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抽搐著嘴角,蘇眉怎麼也想不到沈瑜觀居然不走門走窗戶,「師弟,你這是……鍛煉身體呢?」走窗戶你夠可以的啊!

沈瑜觀轉身把窗戶關上,見到了蘇眉就站在他面前,才想到自己肯定又是身體比腦子更誠實的做出匪夷所思的舉動。

沈瑜觀正色,「我是來看看師姐有沒有出去,找、男、人!」

蘇眉:「……」這個梗你還記著呢!

汗顏對方的口不對心,蘇眉乾脆順著他說下去,「那師弟看完了,趕緊回去吧。」

沈瑜觀對於蘇眉把他趕走一點也不開心。以前饒梅見到他問問題,就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全說出來,傾囊相授不私藏,從來也不會對他說類似於逐客令的話。而自從饒梅下山以後,就變得不一樣了,讓他氣的牙痒痒偏偏還對她思之如狂。

「饒梅!」 神祕總裁,滾遠點! 沈瑜觀再次氣的直呼她的名字,「長夜漫漫,我怎麼知道你不會在我離開以後去找其他人,我要看著你!」

蘇眉茫然的回應,「哦。」 沈瑜觀在看到了蘇眉以後,心裡的煩躁才被驅散開。

見到對方不似平日里的疏離,反而帶著幾分嬌憨,沈瑜觀的心情也隨之放鬆。「師姐早些休息。」

蘇眉白了對方一眼,「你在這裡我如何睡得著?」

沈瑜觀當真認真思考了一下,提議道:「既然睡不著,不如師姐也來修鍊吧。」

蘇眉深深的看了沈瑜觀一眼,隨後在床上打坐修鍊。

沈瑜觀則是坐在桌子旁對著她也在打坐。

兩人就這麼相安無事度過了許多天。

另一邊,因為蘇眉的惡意報復,不少人都在當日打聽到客棧里發生的事情,一傳十十傳百,逐漸傳出了米薇身懷異寶的流言。

而又因為米薇身邊還有釋騫和明為息兩位修為高深強大的男人保護,又看到米薇不過是個容貌中等偏上的女子,更加確信了米薇身上真的藏著什麼厲害的寶貝。

自那天以後,米薇一行人就過上了被下藥日常11,被打劫日常11,被圍攻日常11……

不勝其煩的同時,米薇一行也無意中聽起斷月谷暴亂之事。

因為米薇只能看著不斷雙修來提升自身實力,也就是說米薇目前還是一介凡人。而釋騫已經在思考要長長久久與米薇生活的事情,他對於斷月谷的寶貝十分感興趣。

說不定就是有關洗髓伐脈,或是什麼增加壽命的天材地寶呢?

再一次用強大的實力把圍攻他們的人打得半身不遂以後,釋騫乾脆無視米薇對於各種小攤感興趣想要遊玩的心,直接用飛劍前往斷月谷。

蘇眉知道斷月谷一行不會這麼簡單,但是她沒想到幾乎所有叫的上名字的門派都派人來打探一番。

斷月谷是一處風景秀美的大山谷,因為山谷四周的山峰險峻,尤是其中一座高山好似一把利劍,直指蒼天。每當十五那夜,月亮的一半完全被山峰遮擋住,看起來就像是將月亮斬斷了一樣,顧名斷月谷。

與沈瑜觀一前一後進入斷月谷時,蘇眉瞳孔一縮,第一眼就看到了半月前才擺脫的米薇一行人。

「大師兄?三師兄和小師妹?」沈瑜觀低聲驚訝,因為半月前小師妹一哭就損失了他一件寶貝的事,沈瑜觀對米薇都有心理陰影了,恨不得離得越遠越好,沒想到對方居然也來到了斷月谷!

