靈力的金丹修士,慢慢的減少靈力的輸送,然後再收回來。對石柳言也是一樣,慢慢減少五行之力的輸送,最後再斷開。

在所有人的注視中,天空中矗立著的五道光柱在慢慢的變淡,隨後徹底的消失了。

懸浮在空中的火靈珠在失去了五行之力之後唰的一下掉了下來,正好落在了石柳言的手心。他緩緩的收回手,握緊了手裡的東西。他們成功了!

所有人都在開心的歡呼,只有沈鈺,一臉郁猝的看著玉瓶里的靈液。呵呵,正好還剩下一口!

石柳言回頭正好看到沈鈺臉上的肉疼之色,心裡好笑,現在知道心疼了,剛才還不是豪邁的像敬酒一樣,一人一大口。

他上前拍了拍沈鈺的肩膀,嘴角含笑的說:「別心疼了,等過幾天我們再去那個地方多灌一些回來吧?」

沈鈺點頭。她原本還想弄一些當做自己的私產呢。

深淵生物的問題已經解決了,全修真界都陷入了狂歡當中。他們回到了雲法宗,就看到林諾一臉笑意的向他們跑過來。

「我們已經準備開慶功宴了,到時候師尊會把深淵還有五靈珠的消息來源是你們的事情說出去,那個時候你們就是拯救修真界的大英雄了。」

林諾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很是不懷好意,而沈鈺他們順著林諾的話思考了一下也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連忙拉住林諾請他勸說一些他的師尊。

「那個,說是我們提供的消息沒問題,但是能不能不要指出人來。我們還不想等到出去之後被人指指點點。」沈鈺這樣說道。石柳言也在一旁點頭。他是不愛出風頭的。

倒是季言澤,臉上的表情有些遺憾的樣子。林諾眼尖的看到了,挑了挑眉,「不對吧,我看你們的這位隊員很想出名啊!」

沈鈺和石柳言轉頭,正好看到了季言澤臉上沒能收回去的遺憾。 好在季言澤最後還是在沈鈺他們的「勸說」下想通了。所以慶功宴上他們就只管吃吃喝喝就是了。剩下的事情全都交給暮春真人去辦。就算講到他們的名字也和他們沒有關係~

雖然他們已經成功的將深淵生物趕了回去。但是後續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像是這麼多城鎮裡面的人都死亡了,城市十室九空。他們需要將這些城鎮好好處理,重新發展起來。這是一件耗時長久有很麻煩的一件事情。

還有傷亡統計,後續的獎勵發放等等。

好在經過了這一戰,修真界的人都團結了許多,而且因為偽劣五靈珠組成的五行大陣,靈力竟然增加了一些。結束后就有很多人都突破了。甚至有運氣好的直接突破了一個大階。

只是這些事情都和沈鈺三人沒有關係了。他們在慶功宴之後又在雲法宗停留了幾天,拿到了雲法宗以為其他門派給他們的謝禮之後就離開了。

他們去的是妖獸森林。想當初,他們還被一隻金毛獸追的到處跑,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能找到那深藏起來的靈液。

之前他們的靈液都用完了,現在就去重新取一些。

如今妖獸森林的外圍和中間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的威脅。都已經是金丹期的真人了。所以一路上三個人帶著玄影那是相當的悠閑。一路上優哉游哉。

按照他們的記憶往前走,很快就到了那個標誌性的斷崖。當時的他們還不會飛,是藉助了石柳言的輕羽丹。但是現在,三個人站在劍上,慢慢的往下落。

斷崖的半山腰果然有一個山洞,幾個人收了飛劍,進去了。靈液所處的位置和他們離開的時候沒有什麼兩樣。沈鈺和石柳言眼神有些懷念。然後對視一眼,嘴角掛著一抹壞笑,也不告訴季言澤這裡的訣竅,暗搓搓的想要看他的笑話。

