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老者取出鐵盒,盤坐在地上,將那鐵盒珍而重之地放在膝上,然後很是鄭重地對吳賴說道:「小夥子,先給你看點兒東西,這可是老頭我的寶貝啊!」

「呃?」吳賴看得出來老者很是珍惜這個鐵盒,不知道裡面裝著什麼。

三女也都很感興趣,都將凳子拉了過來,圍著那拾荒老者,眼巴巴地看著老者膝上端放的鐵盒。

任雅嵐更是低聲地嘀咕道:「嗯,這位老大爺不會是隱居的武林高手吧?然後要送給小無賴一本武功秘籍什麼的!」

「你武俠小說看得太多了!」莫欣夢一旁打趣道。

「吁!」程紅芳將食指放在紅唇邊,示意任雅嵐和莫欣夢安靜!

那老者似乎有些耳背,並沒有聽清三女的悄悄話,而是費力地將鐵盒的蓋子掰開,鐵盒裡面露出一個疊得整整齊齊地藍布包。

老者將藍布包取出,鐵盒扔在一旁,然後開始一層一層地解開藍布包,本來一本書大小的藍布包,在去掉數層包袱之後,僅剩下了拳頭大笑了,卻不再是藍布包著了,而是露出了一層黃色的絲綢。

「呃?」吳賴以及三女又是一陣驚愕,很明顯,一般情況下,用這種黃色的絲綢包裹的,都是極為貴重的東西。

拾荒老者輕輕地摩挲著那黃色的絲綢,眼神里充滿了珍視的目光,口裡感嘆道:「這可是老漢我這輩子最珍貴的東西了!」

拾荒老者說著,將那層黃色的絲綢揭開,裡面的物事終於出現在了吳賴幾人的眼前,那……那竟然是一塊金光閃閃的金屬牌。

「軍功章?」吳賴頓時倏然一驚,借著那昏暗的燭光,吳賴和三女都看得分明,那塊金屬牌上面銘刻著「二等功」的字樣,還有五角星等圖案,很明顯,這塊金屬牌正是大家都在電視裡面見過的軍功章!

「這是您的?」吳賴吃驚的問道,他是在是看不出來,眼前這位身材傴僂、滿臉滄桑的拾荒老者竟然曾經是一名軍人!

果然,那拾荒老人點了點頭回答道:「是啊,這是老漢我當年在前線時得到的軍功章!」

緊接著,拾荒老人便開始娓娓道來自己的身世,原來這名老者叫做王愛國,還真的是一名退伍多年的老兵,七八十年代的時候,在華夏南疆當兵,自然也參加了當年的戰爭,在一次戰役中負了傷之後,拿了一塊二等功的軍功章便複員了!

拾荒老人王愛國便是這彤德縣人,複員后回到了彤德縣的一家工廠里當了保衛科科長,只可惜那家工廠在上個世紀老人複員后沒幾年,便倒閉破產了,王愛國老人便也下了崗,由於當年在前線負傷,雖然治好了,可是身體卻是留下了不少毛病,所以王愛國老人也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便做了一個撿破爛的!

這一撿便是二十年,如今王愛國老人已經七十九歲,很快就年滿八十了,雖然說撿破爛也能掙幾個錢,可是王愛國老人自己沒有成家,便將自己掙來的錢都捐給了希望工程,甚至還靠著自己微薄的收入供養了幾個大學生,所以王愛國老人的生活一直過的緊巴巴的!

王愛國老人當年在工廠還分到一套老式的單元房,雖然面積不大,不過老人自己一人居住卻是綽綽有餘了,之所以住在這窩棚里,卻是另有緣故,原因很簡單,老人現在居住的窩棚後面,是一個烈士紀念碑,下面便是老人當年一起參軍的七個老鄉,這七人都在那場戰役中犧牲了,都被追認為烈士,由於當年八人一起參軍時候的約定,說是要葉落歸根,所以老者千里迢迢,將七位老鄉的骨灰從前線帶了回來,在當年還擔任那個工廠保安科科長的時候,到處奔走,終於建立起來了一個革命烈士陵園,豎起了烈士紀念碑,而王愛國老人沒有成家,索性就住在這烈士陵園的前面,搭建了一個窩棚,每日陪伴著這些當年朝夕相處的戰友。

只是,隨著時代的發展,尤其是這幾年,彤德縣作為一個革命老區,也開始發展起來了,而當初建立革命陵園的這個地方,當年建立起來的時候,本來還是在彤德縣城的郊外,但是這些年隨著城區的擴張,竟然漸漸地被包括進了縣城裡面,而且隨著縣城的規劃,還成了炙手可熱的繁華地帶,所以吳賴剛才一路上才會看到那麼多的娛樂場所!

