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那就先這樣了。」三人意見達成一致。

房間裡面,周寒將霸霸放置在床上,這小傢伙還呼呼大睡著,一點醒來的跡象都沒有。

冰寒花和龍木根都已經到手了,周寒接下來的任務便是吸收冰寒花和龍木根的藥力,把實力漲到先天之境後期去,這樣在西岐武盟和大楚武盟面前,周寒也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周寒盤腿坐下,先拿出了冰寒花。

冰寒花一拿出來,那打呼嚕的霸霸突然一下子停止了打呼嚕,在床上一個咕嚕爬了起來,看著周寒手裡的冰寒花花,嗚嗚叫著。

「你這貪吃熊!」周寒有些哭笑不得,霸霸這吃貨的秉性真是空前絕後了,尼瑪睡覺的時候,都能夠感受到靈藥氣息,然後立即醒來。

「霸霸,你看看你的肚子,已經吃的圓鼓鼓的了,不能再吃了,明天再吃,好不好?」周寒摸著霸霸的腦袋,拍賣單子上剩餘的那些靈藥丹藥已經把霸霸的肚子撐成了一個圓球,霸霸現在看上去,頗有點不倒翁的樣子。

「嗚嗚!」霸霸搖著頭,望著周寒手裡的冰寒花,一副不願意的樣子。

「你真不能再吃了!」周寒乾脆把冰寒花收了起來,等會到房間外面吸收去。或許隔道牆,霸霸就感應不到了吧。

見著周寒把冰寒花收了起來,霸霸頓時意興闌珊,抱著周寒的大腿,一個勁的搖晃,嗚嗚叫著,好像在說:「給我吃吧,我就吃最後一點,保證就吃最後一點了。」

「去!」周寒踢開霸霸,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給我老實點,尼瑪的,自從養了你,我特么吸收靈藥漲實力還要變的偷偷摸摸,你再不聽話,燉了你!」

周寒的兇惡樣子嚇著了霸霸,後者連忙縮到牆角去,一副非常委屈的樣子。

「祭靈,你說這霸霸也太饞了,我以後買到的靈藥,要是全都進了他的肚子,他特么還修鍊個毛啊!」周寒在腦海裡面跟祭靈發牢騷。

「這還是幼崽,等養大點,靈智高了,自然就不會再跟你搶了。」祭靈道。

「養大點,那是多久?」周寒問。

「正常情況下,一隻七階妖獸霸王熊的幼崽長成年需要五年時間。」祭靈道。

「沃妮馬,五年時間?!」周寒心中猶如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五年時間不說別的,單單就這餵養的成本,一天一百萬金,給老子一座金山也養不起啊。

「你著什麼急,這霸霸跟一般的幼崽不一樣。」祭靈道。

「那你的意思是說霸霸的成年時間有所縮短?」如果是這樣的話,周寒或許還能夠接受。

「不,恰恰相反!」祭靈道。

「麻痹的,老子不養了。」周寒當即之下就想要去掐死霸霸,尼瑪,這還養個毛啊。

霸霸蹲在牆角,看著周寒的神情變得越來越魔鬼,霸霸的幼小心靈被摧殘的支離破碎,渾身發著抖,它不明白,周寒不把冰寒花給它就算了,為什麼還要變得這麼可怕?!

「你先聽我說完,這付出肯定是有回報的,你現在也看見了,大楚武盟那蕭龍後面給霸霸買的靈藥讓霸霸的身體又長大了一圈,你也重新試過了,霸霸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三千公斤,這相當於人類練體第六重的實力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祭靈道。

「你的意思是說,只要給它喂的靈藥多,它的實力就漲的快,這跟它是否成年,並沒有關係?」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周寒一個勁的喂,那過不了多久,霸霸豈不是就相當於真氣境高手了? 「也不全是,喂的再多也有一個量,畢竟霸霸體內的血脈還沒有覺醒。若是等到它的血脈覺醒了……」祭靈住了嘴,後面的話沒有再說出來。像這種妖獸一旦覺醒了血脈,那簡直就是一個大胃王,一個超級無底洞,若是讓周寒知道真相,肯定接受不了。

