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你是想死嗎?你是不是想念竹子了?」小璃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讓紅臉變黑臉。

竹子,不是一種植物,看到它你不會想要讚美它,只會一個字:跑。那是一隻狼,不是想象中的普通的狼,大了一些,對於三個壯漢來說是這樣的。「什麼,我幻聽了,哦哦哦,這不是可愛的鳳沐璃小朋友嗎,哎呀怎麼受傷了,心疼死人家了,來人家給你吹吹。」紅衣騷年你的節操呢,趕緊撿撿吧。不過說實話「騷年,你有搞基嗎」呀,不知不覺就說出來了,舞依炫趕緊捂上嘴巴。

「搞基,是…什麼意思?」 大齡未婚 騷年和小璃子回眸一問,「恩,就是,就是,太深奧了,倫家還是小孩子,忘記了,就是隨便說說嗎」小舞子絞著小手,要多萌就多萌。

這孩子腫么這麼可愛嘞,不過「你的手要抓著我多久啊,唐希。」紅衣騷年唐希忙抽回手,「真是不可愛」,唐希嘀咕了一聲,「妹妹,叫什麼名字啊,告訴唐希哥哥」還是小女孩純真善良一點,不過應該只是這一時吧,時間會告訴他的。唐希抱起了小舞子,捏了捏她的臉頰,小孩子的皮膚真軟啊,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紅櫻般小唇,五官近看之下真是精緻,這麼小就如此,長大了會有怎樣的天人之姿。 靠那麼近要幹嘛,還動手動腳的,還在看,沒看過小女孩啊,回去一定讓竹子弄死他,沒錯,這是俺們小璃子的腹排。「好了,別鬧了,把她放下來。」忍不住了。

唐希狡黠一笑,這小鬼,呵,但沒人發現。不過舞依炫發現這個騷年是比較怕小璃子的,想想自己孤身一人,何不就此現在依附一人,看起來小璃子還是有話語權的人呢,恩,小璃子,先當她長期飯票一段時間吧。

「你們是認識的吧,那些人是來殺你的吧,小璃子,看不出來你蠻招人『喜歡』的嗎,哈!」小舞子拍了拍小璃子的肩膀,不過如果可以她不只想拍拍肩膀,只想一巴掌拍死他,還老娘清靜的日子。 潛水鳥與蝴蝶 「騷年,你來救他的是嗎?」舞依炫決定放棄長期飯票了,他比較危險,小命要緊,不過撈一點油水還是要滴。別怪她,她的斂財個性就是這麼直白,而且她現在身無分文(忽略掉殺手的錢哈),死閻王,畫個圈圈詛咒你。

「你的舌頭是捋不清楚嗎?」這小女孩是故意的嗎,唐希俯身「你叫什麼名字還沒說呢,你一個人嗎,你爹娘呢」

「問我的名字,你自己還未介紹呢,真沒禮貌」老是捏她的臉,名字好真好玩,唐希,他家是做糖稀的嗎?

「我啊,唐希。那你呢?」

「你就叫我小舞吧,舞蹈的舞,無父無母。」就這樣,「你們應該也要走了吧,好了,我救了他一命,為了表達一點謝意就給我酬金吧。」小手一伸,表情一副認真但配上了這個萌萌的小臉,就是那麼滴可愛。

「小舞,你難道不想和我們走嗎,你應該也是個聰明的孩子,看得出與我們一起,錦衣玉食不會少的。」無父無母的,一個人不怕嗎,就只要錢嗎?

「看得出,小璃子的衣著不菲,你的穿著也是華貴,不過,和你們一起危險也多,我不想捲入裡面。」舞依炫毫不避諱的說,鳳沐璃的小手不由得緊緊握住了,她說的沒錯,可他希望她…

唐希雙手環抱,這女孩真是聰明,眼中出現一抹讚賞的目光。鳳沐璃走到舞依炫跟前「你一個人很危險的,我想你一定也不熟悉這一帶的,並且你現在無依無靠的,縱使你再聰慧,你還這麼小也是沒有能力護自己周全的,你也缺錢的吧。和我們一起到了京都也就會安全了,我家還是滿富裕的,不會虧了你的。」說到言辭鳳沐璃不是蓋的。

唐希倒是驚訝了一下,這小子在幹嘛,他一向對小孩子一屑不顧的,哼,這小子一想就是很臭屁的,這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不敢相信啊。舞依炫摸了摸沒鬍鬚的下巴,這個嘛,他說的也對啦,她雖然靈魂是大人,但身體是三歲小孩,很多事是不能幹的呀,好,決定了「好吧,就勉為其難的和你們一起吧,不過先把酬金給我,護花使者不是白當的。」

這孩子,其他兩人黑線長達全身。鳳沐璃是很欣喜的,其他要求都不是事兒「唐希,給錢。」老大就是要這樣,更何況他還不是他的老大。舞依炫就這麼偷偷在笑,糖稀,果然適合他。小手一伸,「兩個小不點!」 我沒想重生 哎,掏自己的兜,結他人的帳,他的私房錢,容易嗎他。

「再說一次,回去就讓竹子和你同吃同寢。再說了,多弄幾瓶葯不就行了。」只要小舞和他們走就行。

就是就是,騷年,別這麼摳門嗎。哎哎哎,騷年,你老放手好嗎,死拽著錢袋不放是鬧哪樣,快放手。小璃子一個眼神望過去,秒殺。

哈,終於放了,趕緊放在自己的袋子里,哎呀,作為禮貌的孩紙,「謝謝你拉,騷年。」,舞依炫小跑過去把東西放在行李包里。 原來騷年這麼能賺錢,那就不要錯過嘍!等賺夠了錢就落跑吧。現在就和他們一起走吧,就當觀光吧,畢竟她也是不熟悉這裡的。

「既然這樣,也已經入夜了,我們在這兒過夜一晚,沐璃你也受了傷,明天再趕路吧。」唐希就作為大人決定了一番,雖然他並沒有什麼威信。

「恩」兩位小朋友都比較贊同,折騰了一晚也都累了,小孩子可是在夜裡長大的哦。

「對了,我看到沐璃你的傷口包紮的不錯嘛,在這之前又遇到什麼人了嗎?」唐希看到這傷口包紮的蠻好的,也蠻奇特的,但是這裡城裡還是有一定距離的,會有什麼人在這裡的,沐璃是遇到玉家的人了嗎?