王愛國老人將這一切看在眼裡,是急在心頭啊,這裡可是自己戰友們英魂的棲息之地,如今倒好,每日里燈紅酒綠,紙醉金迷,靡靡之音從早到晚一刻也不停息,這樣豈不是打擾了戰友們魂靈的安寧?因此,王愛國老人開始了新的奔走,想要讓縣裡出面,將這些娛樂場所遷移到其他的地方,可是,對於一個複員老兵來說,想做成這樣的事情,無異於異想天開!

王愛國老人奔走了兩年的光景,卻是無人問津,反而是受了無數的白眼和冷遇,甚至在去年的冬天,在王愛國老人一次上訪未果回家的路上,被一個KTV娛樂城的幾名保安攔住一頓毒打,老人的右腿本來當年就被炮彈炸傷過,那一次卻是又被幾個保安給打斷了,老人一直躺到了今年春天,才能夠勉強走路!而這一頓毒打,很明顯也可就是因為老人的屢次上訪,惹惱了這些娛樂城的老闆們!

那一次事件之後,王愛國老人終於心灰意冷,也不再上訪,只能默認了這樣冷酷的現實,可是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厄運還沒有結束,由於這個革命烈士陵園的佔地面積也不算小,當年算是荒涼野外,所以當時的縣長正好也是複員的老兵,一聽是要建設烈士陵園,便大筆一揮,批給了二十畝,而在這二十多年裡,經過王愛國老人的經營,這二十畝的烈士陵園已經是綠樹成蔭,如今那位老縣長早已經不知所終,現在這二十畝的烈士陵園卻是已經被人惦記上了!

這幾年房地產開始熱炒,這二十畝的烈士陵園所在的位置已經成為了彤德縣的黃金地段,所有就有人想要打這個地皮的主意,可是這一次王愛國老人卻是寸步不讓,不管是政府官員上門做工作,還是地產商人威逼利誘,王愛國老人就是不答應,而這一切的後果便是,王愛國老人居住的窩棚斷電斷水,沒有了基本的生活保障,王愛國老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不過還是緊要牙關,不肯做出絲毫的讓步,很明顯,這是王愛國老人心中的底線了,老人還揚言,誰若是想要謀算烈士陵園的地盤,那就要從我老頭的屍體上踏過去。

「唉!事情就是這般樣子了,我也不知道還能活多長時間,但是我只要還有一口氣在,絕不容許有人侵佔這些戰友們的安息之地,斷電斷水不要緊,反正老漢我還能撐得下去!」最後,王愛國老人語氣堅決地說道,只是那一聲長嘆,很明顯有著太多的無奈!

吳賴聽完了拾荒老者的話之後,心中已經有了計較,沒有表態,只是淡淡地問了一句:「哦,原來是這樣,那大爺你可知道去年冬天打你的那KTV是哪一家嗎?」

三女聞言,頓時都明白過來了,吳賴的語氣雖然平淡,但是已經準備要插手這件事情了,接下來的彤德縣城看來是要熱鬧了! 現在別墅之靈想要『雇傭』羅格,暗殺黑巫女,羅格不答應,就先得從別墅之靈手裡逃出去,就算逃脫,也有極大可能會受傷,那時骨刺裝甲肯定也會受損,而這種狀態在暗世界中活動,安全性又能高到哪裡去呢!

逃出去后,去找另外三人,跟他們說,他們還不一定會相信、會聽他的,而他們仨又是一邊的,也不知道對方的實力,若是反目羅格一對仨沒有優勢。

如果再遇到了那個『黑巫女』,就算羅格不想招惹她,人家也不一定樂意放過他。

所以,總的來說這個選擇,風險、不確定性都太高了!

