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而是依然被困在那些未知的時空里。

小坑的話把顧靖卓的思緒拉了回來:「會不會,在我們已知的位面中還有別的不知道的空間?」

戰雨點頭:「很有可能。」

「可是如果宿主大大真的被困在了那些時空,我們又應該怎麼辦?」小坑問。

顧靖卓想起了自己之前進去的「極樂桃源」,「你們知道一個地方嗎?」

「什麼?」小坑看著顧靖卓。

顧靖卓將自己之前去極樂桃源的事情說了出來。

小坑聽后一直點頭:「你為什麼不早說?」

「我……」

顧靖卓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去解釋了。

本來以為極樂桃源只是在第三個位面里,自己經歷的一件事。

「那個地方,是獨立於別的世界存在的。」小坑開口,「你在那裡有沒有什麼發現?」

顧靖卓想了想之前小坑給自己說過的話,然後道:「之前你說的那些事,關於我的金手指,就是林雪初負責的。」

(本章完) 「對。」小坑點頭:「只要成功給你帶上金手指,宿主大大便需要去下一個位面里見到你。」

顧靖卓陷入了沉思。

小坑看著顧靖卓道:「所以,你可以想到什麼?在不同於別的位面里的一些事。」

顧靖卓想起了自己每次見到林雪初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時候的反應。

現在,在知道了真相后,顧靖卓才覺得林雪初確實是一個堅強隱忍的人。

想到這兒,顧靖卓不經意間抿了抿嘴角。

至於不同於別的位面里的一些事。

第一個位面的紅肚兜,第二個位面的套裝,第三個位面里,如果是眼前的人之前說的那件事的話。

那麼林雪初給自己看春宮圖的地點不是在人間,而是極樂桃源。

林雪初那天的瀉藥是為了趁著自己不注意的時候將那張圖片藏在圖紙下。

而按照往常的那些經歷。

只要自己一帶上系統所規定的「金手指」,那麼自己林雪初就會離開這個位面。

隨之而來的,是自己靈魂的歸位。

萌妃駕到:王爺別亂來 幾乎都是在一瞬間之內的。

但是在極樂桃源中,這個定律發生了破壞。

所以才會有林雪初在看見自己明明看了春宮圖卻依然還在原地的反應。

「你怎麼還在這裡?」當時的林雪初問。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顧靖卓開口。

林雪初看了顧靖卓好一會兒,最後道:「沒事,我就是隨便問問。」

現在在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后想來,其實就是那個時候,所有的屬於以前位面慣用的一些「規則」,得到了顛覆。

不再受到控制。

那個時候的顧靖卓已經完成了屬於這個位面的任務。

沒有立即生效是因為被控制在了這個不會跟著本來位面規則走的,極樂桃源。

所以一直在自己真的走出了極樂桃源后,「規則」才立即生效。

因為那個時候,「春宮圖」已經被自己看了。

於是按照本來的流程,那麼就意味著自己的靈魂會離開這個地方。

也就等於,林雪初就這麼被困在了極樂桃源里。

顧靖卓想起自己之前在極樂桃源里,在看見林雪初后說的那些話,還有那些遠離。

那個時候,林雪初已經跟自己有了幾個位面的交集。

而自己,真實的記憶復甦以後,對林雪初沒有任何的記憶。

這裡也可以解釋的了在看見林雪初的時候,那種從靈魂深處感知到的熟悉感因何存在。

自己只是忘了林雪初。

但是心跟本能卻沒有忘。

於是在這個時候,這些本能的記憶全部都復甦。

告訴著顧靖卓一件事,這一生都會陷在這段交叉在時空里的感情里。

無葯可解。

在極樂桃源里,

一切都按照著那裡的流程走。

包括顧靖卓的離開,也是在閣主的示意下離開的。

可是,顧靖卓想起了一個關於極樂桃源的規矩。

來覺在之前要走的時候,是用小青的命換的。

最後的來覺,結局是被閣主埋在了草地里。

那是因為來覺的「無道義。」

但是自己當時等於擁有了這樣的一個機會,所以出現在了閣主的面前,可以跟他講自己的條件。

而那個機會,又是怎麼來的?

「我帶你離開。」顧靖卓曾經對林雪初說過。

林雪初搖頭,笑著說:「我覺得我喜歡上這個地方了。」

可也是之前,林雪初對自己說:「我覺得這裡很壓抑。」

所以,怎麼共存?

