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秦公子只需要朝著深林裡面進入百公里便可以進入到天風深林內圍了,進入到內圍遇見妖獸只有兩個選擇才能夠平安,第一便是殺死妖獸,第二個便是全力逃跑離開內圍,只要出了內圍妖獸便不會追出來了」龍江給秦昊說了一些東西。

「好,我先走了」秦昊感激的點了點頭然後帶了一些東西快速的離開了這裡準備前去內圍了,龍江寫好了書信用最最快的速度送去了王都。

秦昊來到了天風深林,內心之中一直有一道聲音,必須找到妖獸,然後才能夠打開一道門。

這道聲音不斷的在秦昊的內心響起,所以秦昊才去詢問龍江得到了內圍的信息,因為這道聲音,秦昊毫不猶豫的踏入到了那個被龍江這些人稱為噩夢的地方。 安玉瑩越想解釋清楚,越是著急,見羅陽露出對人畜無害的微笑,她就知他心裡想什麼。

她一急,便晃起嬌軀來,溫軟的身子在那兒動來動去,特別的使人舒服。

當她咬著他的耳朵輕語時,嬌音與熱氣一直撩到他的腳底,他只有緊緊摟住她,很想跟她分享那份特別的興奮。

「牛仔……」她輕呼道。

「安姐,我相信是你純潔的。」他笑道。

「人家不理你了呢。還笑人家呢。」她嘟著紅唇,岔開話題,「我跟我媽聊過你了呢,想知道我媽怎麼說么?」

「怎麼說?」羅陽也想知道。

「她說由我選擇呢。」

回憶起這事,她嘴角溢出甜甜的笑意,仰臉脈脈溫情地凝視著他。

她允許他摟著她,便已表明一切。

羅陽在她飽滿明潔的額頭輕輕地吻了吻,說道:「我的安姐。」

當他這麼一稱呼,她俏臉洋溢出濃濃的幸福。

「那你什麼時候到我家去坐坐呢?買點禮物給我爸媽。」安玉瑩柔聲問道。

平時,羅陽會去她家。何況,他還要給林家蘭治病。

彼此本來就相熟,一般不買東西去竄門;若去見岳母岳父,則另當別論。

「那我是叫林老師好,還是叫媽?」羅陽笑道。

林家蘭教了他6年小學,一直以來,他都是叫她做林老師的。忽然要叫媽,倒有點兒不習慣。

「不理你了呢。一點誠意也沒有呢。」安玉瑩幽幽撒嬌道。

「安姐,你又不是不知我向來叫林老師,叫了那麼多年。一下子改變了,呵呵……」羅陽笑道。

「都是一家人了呢,怎麼還叫林老師呢?」 重生與言和歸來 她嬌聲道。

「那我晚上回來練習練習叫媽。」羅陽輕撫她的脊背,答應道。

室內沒開空調,也沒開風扇。

二人緊挨著坐在床上,只一會,身子接觸的地方便有點兒汗濕了。

羅陽的體溫在上升,安玉瑩的也一樣。再這樣下去,顯然要乾柴烈火了。她的俏臉也越來越紅。

房裡相對安靜,彼此粗重了的呼吸聲幾乎能聽見。他雖聽不到她的心跳,但手掌卻是略微貼著她的上圍,能感受到她胸脯起伏頻率明顯加快了。

「我要去小便呢。」她柔聲道。

唐桂花的卧室配有獨立的衛生間,不須出去。

於是,羅陽便先坐在床沿上,待安玉瑩下了床剛穿上鞋子時,他忽地抱起她,咬著她的耳朵,輕聲道:「安姐,我抱你進去。」

安玉瑩右手勾著他的脖頸,嬌羞道:「人家自己走進去就行了呢。」

她沒有掙扎,任由他抱進了衛生間。

「你不放人家下來,怎麼小便呢?」她輕晃著嬌軀。

「安姐……」他笑了笑。

打橫抱著她,一低頭便能俯瞰透視她的傲人上圍,聞著她的體香,那個未曾得到答案的問題又浮上了羅陽的心頭:黃花閨女的體香是不是主要從她們的胸脯散發出來的。

隨即,他要湊近些去聞一聞。

安玉瑩還以為他要吻她那微微露出來的山溝,嬌笑著伸手來擋住他的嘴,羞道:「不許吻呢。人家要小便呢。」

羅陽趁熱打鐵道:「安姐,你的體香主要是從這兒散發出來的嗎?」

說時,直勾勾地透視著她那兩座飽滿的雪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果然幽香入鼻,沁人心肺。