而如果答應的話,羅格就要先接受別墅之靈的噩夢詛咒,然後在對方提供的裝備的幫助下,去暗殺『黑巫女』,而這個別墅之靈說這個黑巫女精通詛咒,這一點很大可能應該是真的——那個俘虜身上的詛咒是一種證明。

這個黑巫女很強大,而且很可能掌握強大的詛咒能力,但她手裡同樣很可能掌握大量關於詛咒的信息、知識。

而從別墅之靈手裡逃出去和被種下噩夢詛咒這兩種選擇,就當前的情況來說,其實沒多大差別,有一句話說——虱子多了不怕咬!

一個是與兩個大佬為敵,一個是在一個大佬的幫助下去干另一個大佬,天平傾斜非常明顯。

「我答應你!」最終,羅格平靜的說道。

「撤掉你身上的光…」老人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說話的時候,旁邊的幽靈護衛一步步的向著羅格走來。

羅格的目光在老人與幽靈盔甲之間游移,片刻后,羅格身上的『聖光』還是一點點暗下去,暗到幾乎微不可見,但並沒有完全消失,羅格始終維持著魔法迴路,以便隨時釋放『聖光護持』。

嫁入高門的女人 幽靈盔甲走到羅格身邊,一隻手攀在羅格的肩上,然後肉眼可見的緩緩融化,融化的粘稠液體附著在骨刺裝甲的表面上,一點點的,最後遍布羅格整個裝甲。

最終,羅格的整個裝甲都變成灰黑色,泛起絲絲金屬光澤。

「盔甲可以變色匿形,但效果和偽裝色差不多,並不能完全讓你隱形,最主要的還是盔甲本身超強的硬度和避免精神力探查的特性。」老人對著羅格說道。

說完,老人的目光投向他手裡的禁魔之刃。

羅格微微點頭,然後一步步朝著老人走過來。

「用精神力可以控制盔甲變色,這個你自己多嘗試幾遍,很快就能掌握。」

在老人話說完的時候,羅格的手也剛好握在禁魔之刃上。

看到這一幕,老人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禁魔之刃上的詛咒並不是一定要皮膚接觸才行,只要中間有傳遞的介質就行,空氣不能作為傳遞介質。

比如羅格穿著裝甲,詛咒就會透過裝甲傳遞到他的體內,而後沾染到他的精神上,除非他的裝甲可以阻擋詛咒侵染,但目前顯然不行。

在羅格握住禁魔之刃的時候,他感覺到一絲涼氣,從匕首上,順著他的手臂流進他的身體。

這一絲涼氣瞬間就盤踞到他的身體中央,而緊跟著,他的精神也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涼意,而他身體中的涼氣則是在一緩緩消失。

這是詛咒在轉移,轉移到他的精神上。

然而下一刻,潛藏在羅格精神體深處的意識動了動,他精神中的涼意擴散速度一下就慢下來。

羅格心中一動,但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沒有表現出來。

沒一會兒,羅格體內的涼氣就徹底消失了,而他精神上的涼意也不再擴散,這股涼意的範圍反而在一點點的縮小。

羅格只用部分注意力關注著精神體的變化,另一部分則開始嘗試連接附著在裝甲外面的的盔甲。

很輕鬆的羅格就用精神力感應到了盔甲,幾次嘗試之後,也逐漸能讓盔甲變色,融合到周圍的環境中,不過就像對方說的那樣,就和變色龍差不多,仔細看的話還是能看出來。

「我什麼時候能離開?」羅格看著老人問道。

「隨時!只要你想!」在羅格接受禁魔之刃后,老人彷彿一下就對羅格多了許多信任。

「嗯。」羅格點點頭。

「你說的八十八隻殭屍?」羅格說道。

「我把它們埋在不同的地方,你通過禁魔之刃就能感應並控制他們。」

羅格微微點頭,然後小心翼翼的將精神力探入禁魔之刃中,一瞬間,羅格就感覺到許多個微弱的精神源,這些精神源光從強度上來看的話,甚至比一般的動物還要弱小,黑暗、暴虐、殺戮,全是負面情緒,絲毫正常生物的正面情緒。

「這些殭屍身上味道很重,如果你要帶著一路過去的話,可要考慮好了。」老人說道。

羅格點點頭沒有說話。

「對了,噩夢詛咒一旦爆發的話,它對精神的感染和影響是不可逆的,我希望你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我明白。」羅格微微點頭,這傢伙明顯是在警告他。