沈鈺和石柳言早就默默的將靈氣覆蓋住全身沒有讓季言澤發現。所以他們是暢通無阻的走了進去。季言澤跟在他們的身後,什麼都不知道,也伸腿往裡走。

「砰」的一聲。季言澤的鼻子和腦袋重重的撞在了結界上,竟然將他撞得往後退了半步。

看到他捂著鼻子和腦袋的慘狀,沈鈺和石柳言毫無良心的哈哈大笑。

季言澤眼含淚光,憤怒的看著他們兩個人。「你們也太過分了吧。居然都不提醒我!」

沈鈺笑的眼淚都出來了。她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淚珠,喘了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歡快的說:「其實剛開始的時候阿言也撞在了這裡的。再怎麼樣,這個消息有沒有讓你感覺好一點?」

沈鈺看到季言澤又有些想笑,但是想想再繼續笑下去他可能會惱羞成怒,頓時「安慰」起了季言澤。她安慰的方式就是反手將石柳言賣掉。

石柳言原本也是在哈哈大笑的。自己出了丑,那麼看別人出醜就更加有意思了。但是他沒想到,沈鈺竟然直接就將他的黑歷史說了出來!

「喂!」石柳言不滿的瞪著沈鈺。

沈鈺只好憋住笑,努力做出一副我很無辜的樣子。

聽聞石柳言也曾撞過,季言澤的表情好了很多。看到石柳言的黑臉的時候,他還有閑心想象當時石柳言撞上回事什麼情況。

好在很快沈鈺就告訴了季言澤進來的方法,季言澤只是隨意的嘗試了一下就成功的進來了。

「嗬,靈氣很濃郁啊!」季言澤感嘆。

沈鈺點頭,「那是當然了,我們上次在這裡差不多將空氣中的靈氣都吸收的差不多了。這麼多年沒有過來,靈氣自然又重新濃郁起來了。好了,靈液就在這裡,我們每個人去取一點吧。」

玄影跳到靈液池旁邊,低下頭就直接開始喝。咕嚕咕嚕,靈液池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降了下去。

「哇,住手啊!」看到玄影好像要把這個靈液喝完的架勢,幾個人連忙阻止。

但是玄影輕輕一跳,就避開了他們的手。「好了好了,我就喝一點嘛。現在不喝了總可以了吧。」

看到靈液池的池面小了一圈,三個人都有些心痛。但是卻又說不出話來責怪玄影。最後還是石柳言說話了。他畢竟是玄影的契約者。

「我們是只取一點靈液夠用就行了,不要將它全部取完。這樣多年以後說不定又會重新出現的。而且萬一有有緣人和我們一樣落到這裡,這個靈液月也算是他的機緣。」

玄影眨了眨他那雙又大又圓的貓眼睛,稚嫩的聲音有些不甘願的說:「知道了啦。」

既然這樣,他們也就不多話了。

取完靈液之後他們就出去了。季言澤已經很久沒有回家了,現在太平了一些,正好會季家看一看。順便去海上殺一批海靈獸儲存起來。

沈鈺感覺距離自己離開的時間不遠了。大概等到大家都到了元嬰期,要去沼霖秘境乘坐跨界傳送陣的時候,就是她離開的時候了。

所以沈鈺雖然有些不舍,但是更不舍的是這些好吃的海鮮和靈獸肉。在走之前,她要好好的收集一波。

季言澤回到季家的時候和他想象的一樣,收到了所有季家人的側目。他們簡直不敢相信,季言澤竟然已經結丹了。不只是結丹了,修為還不是金丹初期!實在是太厲害了!

季言澤和家人敘舊,沈鈺和石柳言就帶著玄影坐在季家招待客人的院子里。他們兩個一個是孤兒,一個被家族放棄,在這種時候就不要湊上去了。

在外面晃了三年,走過了好幾個秘境。終於季言澤要結嬰了!