「二師姐,我們去那邊吧。」沈瑜觀不想跟米薇打招呼,隨手指了個方向想要遠離米薇一行人,沒想到卻被米薇隨意張望的一眼掃到了。

她高興地大叫,帶著久別重逢的喜悅,「四師兄,你也來了啊!」

沈瑜觀身體立馬僵硬起來,轉過頭呵呵乾笑,「小師妹……」緊張的不由自主握起蘇眉的柔荑,生怕米薇一個哭鼻子又引發起什麼血案。

與君共江山 米薇又看向他與蘇眉相握的手,「四師兄,你與二師姐……也是來搶奪寶貝的嗎?」她本想說別的什麼,可是猶豫了半天又發覺自己開不了口,只能轉移目標放在斷月谷的事情上。

米薇說這話蘇眉就不愛聽了。 她立馬上前一步,擋住米薇看往沈瑜觀的視線,本就是清塵淡雅的氣質因為高傲之色更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她眯著眼睛淡淡道「小師妹,別把話說的這麼難聽,是不是寶貝還未可知,大家不都是來這裡打探消息的?」

蘇眉這是在提醒米薇,這裡可有不少其他門派的人,就她那句話,完全是得罪了所有人,把所有人定義成「搶奪寶物」的惡人。

儘管大家都是一樣,但是被米薇這麼一說,要面子的人誰能受得了?

果然,所有人看著米薇的表情都充滿了惡意,想著什麼時候能教訓她一下就好。

偏偏釋騫覺得米薇真是「不虛偽不做作,跟外面那些妖艷賤貨一毛不一樣」,見米薇有被陷入危險的局勢,他連忙站到米薇身邊,帶著威脅的目光看向蘇眉,「二師妹,請慎言。」

蘇眉噗嗤「切」了一聲,「我不過是讓小師妹注意自己的言辭,別說話不動腦子得罪人,諸位來這裡的目的都是一樣,別說大師兄你不知道。」

「還是說,你也承認你是小師妹口中搶奪寶物的人之一咯?」蘇眉的眼睛清澈,單單看向米薇的目光里充滿了不友好,誰都看得出來分明是米薇先惹怒了眾人,蘇眉說幾句並沒有什麼錯,而釋騫的反應就讓人不屑了。

有人在人群里開口議論,「原來是傍著身邊的男人,真以為自己床上功夫好就天下無敵了?」

「就是就是,看她長的也不怎麼樣,我查探了她的修為,竟然只是個築基,說出這樣的話來,是因為她有男人撐腰吧?」

……

顯然,這些議論都是故意說給米薇聽的,聲音雜亂,內容卻出奇的統一,都說她是靠著身體取悅男人,像個青樓里出來賣的,有多骯髒的話都鑽進她耳朵里。

米薇臉色一白,當即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咬著下唇一副「寶寶委屈但寶寶不說」的可憐模樣,一下子戳中了釋騫內心的柔軟。

他心疼,捨不得米薇掉金豆子。

十成功力在掌中彙集,對著議論最大的那個方向轟啦一下,直接把好幾個人拍成重傷。

所有人都被釋騫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傻了。紛紛噤聲怨恨的瞪著米薇,雖然嘴上不說,誰心裡不清楚這個男人就是因為那個大放厥詞的女人而動手,罪魁禍首還是那個看起來就很辣雞的女人。

蘇眉眼中帶笑看著釋騫把所有人都得罪開。

釋騫是岑山派最厲害的弟子,長久在岑山派受到萬人敬仰,就有點自大狂妄了。要不是有男主光環罩著,他以為他真能上天了?

蘇眉就默默在一旁看男女主自己作死,她一點也不介意再加把火。

「大師兄,你這是做什麼?」蘇眉臉色嚴肅,很不認同釋騫的做法。「小師妹說話的確有些欠缺,她沒有像大夥道歉還一個勁的委屈,若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欺負她了呢。」

「就是,這個女人真讓我噁心。」蘇眉話音才落,另一個音若黃鸝的貌美女子忽然站出來,她身邊還跟著不少同門派的弟子。 因為和蘇眉同屬於岑山派,釋騫不好在外面對蘇眉動手,否則要讓旁人知道他不顧門派手足之情說他心狠。但是那個女人又是哪裡冒出來的!

