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丟下這句話,葉天便是轉身離去,留得青岐萬般驚恐的望向那手握著金背大刀,殺氣騰騰走來的袁熙…… 萬碩不甘的朝宮佑冥的方向怒吼著,就算是黑色的煙霧已經將他的半個身子都侵蝕成了白骨,他卻仍像是瘋魔了一般,根本不管不顧。

兩條早就已經成為白骨的腿,甚至激動到朝前挪動了半步,然而,早也沒有了血肉筋脈的腿,再也無法支撐他的身體。

萬碩的上半身,終於在晃動之中,從已經白骨化的腰椎處斷裂,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地上的黑色煙霧瞬間將他的上半身全都包裹住了,一息之間,當黑色的煙霧漸漸消退,地上只剩下了十幾具白骨。

哪裡還分得清,哪個是萬碩?哪個是別人?

「想必他應該是甘心的,畢竟他也覺得技不如人,死了也是活該!」

看了一眼剛才站在自己近前,剛才還議論紛紛的其他小隊成員,宮佑冥冷冷的說道。

「你們應該也是這樣想的吧!」

此話一處,那些剛才還指責宮佑冥貪生怕死、沒有人性的人,頓時點頭如搗蒜一般。

在這樣的實力面前,所有人心中唯一的想法,只有屈服!

宮佑冥淡淡的瞥了一眼院門前的那對枯骨,隨手指著離他最近的那個小隊的隊員接著說道。

「將這裡打掃乾淨!」

說完,就繼續摟著沐靈夕的腰肢,淡然的繼續朝前院的大門處走去。

喬月寒震驚的看著整個事件的始末。

什麼時候,師閆的實力竟是強大到了這般境地。

按照她對師閆的了解來看,師閆的實力就算強大,也不會強大到如此地步。

要知道,別人不清楚師閆的身份和家勢,她卻是明白的。

涼城萬家,那時比蜍城師家強大不止一倍的家族。

若是師閆的實力真的強大到如此地步,那麼師家絕對不會將師閆的實力隱藏至今。

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上,每一個家族中的強者,都是家族地位的象徵。

所以,當喬月寒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她看著師閆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

怪不得師閆對自己的態度,前後變化如此之大,看來,面前的師閆早就已經不是之前的師閆了。

想到這裡,喬月寒渾身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在進入小秘境之前,她儘是遇到了如此變故,也不知道之後的事情會如何發展,她甚至於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要進入小秘境中了。

一邊走著,一邊想著,喬月寒根本沒有關注到自己腳下的路。

直到腳下傳來一陣粘膩的觸感之後,她才不自覺的朝腳下看去。

這一看卻是將她的魂都快嚇掉了。

只見她此時正才在剛才被火焰狂獅撕咬致死的師家兄弟的屍體之上。

看著腳下那零散的碎肉,喬月寒嬌俏的小臉上頓時一片蒼白。

一聲驚叫還沒來得及發出,櫻唇一張,卻是狂吐了起來。

沐靈夕回頭看了一眼正彎腰狂吐的喬月寒,心中卻是好笑不已。

宮佑冥這傢伙,簡直是記仇的鼻祖。

昨天晚上,師閆的形象害得他一夜都沒睡好,早上一出門,師家兩兄弟自作主張的出手之後,他就堅決不去施救。 行走在林間的小道上,葉天的的速度並不快,像是在這林間散著步一般,心中,也是默默的數著時間盤算著。

「啊!」

當得葉天在心中默數到十,一聲凄厲的慘叫聲,便是從身後響了起來。那是一個男人的叫聲,顯然,那青岐已經是死在了袁熙的刀下。

「前輩!請留步!」

嘴角一掀,葉天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

他早也預料到了,這袁熙,不會就這麼隨便的放他離開,能夠說出那般彪悍言論的人,怎麼可能心中沒有別的所求?