他的修為本來就是三人當中最高的,所以最先結嬰也是正常的。而沈鈺和石柳言也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力蠢蠢欲動,說不定什麼時候也突破了。

結嬰的雷劫和結丹比起來那是恐怖太多了。遠遠望去,季言澤頭頂的那片天空都是黑色的。在這樣的光線下,盤膝坐在原地的季言澤渺小的就像是一隻螞蟻,好像馬上就要被這天空給壓垮。

但是沈鈺知道這是錯覺。季言澤雖然有時候看上去好像沒有長大一樣,有些幼稚。但是他的努力是毋庸置疑的。

最為單冰靈根的天才,在他們兩個雙靈根和五靈根的面前只能保持那麼一點點的修為差距,而實際動起手來是勝負未分。季言澤其實也背負了很大的壓力。只要稍稍不注意,他們兩個就有可能追上季言澤。

所以他一向是非常的勤奮的。對於他的異冰也是了解甚深。自己開發出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招式。很多時候都讓他們防不勝防。

所以沈鈺相信,季言澤一定能夠成功的度過天劫,破丹成嬰!

季言澤一個人坐在原地,心緒相當的平靜。原本他是很緊張的,但是真的到了這一刻,他反而冷靜了下來。他相信自己,區區一個元嬰天劫算什麼,之後他還會更進一步,會化神,煉虛,合體,大乘,渡劫,一路直至飛升!

轟轟的雷聲連綿不斷,雷光好像要把季言澤整個人淹沒坐在裡面。看的外面的沈鈺和石柳言是憂心不已。

倒是玄影,超級淡定。「你們就放心吧。就他這樣的不會失敗的。」

沈鈺苦笑了一下,「我們也知道啊,但是還是放心不下嘛。」說完,沈鈺摸了摸玄影,笑眯眯的說:「要是現在正在裡面的你,我們也會很擔心的。」

玄影傲嬌的哼了一聲,但終究還是沒有甩開沈鈺的手。

季言澤在雷光落下的時候就悍然迎了上去,毫不畏懼! 帶球媽咪你不乖 雷光好像受到了挑釁一樣閃爍的越發厲害,對著季言澤的頭頂直直的劈下!

季言澤瞬間感覺到一陣疼痛感,雷電在身體里噼里啪啦的作響,渾身上下都好像被針刺一樣的感覺。但是同時,季言澤又能感覺到自己的筋骨還有經脈都在雷光的刺激下緩緩的增強。這種增強是很微弱的,但是確實的的確確的存在著。

季言澤臉上忍耐和喜悅共存,看起來整張臉好像有些扭曲的樣子。他深吸一口氣,拿出石柳言給他煉製的靈丹塞進嘴裡。隨後就感覺身體上的傷勢在逐漸的好轉。

沒等他調息過來,又一道雷光落了下來。這一次季言澤就更加有信心了。他再一次接下了這道雷光,然後感覺身體又增強了許多。隨後又服下了一顆靈丹。

但是第三道雷他就不敢再用身體去接了。接了兩道雷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下面季言澤就有條不紊的將自己準備好的東西全部取出來,組成了一個小小的防禦法陣。

接下來的雷劫看起來很是恐怖,但是季言澤發現自己總是能扛過去,好像還留有餘力的樣子。心念一動,有種模糊的感覺讓他明了到底是因為什麼。

沈鈺他們死死的盯著天空上的劫雲,發現竟然開始消散了。是成功了嗎?

是成功了。遠遠的就看到劫雲消散後天空中出現的異象,沈鈺和石柳言開心不已。玄影嘟囔著:「早就說了會成功的嘛。」但是那彎彎的圓眼卻說明了他其實也是高興的。

季言澤的成功結嬰也吸引了很多的人過來,不過看到圍在外面的沈鈺和石柳言都識趣的沒有靠前。而沈鈺和石柳言在目睹了季言澤的基因之後也心有所悟。

一年之後,雷劫結束。天空中出現五彩異象。看見的人都紛紛覺得不可置信,因為五彩異象說明了結嬰之人乃是五靈根!

在如今,居然能有人能以五靈根登頂元嬰,實在是讓人驚訝。而元嬰之後,五靈根的戰鬥力便與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除了一些變異靈根制外,五靈根的元嬰修士完全克制其他的修士。就算是以一打多也沒有問題。沒多久,出現一個五靈根的元嬰修士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修真界。

這個五靈根的元嬰修士正是石柳言。這一次他先於沈鈺結嬰。結嬰之後異象將他的靈根全部暴露了,也讓整個修真界都震驚了。

之後他們收到消息,林諾也已經成功的結嬰了。他們又趕去雲法宗為林諾慶祝。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