釋騫的目光直接放在忽然站出來的女子身上,掌心匯聚力量,臉色陰沉直接向那不知名的女子打過去。

釋騫自認為他的力量渾厚,一定能給那個女人狠狠的教訓。事實上周圍的人也是這麼想的,看到釋騫比第一次出手更用力幾分,所有人都在為那個剛剛出頭的貌美女子捏了把汗。

就這麼一位如花似玉的傾城美人,僅僅因為一句話就要香消玉殞了?!

儘管心裡如何不滿,對釋騫如何怨恨,但誰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只能在心裡替美人悲哀,以及記住了米薇那張平淡無奇的臉。

然而……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釋騫的強大力量打過去的時候,那女子卻面不改色,甚至步伐也沒有移動一步。

釋騫的力量帶著強風、颳起地上的簌簌落葉,如同刀子一般向那個女子飛去!

卻在女子面前被一道渾厚的金色屏障擋住,愣是掀不起女子的一點裙擺。

所有人看著女子的目光都變了。

女子微微皺眉,有些不高興,「真是的,浪費了一枚師父給的地級護身符。」好在她寶納袋裡還有五十多張。

後面這句話女子卻沒有說出來,只是暗暗從寶納袋裡又抽出一張放在手心,免得這個男人二話不說又偷襲她。

有人忽然認出女子身上穿的門派服飾,「原來是青弦宗!」

青弦宗是與岑山派並稱修仙界第一的門派。岑山派是萬年老字號,擁有強大的底蘊,誰也不知岑山派的底蘊有多少。而青弦宗則是近百年成立的一個門派,據說是一位仙人所創,后將宗主之位傳給自己的後人。總之說法神秘,而青弦宗里的人同樣修為強大寶物眾多,所以才與岑山派並稱兩大巨頭。

女子見有人認出來,轉過頭去讚賞的點頭,一點也沒有因為釋騫的事情而遷怒他人。「眼光不錯嘛。」

那人撓撓頭,「我也只是遠遠見過。畢竟……」畢竟青弦宗是近百年才起來的門派,弟子不多,卻個個以一抵十。又不經常在外面走動,他也是有幸見過一面。

聽說對方是青弦宗的人,釋騫這才收了繼續教訓的心思,轉而陰沉著臉道:「這位姑娘,還是少議論別人,管好自己足矣。」

女子優雅的掩嘴一笑,眼神銳利,直指米薇,「那你何不先管好自己的內人?」她剛才都已經看了許久,那個女人除了會哭還會什麼?被人說了幾句就要死要活,這種人最討厭了!

而她不過是看不慣說了一句,這個男人竟然想要她的命。

真是可惡,沒想到她一時興起下山遊歷,就碰上這麼噁心的一對。

「你不要得寸進尺……」釋騫第一次被人這麼堵著說話,他的怒火得不到發泄,又顧忌著對方是青弦宗不好得罪,如此猶豫的後果便是對面女子再次笑了起來。 「我哪裡得寸進尺了?你可不要污衊我。我看你二師妹就說的挺對的,你內人的確需要腦子,否則日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女子眼睛里明晃晃的笑容無疑是在挑釁釋騫。儘管她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及釋騫,但是她身上的寶物眾多,再怎麼對方也不能傷了她一根汗毛。

果然,釋騫忍不下這口氣,直接把米薇放到明為息身邊要他護著,自己直接上前攻擊女子,一邊打還一邊用王之蔑視,「我勸你不要太狂妄!青弦宗的人也不允許說我薇兒一句壞話!」

女子蔑視地往米薇方向看了一眼,又回過頭來不屑,地級護身符再次擋住釋騫的一道攻擊,女子當即抽出一把翠綠竹笛,一揮便是一道強風,看似輕飄飄的力量卻將釋騫震開幾米之外,女子瞬間捏碎一塊玉環,身形也隨之消失。