「是本小姐我啦,有什麼意見」包紮一下都要發表意見噢。

「是…嗎,只是覺得和我平常看到的不大一樣啦。」這小姑娘倒真是蠻奇怪的。鳳沐璃其實也這麼覺得,不過鑒於她對自己蠻不錯的,沒什麼惡意的,這點小事不要在意,以後有機會了解的。

「睡吧,小孩子要早早睡覺。」小大人唐希有發話了,「你也是未成年吧,你也是孩子。」舞依炫可不喜歡別人要求自己做什麼,畢竟骨子裡是大人,被一個只有十三四歲的孩子訓教老是覺得怪怪的。唐希被堵的臉紅了,沒錯,他還未成年「好了,都睡吧。」

月光灑落,平和沐浴了睡夢中的人。舞依炫卻睡不著了。莫名其妙的來到異世,莫名其妙的同情心泛濫救了個孩子,莫名其妙的遭到追殺,到現在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不過還好在現代也沒有多少需要牽挂和被牽挂的人,自己在這兒也會少許多負擔,不過想到這,舞依炫倒是失笑了,她是多被上天不眷顧啊。

鳳沐璃感覺到身邊的鬼靈精不太安分,身邊的人正看著破瓦中隱約的月牙,身上卻流露一抹哀傷的意味,她,在哀傷嗎?

舞依炫也發現鳳沐璃醒了,「吵到你了,不好意思」少了份白日里的古怪精靈,多了份沉靜溫柔,或許幾歲的孩子這些詞有些過了,但鳳沐璃卻真切地感受到了。

「怎麼睡不著啊」鳳沐璃索性也不睡了,他想了解這個才認識的,有著許多謎團的女孩。「小璃子,我問你,這裡是哪裡,是什麼朝代啊?」舞依炫還是想確認一下,鳳沐璃小小驚訝一番后「這是勝古大陸,分成幾個大國以及幾個小國和一些部落。我們現在在錦國境內寧城,現在是祁安五年。」

「是嗎。」果然是一個未被記錄的朝代,長長的嘆息從她口中吐出「那,天下太平,亦或是暗流涌動,亦或是硝煙四起?」 美人蛇蠍 她不想穿越到一個亂世,至少現在短時間不會是的。

鳳沐璃對她的好奇心愈發濃厚了「目前一切安好。」是啊,只是目前,但位居高位的人永遠身處於硝煙中。

「是嗎?」那便好,給了她新生,那就讓她重新活一次吧。少了哪些原身舊時的經歷她可以活的自在一些,但那些給與她友情的人她不會忘記的,以及,那個如同父親般的人。是啊,有多久沒有去想起他了,那個把她從噩夢中叫醒的人,那個給了她生命的人,肖驍!大概有兩年沒有去想起來吧,在他從自己十八歲死後。今天格外想念這個肖爸爸!

舞依炫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沒發現鳳沐璃一直在看著她,她是哭了嗎?直到感到臉上有些涼涼的,舞依炫才用手摸了摸,也發現鳳沐璃在看著她,她卻回以微笑「我沒事,只是眼睛睜得酸了,眼淚不自覺流了下來。我要睡了,你也睡吧,不早了。」說完就閉上眼睛了,不給別人一絲提問的機會。鳳沐璃知道她不想說,只是挪挪了身體把這個「說謊」的小妹妹攬在懷裡,摸了摸她的頭髮「我會保護你的,跟我回家我會護著你的。」她不想說那他就不問,他還有許多機會去知道。他不想放開這個能夠給與他溫暖和放開心神的人,至少現在不會的。 窩在鳳沐璃懷中的舞依炫並未掙扎,因為有一瞬間他讓她覺得他是可以依靠的人,即使他只是個孩子。或許這是他們最大的相同了,不願錯過一絲能夠溫暖的他們的,但卻也怕接受,怕會很快失去,所以寧願自己取暖也不願接受短暫的溫暖。

夜啊,月光啊,悄悄地撒在相擁兩個孩子身邊,慰以心,暖以身。

隔天一大早

因為倆小屁孩大晚上不睡覺,說悄悄話,搞得他失眠了,故此唐希頂著一對國寶眼就這麼出現了。但出奇的是,倆小屁孩卻睡眠極好。「騷年,大白天就別出來嚇人啊」舞依炫睡醒后一抬眼嚇一跳,淡定的小璃子正揉了揉眼,聽到這話,也不淡定了,捂著嘴直笑。

清晨的陽光不錯,小鳥的樂聲也不錯,騷年的搶眼也是不錯,正太的顏值也是極好的,但,她不好。她現在還是只穿了一件小璃子的外套,自己內褲,其他就沒什麼了,即使她現在只是個奶娃,但思維上不能接受,她覺得現在就是裸著的一樣,奇怪的緊。「唐希,我要…」

「唐希,給小舞弄一件衣服吧」鳳沐璃看出她有些不自在。「衣服也只有城裡才有,我們進城吧,順便解決一下吃的吧。」唐希和他們一樣昨晚也沒吃什麼,正好去城裡通知一下其他人,還有就是去一下錢莊,這倆小祖宗把他都給榨乾了。

因為要進城,鳳沐璃和唐希倒是什麼都沒有要打包的,而舞依炫倒是有許多東西了。首先是她的旅行包,再者是從殺手啦里弄來滴幾百兩銀子啦,不要看是殺手不過還是蠻有錢的,她想這一定是帶的零用錢,早知道在他們死的時候問一下私房錢藏在哪了,哎。這幾百兩銀子倒是蠻多的而且又重啊,還有就是從唐希那裡禮貌拿來的銀兩,不過都是一個通病,那就是重。「唐希哥哥,你想當好人嗎?」

「我就是啊。」

「那你知道好人都是會幫助人的嗎?」

「當然啦,我可是一向助人為樂的,看看我不遠萬里的來救這個臭小子就知道了。」唐希搖扇著說。鳳沐璃從鼻孔里發出了「哼」的一聲。

「那你會幫我嗎?」賣萌就是王道,唐希頭如搗蒜。「你不能反悔的哦。」然後利索的把東西放到跟前,而且很貼心的把東西都整合到自己的行李包中,「哥哥,給你,幫我拿一下吧。我知道你樂於助人,你也答應了不會反悔哦。」這下好嘞,當了冤大頭,最重要的是人家字字在理,自己還蠻爽的,自己是好人嘛。可憐的騷年啊,殊不知好人卡這世界已經泛濫成災了。

說走就走,幾里的路,並不長,但也苦了幾人。且不說兩個小孩子,小短腿,就加上鳳沐璃有傷在身,而唐希又是充當了搬運工。這也花了大半個時辰才到集市。熱鬧的集市,小販的吆喝聲音,路人買賣的聲音,等等,都讓舞依炫稀奇不已,古代的集市原來是這樣的。趕上了穿越大軍,也蠻好玩的。就這樣摸摸這個,瞧瞧那個,小舞子的眼睛那叫一個亮。這讓人不僅認識到一個事實:女人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不會忘記購物這個愛好。身後的一大一小也是傻了眼。鳳沐璃不禁捂臉,這還是那個傷感滿腹的人嗎?