「覺醒了就怎樣?」周寒問。

「覺醒了就是一個超級的大幫手啊,以後你想要殺誰,直接讓霸霸上便是了。」祭靈改口道。

「它最好是能夠覺醒!」周寒一番咬牙切齒,然後問道:「這霸霸不會要成年之後,然後靈智才會提高吧?」

「不會,這種幼崽,一般半年的時間靈智就開始提升了,若是你引導的好的話,三個月時間應該就能夠讓它不再跟你搶靈藥了。」祭靈道。

「三個月,這還差不多。」周寒點著頭,算算時間,自己在萬金拍賣場這裡,差不多也要待這麼長時間。

一來周寒從練體境到現在的實力,晉陞的太快了,即使周寒沒有感覺到任何根基不穩的跡象,但周寒還是要給身體一個調整的時間。二來在這三個月時間內,把剩下的符文全部學會。三來嘛,就是兵器的問題了

當時在萬金拍賣場的那些武技,周寒本來想要買幾本,但被祭靈給阻止了。祭靈也沒有說原因,但周寒覺得祭靈既然阻止了,那肯定就有它的道理了。

「祭靈,我的兵器問題,你是如何想的?」周寒想到這裡,便是問道。

「我先問你,你想不想單憑兵器就直接越級挑戰,你想不想讓你的兵器擁有靈氣?」祭靈道。

「想啊。」周寒想也沒想,直接說道。

「那就好,從明天開始,你每天單手托著隕尖槍保持平直,能夠堅持多久就堅持多久。」祭靈道。

「就這麼簡單?」

「越是強大的東西,其實就越簡單,返璞歸真就是這個道理,你別看那些武技五花八門,看上去個個厲害的很,其實練習武技是在大大浪費時間。」祭靈道。

「練習武技浪費時間?」周寒一陣驚奇,這是他第一次聽見的說法。要知道,那些強大的武技件件都炙手可熱呢。

「我給你舉個例子,比如你現在是先天之境的實力,《霸沖拳》正好適合你修習,你花了大把時間將霸沖拳學會了之後,你的實力又晉入了真氣境,晉入了真氣境,《霸沖拳》就不再適合真氣境實力了,於是你又要重新選擇修習真氣境的武技,這樣一來,你之前學習《霸沖拳》的時間,豈不就是浪費掉了。而你就算是把真氣境的武技學會了,後面實力再漲,真氣境的武技不再適合了,你是不是立即又要修習更高級的武技,這樣一來,之前修習真氣境武技的時間是不是也浪費掉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你的意思是說,你教我的東西,不管先天之境,還是真氣境甚至是以後的提升的實力境界,都適合?」周寒若有所思。

「嗯,是這樣的。你的時間不會白白浪費,招式也可以隨著領悟的時間變得更加的強大。」祭靈道。

「好吧,那我聽你的就是了。」

牆角里,霸霸還在瑟瑟發抖,周寒也沒有過去安慰它。想要引導它以後不再跟自己搶東西,現在是一個不錯的開始。

周寒走出房間,霸霸沒有跟隨出來,但周寒卻是感應到,自己一離開之後,這霸霸的精神頓時鬆懈下來,眼皮耷拉兩下,然後又睡著了。

睡貨,這是周寒給霸霸起的第二個外號了。

院子四周樹立著高高的圍牆,周寒也不怕有人來偷看。事實上在祭靈的感應下,這圍牆四周的守衛都已經被撤走了,怕打擾周寒。也就是說,這片區域,沒有了其他人。

周寒重新拿出冰寒花,那霸霸沒有醒來,看來隔了道牆,霸霸感受不到了靈藥的氣息了。

冰寒花呈天藍色,表面上沒有一點寒氣,但周寒知道,這東西一下肚子,那寒氣足以把人從內部凍成冰渣。只有先天之境實力和體質的人才能夠服用,後天之境實力若是強行服用,必然會被凍死。

周寒沒有直接把整朵花一下子全部吃下去,那樣自己的雖然身體終究能夠承受得住,但過程肯定會非常的痛苦。周寒小心的撕了一小片,放入了嘴裡。

花片一入嘴,周寒立即感覺到嘴裡放入了一塊冰片,寒氣頓是充斥著整個口腔。

周寒將花片吞入肚子,寒氣立即從腹中傳遞到全身,周寒放入墜入了冰窟窿一般,渾身都冒冷氣。

這還僅僅只是一小片花瓣,周寒上下牙齒不停的打架,他緊握拳頭堅持著。雖然他的全身逐漸的麻木沒有了知覺,但周寒知道,冰寒花的藥力肯定再滋養自己的身體,讓根基變得更加的深穩……

周寒這裡開始增長實力,黑風寨卻是另外一番情景。

先來說黑風寨的寨主魏不豹,魏不豹今年五十歲了,卻已經有了上百位壓寨夫人,雖然生育了兩百多名兒女,但這些兒女的資質都不是很出眾,最好的那個兒子魏子今年二十三歲,實力才剛入後天之境。照著這樣的情景發展,這兒子將來的成就或許也就先天之境中後期罷了。

