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藍古晴一口蘋果噴出,哈哈大笑,拍了拍夢梨雨的肩膀說:丫頭,放棄掙扎吧,你現在受到的懲罰已經很輕,如果連這種象徵性的懲罰你都不能接受,那麼,很顯然,你會的生活將會慘不忍睹。

不甘心就這樣失敗,跑過去抱著余亦生大腿:師父,可不可以看在你徒弟這麼乖,而且執法弟子沒有在場的情況下饒了我一次,我保證不會再犯,要是再犯你就把這次的也給算上一起懲罰。

搖了搖頭惋惜說:唉!有一個不好的消息告訴你,你師父師伯就是執法弟子,你現在也是,所以按照師門規矩,執法弟子以身試法,罪加一等。

露出驚恐的眼神,鎚頭嘆氣放開余亦生,乖乖回到藍古晴身邊,聽從藍古晴所有不合理的安排。

坐上將要駛往遠方的客車,藍古晴的眼睛一直看向窗外,那個方嚮應該是千巫鎮的方向,人都是這樣,在故里的時候總想離開,去看更加精彩的世界,可真的要離開的時候,卻又思念的不行,曾經毫不在意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樹,都從腦海深處漸漸的走了出來,說是送別,其實是想你不要離開。

因為沒有心情管她,掙脫束縛的夢梨雨就像是走出囚籠的野獸,客車上不停的來回竄躍,問這問那。

一群人都很好奇,這麼顛簸的客車,坐著都幾次差點摔倒,她是怎麼做到保持平衡行走的!

在車上玩了一會,沒有人願意繼續搭理她,夢梨雨過去拍了拍正在熟睡的謝少鱗的肩膀,叫醒他說:到了城裡你帶我去買相機好不好?

謝少鱗揉了朦朧睡眼,指了余亦生的位置說:這件事需要你師父同意,如果他不同意,我們沒有人敢帶你去買任何東西。

夢梨雨失望的看著謝少鱗,謝少鱗做了一個無奈的動作。

夢梨雨過去余亦生的身邊坐下,余亦生依靠在座位上假裝睡著不理她,觀察了一會說:師父,我知道你沒有睡著,到城市你可以給我買一個相機嗎?

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一張信用卡給她,對她說:這個叫做信用卡,別的哥哥姐姐都知道怎麼用,到了城市之後我和你姐姐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所以你就跟著他們,想要買什麼告訴他們,記得要自己付錢,就是用這個卡。

告訴了夢梨雨信用卡的密碼,叮囑她一定要記住,就繼續依靠在座位上睡覺。

慾望得到滿足,學著余亦生的樣子依靠在座位上,不一會就沉沉的睡去,看到夢梨雨在睡夢中左右搖晃,余亦生就將她抱在懷裡,讓她能夠睡得舒服一些。

看到余亦生對夢梨雨這麼好,劉婷莉輕輕的將頭扭向窗外,假裝還在睡夢中沒有醒來。

其實大家都知道,經過沙漠中的這一場戰役,見識到了余亦生的恐怖和無情,余亦生也看清了我們的懦弱和無知。當生活不在一個軌道上,感情也就很難向從前一樣深厚。

但真的減弱了嗎,還是更加厚了呢?

他們不知道,別人也沒有答案。

車子行駛了很長時間,太陽已經偏向西邊而去。

睡了半天的時間,大部分人都已經醒來,只有劉婷莉還不願意調過頭來,眼睛里是失落而悲傷的神色,緊緊的盯住從眼前飛過的每一粒沙子,希望可以快些跳過這個悲傷的時間,卻又擔心下一個時刻是最不願見到的場景。

夢梨雨從夢中醒來,身體蜷縮,頭依靠在你的腿上,雙手緊緊抱住你,沒有了公主的威嚴氣勢,沒有了沙漠里馳騁縱橫的霸道凌厲,嫣然是一個嬌貴的小女孩,需要保護,需要安慰。

看到夢梨雨的樣子,藍古晴過去蹲在旁邊溺愛的問:怎麼了,想家了還是剛剛出來不適應?

夢梨雨對藍古晴搖了搖頭,把你抱得更緊了,看到藍古晴擔心的樣子,*開口:你不用擔心,夢梨雨沒事,現在是午後,很多人在這個時候醒來都會莫名的心情不好,而且夢梨雨第一次離開家這麼遠,車上的生活也會有很多不適應,所以才會很難過,等過幾個時辰就會好的。

藍古晴將信將疑的回到座位,依靠在座位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到大家都已經很煩惱在車上的生活,*過去遞給司機一顆煙問:師傅,我睡了一覺醒來,有點懵,這是到了哪裡了,還有多長時間才到市裡?