「黑巫女在什麼地方?」羅格問道。

「應該在這個區域,具體在哪裡要你自己去找。」老人拿出一張紙質的地圖,而且是手工畫的地圖,在地圖上有一片區域用紅色的圓圈出來了,圈出來的地方,是在森林中的一個地方。

「我派出去的殭屍,大部分都是在這個地方消失的。」老人指著紅色區域說道。

「哈里斯他們呢?他們朝那裡去了?」

「嗯?」老人看著羅格。

「我需要幫手,不管他們能幫上多少,總比我一個人行動成功率更大。」

「你不會跑吧?」

「你不是已經給我下了詛咒嗎?」羅格反問道。

沉默片刻,老人指著地圖上一處說道:「這裡,我看到他們從這裡進入森林。」

聽到老人的話,羅格點點頭,嘴角露出微不可查的笑意,不管這個別墅之靈看了多少書,不管他看過多少場人類在別墅中上演的『戲劇』,但它終究不是人類,思維的方式始終和人類有所不同,而羅格不斷的在試探不同的地方。

…….. 拾荒老者卻是沒有聽出吳賴的口氣,微微喟嘆了一聲說道:「唉,就在這個巷子口東邊的一家叫做什麼『醉美人』的KTV,據說老闆是黑社會的,不過老漢我這把歲數了,這把老骨頭禁不起折騰,而且這烈士陵園也沒人照料打掃,不然的話,老漢我非拼了這條老命不可!」

吳賴聞言,掏出手機看了看,發現已經是深夜一點,便笑著對三女說道:「莫老師,咱們反正也睡不著,要不去那幾家KTV轉轉,唱唱歌去!」

「好啊,好啊!」程紅芳本來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性子,聞言自然是跳起來首先響應道。

莫欣夢和任雅嵐自然也知道吳賴的目的,既然自家情郎要出這個頭,那自然是要陪著一起去了,都點了點頭站起身來。

「小夥子,你們這個時候去唱歌?有點兒太晚了吧?」王愛國老人一時間還是沒有反應過來吳賴的用意,有些奇怪的問道。

程紅芳心直口快,一旁笑吟吟地解釋道:「老大!爺,這傢伙是去給您出氣去呀!」

王愛國這才明白過來,他可不知道自己在醫院睡著了的時候,警察局的局長都過去看過,擔心吳賴會吃虧,忙不迭地去勸阻道:「小夥子,這可萬萬使不得啊,我知道你們幾個娃都厲害,但是人家可是黑社會啊,為了老漢我不值得,就在這裡休息休息,明天早上就趕緊走吧!」

吳賴淡淡地笑道:「大!爺,放心吧,沒事的,您就安安心心地在這裡休息吧,您剛才都說了,這些娛樂場所放在這裡,還真的是會打擾英靈的休息,即便是為了您的幾位戰友,我也該幫您趕走這些傢伙!」

王愛國卻是一個勁的搖頭:「不行,那些人是可恨,但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這麼一個好端端的小夥子去招惹那些渣滓,聽大!爺的,好好在這裡休息一晚上,明天早上就早早離開吧,這種情況我已經習慣了!」

吳賴已然下定決心要插手這件事情,見拾荒老者一個勁地阻攔,嘴角不由勾起一絲苦笑,上前扶住王愛國,口裡說道:「好,好,大!爺,我聽您的還不行嗎?」

吳賴嘴裡說著,手心卻是微微透出一絲靈氣,輸送到了王愛國老人的昏睡穴,王愛國老人頓時感覺睡意滔天,張了張嘴,想要再說些什麼,可是那濃濃的睡意還是襲上心頭,終於雙眼閉上,已然是沉沉地睡了過去!

