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噗噗噗~

接連噴出三口鮮血,撞在遠處的牆壁之上,堅硬的水泥牆壁都被撞擊的出現一個深坑,而他,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后,緩緩從牆上花落下來。

就這一下,險些要了他的小命。

全身的骨頭,彷彿散了架似的,沒有一處不疼。

「雙臂嚴重骨裂,內臟也受到了極其嚴重的震蕩,看來都已經移位了。」

忍受著身體傳來的痛楚,李衝心中快速做出了判斷。

此刻的他,臉色蒼白如紙,體內的真氣十不存一。

在方才的防禦中,真氣幾乎都做了防禦,消耗極大。

「滴答滴答。」

殷紅的鮮血,在月光的照映下緩緩滴落在地面,李沖半跪在地上,全身都在顫抖。

虎魄刀,已經脫離手掌,掉落一旁。

如今,就連動一下手指,手臂都傳來鑽心的疼痛。

「該死!」咬著牙,挺著身體和雙臂傳來的巨痛,緩緩抬頭。

滿身倒刺的大力鬼王,正站在李沖先前站定的位置,哈哈大笑著。

「哈哈哈哈,不堪一擊,不堪一擊啊。」

「小子,本王現在還缺一個奴僕,如若你此刻立下血誓,生生世世做本王的奴僕,本王不但會考慮免你一死,說不定一高興,還能賜你長生之法,如何?」

聞言,李沖冷哼了一聲,卻沒有做出回應。

他知道,鬼怪修成王級,壽命會增加數千年之久,若是能度過天劫,成為更高級的存在,長生不死是有可能的。

只不過……

李沖的嘴角裂開一條縫隙,居然緩緩從地上掙扎的站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大力鬼王的眼睛閃爍著幽綠的光芒。

鑽心的劇痛充斥著李沖的全身,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靠在牆上。

「本天師與老子論過道,與齊天大聖拜過把子喝過酒,就連閻王見到本天師,都要點頭哈腰,唯命是從,你一個小小的鬼王,就想收本天師為奴僕?這逼,你裝的過了吧。」

聞言,大力鬼王臉色發紅,很顯然李沖的話讓它很是憤怒。

「哼,既然本王給你機會你不把握,那就宰了你吧,宰了你,用你的肉下酒!」

話音落下,大力鬼王的身形再次動了。

見此,李沖雙眼猛然一睜。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響起,只見大力鬼王的拳頭狠狠砸在了李沖所在的位置。

「哈哈哈,一隻螻蟻在本王面前裝逼,這回看你死不死,哈哈哈哈……」

大力鬼王很確定這一拳已經結果了李沖,畢竟他的拳頭已經碰觸到了李沖的身體。

然而,就在大力鬼王仰天長笑之時。

一道冷哼從它的身後響起。

「真以為本天師好欺負嗎?」

「嗯?怎麼可能!」

大力鬼王顯然不相信李沖躲避了它的攻擊,方才明明拳頭已經落在了李沖的身上,可……

轉過身,望著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的李沖,大力鬼王臉色陰沉道:「你是怎麼躲過去的?」

李沖嗤笑,臉龐露出一抹嘲諷。

就在方才,在大力鬼王的拳頭挨到他身體的一瞬間,他便穿上了隱身衣,幾乎同一時間,身形一側,藉助大力鬼王的勁力險險躲過了這一擊。

不過即便如此,李沖還是再次受到了一絲傷勢,畢竟大力鬼王的力量實在太大了,蹭到一點也很難受。

好在九轉靈丹已經在他逃掉的瞬間服用了下去,瞬間,傷勢在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見李沖並未回它的話,大力鬼王憤怒的咆哮一聲,身形再次移動。

李沖嘴角上挑,身形也再次消失。

他這件隱身衣,只要不攻擊,是不會顯形的,也就是說,大力鬼王想要再傷他,是一件很難的事兒了。

之所以先前遭受重創,一方面是大意,另一方面則是大力鬼王的速度太快,讓他根本來不及。

而現在,有了前車之鑒,他已經有了準備。

「轟!」

又是一聲爆炸響起,可大力鬼王卻發現,這一次竟然連李沖的影子都沒見到。

「不可能!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消失?!」

李沖的消失,大力鬼王被氣的狂吼連連,不斷出拳轟向身體周圍。

時光和你都走散 實力暴漲的大力鬼王,每一次出拳都是能將空氣撕裂一般,發出砰砰砰的氣爆聲。

然而,它狂暴了一分多鐘,始終沒有發現李沖的蹤影。

「出來!混蛋!你這隻螻蟻,給本王出來!!」

大力鬼王的攻擊依舊持續,不停朝周圍空氣轟著。

穿著隱身衣的李沖,正在不遠處偷笑,他沒有立即顯出身形,有隱身衣在,他怎麼的也得將傷勢和真氣恢復了再說。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大力鬼王彷彿瘋子一般,不停朝空氣出拳,而李沖,傷勢和真氣,也漸漸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嗯,是時候解決這傢伙了。」