在購物方面,小舞子還是有點人性的,沒有讓別人付錢,掏了自己的兜。兩串糖葫蘆,「來,小璃子,給你吃。」她好吧。

鳳沐璃接了過去,小舞子還是有良心的,這東西他還沒吃過,舔一口,甜甜的,咬一口,酸酸的,還不錯。唐希騷年就不高興了「為什麼我沒有。」差別待遇啊,用他的錢,付別人的帳,還外帶做苦力,嗚嗚嗚,娘親,他被欺負了。小璃子就在這兒得意的笑了,但只是腹部笑笑,小舞子對他還是蠻好的。小小年紀就以腹黑為主業的鳳沐璃在任何方面都是要表現一下滴,來唐希,他吃他看,讓他望梅止渴一下,他是蠻善解人意滴嘛。

「你都叫糖稀了,還要吃糖稀啊,我是為了不讓你蛀牙。」看她也蠻善解人意啊,咦,她為什麼要說「也」啊。其實她也覺得騷包騷年應該不會喜歡吃這個的,所以就買了兩個人的,沒成想他也是小孩心性。唉,真讓她老人家操心啊。「來,為了表示歉意我的給你吃。」十三四歲的騷年也是冷落不得的。 她還真是,真是善良啊「不用了,謝謝,你吃吧。」看著晶瑩剔透的口水掛在那晶瑩剔透的冰糖葫蘆上,咕嚕,一口口水吞下,這不是想吃的口水。「現在我要去租賃馬車了,你們倆個能照顧自己吧,先去一家客棧哪吧,你們倆先呆在哪兒,要吃什麼就自己點吧。乖乖聽話啊,別給我亂跑。我一會就會回來。」對這兩個小鬼,唐希還是放心的,至少壞人見了是要繞道的。因為且不說鳳沐璃這個小狐狸,就舞依炫這個小不點就給別人受得了,一想到數名彪形大漢被整的淚流滿面,錢財盡空,唐希的黑線與下劃線就不停的來。安頓好他們在客棧,便徑自走向錢莊。

天氣還是蠻熱的,小朋友們就要了一些清淡的食物當做早餐,不過量還是蠻大的,小舞子把能點的都點了一遍,小璃子因為傷口要忌口,在一邊吃粥一邊看著對面的小不點的肚皮一點一點漲起來。客棧來來往往的人也是不少的,往來的人有不少都會往小璃子這邊看幾眼,一則是兩個小孩很漂亮,二則是小女孩太能吃了。一籠小籠包,一籠生煎,一籠蒸糕點,一碗稀飯,兩根油條諸如此類。而眾人則是暗道:這小孩不好養。

沒多會,有一賊眉鼠眼,卻膀大腰圓的傢伙過來了,大約是長相外形不大好大多數人都避著他,這傢伙也看到了兩個小傢伙,小眼閃起了不該有的亮光。真是長得好,能賣個好價錢呀。「這王麻子怎麼又來晃蕩了。「可不是嗎,做了那麼多壞事還不進監獄,作孽呀。」「喲,你還不知道呢,聽說他上面有人罩著,所以才相安無事。」「怪不得,咱們寧城怎麼就出了這麼個毒瘤啊。」「可不就是說嗎,唉!」路人甲乙丙丁正進行激烈的八卦中。

一旁的小璃子是聽到了,倒也不在意,而吃貨舞依炫耳朵早已關閉了,一旁的狂吃不止,好吃,吃…中。這時候王麻子就湊了過來,「看到沒,他朝倆孩子過去了。」「還真是的,誰家孩子,怎麼也沒人看著呀。」「多漂亮的孩子呀,怕是難逃一劫了。」「都別說了,別讓人聽見。」路人們再一次的討論。可是寧願說著別人的悲慘,也不願伸出手拉別人一把,這就是世人。

「小朋友,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啊,這是你妹妹嗎。」王麻子坐到小璃子身旁,小璃子很自覺地皺起秀氣的眉毛,對陌生人小璃子一貫是厭惡的,自覺地往旁邊挪了挪。王麻子又湊到小舞子的身邊,同小璃子一樣,整張臉充滿嫌棄,對於這種把壞念頭寫在臉上的人,好臉色完全就是浪費。「小朋友,叔叔,沒地方坐了。和你們合做一下吧。」用這通知的口吻更是討厭啊。一張老臉還這麼膩歪他們。

「小璃子,你吃好了嗎?我不想吃了。」舞依炫望著鳳沐璃,想必他也知道了。「沒有,不過也沒胃口了。」下藥的技術真是有夠爛的。「你們不吃了,還有很多的,浪費糧食是不好的。」王麻子看到他們起身要走,慌了。「叔叔,就當是我們送給你吃了,別浪費。」小璃子拉著小舞子離開桌子。「叔叔吃過了,就不用了,叔叔看你們這麼可愛,想和你們多聊一聊,邊吃叔叔再給你們點一些別的東西。」

「小璃哥哥,我剛才吃多了,想如廁。」這人怎麼這麼煩啊,不想惹事,麻煩偏偏惹上門。小璃子聽到那聲小璃哥哥頓時心花怒放,不過表面還是鎮定的,安撫小舞子「好的,哥哥帶你去。」煩人的傢伙有點眼力見,好不。兩個人走出客棧,不過王麻子還是跟了出去,可是還有一抹青衣也跟了去。