任雅嵐關切地問道:「呃?老大!爺沒事吧?」

「沒事,就是給大!爺體內輸送一些靈氣,讓他好好休息休息,估計醒來應該是第二天上午了,這麼長的時間,我們可以做很多事情了!」吳賴說著,將王愛國老人扶到了床!上,為王愛國脫去了鞋襪,蓋上了被子。

吳賴看了看王愛國那滿臉的皺紋,腦海中另一張熟悉的蒼老的面容再次浮現出來,頓時鼻子一酸,微微沉吟了一下,便伸出手掌放在王愛國老人胸前的檀中穴上,一股柔和的靈氣已然是開始不斷地注入王愛國老人的體內。

吳賴一邊輸入靈氣,一邊微微放出神識,察看王愛國體內的狀況,發現老人體內的生機已然是極為的虛弱,若是自己就這樣撒手不管的話,只怕最多半年的時間,老人體內的臟器便會衰竭,也就撒手人寰,不過,自己輸入靈氣之後,在自己精純靈氣的滋潤下,體內本來已經衰竭的臟器會重新煥發生機,若是沒有異常的情況,最少也可以為老人延續十年的壽命。

十分鐘后,吳賴終於將老人體內的經脈和內臟梳理了一遍,這才收回了手掌,想了想,有取出碧玉葫蘆,從一旁拿過一隻搪瓷大碗,從碧玉葫蘆中傾倒出一些蘊滿了靈氣的水,然後用手一指,那碗底的水便飛了起來,化為一涓細流自動飛到了王愛國老人的口邊,順著王愛國老人的喉嚨進入了體內。

三女一旁靜靜地看著吳賴的施為,得知了吳賴的經歷之後,三女對於吳賴現在的行為,自然是充滿了理解,當年拾荒的爺爺如今已然是再也回不來了,既然今天碰見了和爺爺有著幾分相似的王愛國老人,吳賴自然將自己對爺爺的那一番思念,寄托在了王愛國老人的身上。

等吳賴做完了這一切后,吳賴這才長吁了一口氣站起身來,對著三女點了點頭,便推門出了窩棚,三女自然也都跟在了身後,雖然夜已經深了,但是三女跟在吳賴的身後是毫無睡意,想起一會兒說不定有架要打,三女的心中還隱隱地帶著幾分興奮。

既然那「醉美人」KTV就在巷子口不遠處,吳賴也懶得開車,帶著三女步行在漆黑的巷子里,雖然時間是半夜了,不過此時已經是夏季了,空氣中還是有著幾分炎熱,吳賴走的很快,不一會兒就出了巷子口,來到了路燈照耀的街口。

畢竟是一兩點的時間了,此時街上的行人車輛卻是比起剛才送王愛國回來的時候少了很多,吳賴朝著左右兩旁的那些娛樂場所環視了一圈,果然發現就在自己身左約莫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家叫做「醉美人」KTV,「醉美人」三個用霓虹燈組成的大字,在夜間顯得分外的耀眼。

吳賴帶著三女快步走過去,站在門口處眯著眼看了看那「醉美人」三個發光的大字,嘴角噙出一絲冷笑,回過頭對三女說道:「看來就是這裡了,你們看我的眼色行!事,這些打擾烈士英靈的混賬,決不能輕饒!」

三女自然是齊齊點頭稱是!

吳賴緩步進入這「醉美人」KTV中,卻見大廳內很是冷清,一個打扮時尚的女子在吧台後靠著椅背打著瞌睡,樓上偶爾傳下來幾聲鬼哭狼嚎般的歌聲,很明顯,這個點鐘KTV的客人已經很是稀少了,只有少數夜貓子還在乾嚎著!

吳賴走到吧台前,猛地將手在吧台上一拍,口裡喊道:「嗨!接客!」

「接客?」吳賴身後的三女不由都是掩嘴輕笑,這貨把KTV當做什麼地方了,竟然要人家接客,實在是有些混賬。

那吧台後的女子猛地被驚醒過來。而且由於吳賴拍吧台的聲音太過響亮,嚇得那女子一個激靈,身子一軟,徑直從椅子上栽了下去,好半天才穩了穩心神,扶著椅子將腦袋探出吧台張望了一下,發現是一個少年領著三個漂亮的女子站在吧台前,這才拍了拍胸口,站了起來。

「你們這動靜也太大了些吧,這是要幹嘛啊?」那女子沒有聽清之前吳賴的喊聲,微微蹙了蹙秀眉問道。

吳賴本來就是準備來找茬兒的,聞言自然是沒好氣地說道:「廢話,你們這裡是KTV,你說我們來這裡是幹什麼,難道是來這裡踢足球不成?」

那女子聞言,不由是一愣,她可沒有想到這個少年的脾氣竟然這麼大,不過上門就是客,這名女子雖然心中有些惱怒,可是依舊堆起職業化的笑容,恭敬地說道:「哦,原來是來唱歌的,只是這個點鐘了,客人大部分都走了,你們……」

「你管我們呢?你就說你們現在營業不營業吧?」吳賴沒好氣地打斷道。

啟稟王爺,狂妃有喜! 那女子聞言那個納悶啊,心裡暗罵道,這個混小子莫不是吃了炸藥來著,怎麼說話這麼沖啊?