安玉瑩聽了他提的問題,吃吃地笑了,紅著臉道:「人家不知道呢,快放人家下來呢,快忍不住了呢。」

他抱著她在半空,若不讓她下地,她真的頗尷尬。

「安姐,你先告訴我,你的體香是全身散發出來的,還是只集中在這兒?」

說著,他下巴一揚,便繞過了她的手掌,忽地往下沉了下去,輕輕地磕了磕頭,下巴不偏不倚地就分別在她兩顆粉潤上點了點。

農門追妻令:娘子你五行缺我 「不呢,你再弄人家,人家要生氣了呢。」安玉瑩扭著身子。

恰逢在此時,唐桂花在外面待了一會,不見羅陽與安玉瑩出來,又不曾聽見二人的說話聲,不知二人在房裡幹什麼。

裡面靜悄悄的,這有點兒不正常。

於是,她先輕輕地走到卧室門口,彼時安玉瑩正說了上面那句話。畢竟這是唐桂花的房間,若安羅二人在裡面大動干戈,她自然很在乎。

一聽見安玉瑩那樣說,她便忍不住擰動門把手,打開門,悄悄走進去,竟不見二人在床上。便是在衛生間里了。

這時,又碰巧羅陽還要聞一聞安玉瑩的上圍散發出來的氣息,安玉瑩又嬌聲道:「你還弄人家呢,人家真的生氣了呢。嗯嗯。」

唐桂花再也忍不住了,便連忙輕聲道:「牛仔,玉瑩,你們在裡面幹什麼呢?」

本來還想繼續問安玉瑩,得知唐桂花摸進來了,羅陽只好放下安玉瑩。

「桂花姐,沒什麼。」羅陽應道。

安玉瑩一張俏臉早已抹上了濃濃的羞色,嘟著紅唇,雙手推羅陽出衛生間。

待他出去了,安玉瑩便關上了衛生間的門。

「你們……」

唐桂花幽幽地白了羅陽一眼,顯是怪二人在她的卧室里干那事兒。

「桂花姐,其實……」他要走近去解釋。

在羅陽走出衛生間時,唐桂花便著意瞅了一眼他的下半身。此時見他走上來,含笑搖手示意他站著別動。

可是,羅陽不想隔太遠解釋,客廳里的人會聽到,那有點兒窘。

他繼續向她走過去,她轉身要保持距離。但他忽地伸手拉住她的手臂,再跨前一步,便緊緊地摟住她了。他結實的胸膛緊貼著她溫軟的脊背。

唐桂花並非在意被他抱著,只是見了他偉岸的部位頗有氣勢,早已打心底里羞了。才會想著跟他隔開距離。

「桂花姐……」羅陽咬著她的耳朵正要解釋。

「牛仔,你這麼成熟,又頂著老娘下面了。」唐桂花也不便高聲說,只能轉身湊近他的耳朵。

正面對著他,還有一個好處,那便是她可以微微撅起圓臀,稍為躲避他男人的鋒芒。

被她一點明,羅陽咧嘴笑了笑。他只是想向她講清楚在衛生間里的事。

「桂花姐,我跟安姐……」

見她嬌羞地努力撅起臀,他便忍不住笑了,伸手一按她的臀,便複位了。

只是越前龍馬 唐桂花揮舞著兩隻小粉拳輕輕捶他的胸膛,表示抗議。 秦昊一個人走了幾天的時間終於走出了天風深林外圍,秦昊看見了內圍上面用著九國之地的文字寫著「噩夢」兩字,顯然經過了這裡便是天風深林的內圍了

秦昊沒有的退縮,直接二話不說的進入到了內圍之中。

秦昊進入到了內圍感受到了天風深林內圍的玄氣濃度居然是外圍的數倍之多甚至更多,在這裡修鍊一天相當於外面修鍊數天的時間,秦昊完全不知道了為什麼九國之人當這裡是噩夢。

當然秦昊已不敢有任何的大意,秦昊已樹木和草叢隱蔽的潛行著,非常的小心,完全不敢有任何的大意,既然這裡被九國之人稱為噩夢,而且龍江還說了怎麼多,秦昊選擇了相信。

「咕咕咕…..」秦昊沒有走多久便在一個草叢之中聽見了聲響,這一刻秦昊更加不敢任何的大意了,瞬間提神了起來,注視著周圍,緩慢的靠近聲響之處。

秦昊非常的小心來到了發出聲響的地方,秦昊居然看見了一頭赤紅色的野豬居然在吃肉,而且從身形,被這頭野豬吃下的還是人肉,因為這頭野豬的腳下還有衣服。

「看來這頭野獸是妖獸了」秦昊看見了這頭野豬吃了人肉便清楚了,這頭野豬很有可能便是傳說之中的妖獸,畢竟在九國之地有一個傳說,妖獸可以和人一樣修行,甚至妖獸修行到強大的修為還可以化為人類,當然九國之地的人都沒有看見過真正的妖獸,看見過真正妖獸之人已都是進入到了天風深林內圍並且沒有死去之人,而且這些人人已沒有告訴任何人在天風深林內圍發生的一切。