「那個人還在。」舞依炫小聲地嘀咕,「放心吧。」小璃子從腰間拿出之前舞依炫給的電擊棒,兩人相視一笑,嘿嘿嘿,這下有好戲看了。小璃子也是躍躍欲試的,這玩意還沒用過呢,上次舞依炫說的挺玄乎的,可惜唐希來了,沒機會用用。兩個人故意走到客棧後面的小衚衕里,而王麻子還以為是因為他們真的要如廁,才找一個沒人的地方,暗自高興,這樣下手就更方便了,這麼漂亮,賣掉一定值不少錢,那些個有特殊癖好的大戶人家怕是會搶著吧,他得把價錢抬高,小算盤打得可響了。「小朋友,別走了,快到叔叔這裡來,你看那邊是死胡同,叔叔帶你們去別處如廁。」王麻子一步一步的靠近,口水就差沒落地,在距離幾寸的時候,只聽到,啊….以及咚…還有茲…聲音,對了還有「哈哈哈哈」,「笑死寶寶了」,哦,還有「天哪…」這一聲男子的驚嘆。 青衣男子眨巴眨巴眼,這是發生了什麼嗎,為什麼兩個天使般的小孩子變成了小惡魔,為什麼那個塊大膘肥的敗類像死屍一樣躺在地上,為什麼他會抖個不停。他只是因為看到這個敗類下藥,如此下三濫,把葯這般用法,他是學醫的,對用藥不用在正途很是反感再加上對兩個小孩子出手更是可惡了。故此尾隨他們過來。「這位帥哥,有事嗎?」舞依炫看夠熱鬧了,地上的那位早已經倒地不起了,一早發現那位清秀男子,只是發現沒惡意也沒出聲音,現在熱鬧也看夠了,該問問了。

突然被點名,驚了青衣男子「沒…沒事。」

小璃子此時無語了,他們倆有那麼嚇人嗎,「小舞,這位,應該是看我們有危險,過來幫我們的,沒惡意的,沒猜錯的話是位大夫。」小璃子一語道破,倒是讓青衣男子對這麼小的孩子刮目相看了,能看出他是大夫。「別多想,只是在客棧我發現你看到那個人下藥,但一直盯著葯的時間,還有你的身上有股藥草味,看你不是常年服藥的人,那便是常年與藥材接觸的人,想想也是大夫之類學醫的人吧,更何況這是寧城,寧城玉家是醫藥世家,看你穿著不俗,對此等惡霸一方的人不是人人都能得罪的,你會出手,想必你也是不懼怕他的,在寧城最有聲望和地位的只有玉家,你想必也是玉家的人吧。」小璃子還是好心的為他解答。舞依炫她的耳朵都直了,這小屁孩這麼牛掰啊,哇哦!

至於青衣男子玉無雙,聽得一愣一愣的,對小璃子更加佩服了,嘴巴都合不上了。這可讓舞依炫笑到了,這小子挺可愛的,完全一小白兔啊。「你叫什麼名字啊」

「要叫哥哥,我叫玉無雙,叫無雙哥哥。」玉無雙先板著臉說了前半句,有笑靨如花的說了後半句。沒錯這小帥哥是個表情包。

「我叫小舞,他叫小璃。」舞依炫知道小璃子肯定不會說的,索性自己幫他說了。「你們倆把那傢伙怎麼了,剛剛抖得那麼厲害,是給他吃了什麼葯嗎。」說道葯,玉無雙可是來勁,對於行醫他更喜歡製藥,不同的葯制出不同的藥效,真讓人慾罷不能啊。

「哦,那倒沒有。沒什麼大不了的。」小璃子搶先說了,舞依炫的東西越少人知道越好。「怎麼,你有什麼好東西給他?。」舞依炫問他。這下玉無雙的眼睛刷的放光了「嘿嘿,當然有了。」一臉的自信,「這顆藥丸是我最近剛剛制出來的,還沒試驗過,先下有著落了,嘿嘿。」愣是奸人的嘿嘿卻被他嘿嘿成傻白甜的感覺。倆熊孩子吐出一字兒「傻」。仁兄,別介意啊,首先撬開嘴巴,再來拿出藥丸,然後塞進去,最後合上嘴巴,下巴一送,阿彌陀佛,多謝施主捨身。大功告成,連禱告也做了,他只是好人啊。「來,見證癥狀的時刻到了。」玉無雙招熊孩子過來。大哥,你腫么劉謙上身啊,也沒托呀。

回頭看看那個渣男,喲,開始冒煙了,喲,開始…怎麼沒了,「好戲還沒開始呢,需要一點點時間。」沒錯,是需要時間的,蟲蟲爬過來是需要時間的,不同的蟲蟲是不同的時間,一點一點的爬到那個渣男身上,比如耳朵,嘴巴,鼻子,甚至眼睛里也爬滿了螞蟻之類的小蟲蟲,好想吐啊,「別看」一隻小手捂住舞依炫的眼睛,不對啊,這句話不是自己說的嗎,還有…小璃子把手放在舞依炫的眼前,沒想到她也放在自己眼前了,小嘴巴勾了勾。太噁心了,「小璃子我們走吧,小心肝受不了了。」拉著鳳沐璃就往客棧方向走,唐希快回到客棧了吧。玉無雙還沉浸在試驗成功的愉悅中,看到兩個人要走了,也跟上去「看來我的葯成功了。你們要回去了嗎?今天蠻開心的,你們兩個幫了我大忙,我請你們吃東西吧,不過看你們剛剛好像吃過了,所以你們提一個要求吧。」

「這位哥哥,你好變態哦。」看得出他好高興,舞依炫也是夠了。「放心啦,他不會死的,只是被蟲蟲們從頭到尾『清洗』一遍而已。」玉無雙擺擺手,倫家可是不會那麼血腥的。倆小孩子又被雷到了,哥哥,咱們當做不認識吧,掰掰。「跑什麼,別跑,你們還沒提要求呢。」怎麼倆小孩子明明是小短腿怎麼跑這麼快啊。

回到客棧,「小璃子,那人真是變態。」

「小舞,那人蠻好玩的。」

OMG,她是不是耳朵有問題,她剛剛只是眼睛被雷到而已的,怎麼…「嘖嘖嘖,小璃子,沒看出來啊。」 哎呦喂,又一個小變態。

那邊唐希,租好了馬車,又很是貼心的為倆人買了些衣服,也買了乾糧,這趕路估計也是不少天的,為安全著想,馬夫也是雇不得的,一路上這麻煩怕是會不少吧。長吁一口,唉…大包小包的往回走,這造的什麼孽啊,唐希算是看出來了,以後出來就得帶個人。