魏不豹同志思考了很久,終於一下子開了竅,為什麼最好的這個兒子魏子實力比其它兒女要好些,原因出在他的母親身上。

說起他的母親,這是魏不豹同志一次打家劫舍,意外搶到了一個實力初入先天之境的落難大戶人家小姐,這小姐是魏不豹同志所有壓寨夫人中實力最高的,也是最年輕的。

這讓魏不豹同志想到,如果能夠搶到實力越高越年輕的女子,那麼生下來的後代潛力或許就越大。

魏不豹同志便讓下面的人一陣打聽,聽說婀娜國的樊多美年輕輕輕,實力已經晉入了先天之境後期,就是長相難看點。

這樊多美先天之境後期,自己是真氣境,這一結合,或許下一代的潛力能夠達到真氣境也不一定。於是魏不豹同志也顧不上那樊多美的丑了,直接趁著那婀娜國正在鬧活死人的機會去趁火打劫。

哪想到這人沒有搶回來,倒是給他帶回來一個很不好的消息,令他非常生氣的消息,那樊多美竟然被大運武盟的人娶了去了。

魏不豹雖然兇狠好勇,但腦子不笨,他知道黑風寨傾全寨之力都不是大運武盟的對手,不能明面上跟大運武盟干。但樊多美被搶走了,這人得想辦法弄回來。

就在魏不豹同志苦苦思索的時候,下人來報,說西岐武盟和大楚武盟派人闖上山來了,魏不豹連忙跑了去。

西岐武盟的核心長老朱元茂和大楚武盟的陽明天二人帶人急匆匆的闖上來,雖然他們氣勢洶洶,但這裡到底是黑風寨的老巢,四大金剛都是半步真氣境的實力,攔住了他們。

「喂,你們闖入我的寨子做什麼?」魏不豹雖然忌憚西岐和大楚武盟,但強龍不壓地頭蛇,這裡是他的地盤,於是魏不豹的神情顯得很不滿。

「你是魏大當家的吧?」朱元茂沖著魏不豹拱了拱手,故作和顏悅色:「由於事情緊急,冒犯了貴寨,還請多多包涵。」

「什麼事情?」魏不豹見著朱元茂的態度還不錯,臉色好了幾分。這下等王朝武盟的人這般道歉,讓他感到有面子。

「魏大當家的,咱明人就不說暗話了,聽說你綁了大運武盟的周寒,可有這事?」朱元茂問道。

「周寒?就是那個滅了你們西岐大楚聯軍然後又用假符坑得你們西岐大楚武盟內部自相殘殺的周寒?」魏不豹心中狐疑的很,誰特么亂造老子的謠了。

那周寒可是大運武盟的寶,給魏不豹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綁人的。別看黑風寨只是一個強盜山寨,但消息渠道可是很靈通的。

「不錯,就是這個周寒!」聽聞魏不豹揭醜,朱元茂的臉色有點難看,但還是點頭了。眼前不能跟這強盜頭子翻臉,不然他不肯交人的話,那就麻煩了,畢竟他們是抄近路搶先趕來的,過不了多久大運大理的人到了,就不辦了。

「你們西岐大楚聯盟都抓不到的人,我區區黑風寨更加沒有能耐綁得到那個周寒了。」魏不豹沒有干過這事情,自然就不承認了。

「魏不豹,你特么識相點,信不信我們平了你的山寨!」陽明天頓時殺氣騰騰,這陽明天是一個光頭,平日里看上去就有幾分兇狠樣子,這一怒,頗有幾分唬人的架勢。

「老子還納悶呢,誰特么看著是我綁人了,我沒有做過就是沒有做過!」魏不豹一梗脖子,也是凶相畢露,「你想要平老子的山寨,惹急了我,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平了你們!」

魏不豹這一生氣,四大金剛和其他強盜都是蠢蠢欲動。只待魏不豹一聲令下,便衝上去亂刀分屍。

「放肆!」朱元茂大吼一聲,一腳把陽明天踹了個倒栽蔥,然後對著魏不豹拱手道歉:「魏大當家的,請別誤會,我們不是來和黑風寨結仇的。」

「不是來結仇的,那你們幹嘛一開口就把屎盆子扣我頭上說我綁了大運武盟的周寒?不是來結仇的,你們沒有得到我的允許就一路闖上山?不是來結仇的,那光頭幹嘛還要威脅說要平了老子的山寨?!」魏不豹哪裡肯信,一瞪眼睛:「趁著老子還沒有被激怒之前,趕緊滾出我的山寨!」