司機師傅把煙點上,用生硬的國語回答我說:年輕人,不要著急,我們已經走了三百多公里,再有一個小時就能到達城市。

和司機師傅隨便聊了幾句,就回到座位上繼續等待時間跳動,終於,在漫長的等待中我又昏昏沉睡過去。

還沒有等他完全睡著,就聽見夢梨雨驚奇的叫聲,不用說:肯定是看到了城市的高樓大廈。

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大概三十層高的大廈。

大廈在鋼筋水泥柱子的基礎之上採用合金跟玻璃鑲嵌,頂層用數個三角形構成,三角形的傾斜坡度控制的很好,讓進城的人在距離大概一公里至三公里的範圍內可看到頂層三角反射的太陽光,像是一個距離地面幾十米高的太陽,在特殊的時候還能夠看到折射出來的彩虹,給這座城市增添了許多光芒和色彩。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夢梨雨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睜大眼睛盯住從身邊飄過的每一處風景;不捨得有一點點的遺落,生怕有一點點的錯過!

在城市的街道上行駛了十幾分鐘,客車終於進到站里,結束了這一場精彩刺激的旅行,完成了歷史上偉大的創舉,雖然沒有創造神話,但是將要被神化。

下車之後拿上各自的行禮,看了看時間,余亦生對謝少鱗說:那邊有網吧,你去定市裡最好的酒店最好的房間,然後讓酒店派車過來接我們,我們幾個去餐館點菜,你儘快弄好過來,現在雙方一定都還在尋找我們的下落,保密工作你比我在行,就不多說了。

謝少鱗已經很久沒有摸電腦,早就手痒痒了,立正敬禮:我知道了,會處理好。

選了一家看起來還不錯的飯店,余亦生在門口等謝少鱗,也觀察這個地方的環境,確保萬無一失。

其餘的人像正常旅客一樣,進去點了幾樣當地的特色菜和自己愛吃的,坐下來慢慢等候。

還沒有上菜,余亦生和謝少鱗就進來飯店,對眾人說:待會大家都聽著點,如果聽到三下汽車鳴笛的聲音,應該就是來接我們的車。

剛剛開始吃飯,就聽到汽車鳴笛,謝少鱗出去把司機師傅接進來,讓他跟著一起吃飯,兩個司機師傅很拘謹的說:你們是客人,現在是我的工作時間,和你們同桌用餐不符合酒店規定,我們去車裡等你們。