「何事?」

葉天淡漠的轉過身來,依舊是用著一種頗為老成的語調淡淡的開口道。

「敢問前輩,尊姓大名?此番回去之後,晚輩定然稟報家父,今後前輩便是我霸刀社的上上之賓,我霸刀社全員,都將永遠銘記前輩的名字!」

那袁熙拖著疲憊沉重的身體追了幾步,追到葉天的跟前,旋即便是朝著葉天重重的一拜。

「老夫田燁,用不著你霸刀社何等的感謝我,我也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罷了。」

冷漠的丟下這句話,葉天擺著一副欲要離開的姿態,逼迫著那袁熙跳過這些客套話。他心中清楚,這袁熙,絕對有著別的想法,而那般想法,說不定能夠成為葉天的助力。

「前輩……晚輩斗膽相邀,不知前輩是否願意……做我霸刀社的客卿?當然,以前輩的實力,自然是首席客卿。」

猶豫了片刻,見得葉天似是隨時都要離開,那袁熙終是咬了咬嘴唇開口問道。

葉天猜的沒錯,這才是她真正的想法,也正是這樣的想法,令得她不惜將身體獻出,也要想方設法的將葉天拉攏。

畢竟,涅槃強者,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招攬得到的,若是真有葉天加入,霸刀社的地位,恐怕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就會超過許多的勢力,一躍成為風角城,甚至是整個風墟國之中排的上號的勢力!

「果然……」兜帽的陰影之下,葉天不著痕迹的勾了勾嘴角,暗自一笑。

原本,他是想要暫時的站在鐵手黨的一邊,畢竟,他與鐵手黨也算是有過一面之緣和幾分合作關係,不過經過此事之後,葉天對於那鐵手黨的些許好感,也是徹底的散去。 萬界隨機購物系統 雖然心中明了,那樣的行為在這風墟國理所當然,不過心中那份不悅,還是無法隨便的消散。

這霸刀社,起碼到現在為止,葉天還沒有見得有什麼不妥之處,在心中對於這幾個勢力的排序,也是一目了然。

「可以,不過我有幾個條件。」

有戲!

聽得葉天這話,袁熙臉上頓時是生出一抹激動之色,連忙將目光望向葉天:「前輩請講,力所能及,我們一定滿足!」

葉天勾了勾嘴角,豎起第一根手指笑道:「第一,不可干涉我的自由,我做什麼,去哪裡,跟你們沒有關係,也不會隨意聽你們調令,就算是你們的領袖,也無權命令我做任何事。」

「這個沒有問題,我相信父親也絕不會拒絕!」袁熙連忙點頭答應。

一名涅槃境強者,放在霸刀社,那絕對是實力上的頭把交椅,自然也是不可能去聽從幾個化天境小輩的命令,這些所謂的客卿,絕大多數都只會在一個勢力危急存亡之秋,方才出手相助,幫助勢力渡過難關。因此這樣的條件,絲毫不顯得過分。

「那麼第二,自我加入開始,霸刀社的一切行動,安排,皆要將明細告知我,無論我是否參與其中,我都要知道你們何時何地,哪些人,做了什麼。」

葉天伸出第二根手指道。

以他的性子,縱使是知道霸刀社將這風角城攪得越混亂,對他來說越有好處,也絕不會放任這些人,去做一些殺燒搶奪之類的不義之舉,特別是針對沒有反抗之力的人,葉天眼睛里,從來容不得仗勢欺人之事,若是他的加入,令得這霸刀社狐假虎威的去做這些事情,那他寧可親手將這霸刀社抹除!

顯然,袁熙也是能夠想明白這個道理,葉天出手幫助她,已經是讓她明白,這位前輩,必然是一位仗義豪傑,雖然在這風墟國,有著這等氣度和心性的人少之又少,但也並非是沒有。這樣的人,若非是那種初出茅廬,滿心都是所謂的『正義』,『善良』的愣頭小子,那麼必然是有著超凡實力,足以在這片混亂之地上堅守自己原則的強悍之人。

顯然,葉天是後者。

「好!」

見得袁熙答應得極為爽快,葉天也是點了點頭,旋即,伸出了第三根手指:「第三,今後霸刀社要給我提供足夠的武器資源,當然,我不會白要,我會將那些武器製作成雕靈武器,由你們負責銷售,銷售所得,五五分成即可。」

聞言,袁熙的表情猛地一怔,甚至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哪是提條件?完全就是在給霸刀社開好處啊!