李沖緩緩從隱身的狀態脫離出來,如今實力和傷勢恢復,加上已然有了準備,那將再不懼這大力鬼王。

「嘿,二逼,你爺爺我在這兒呢。」

李沖的聲音,充滿挑釁,在大力鬼王的身後響起。

大力鬼王聞言怒不可謁,轉頭便朝李沖跑來。

可它剛跑一步,它的臉色就瞬間變了。

在李沖的頭頂上方,一條金色的五爪金龍,正怒目而視緊緊的盯著它。

在這一刻,它彷彿被固定了手腳一般,靜止在原地。

「五爪金龍?怎麼會?這,這不可能!」面對五爪金龍,大力鬼王頓時傻了眼。

它與李沖的交戰,可謂是震驚連連,先前還好,直到李沖隱去身形,再到現在召喚金龍,它已經有些懵了。

迷弟變boss:呆萌女的春天 李沖冷笑:「鬼怪乃是極陰,你雖為鬼王,但也是陰物,而五爪金龍則是至剛至陽的神龍,正好克制你,這一回,你休想逃的掉。」

「滅了它!」

沒有多餘的廢話,李沖直接下了命令。

「等等,不!!!」 現今羅陽想找一個平衡點,卻很難成功。

他希望是這樣的局面:第十塊木炭對付不了十大聯盟,十大聯盟也對付不了第十塊木炭。

只有保持這種平衡局面,對羅陽才是最有利的。

不然,第十塊木炭幹掉了十大聯盟之後,最終反過來還是要對付羅陽。

十大聯盟也一樣,若把第十塊木炭做了,那也會騰出空閑來對付羅陽。

「木炭兄,你簡單說一說,夜傀有什麼能力?我怎樣幫你找?」羅陽說道。

「你幫我找幾個人來就行了!」第十塊木炭說道。

再一問,才知第十塊木炭要找的人生活在幾百年前,羅陽鬆了一口氣。

「木炭兄,你有那麼長命,凡人壽命很短,你要找的人早就不在了。我們慢慢找夜傀吧。」羅陽說道。

「我沒有時間等了!這幾日,我會到處走走,你也幫我找找!」第十塊木炭說道。

這個要求可把羅陽難住了。

答應吧,那就相當於跟十三姨和花襲伊等人對著干,倒是遂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意。

不答應吧,那第十塊木炭又會發飆。

以羅陽現今的實力還不足以震懾第十塊木炭,雙方火併,羅陽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屆時第十塊木炭不辭而別,羅陽倒不知去哪找它才好。

現今除了努力勸住第十塊木炭,羅陽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木炭兄……」

正要勸說,不意手機鈴聲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手機一看屏幕來電顯示,原來是唐桂花打來的。

不用問,估摸十三姨和花襲伊已去到村子了。

接通了電話,只聽唐桂花話音帶著幽怨。

「牛仔! 豪門無愛:蜜寵冷妻 你爸媽找你!」唐桂花氣沖沖的說道。

爸媽找我?

這沒道理,要找,那爸媽會打電話來。

「桂花姐,我爸媽找我什麼事?」羅陽問。

「老娘怎麼知道!你回來就知道了!」唐桂花冷道。

不用多想也知道唐桂花不想坐十三姨的車子到縣城去。

羅陽說道:「桂花姐,我知道了。我很快回去的。」

唐桂花嬌嗔道:「半個小時內回到!」

此時不便跟唐桂花講道理,不然她會更惱。

羅陽只得說道:「桂花姐,知道了。」

結束了通話,羅陽只覺腦袋大了一圈。

回村子,若不帶第十塊木炭,又擔心它會獨自離開。

一旦第十塊木炭果真去找到了有關夜傀的線索,那倒麻煩了。

帶第十塊木炭回村子,那又不方便。

須知三樽夜傀中的二樽就在村子里,若第十塊木炭發現了,那更麻煩。

正當羅陽左思右想該怎麼辦才好時,手機鈴聲又響了。

還道是唐桂花打來的,結果是十三姨的電話。

接通了,羅陽問道:「十三姨,如果桂花姐她們不願意做你的車子,那就算了……」

下面的話本來要說「我會回村子」,結果還沒說完,就被十三姨打斷了話頭。

「小子!你回了村子,誰看著第十塊木炭?」十三姨問道。

因第十塊木炭就在旁邊,羅陽只得走遠幾步來講電話。

「十三姨,等你來了再說吧。」羅陽說道。

估摸十三姨和花襲伊也領悟到羅陽的意思,知道第十塊木炭在他身邊。

只聽十三姨說道:「小子,那你在酒店等我們,我們很快回到!」

羅陽說道:「行,見了面再說。」

打完電話,見第十塊木炭正好奇的望過來。

羅陽走過去,說道:「木炭兄,我們先回房間吧。找夜傀的事包在我身上,你不用出馬。這種小事由我來做就行了。」

第十塊木炭冷道:「你只聽我的指揮就可以了,我會親自去找!在這幾天內,我要找到夜傀!」

見它說的那麼斬釘截鐵,明顯是不會坐在房間里等消息。

還沒有想好怎樣勸止第十塊木炭,只能等十三姨和花襲伊回來再說。

「木炭兄,我倆是合作關係,你要幫我對付十大聯盟的人,你不會反悔吧?」羅陽說道。

「你跟我混,我會幫你!等你幫我找到夜傀,我就幫你殺十大聯盟的人!」第十塊木炭說道。

羅陽點了點頭,便帶第十塊木炭回房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