「咕咕咕….」秦昊準備悄無聲息的離開的時候突然折斷了一根雜草,那頭野豬瞬間反應了過來,這頭野豬綠油油的雙眼盯著準備離開的秦昊,然後看見了野豬瞬間殺向了秦昊,兩根巨大的獠牙宛如兩把長劍一般,殺向了秦昊。

「我去」秦昊看見了這一幕忍不住低吼了一聲,感受到了這頭野豬強大的玄氣,修為居然相當於人類士級四段的修為了,秦昊跳上了一顆大樹上面,然後便看見了這棵大樹完全沒有沒有阻攔,直接被野豬臉上的尖牙瞬間切斷了。

「咕咕咕咕…..」野豬看見了秦昊居然躲開了,綠油油的雙眼變得幾分通紅了起來,然後這頭野豬完全狂暴了一般,身體不斷的快速移動著,完全沒有管跳上另外一顆大樹上面的秦昊。

這頭妖獸野豬的後腿非常的有力,速度完全不弱於秦昊多說,若是秦昊逃跑的話這頭野豬去追擊,秦昊敢保證跑不掉,九國的傳說可是妖獸的肉體很強,體力已非常的好,所以秦昊知道跑不掉。

野豬尖牙快速的砍掉了秦昊周圍所有的樹木讓秦昊完全沒有辦法從這棵樹的跑到另外一顆樹上。

秦昊看清楚了野獸的動作,臉色居然了罕見驚訝的神色,他完全沒有想到這頭野獸居然已經有了靈智,居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

「咕咕咕….」野豬赤紅色的雙眼盯著樹上的秦昊,最終發出挑釁的聲音,口水從野豬的嘴中一滴一滴的落下,顯然這頭野豬已經將秦昊當成了食物,剛才這頭野豬並沒有吃飽。

「既然如此,唯有戰了」秦昊看見了這一幕如此人性化的野豬嘆了一口氣說道,然後從樹上跳了下去,秦昊可是沒有把握能夠從這頭野豬手中逃掉,所以唯有戰鬥了。

「咕咕….」野豬興奮的叫了幾聲,然後率先發起了進攻,瞬間沖向了秦昊,兩道尖牙如兩把長劍殺向了秦昊,秦昊看見了這一幕取出了佩劍,秦昊手握長劍然後一劍斬向了野豬的尖牙。

「轟」長劍和野豬的尖牙碰撞到了一起,秦昊手中的這把利器並沒有想象當中的那般直接斬掉野豬的尖牙,秦昊這一劍砍上去反而感覺到了更硬的鐵上面完全砍不動,而且力量還非常的巨大。i火焰玄氣瞬間出現在秦昊的長劍之上,一道火焰長劍斬向了野豬的尖牙。

「爆」一道巨大的爆炸之聲,秦昊的火焰劍擋住了野豬的尖牙,並且讓尖牙偏離了方向,野豬巨大的頭顱直接將秦昊撞飛了出去,本來就已經在空中的秦昊再次被擊飛了出去。

野豬這一撞讓空中的秦昊吐出了鮮血,臉色蒼白,沒有任何的血絲。

「咚咚咚…..」秦昊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劃出了一條巨大的痕迹撞斷了許多大樹,秦昊穩住了身體才停止了下來。