眾人看去,原是青弦宗門派弟子站著的位置上,也空無一人。

他們都是什麼時候走的?沒人注意,大家都知道的是,這個狂妄的男人已經和青弦宗結仇了。

蘇眉和沈瑜觀在一旁看著這一場鬧劇,那個女子出現以後把目光轉移,說實話她真喜歡那個女子,若有機會,定要找到那個女子合作一番。

「趁著天還沒黑,我們去找個休息的地方。」蘇眉悄悄湊近沈瑜觀耳邊說了這麼句話,隨即看到沈瑜觀再度紅起來的臉頰。

「嗯。」他點頭應下,在米薇一行人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隨蘇眉離開。

釋騫心中堵著一口氣,米薇還在委屈巴巴的掉眼淚,明為息柔聲柔氣安慰著,好不容易止住了米薇的眼淚,米薇才想起來之前在這裡遇上了蘇眉和沈瑜觀。

「四師兄去哪裡了?」米薇臉上還有淡淡淚痕,咬著唇瓣焉紅似血,她的一雙眼睛那麼無辜,就像走到陌生地方的小幼獸一樣手足無措。

聽到米薇關心沈瑜觀的下落,釋騫和明為息心理都隱隱的不舒服。釋騫因為之前被那個半路冒出來的女人氣的想要原地爆炸,現在又聽到米薇一點也不關心他,只記得沈瑜觀,釋騫沉著臉只說了一句「不知道!」

米薇才回去的眼淚瞬間又落下來了。

她滿臉的不可置信,流著眼淚楚楚可憐,「大師兄,你……你為什麼要凶我……」

釋騫瞬間就心軟了,手忙腳亂地安慰對方,「薇兒我沒有,我是因為被那個可惡的女人氣到了,她污衊你,我卻抓不住她狠狠教訓她,所以我……我……」

米薇更是難過,直接轉身窩在明為息懷裡,「我都聽到了……他們說我……說我是……我才沒有,我是真心喜歡你們兩個的……」

「薇兒別難過,我在,我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明為息心中竊喜。平日里釋騫仗著他自己的修為長時間霸佔薇兒,他也只有短短几日才能與薇兒共赴雲雨。如今薇兒與大師兄生了嫌隙,明為息更不可能幫釋騫說好話,再把米薇推出去。

米薇果然吃明為息深情款款的那一套,抱緊了他只在懷裡嗚咽。 釋騫看著兩人相擁,心裡極為不舒服,可是薇兒已經如此傷心,他怎麼還能再讓她生氣呢。

想了想,釋騫又抽出自己的武器以表決心,「薇兒放心,我這就去找那女子,用她的項上人頭來向你謝罪!」

米薇連忙攔住釋騫,「大師兄!她可是青弦宗的人,萬一……」

她並不知青弦宗有多厲害,但平日里聽諸位師兄弟也提起不少,青弦宗能在百年之長與岑山派共為修仙界兩大門派,肯定高手眾多。若是釋騫惹怒了人家,從此他們再無安生日子過,可如何是好?

釋騫眼中皆是高傲,「那女人敵不過我,否則也不會逃走了!」

米薇這才點點頭,「大師兄你小心些。」

得到米薇的囑咐,釋騫頓時感覺自己充滿了動力,「薇兒真是心地善良。」竟然還知道關心他了。

是他第一個強佔了薇兒的身子,在門派之內,薇兒避他不及,如果不是他的修為最高,恐怕明為息便穩佔薇兒身體。

如今這還是薇兒第一次對他露出關心之色,釋騫便覺得這一趟下山真是值了。

釋騫興沖沖提著自己的武器在斷月谷周圍搜查了一遍,確認那女子當真不在這裡以後,無奈之下,他又只能回到米薇所在地。

三人苦苦思索不得,只以為那女子所捏玉環是回到門派的傳送陣玉環,卻不知對方捏的只是相隔十里的小型玉環。

此時,他們正在尋找無果的女子站在斷月谷的某個角落裡,聽同門師兄弟摧殘。

「師叔,你怎麼這麼衝動……」一個修為比女子高上許多的男人在她一旁抓著頭髮,「那男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大師兄已經回去請示宗主了,師叔你可別再衝動惹那一身騷了。」