一抹紅衣,那身紅妝,紅的滴血,張揚耀眼,如紅玫瑰,美麗卻是帶刺的…美人如斯。

唐希從不為美色所惑,何況美人的芳容還未聞及,可此時他確失了神,紅妝女子早已拂袖而去。那個洒脫出塵的女子早已去了,何況她最不愛侍紅衣了,他是瘋了才會把那紅衣女子看作她,呵,是太陽太大了,他有些暈眩了,是啦,他有些暈眩了。那副悲傷憂鬱的臉果然是不適合他的。

到客棧了,卻不見倆孩子,提著堆東西到櫃檯前,「掌柜的,有看到兩個小孩嗎,就前不久,長得很漂亮的,一個三歲,一個五歲左右,可否看到。」話正說著,吵吵嚷嚷的聲音就在客棧門口迎面撲來。

「你們兩個走那麼快乾嘛,你們倆想要什麼可以和哥哥說哦,我跟不上了」不知道是怎麼說玉無雙了。舞依炫是見過為了不想送禮而裝病的人,就沒見過送禮追上門的人,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啊。「你好煩啊。」雖然她是喜歡禮物沒錯,可是變態的禮物還是不要了。小璃子也被吵到了,臉黑的不行。唐希向他們招手「這裡。」

「唐希,把這傢伙嘴巴封起來。」小璃子手指了指身後的麻煩精。舞依炫也贊同的小雞啄米狀。又是那個傢伙惹到他們了,往他們時候一瞄,咦,怎麼這傢伙在這「你怎麼在這。」

「呀,是唐希啊,好久不見了,尊駕的那裡應該痊癒了吧。」玉無雙很自然的打了招呼,又很自然的往唐希後方望去,是滴,是騷年唐希的後庭。

該死的玉無雙,一見面就說這句話,最可惡的是他還能那麼自然無害的說出來,明明沒有任何惡意但是老是說出讓人火大的話。但是也不能夠怪玉無雙他的第一個醫治的人就是唐希了,偏偏當時唐希傷的是屁股,第一個病人和他的病症是一定會記住的,所以玉無雙一見到唐希例行公事一般的問候一下。「你給我閉嘴,你怎麼在這裡。現在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在深山老林里瞎晃悠嗎?」這個傢伙再不阻止就全部說出來了,不過這傢伙可是很少在寧城的,儘管他家就在寧城,因為這傢伙為找藥材什麼地方都敢去的,所以別看他這副柔弱書生的模樣,受的傷比那些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多得多。所以奇怪他怎麼在這,難道是…

「我其實從黑林那邊回來沒多久,找到好藥材了,所以就回來製藥。這次的藥效果還是蠻好玩的。」玉無雙扯個大大的笑容,右手撓了撓頭,一副憨厚的模樣。唐希暗道果然,不過這傢伙連黑林都敢去,真是不要命了,這次制的葯怕也不是什麼好玩意吧。「那就這樣吧,我們現在要趕去京都了,再會。」

「唐希你認識這兩個孩子啊,我還欠他們人情呢。」指了指倆熊孩子。舞依炫和鳳沐璃無語對視了一番,他們倆真真沒被欠人情好嗎。「我一定要還的。」那信誓旦旦的樣子還真是:sa。「沒被猜錯的話,那一定和你的葯有關,你不會…讓他們幫你試藥了吧。」一副不可思議出現在騷年唐希的臉上,哇,有日子沒見,這貨連孩子都不放過了。因為深知被試藥的痛,有好長一段時間他都是實驗小白鼠的說。喪盡天良,天怒人怨,慘無人道啊!

「怎麼可能,是別人,不過他們有幫忙。」玉無雙擺了擺手,還是一副笑嘻嘻的,唐希莫名的感到一陣寒意。

「唐希,都辦好了嗎?」鳳沐璃讓話題回到正軌。「都好了,馬車在外面了,我們走吧。」一行人無視掉玉無雙,走掉了。「哎,我說,你們要去京都嗎」玉無雙又跟了上去。「是啦,要幹嘛。」唐希問道,「我也想去,好久沒去了,想來京都的巫山那地的草藥應該長的差不多了,我要去看看。」說著玉無雙一腳蹬上了馬車,十幾歲的身子就是好,毫不費力。舞依炫和鳳沐璃再次對視,這個哥哥還真是厚臉皮啊。長嘆一口氣的當然是騷年唐希了,蹬那麼快。 唉,一路上不會無聊了。

「哇,唐希,蠻會享受的嘛。」玉無雙撩開帘子鑽了進去,馬車內的裝飾和軟墊一看便是上等物,點心也有,大概是居家的東西都有了吧。小孩子也都進去了,唐希作馬夫。一行人也就離開了寧城。可旅程才剛剛開始啊。

古代的風景就是好,沒污染,全天然,哎呀,完全是在假期,艾亞谷,享受啊。可是要沒有旁邊的三個小屁孩就完美了。「唐希,我在這邊找到了忘憂草啊,怪不得,我家要在寧城住下,這周邊的草藥就是多啊。」先下正中途休息,玉無雙就撒丫子的埋頭在草叢中,無論什麼都比不了他對草藥的狂熱。舞依炫也下了車,拿著設備,在拍下美麗的風景,這些美麗的自然不用任何技術上的修改修飾,玩得不亦樂乎。小正太鳳沐璃看著穿上羅裙的舞依炫,還不錯嘛。不過這手裡面的黑色的像磚頭的是?呀呼,舞依炫看到鏡頭裡小正太望了過來,按下快門,又一張好照片。唐希也好奇這是什麼東西「小舞,你拿的是什麼,我怎麼沒見過。」怎麼著他也算見過不少奇珍異寶,看這個,倒是從未見過。「這是我傳家寶,先別問了,拍張照紀念一下。」舞依炫招攬三個傢伙過來,背景有山有水,有藍天有白雲,有日光有微風,何樂而不為?先給他們一人拍一張,在三人一起「那邊上的,pose擺好了,那誰,你給我把手放好了,中間的別晃悠。都別動,就快好了。」是啊,都半個時辰了,他們被擺弄半個時辰了,還沒好。