只能有一件事假的。

假的的那句話,就是林雪初說的,我很喜歡這裡。

顧靖卓幾乎想都沒想就想到了這點。

這是出於自己對林雪初從骨子裡來的了解。

即使在現實世界里,自己不喜歡的事情有很多。但是那些事情,比這個地方不知道強了多少。

顧靖卓用著自己的思維想到了林雪初的選擇。

跟林雪初之間強大的共情能力讓顧靖卓感覺到了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所依託的。

「你……」小坑看著忽然之間站起來的顧靖卓。

顧靖卓低頭看著小坑,只是說:「我們不能再等下去了。」

小坑跟戰雨同時站了起來:「你想到了什麼?」

隨後,顧靖卓把自己的猜測說給了小坑。

小坑聽后皺眉:「這麼說來,就可以解釋的清楚了,那是一個跟別的位面都沒有關係的地方,所以我們監測不到,找不到它。你還記不記得你之前是怎麼從那裡進去的?」

總裁逼婚:愛妻束手就擒 顧靖卓搖頭:「當我醒來后,我就到了那個地方。」

「在此之前呢?」戰雨問。

「我的意識一直處於一片混沌中。」顧靖卓開口,「在我那個時候從穿梭機里進去后,我就沒有了關於整個世界的意識,而在後面,我再次睜開眼,就已經到了那個地方。」

顧靖卓繞過穿梭機一直走到了窗口,「之前閃現在我記憶里的那些事情,有一件,是我在第三個位面里從鬼界的油鍋里跳了進去。」

戰雨把手放在了小坑眼前,小坑抓緊後站了起來。兩個人看著顧靖卓的背影。

顧靖卓接著道:「她從一開始就是為了我才去那個地方,用了自己出不來的代價從那裡走了進去。」

「出不來?為什麼會出不來?」小坑走到了顧靖卓後面:「只要我們找到辦法從那裡進去,直接把宿主大大帶出來不就好了嗎?」

「既然進去,便要遵守那裡的規矩……」顧靖卓開口:「其實那是一個需要交換的

地方。」

小坑的眼睛已經紅了,「你的意思是,沒有等同的交換,宿主大大就不能從那個地方出來了?」

顧靖卓轉過身子,看著小坑點頭。

「那我去換她出來。」小坑說。

「我們不屬於這裡。我們只是意識。」戰雨說。

小坑往後退了一步。

「我換她出來。」

在想清楚了所有事情以後,顧靖卓覺得現在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去救她出來了。

小坑:「你……」

「我已經想好了。」顧靖卓堅定的開口:「我記得我之前從那扇門走出來的時候,看見了前面的波光。」

戰雨替小坑回答道:「什麼意思?」

顧靖卓說:「水,或許就是這裡跟極樂桃源的交替之地。」

「我們應該怎麼去?」小坑問。

顧靖卓把目光放到了穿梭機上:「穿梭機不受時空的限制。」

在找到自己之前出來的地方,然後在穿梭機中輸入相應的空間坐標。

或許會有什麼不同的收穫。

三個人一起看著穿梭機。

「真的可以嗎?」小坑遲疑的問。

顧靖卓走到了穿梭機旁邊:「一直想著那件事就可以。」

小坑跟戰雨往後退了退,顧靖卓從穿梭機里坐了進去。

不管怎麼說,既然穿梭機可以從現實世界到達這個地方,那麼已經證明了它成功與否。

下午的時候,穿梭機被修好,顧靖卓站在它旁邊上下看了看。

「好了嗎?」一直等著顧靖卓的小坑開口。

戰雨把買來的包子放在了桌子上:「先吃點東西吧。」

小坑接過了戰雨遞過來的包子,咬了一口。

顧靖卓看了看,然後搖了搖頭。

「走吧。」隨後,顧靖卓坐進了穿梭機。

(本章完) 在知道自己接下來需要去的地方的時候,顧靖卓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你那個時候從極樂桃源出來以後,那個地方是哪兒?」小坑吃完最後一口包子。

尤其是在吃東西的時候小坑才能深刻的體會到身為人的快樂。

顧靖卓在一開始便想好了這件事,對著小坑道:「我出來以後轉身看了看,那是一口缸。」

「缸里有水嗎?」小坑問。

顧靖卓點頭。

「怎麼了?你有什麼發現?」戰雨問。

小坑看著顧靖卓放在操作桿上的手道:「之前,宿主大大在這個位面里的時候是只狐狸,忽然之間就變成神仙了。」

「你的意思是?」戰雨想到了什麼。

小坑把目光轉到了前面,「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那件事只是偶然,但是現在想想,為什麼宿主大大隻是在那裡泡了泡就成為神仙了?」

「或許就是水的緣故。」戰雨猜測。

小坑搖頭:「不會這麼簡單的,應該有什麼問題……啊!」

小坑忽然叫了一聲。

戰雨把小坑的衣裳緊緊的拽住了。

所有的聲音在一瞬間內都融在風裡,「這是啟動了嗎?」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