女子撇嘴,「這點小事也要請示師父嘛,我好不容易才能出來的,萬一師父又把我抓回去怎麼辦?」

男人聽到這句話,身體明顯一僵,也跟著發顫,「師叔啊……你這麼說我忽然想起來了,宗主他他他……他這麼嚴格,肯定先懲罰我等看護無能之罪!」

男人都快哭了,想到宗主萬年不變的面癱高冷,打心底就渾身抽搐,也不知道宗主是不是真的仙界後人,自大他們拜師學藝以來,就沒見宗主有過其他表情!

旁人都傳言青弦宗與岑山派並稱修仙界兩大山,誰又知道真相其實是他們宗主的喪心病狂!

嚴格要求之下,誰敢不認真修鍊?!

「師叔要不咱們回去吧,啊?」

「不行!」女子果斷拒絕,「那個女人太討厭了,還有那個男人也是,真當自己天下無敵了?本姑娘偏偏要教訓她們一頓!」

「師叔……」男人瞬間生無可戀,卻又不敢對女子用強把她擄回去,「師叔救命啊!宗主他真的會剝了我們的皮的!」

「沒事,」女子安慰對方,「這是我的主意,師父不會吃了你們的。」

男子:「……」宗主的確不會吃人,但是他們受到的懲罰比吃人還要恐怖啊!

【昨天因為把東西搬到新的房間里,整理了挺久的,晚上碼字的時候睡著了,今天早上睡醒了才爬起來繼續碼字】 「那男人是個什麼身份,你們認識嗎?」女子又問。

幾個男人皆是搖頭,「師叔啊,我們平日里除了修鍊就是修鍊,就算是下山也是早早就回到宗門裡,哪裡會認識什麼人?」

「說的也是。」是她想岔了,青弦宗里的弟子被師父一嚇,連外面的東西都不敢碰,又怎麼會去認識其他人呢。

「看來得去找找那什麼二師妹了。」她還記得,之前那個二師妹也是很不喜歡那個女人和那個男人的,說不定那二師妹能幫助她打聽到一些有價值的消息呢。

「師叔你要幹嘛!」男人一驚,放在身後的手使勁揮來揮去,其他在一旁的男人也連忙上前勸道:「師叔,你看斷月谷這麼大,說不定那個男人還在哪裡等著你呢,我看他就是錙銖必較的小人,咱們還是等大師兄回來了再說吧。」

「不等了!」女子優雅的翻了個白眼,「別以為我不知道,止薄是跟著師父一起回來的。」師父來了她就沒得玩了!

「你們如果不聽話,我便說你們不尊師重道!」

有人弱弱舉手,「師叔,尊師重道不是這麼用的……」

「你管我?」女子輕哼一聲,直接撥開男人的包圍圈,從寶納袋裡拿出一個圓形寶盒,念了個口訣。

寶盒便飛旋上空,像四面八方飛出許多柳絮狀的小東西,約莫有一炷香時間,那些柳絮狀的小東西又回來了。寶盒關閉回到女子手中,它的盒蓋上儼然多了一副地圖。

「走了!」

女子的寶物多不勝數,男人們眼中只有羨慕卻無貪婪。

笑話!師叔可是宗主的唯一徒兒,總是要多一點寶貝防身玩耍的嘛!況且師叔的靈根又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冰心天靈根,不僅天賦極高,還是天生的無魔障體質。

也就是說,無論師叔到了哪個階段,都不會有心魔的障礙!

要是他們也有這麼好的天賦,宗主肯定也會多賜給他們一些寶貝防身了。

蘇眉和沈瑜觀找了個石洞,趁著天沒黑,又去附近的水裡摸了幾條魚。等到女子過來時,蘇眉正拿著烤好的魚逗沈瑜觀。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