嗚嗚嗚嗚,這個小魔鬼,三個人不容易的一致了心意。

小鬧劇過後,大家又上路了。很快的到了下一個城池的郊外,不過因為要趕路也就不進去了,況且有貼心騷年唐希,乾糧神馬的足足的。很快的也就入夜了。就像古代劇常有的,生起了火堆,因為有馬車睡的地方就不會簡陋了。樹枝多多,野味也多,因為舞依炫想吃肉,便去打了只兔子。乾糧要吃長時間的,這地方也木有二十四小時店的,方圓百里有幾戶人家就不錯了,乾糧必須得是長時間保存的,可想而知是饅頭燒餅一些的。乾糧神馬的果然不適合她,人生啊,還是要吃肉的!這隻兔子真是不好抓,廢了她一番功夫呢。可是,要怎麼弄啊?她只會吃的說,要是雞的話,拔毛,再套內臟也是可以,可這是兔子啊,剝皮這種事,人家做不來啊,求放過。

架起了自己做的簡陋烤架,兔子也被她弄死了,不吃的話浪費食物,吃的話又不知道怎麼弄,唉!一旁的三個男生啃著乾糧,要省著點吃,到達下一個城再補充彈藥。舞依炫和他們說去草叢方便,結果抓個兔子回來。舞依炫完全可以讓他們去抓,但已經占別人很多便宜,讓他們去實在不好意思的說。「那邊三個,誰會吃兔子,處理一下兔子啊。」三個男的快步過來,原來小舞是要吃這隻兔子啊,看她擺弄了半天,以為是玩呢,好了,有口福了。要是舞依炫知道准得鼻孔朝著他們了:誰會玩「死兔子」啊!

但,事實是並沒有什麼卵用啊,鳳沐璃一旁冷靜耍帥,唐希舉著兔子,玉無雙用樹枝戳個不停,也難怪這三個也算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孩子,就算是最大的玉無雙也只比唐希大兩歲,更何況還「心智不全」,怎麼會指望他們啊,太sa太天真。

「動手。」刷的,出現數十個黑衣人,看樣子是和上一波同一組織的。

「害我等這麼長時間。」唐希顯然早就知道了,兔子是無福消受了。

「上啊,唐希。」拉拉隊隊長玉無雙上場,「呦吼,加油,加油…」圍觀群眾倒是黑線一地,舞依炫覺得他還差小短裙和彩帶,呵呵!其實大家都有自保能力的,鑒於唐希這個重量級不用太浪費了,只好讓他一個人上了。瞧,這不搞定了!「不愧是皇家護衛,難怪你兄長們也不是你對手了。」玉無雙拍著馬屁。舞依炫倒是驚訝不少,唐希是皇家的護衛,那麼鳳沐璃的身份難道是皇子?一定是了,難怪唐希武功這麼好的,那般高傲的人也會在他身邊,難怪會有人一而再的要他的命,他的身份是關鍵啊。那他們不告訴她是不信任她,還是自己多心,他們只是覺得她是小孩子,告不告訴都沒差的。 媽呀,速度啊,這殺得太快了吧,好歹留下一個活口幫咱們剝個兔子啊!不過話說回來,他們連問都不問就全部滅口,看來他們都知道兇手是誰了。彼時,鳳沐璃看了一眼唐希,便快速地把目光放到殺手身上,是天幕閣的殺手,看樣子那深宮之中的人花了不少錢吧。天幕閣是江湖上為數不多的殺手組織,很多人為其辦事,但因其傭金昂貴讓不少人望而卻步,可是因為想要奪其性命之人的難度大,身份高,不然也不會出價高,所以達官貴人是這裡常客,身價不菲自然要價不低。可謂官宦世家,皇宮貴族哪一出不是深池渾水,骯髒污穢。

「沐璃,我們必須快點回去了。」唐希望著大片的屍體,只是個五歲的孩子啊,便要如此大費周章要其性命嗎,皇家啊…

「回去了,就能安然無恙了嗎?」鳳沐璃那張白凈的小臉布滿失望和不屑以及恨意。舞依炫不知道他到底經歷了什麼,但讓五歲的孩子露出這般的表情,說出那般的話,怕也是終生不會忘記的事情。舞依炫很是貼心的抱住他,撫摸著他的頭髮。每次她難過肖驍爸爸都會這麼做,因為難過時,再多的言語有時抵不過一個輕微的擁抱,一個會心的微笑,一個證明有他人在身旁的行為,就好。

鳳沐璃埋在舞依炫的擁抱中,擁緊了這個懷抱,亦是無言。唐希也退到一旁大樹下靠著,而只有玉無雙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曉得為什麼氣氛突然不對勁,也只好識趣的閉口不言。

回程的速度加快了,而越是接近京都越是危險。

皇宮

朱紅的高牆瓦壁,閃過一道人影,直直的越向那前面的宮殿,椒房殿。雖是夜,但宮殿內依舊紅燭照人,四方的夜明珠也是灼灼生耀,使得殿中的金器打造之物更加明目,進入殿中,正中的青銅鼎上方環繞著裊裊青煙,女子素愛熏香,但此屋的主人焚燒的熏香過於濃烈,彷彿是為驅散些什麼…

「來了,看情形,又是辦砸了。」榻上女子雖畫著精緻的妝容,卻也掩蓋不了歲月的無情,望著面前的棋盤,執白子在蔥白的指尖,思考著下一步,可對面…空無一人。

「皇後娘娘,屬下辦事不利,還請責罰。」黑衣男子跪守在殿下。「責罰,確實該責罰」皇後葉芙手中的白子已然落下,「殺一個五歲稚童大費周章,至今無果,堂堂天幕閣也失手了。你說本宮該拿你怎麼辦。」女子天生一副江南女子的溫柔細語,任誰聽了也是耳軟身酥,可此般跪下男子已然俯身而地,「娘娘贖罪,娘娘贖罪…」「怎麼,剛剛不是還請求降罪的嗎」葉芙也無心下棋了,花了大價錢去請天幕閣殺手去殺那個小雜種,現在錢賠了,人也沒死,真是一群沒用的東西。「娘娘,皇子身邊有高手,唐家唐希。」黑衣男子依然發抖,他主子雖為女人,可最毒婦人心啊,能做到皇后這個位置又豈會是一般人,何況這位娘娘的狠勁私下也是出了名的,為保小命,唐家也得供出,「娘娘,之前派出去的殺手也是並非頂級的,都不會是唐希的對手的,不過還好現在小皇子身邊只有一人護著,不如再請天幕閣出手。」黑衣男子雙眼一會看地一會看上面,生怕一個不小心啊。