幾個人有自己的考慮,余亦生讓出位置給兩個師傅坐下:沒事的,兩個師傅肯定也都餓了,就坐下來吃一點,吃飯的事情你們老闆不會知道的。

兩個師傅雙手交叉在胸前對幾個人做了感謝,才坐下來一起吃飯。

吃飯的時間,幾個人裝作好奇,有心無心的問一些最近發生的事情。

到達酒店的時間大概是下午五點多,距離天黑還有兩個多小時的時間。

進到酒店裡面,雖然預定的都是最好的房間,可是因為幾人穿的迷彩服,而且實在是有些髒了,其中還有兩個穿著上個世界的民族服飾,引來了不少的怪異目光。

在這個花花世界,這樣的穿著只能讓人看成跑龍套的。

跟前台小姐說了訂的房間,她驚訝的看著眾人,遞給他們放房卡,又問是不是需要換洗身上的衣服。 換言之,洪佳欣不用去找爸媽了。

她遲些得到真氣,那也可以的。

羅陽還想找個合適的機會,把秘密告訴洪佳欣。

但又擔心她一時接受不了這麼大的變化。

想來想去,覺得還是過段日子再找時機告訴洪佳欣會更好。

或許洪佳欣即使知道了身世秘密,也有可能會執著的去尋找洪中夫婦。

那麼一來,洪佳欣還是需要真氣的。

只是羅陽還不能傳給她。

為了拖到足夠的時間來向花襲伊學習傳授真氣的方法,羅陽需要蘇雲來幫忙。

當然,蘇雲是不知道羅陽在利用她。

「蘇老師,說好了的,就不要變了。我先傳給你。」羅陽說道。

話音未了,又感到左肋開始陣陣痛起來。

這次洪佳欣使用的掐功力量大了許多。

看來她是真的有點惱了,要下死力去教訓羅陽。

說痛吧,不是很痛。

但確實有點痛。

幸好羅陽體內還有真氣,不然要被洪佳欣掐脫皮。

須知,跟唐桂花相比,洪佳欣是練家子。

力量更大的情況下,掐起人來當然更痛。

見羅陽不時的咧嘴齜牙,蘇雲很好奇。

「羅陽同學,你怎麼了?」蘇雲問道。

「蘇老師,班長欺負我。」羅陽投訴道。

洪佳欣聽了,抿嘴狡黠而笑。

「羅陽!姐什麼時候欺負你了?」洪佳欣嬌嗔道。

她的手放的位置挺隱蔽的。

何況蘇雲還隔著羅陽,很難看清洪佳欣手上有動作。

「有話好好說,不用打架的。」蘇雲勸道。

「蘇老師,我沒有打他。」洪佳欣含笑道。

說時,她還在用力掐羅陽的肋。

羅陽一臉「我被班長欺負」的樣子,蘇雲當然相信羅陽的表情是真的。

「佳欣同學,先饒過羅陽同學吧。」 專業第三者 蘇雲繼續勸道。

心裡不舒服,洪佳欣哪裡肯停手。

先前聽羅陽執意要先傳真氣給蘇雲,洪佳欣就很不爽了。

除非羅陽此時說先傳真氣給洪佳欣,才能平息她心中的怨氣。

可羅陽怎麼敢那樣說?

他還沒有向花襲伊學會傳授真氣的正確方法,不能隨便傳真氣給洪佳欣。

不然,一旦出了問題,那洪佳欣分分鐘會丟命的。

本來,如實說出來,一般會更好。

可此時的洪佳欣和蘇雲都認定羅陽是百分百有能力傳授真氣給她們的。

若驟然找借口說還不能傳授真氣,只是為了安全著想。

洪佳欣和蘇雲怎麼會相信?

就算換成羅陽,他也難以接受。

更多的是,他會覺得對方故意說謊。

是以,羅陽已不能直話直說。

他只能讓蘇雲來拖住洪佳欣,待向花襲伊學到傳授真氣的方法之後,再傳授真氣給洪佳欣和蘇雲。

「蘇老師,班長還在擰我。」羅陽苦笑道。

此時坐在前面的祝子姍轉頭來瞥了一眼。

「祝姐,救我。」羅陽笑道。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你的事,你自己搞定。」祝子姍含笑道。

洪佳欣不鬆手,羅陽只得悄悄運真氣到左肋,抵抗洪佳欣的攻擊。

有了真氣抗體,幾乎沒什麼痛了。

不過還得裝出有點痛的樣子。

否則洪佳欣換個位置繼續掐,羅陽還得受苦。

蘇雲含笑道:「你們真是一對小冤家。在一起就要折騰。」

洪佳欣振振有詞道:「蘇老師,是他說話不算數!說好給我真氣的,又不給!」

正當蘇雲又要謙讓時,羅陽連忙搶著阻止。

「蘇老師,是你的就是你的。逃不掉的。你就接受吧。」羅陽咬著蘇雲的耳朵。

蘇雲淺淺一笑。

對於真氣,蘇雲不是用來干大事的。

但她也確實想儘早得到真氣。

畢竟真氣帶著神秘,得到了真氣,就有可能做很有趣的事兒,比如水上飛。

眼看就能得到真氣了,蘇雲也期待。

只是羅陽又不同時傳給洪佳欣,這讓蘇雲不好意思。

在羅陽說時,洪佳欣又加了一隻手來掐羅陽。

她要把滿肚子里的怨氣都發泄到羅陽的身上。

若非有蘇雲在旁邊,洪佳欣早就大拳大腳揍羅陽了。

昨晚滿懷期望等了一個通宵,還道羅陽晚上要在房間里傳真氣。

結果等到天都亮了,還不見羅陽。

後來見到了羅陽,覺得他也應該傳授真氣了。

哪知又來這一齣戲,居然羅陽說要先傳給蘇雲。

人家蘇雲都願意讓洪佳欣先得到真氣,羅陽卻反對。

這怎麼能讓洪佳欣不冒火?

羅陽心裡雜陳五味,須知不是他故意不傳真氣給洪佳欣,而是還不能夠。

但又不能直說,除了裝傻之外,還能做什麼?

「班長,聽我說。」

一面說,羅陽要把嘴湊到洪佳欣的耳畔。

洪佳欣本來就有氣,忽地捏住羅陽的鼻子,冷笑道:「讓你窒息死!」

蘇雲勸道:「佳欣同學,別打羅陽同學。你要真氣,那你先要吧。」

聽了這話,洪佳欣又歡喜起來。

「蘇老師,那我先要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