「滾出去!」四大金剛和其他強盜紛紛吼道。 「看看你這煞筆玩意壞的事,還不趕緊道個歉!」黑風寨一干強盜轟人的情景顯得非常的有氣勢,朱元茂臉色難看極了。如果換了是平日里,這幫強盜敢跟大楚西岐武盟叫板,還反了他。可現在,這裡是黑風寨的老巢,朱元茂不佔地利天時,只能暫時委曲求全。於是乎,又狠狠的踹了陽明天幾腳,若不是這煞筆玩意貿然那般威脅,又怎麼可能激怒黑風寨?

陽明天被朱元茂猛踹幾腳,心中自然也是相當的窩火,他恨不得立即衝上去,把這些強盜一個個的扭斷脖子。

但眼前不得不低頭啊,陽明天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對魏不豹說道:「魏大當家,剛才是我失言了,還請魏大當家多多包涵,我們西岐大楚聯盟這麼多年和黑風寨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我們大家和平共處,還望魏大當家給個面子吧。」

魏不豹一揮手,止住手下人的起鬨,目光兇惡的盯著陽明天:「要我給面子可以,你告訴我,誰特么造老子的謠,說老子綁了大運武盟的周寒?」

魏不豹雖然個強盜,心狠手辣,但他這個人有個優點,那就是做過的事情敢承認。沒有做過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會承認。眼前竟然有人往他腦袋上扣屎盆子,這口氣魏不豹無論如何一定要出。

「這個……」陽明天頓時無言以對,這情報是他提供的呢。若是把這話講出來,豈不是徹底的激怒了魏不豹了?!

「魏大當家的,我知道你是個聰明人,綁大運武盟的周寒要冒天大的風險,你無非就是想要把贖金要多點。只要你把人給我們,我們出三倍贖金,怎樣?」朱元茂見陽明天啞火,立即便是說道。

「我說老東西,你特么耳朵聾啊,老子剛剛在問你們是誰在往老子頭上扣屎盆子,尼瑪竟然還向老子要人,這就是你們所說的和平共處?」魏不豹頓時火冒三丈,暴跳如雷。

「大當家的,撕了這老東西的嘴!」四大金剛吼了起來。

魏不豹還不承認,朱元茂和陽明天兩人面面相覷,莫非這情報是假的,黑風寨並沒有綁周寒?

可也不對勁啊,若是黑風寨沒有綁架周寒的話,那麼武陽城裡大運武盟和大理武盟為什麼會緊急集結人手朝黑風寨趕?

看來這魏不豹不是沒有綁架周寒,而是因為某些原因不肯承認。或許他們就是想要敲詐大運武盟一筆錢財吧,畢竟大運武盟現在不可能跟黑風寨動手,因為有西岐武盟和大楚武盟還跟他們杠著呢。

一旦大運武盟跟黑風寨動了手,西岐武盟和大楚武盟必然會趁機背後偷襲,這其中的厲害關係,必然被魏不豹給看清楚了,所以這傢伙才敢這麼干。

到時候把人給了,再敲詐一筆錢財,黑風寨也不會遭到大運武盟的立即報復。但若把人給西岐大楚武盟,形勢就完全不一樣了。

到時候黑風寨交不出人來,必然徹底激怒大運武盟,萬一大運武盟高層長老氣昏了頭,跟著黑風寨幹起來,黑風寨肯定沒有好果子吃。

不過強盜乾的都是刀尖上舔血的勾當,只要利益夠高,他們便有可能鋌而走險。朱元茂不相信,用錢穩不住他們。

「魏大當家的,這樣吧,你說個數。」朱元茂沉凝的看著魏不豹。

「說你媽比!」魏不豹勃然大怒,徹徹底底的怒了,「給我上!」

吼!