葉天並不知道,一名高級雕靈師,對於一個勢力而言是何等的重要。

簡單來說,霸刀社中的人,如果每個人的武器,都雕刻上一枚陽火符,那麼霸刀社的總體實力,立刻就會增加一倍有餘!

更不用說坐擁雕靈師的勢力,將會擁有著多麼龐大的關係網了,單是雕靈武器的出手,就足以令得葉天富得流油!

「前輩……您……此話當真?」

愣了片刻,袁熙依舊是有點不敢相信,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騙你我能得到什麼好處么?我就這三個條件,答應,我可以留下,不答應,你們今後最好是少做不義之事,免得哪天遇上了我,我絕無留情一說!」

葉天袖袍一甩,聲音頗為強硬的回答道,其身上忽然散發出的一股森然氣息,直接是令得那袁熙渾身猛地一顫。

「好!晚輩霸刀社少主袁熙,代表霸刀社,答應前輩的全部條件,從即日起,供奉前輩為首席客卿!」

深吸了一口氣,院系當即用力的點了點頭道,心中滿滿都是欣喜。 昨天晚上,師閆的形象害得他一夜都沒睡好,早上一出門,師家兩兄弟自作主張的出手之後,他就堅決不去施救。

早上喬月寒裝腔作勢的噁心了他,現在就故意來這麼一招,嚇得喬月寒失了心神,更是踩到了師家兩兄弟的屍體大吐特吐。

雖說那喬月寒確實心急深沉,但是現在這樣一來,恐怕在深沉的心機,也要被吐沒了吧!

不過這樣一來,跟在他們身邊的人倒是沒有了。

要是進入小秘境中的話,他們的行動就更方便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由得看了宮佑冥一眼,只見宮佑冥那張早就變換了一副容貌的臉上,仍是帶著那種熟悉的淡漠神色。

「怪不得軒轅洛一直說你是腹黑,今天我總算是見識了。」

沐靈夕一臉震撼的說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還要像王妃多多請教才行!」

宮佑冥面不改色的說道。

沐靈夕頓時有了一種啞巴吃黃連的感覺。

她才是近墨的那一個吧!

眼看著兩人剛走到大門邊上,就看到夜元鈺帶領著一對狂戰小隊的成員風塵僕僕的走了進來。

雖然夜元鈺已經子靈初級,可以使用飛行靈器了,但是其他隊員卻是還沒有達到這樣的程度,所以,夜元鈺還是隨著其他狂戰隊員一起,騎著坐騎,一路趕了過來。

影琦在隊伍的中間位置,被其他人保護的很好,隊伍的最後面還跟著兩個看起來比較陌生的人。

那兩人應該就是宮佑冥派去保護狂戰小隊的人了。

看到這裡,沐靈夕一個激動就想要上前去打招呼,結果還沒動作,就被宮佑冥給攔住了。

沐靈夕這時才意識到,她現在根本就不是原來的樣子。若是貿然上前,一切都前功盡棄了。

愛你似身處迷霧 還好及時被宮佑冥給攔住了,否則她現在可沒有辦法跟夜元鈺他們解釋她現在的情況。

夜元鈺幾人也是剛來到這裡,注意力並沒有關注在沐靈夕的身上。

直到幾人走進別院的大門,夜元鈺幾人這才發現,門口處正站著兩個人。

「你們也是準備進入小秘境的吧!」

夜元鈺生怕自己帶錯了路,在看到門口處的兩人之後,這才開口問道。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門口處的那名女子之後,夜元鈺總覺得那女子給自己的感覺非常的親切。

逍遙醫少在都市 沐靈夕見夜元鈺主動問自己,心中一陣開心。

「當然了,你們剛來,還沒有地方休息吧!你們可以跟我們一起先在東院休息一番。」

一邊說著,沐靈夕熱情的對著夜元鈺他們指引著。

夜元鈺一行人,對於這個剛一見面就如此熱情的女子,總覺得有些摸不著頭腦,但是直覺中卻是想要相信那女子的話。

總之,夜元鈺幾人並沒有多做思索,就點頭答應了下來。

「既然姑娘一番盛情,那我們就先謝過姑娘了!」

夜元鈺拱手對著沐靈夕行了一禮,然後也不再多說,便跟著在前方熱情引領著的女子,朝東院的位置行去。 時間臨近傍晚時分,風角城外的密林之間,兩道身影一前一後的行走著,正是葉天和袁熙二人。