葉芙思量了一會「唐希,唐家九公子啊」怎麼唐家的人也在,「就按你說的辦,只要把鳳沐璃那個小雜種殺了,不論什麼代價都好。」區區唐希罷了,少一個人而已,他唐家不會在意,更何況怎麼也不會猜到她身上。「出高價,讓最好的殺手去解決,若是再出錯,你自行了斷吧。」面容姣好的臉硬生生的扭曲了。「是,娘娘,屬下這就去。」黑影往宮外走去。女子閉目於小榻上,雪白的狐皮掉落了幾塊丹寇,極為顯眼。

盛夏的夜,也有幾縷清風拂過,可吹不散滿室的熏香,也吹不盡滿心的寂寥… 御書房

明黃色衣著的男子,正端坐於御案前,執筆有力,男子已有三十餘歲,但依舊稜角分明,丰神俊朗,下巴上的鬍渣更添男人味。批閱奏摺之人正是錦皇鳳陽。盛夏之際,清風拂過,茉莉花也盛開了,茉莉清香不禁讓錦皇晃了神。茉莉又開了,五年了,自他種下茉莉在殿外,已有五年了,時間真是讓人措手不及!其實茉莉花不僅僅在御書房前種下,在錦皇的無極殿,他的寢殿前亦是茉莉花花海。風過留香,錦皇手中的筆再次揮毫起來。慢著,錦皇手中的筆又停了下來,「該回來了吧,快了吧。」頓了頓又提筆而起,繼續批奏摺。

幾天以後離京都百里之外

「唐希,我們真的要進城了嗎?」二傻玉無雙一臉激動,「要進城裡了嘍,是青城,對吧。」小舞覺得這貨就是一「劉姥姥進大觀園」啊,其實嘞她也是小激動了一把,這幾天倒是沒殺手過來可是都一直很小心地走在較為隱蔽的小路,還好也算是抄了近路,到城裡也快了。可是一直吃乾糧,沒怎麼好好地洗澡,心情很是不美麗。這下好了,能去城裡了,姐姐她要揮霍一把。她有時候啊就像個守財奴,有時候又像個敗家子,可只在吃的方面。所以小百合和她出門逛街是先把人帶走,再來就是買個吃的封嘴,最後就是買身衣服給舞依炫,頭髮弄弄,然後逛街。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你會在街上看到一美女挽著頂著一雞窩頭,穿著一大減價買的蠟筆小新睡衣裙(可外穿的),踢著海綿寶寶拖鞋,啃著冰淇淋的瘋妹子。日子一長,小百合是這麼做的,因為衣服早就買夠了,從外面買個吃的到她家,然後到她家給她整整,然後拖著她,任小百合處置了。有閨蜜就是這麼任性!

話說她這次為什麼會要放肆地揮霍一下呢,由於她在上次遇殺手后,鑒於第一次在破廟的經歷,果斷的在唐希秒殺殺手后,還是自覺地去搜刮錢袋,念念有詞對大家說「他們反正都是死了,錢財乃身外之物,我幫他們把這些錢花掉也算是為他們積福了,是不,殺那麼多人了,我把錢花掉就相當於是捐款了,對不,嘿嘿,錢還是多多的。」舞依炫一邊說教一邊斂財一邊發笑,,還不時的搖搖錢袋,叮叮叮的好好聽哦,整的當時三人直冒冷汗,在死人堆中斂財,這孩子過於強大,恕他們跟不上腳步。

「走走走走走,我們小手拉小手,走走走走走,一同去郊遊…」小舞子高興了,就要嚎兩嗓子。小璃子又要不純潔了,這不,想入非非了。話說這歌好怪,小手拉小手,他和她嗎,拉起來應該蠻軟的,嘿嘿。記得上次在破廟就拉拉手了,還是她主動拉的,還有他們還抱抱了,矮油,不能再想了,一不小心的臉又紅了,一不小心又和小舞子對視了,「哎呦喂,我說小璃子,你這是腫么了,發燒了?」說著,小手就摸上了小璃子的額頭,又摸摸自己的,沒燒啊,是這馬車太悶了嗎?

她怎麼還摸上了,小臉不行了,小心臟不行了,「敵人」靠太近了,要爆炸了,「我是有點熱,沒發燒,夏天嗎,我最怕熱了,呵呵呵。」慢慢地推開小舞,在故意把頭放到車窗外,手扇扇自己,呼,還好,冷靜下來,可惜小臉還是小蘋果似的。舞依炫看著他,真是可愛!

「發燒了,我來看看。」玉無雙想抓鳳沐璃的手,可是這孩子一點也不可愛,立刻抽回手還瞪他,大有一副敢碰他玉無雙就死定了,哼,不給你看了,求他都不行了。朝著鳳沐璃,玉無雙鼻孔狠狠地發泄了一番,吐露一下「哼」。小舞最乖了,玉無雙捏了捏小舞的臉頰,看吧,小舞最可愛了,小臉頰真軟啊,心情好了。咦,為什麼這小鬼瞪得他更凶了,為什麼,玉無雙撓撓頭,啊,一定是看他不理他了,嘿嘿,急了吧,哥哥他還是不理你,讓你小子再裝,哼~~,白凈的脖子仰的高高的。

鳳沐璃最不喜別人碰他,尤其是不熟的人。而小舞子揉了揉臉頰,頂著哀怨的眼神望著玉無雙的後背,這廝感情被小璃子傷了心就到她這裡找安慰,捏她臉頰,徵求同意了嗎,很痛誒,下次再這樣,就給她繳費。不過很可惜玉無雙沒看見這一切,還以為舞依炫一點也不嫌棄他的說,還在高興呢。

片刻之下,唐希『吁』了聲,這幾位一路上鬧死了,「到了,都下來吧。」之前在上一個城沒有停留,食物也快吃完了,再說這幾個傢伙一路的勞途奔波,先下也是待不住了吧。 「人家不依啦,我也要吃。」他拿的東西最多,可是什麼也沒吃到,不依啦,「你個小沒良心的,你看我兩個手都是拎著你的東西,滿大街跑,快,給你表現機會,給無雙哥哥吃一塊糕點,啊…」玉無雙先是抖了抖雙手,肉麻兮兮地張了嘴巴。