魏不豹一聲令下,四大金剛立即率先出手,猶如四條惡狼,直接朝著朱元茂等人撲了過來。

「魏大當家,有話好說……」這都動手了,哪裡還有什麼話可說,朱元茂的話沒有說完,兩個金剛的兵器就招呼到自己面前來了,朱元茂急忙躲閃……

黑風寨東面十里處的一個小鎮,大運武盟的雲斬和大理武盟的馬起帶著一撥人風風火火的趕到這裡,雲斬一揮手:「大家休息一下。」

說罷,雲斬便是率先走進了小鎮一家茶館,對著茶老闆吼道:「老闆,上茶!」

雲斬一塊金錠丟了過去,那老闆眉開眼笑,連忙笑眯眯來招呼。

「雲長老,為什麼不立即趕到黑風寨去,萬一那朱元茂瞧出了破綻的話,那咱們豈不是前功盡棄了?」馬起有些不解的看著雲斬,其他人紛紛進了茶館休息喝茶。

「呵呵,那魏不豹可是一個滾刀肉,朱元茂帶人風風火火去要人,只會激怒魏不豹,我猜測不錯的話,他們肯定會打起來,或許現在已經打起來了吧。」雲斬樂呵呵一笑,表情雲淡風輕,「咱們就在路上故意耽擱一下,讓他們多打一會吧。」

「若是打起來了,那朱元茂等人肯定不是黑風寨對手,到時候朱元茂被抓了,但魏不豹肯定不敢殺他。待到他和魏不豹弄清楚了誤會,咱們還是要前功盡棄,我覺得我們應該立即趕到黑風寨去把這水攪渾,讓朱元茂無法辨別周寒是否真在黑風寨,到時候那朱元茂回到武陽城,西岐武盟和大楚武盟也無法獲知周寒究竟有沒有在黑風寨,這樣一來,對周寒的安全更有好處啊。」馬起說道。

「非也,非也,你這話前部分說的沒錯,但後部分說的不對。」雲斬搖著頭。

「如何不對了?」馬起狐疑的看著雲斬。

「我問你,我們出來的主要目的是什麼?」雲斬問道。

「把水攪渾,不讓西岐武盟和大楚武盟獲知真相。」

「這不就是了,既然要把水攪渾,那我們怎麼能讓朱元茂回武陽城。」雲斬道。

「雲長老的意思是說魏不豹可能會殺朱元茂滅口,毀屍滅跡?」馬起覺得這不可能。

「呵呵,魏不豹肯定不敢這麼做,但是我們可以幫他嘛。只要這朱元茂這夥人全部死了,咱們就回武陽城散布消息說朱元茂他們全部被黑風寨的強盜殺了,這一來,水不就是攪的更渾了?」雲斬老謀深算道,作為大運武盟的高層核心長老,沒有點陰謀詭計,那肯定是不行的。

「……」

馬起目瞪口呆,他全然沒有想到,雲斬竟然打著這般計劃。若是朱元茂這夥人全部死了,先不說西岐大楚武盟更加弄不清楚周寒究竟有沒有在黑風寨,單單說這一么搞,黑風寨和西岐大楚武盟就算是結仇了。

黑風寨肯定不是西岐大楚武盟的對手,他們要自保,到時候該怎麼辦?那就只有兩個辦法,第一個辦法是立即遣散,各自逃命,第二個辦法就是尋覓靠山。

魏不豹那伙強盜在黑風寨折騰了那麼多年,個個手上都沾滿了鮮血,一旦解散,必然沒處藏身,被一個個消滅是遲早的事情。

所以黑風寨的強盜只能選擇第二個辦法,尋覓靠山。

這時候,只要大運武盟和大理武盟稍微一引導,黑風寨就靠過來了,這相當於大運武盟和大理武盟的陣營又多了一大助力,真可謂一箭雙鵰啊!

「核心長老就是核心長老,這看問題的角度就是不一樣啊!」馬起很是敬佩的看著雲斬。

「沒辦法,這也是被逼的,咱們大運武盟和大理武盟相比西岐武盟和大楚武盟實力低弱,正面硬碰不是對手,只有在計謀上面下工夫了,不然怎麼跟他們周旋。」雲斬話雖然這麼無奈,但語氣卻沒有半分頹然,反而有點引以為豪的樣子。

「嗯,這倒也是。」馬起深以為是,大理武盟好多次遭遇了危機,都是大運武盟的核心長老幫忙解圍。大運武盟的核心長老在大理武盟看來,個個足智多謀,相反在西岐大楚武盟眼裡,個個老油條,詭計多端。

「你們兩個過來一下。」雲斬隨手點了兩個人。

「雲長老,有什麼吩咐?」那兩人連忙恭敬問道。

「你們前去盯著黑風寨,看看那朱元茂跟黑風寨的強盜打起來了沒有?情況怎樣。」雲斬道。

「是!」那兩人連忙一溜煙跑了。

「雲長老,依你看來,我們應該什麼時候上黑風寨合適?」馬起虛心請教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