經過之前一次的旖旎經歷,葉天斷然不敢輕易將這女人背在身上了,所幸的是,袁熙身上也是隨身帶著一些療傷的丹藥,服下之後,趕路已是不成問題。

沿著密林一直步行到夕陽漸落,一片被密林遮掩其中的建築群方才是出現在了葉天的視線之中。

那片建築群的規模也是極其的大,恐怕是有著風角城三分之一的大小了,古樸大氣的裝潢,也是令得這片建築頗顯的霸氣,足夠四五輛馬車并行的寬敞大門之前,一座如同一柄大刀般的石碑之上,龍飛鳳舞的刻著『霸刀社』三個大字,道道威武的喝聲,從那院落之中不斷傳來,透著大門,葉天都是能夠看到其中不少操練著的霸刀社成員。

目光沿著大門朝其中掃過,葉天的感知,幾乎是將這個霸刀社覆蓋在了其中,迅速便是將其中一些強者給搜索了出來。在這巨大的院落里,化天境強者,統共有著十八位,其中最強的一人,已是接近化天境大圓滿的層次,顯然,那便是這霸刀社的領主了。

「前輩,裡面請。」

朝著那寬大的院落之中做了個請的動作,袁熙便是恭敬的立在了門邊,招呼著葉天進入其中,而這般動作,也是引得不少門中之人一陣驚駭。

自家的少主,居然是對著一個從未見過的神秘之人這般的恭敬,想來,這位也是什麼非常人物,而當某些人帶著幾分不服氣的朝著葉天探知而去時,便是發現其修為,就像是一座巍峨的高山聳立在他們的跟前,當下也是不敢在無禮,專心致志的揮舞起手中的大刀來。

在袁熙的帶領下,二人穿過數個院落,最終是來到了整個院落的中心之處。一路上,那袁熙也是大概的把這霸刀社的結構介紹了個清楚。

這霸刀社的大院,裡外總共四層,最外面的一層,大都是些修為在通幽境及以下的小輩以及新人,那處稱為外院,是霸刀社人數最多的地方。

往裡一層的中院,則是生活著魂覺境的門人,他們的數量雖然不比外院那麼龐大,但也是有著極其驚人的人數了,這些人,乃是霸刀社的中流砥柱。

裡面的內院,就要顯得寬敞大氣了許多,畢竟,這十分寬闊的內院之中,只居住著十六個人,這十六人的修為,都是在化天境的層次,最強的一人,實力已經是達到了化天境後期,可謂是十分的強悍了。相比起外面兩院那種群居宿舍一般的居住條件,這些人,每一個都享有著單獨的一個獨棟,待遇可謂是極其的高,而這些人中,有著六人,便是這霸刀社的客卿長老了。

至於最裡面的中庭,是霸刀社袁氏家眷的居住之地,同時,也是整個霸刀社的集會之所。當中的一棟恢宏大殿,正是這霸刀社的核心所在。

「少主,您可算回來了!快裡面請吧,首領可是急壞了!」

二人方才走到那大殿的門前,門口的兩名侍衛便是立刻看見了袁熙,趕忙便是湊了上來,急切的將袁熙往那大殿裡面請。

霸刀社的人,在分逃出來之後,有著不少都是遭了截殺,到得最後,也僅有著兩個人活著逃了回來,消息一帶回,立刻是令得霸刀社上下震怒,可當霸刀社的人順著那二人描述的方向找回去時,卻是只發現了袁傑成的屍體,此刻,見得袁熙歸來,那二人簡直是激動的就要熱淚盈眶……

擺了擺手示意那二人退下,袁熙腳下的步伐也是頓時加快了不少,領著葉天趕忙走進了大殿之中。

……

恢弘氣派的大殿之上,一名身披著錦袍的中年男人,正背負著雙手來回踱步,滿臉愁容,令得那本就略顯蒼老的面龐更顯滄桑,一旁的幾位老者,也是紛紛坐立難安,一個個的都是愁的滿臉褶子。

「派出去的人還沒回來么?」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