不過在這個地方上班的女子,每天都要見各色人等,這個說話挺沖的少年雖然其貌不揚,一看到是像個學生,但是看其身後,三個絕色美女都乖乖地站在身後,一言不發,很明顯是以這個少年為主,這樣的話,這個少年可就不是一般的人了,說不定人家有什麼深厚的背景,自己在這「醉美人」KTV做收銀員,自然也是傍著幾個有錢的主兒,但是這種紈絝少年,自己還是少招惹的為妙。

女子想到這裡,依舊是一臉笑容地說道:「哦,我們這裡當然是營業的,請問先生,要個多大的包間啊?普通的還是豪華的?」

吳賴見這個女子被自己三番兩次頂撞,還是一臉的笑容,心中也不由一陣鬱悶,暗道,我都這麼沖了,你這女人就不懂得發火嗎?我可是來找茬兒的,你態度一直這麼好,我該怎麼發呢?

「最豪華的,最大的!」吳賴想著,大大咧咧地說道。

「哦,那就豪華大包吧!」這名女子沒有想到對方僅僅才四個人,就點自己這裡最大的包間,不過既然是來消費送錢的,自己當然也沒有異議,補充著說道,「豪華大包每小時包間費五百八十八華夏幣,酒水宵夜另算,請交五千押金!」

吳賴順手假意在身上一摸,一翻手,掌心卻是已經掏出可整整一疊嶄新的鈔票,往櫃檯上隨意地一扔:「這是一萬,就先押上一萬吧!」

那吧台女子頓時一愣,這人也太不把錢當錢了吧,自己收五千,人家扔一萬,出手還很是豪爽,想到這裡,女子的臉上更是笑意如花,趕緊將錢收起,給吳賴開了票,然後拿起一旁的對講機,對著對講機說道:「小江,小江,下來一下,有客人!」 在別墅之靈的目送下,羅格離開了別墅,看著對方一臉慈祥的微笑,羅格心中毫無波動。

羅格站在別墅旁邊的一片空地上,在現實世界,這裡是一片綠色的草地,而在暗世界,這裡卻是凸起一個又一個的小土包,一共十一個小土包,手握著禁魔之刃,羅格能感覺到埋在土包下面的東西。

「起來…」羅格用精神力召喚土包下面的東西出來。

下一刻,一隻乾瘦發黑的手掌從土包下伸出來,然後另一隻手掌也跟著從土裡伸出,然後是更多的手掌,這些手掌抓著旁邊的泥土,一點點的從土裡爬出來。

十一隻衣衫破爛的殭屍,靜靜的站在羅格身前不遠處,這些殭屍一個個的彷彿乾屍,身上是一股濃重的散不去的屍臭味。

羅格看著這些殭屍,思考著該怎麼利用他們。

「嗷!」突的,站在後方的一隻殭屍猛地朝前一撲,將前方的另一隻殭屍撲到。

被撲倒的殭屍也不甘示弱,一口咬住對方的脖子,雙手不斷在對方身上撕扯,兩隻殭屍扭打在一起。

羅格靜靜的看著這一幕,直到好一會兒得到足夠的信息,才讓他們停下來。

「力量中上(以人類對比),攻擊速度也很快,不懼死亡,沒有弱點,沒有疼痛,群體作戰優勢很大。」

對於單個的強大個體來說,這些殭屍的威脅並不大,前提是不要被大量的殭屍包圍。

羅格暫時也不知道這些殭屍活動的機制,但據別墅之靈所說,這些殭屍只要大腦裡面沒有被破壞,其他哪怕是腦袋與身體分離,心臟被穿透,都不會死亡,他們沒有疼痛,個體或許不強,但同樣沒有薄弱之處,戰力均勻,這是最恐怖的死侍戰士。

就說羅格自己,除非這些殭屍不能突破骨刺裝甲的防禦,不然被大量的殭屍包圍的話,他也存活幾率也不高。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