「咕咕….」秦昊爬了起來,終於知道了妖獸的強大,已終於知道了這裡為什麼被稱為了噩夢。

「咕咕咕…..」秦昊爬了起來,那頭野豬悠閑,邁著小步緩慢的走了過來,人性化的臉上出現了不屑的神色,這個表情就好像再說。

「一個食物還敢反抗,直接被吃了不就好了」

秦昊看著這頭妖獸居然如此人性化,不由得感受世界很大,什麼生物都有,一頭只有士級的野豬居然如此人性化,智商和人一樣了。

「咕咕咕….」野豬再次發起了進攻。

「混元勁」秦昊怒吼了一聲,然後修為瞬間暴漲,直到修為達到了士級五段境界才停止了下來。

秦昊知道在這裡使用秘法非常的危險,但是不適用秘法他現在就危險了,不動用一些底牌,秦昊很有可能被這頭野豬徹底的殺死在這裡。

「噹噹當……」秦昊的修為短時間提升到了士級五段的修為,已經能夠和這頭野豬一戰了,一人一妖兩人戰鬥的不分上下。

「嗚嗚嗚嗚……」秦昊和野豬再次分開的時候,這一刻野豬的表情不在不屑了,反而多了不屑的神色,野豬覺得這個人類太可惡了,野豬冰冷的怒道,然後玄氣不斷的聚集在野豬的兩道尖牙之上。

野豬赤紅色的雙瞳更加的妖艷,純白色的尖牙已化為了赤紅色的顏色。

「靈火劍」秦昊感受到了這頭野豬居然會使用武技,這頭野豬的尖牙變得非常的鋒利,嗜血,秦昊感受到了野豬的變化,而且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秦昊再次使用了底牌,秦昊看著這頭野獸已充滿了殺戮的氣息,秦昊現在只有一個想法,就算要死已要拉這頭妖獸墊背。

秦昊使用了最強的劍法,這個劍法可是達到了玄級下品,要知道九國最強大的武技已不過玄極上品層次,而且都是九國王上才會使用,並且每個人都只有一部玄極上品的武技,由此可見玄級武技的難得的強大。

」哐當」長劍和野豬的尖牙碰撞到了一起,一道巨大的聲響瞬間響起,秦昊和野豬不斷的碰撞著。

「噹噹當……….」

尖牙和長劍不斷的摩擦,不斷的迸發出火焰。

「嗚嗚嗚嗚…..」野豬憤怒的叫道。

「殺殺殺…….」秦昊同意充滿了殺氣憤怒的低吼道。

情有毒鍾 一人一妖直接拚命了。

「爆」一聲巨大的響聲,秦昊的最強大一招和野豬最強大的一招居然抵消了,一股氣息瞬間將一人已妖擊飛了出去,一人一妖宛如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野豬瞬間倒下了,秦昊突出了一口黑色的鮮血同樣倒下了。

這一聲巨大的響聲已徹底的吸引了周圍之人,就在一人一妖倒下不久的時候,幾道氣息強大,最低一人便達到了士級六段的人類出現在了一人一妖的面前,這群人氣質非常的出眾,而且這群人少年俊秀,少女貌美,配上那氣質如真正的王子公主。

「赤血野豬居然被打敗了」一個少年看見了赤紅色的野豬瞬間說出了名字不敢相信的說道。

「只有幼生期而已」領頭樣貌最出眾的一個少年看了一眼赤血野豬輕聲的說了一句,然後看向了不遠處倒下的秦昊已多了幾分佩服,雖然只是幼生期,但是赤血野豬可是能夠戰勝人類高三個階段之人。

「帶著這人回去,等這頭赤血野豬恢復了會自行離開,我們已快點走,免得引來其他的赤血野豬」領頭之人對著其他人說道,說完所有人快速的行動了起來,帶著秦昊離開了這裡,不敢在這裡多留。

「嗚嗚嗚嗚…..」帶著秦昊離開的幾人剛走不久便聽見了一道憤怒的妖獸之聲,這一下讓這群人更快的離開了,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完全不敢多停留。 安玉瑩越想解釋清楚,越是著急,見羅陽露出對人畜無害的微笑,她就知他心裡想什麼。

她一急,便晃起嬌軀來,溫軟的身子在那兒動來動去,特別的使人舒服。

當她咬著他的耳朵輕語時,嬌音與熱氣一直撩到他的腳底,他只有緊緊摟住她,很想跟她分享那份特別的興奮。

「牛仔……」她輕呼道。

「安姐,我相信是你純潔的。」他笑道。

「人家不理你了呢。還笑人家呢。」她嘟著紅唇,岔開話題,「我跟我媽聊過你了呢,想知道我媽怎麼說么?」

「怎麼說?」羅陽也想知道。

「她說由我選擇呢。」

回憶起這事,她嘴角溢出甜甜的笑意,仰臉脈脈溫情地凝視著他。

她允許他摟著她,便已表明一切。

羅陽在她飽滿明潔的額頭輕輕地吻了吻,說道:「我的安姐。」

當他這麼一稱呼,她俏臉洋溢出濃濃的幸福。

「那你什麼時候到我家去坐坐呢?買點禮物給我爸媽。」安玉瑩柔聲問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