真是小孩子啊,舞依炫搖了搖頭,看他這麼辛苦,好吧,捻了一塊桂花酥餵給他,小璃子瞥了一眼,真是小孩子!(這句話說得好像小璃子不是小孩紙,哎)

「恩,好吃,好吃,終於不是饅頭了。」玉無雙真是小孩子心性,太容易滿足了,還吧唧吧唧嘴呢,又笑嘻嘻地了。

「走吧,去買唐希的艾葉糕。玉無雙你喜歡吃什麼啊?」舞依炫又問了玉無雙,沒等玉無雙開口,「你應該不挑食的,什麼都喜歡的。」玉無雙還在回味不是饅頭,也沒聽到,舞依炫拉著小璃子就走向前面的糕點店。這家店面看起來蠻精緻的,應該有不少好吃的。

鳳沐璃跟著舞依炫進去店裡,又陰沉著臉了,怎麼都不問問他喜歡吃什麼,怎麼說也是先認識的,哼,這麼厚此薄彼。

「玉無雙,你喜歡吃蓮蓉餅啊。」舞依炫看到玉無雙這張臉都貼到蓮蓉餅上了,「嗯嗯。」小狗似的點點頭,「那就買這個給你。擦擦你的口水,我會買的。」舞依炫失笑。「你先裝好,吃多少拿多少。」玉無雙現在越來越覺得這個小不點女孩太能幹了。他已經已經抓起一塊在吃了,老闆過來了「咳咳」「放心,會付錢的。」小女娃搖了搖錢袋。老闆就迷糊了,這女娃不過三四歲吧,那邊吃東西的有十幾歲了吧,怎麼覺得三四歲的跟他娘似的,呵呵。

「你怎麼不問我喜歡吃什麼?」憋屈的小臉突然出現,嚇了小舞一跳,小璃子眨巴眨巴眼,萌呆了。「我只是想等一會問你的。」小舞拍了拍胸口,定一下驚。

「真的嗎,我可不是小孩子,你別想糊弄我。」小璃子小手環抱於胸,一副大有你騙不到我的樣子。

「太萌了,你怎麼這麼萌啊。」不知道是不是被傳染了,不自覺的就捏了小璃子的小鼻子,蠻舒服的,怪不得玉無雙老是喜歡捏她的鼻子了,不過小正太,哦不,小萌太了,太可愛了。可怕的還是小璃子並未生氣。「好了,我真的是想待會問你的,當你看到你喜歡的東西,你眼睛會發光的時候,你不用說我也會買下給你的。不過到現在為止好像我們看的東西你好像都不喜歡的樣子。」其實是舞依炫發現這小子太難搞了,什麼都不大提得起興趣,上哪找玉無雙那種看到嘛就跟看到天堂一樣。

「好吧,這裡的確沒我想吃的東西。」小璃子點點頭肯定一下她的眼力。小舞子搖搖頭肯定一下她自己的眼力,就說他難搞吧!「那我吃什麼你就吃什麼吧。」

「啊哈,找到艾葉糕了,lucky。老闆我要這個。全部。」有錢任性一回。

「艾葉糕,有小姐訂了,全部。她的錢也已經付了,要不你要點別的吧,我們還有黃金酥,桃花糕,杏仁酥,都好吃的。我們是老字號了,每天就做那麼一些,所以要的話趕緊下手。」老闆熱心推薦,不過老闆你確定你不是在導購頻道的?

「我們只想要艾葉糕,老闆你還有存貨嗎或者先做也行。」怎麼著也得給唐希買到,畢竟一路上這麼照顧她。

「這恐怕不行,做糕點很麻煩,而且只有經驗老道的師傅才能做出好的糕點,而師傅又少,那麼每天也只能做一些,大家也知道糕點並不這麼好保存的。所以沒存貨的,而我們的師傅要在當天就為明天做的糕點做準備,所以你想先做恐怕也不行了。不好意思。客官。」老闆又很人心地解說了半天,總之就是不行嘍。

「老闆,那那位小姐什麼時候來啊,我和她協商一下吧。」這招不行找下一招嘍。

「那也好,你們自己商量一下。不過看時間那位小姐就快來了,她每天都會來買我們雨軒齋的艾葉糕,今天是有些晚。如果不介意你就等一下,再看看有什麼好吃的吧。其實艾葉糕味道淡,不甜的,裡面也是沒什麼餡料的,買的人倒是極少的,那位小姐到我們店每次卻都只買這一種,沒想到你們也和她口味一樣。」老闆再次解釋,但句句離不開推銷啊。

「只好這樣了。」舞依炫希望哪位姑涼趕緊來。玉無雙也裝好吃的東西了,那舞依炫也要買一些。看看還有啥好吃的,和小璃子聞聞看看,在偷偷嘗一嘗,買了用花作餡料的糕點,很是精緻,這家店真是不錯。

這時候有一個拿著糖葫蘆的小孩子進來,和店小二說了幾句話就跑開了,然後店小二就與老闆附耳了幾句,老闆點了下頭,示意小二去忙吧。「小客官,剛才那位小姐派人來說,她臨時有事,糕點就不要了,如果有客人要艾葉糕的話就當是她送給他們了,當是有緣了。所以現在艾葉糕給你們了,我讓人那東西包起來。失陪。」

「有人白送啊,怎麼我吃的糕點沒人白送。」咬著蓮蓉餅的玉無雙湊了過來,恩,蓮蓉餅真好吃,這個餡料真是沒的說,他吃吃吃。

「幸運。」不花錢,怎麼樣舞依炫都高興。而一旁的鳳沐璃就不怎麼開心了,他們剛說要,這邊就傳信說不要了送給他們。鳳沐璃向店面門口望去,一位蒙面紅衣女子站在那裡,似乎注意到了鳳沐璃的目光在看她,拂袖轉身就走。鳳沐璃再看一眼,女子也已消失在人海。那是,那是,不不不,不會的,他一定看錯了。

人群中,彷彿有人回眸,回眸尋找,尋找一個人,一個此生不復相見的人… 鳳沐璃轉身「都買好了吧,我有些餓了,唐希還等著我們吃東西呢。」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