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時間回到現在。

林燁道,「你就是龍辰,通天塔以及蒼茫劍的擁有者?」

龍辰點點頭,「是啊,怎麼了?」

林燁道,「我的老祖宗曾被蒼茫大帝救過一命並且他吩咐下來一件事,保護好蒼茫大帝的傳人。」

迦迪院長,聶子容道,「也就是,蒼輝院長會和我一樣,竭盡全力保護好你。」

龍辰皺皺眉,「為什麼要保護我?我很特殊嗎?」

龍辰的問題問住了這兩個老院長,林燁道,「我保護你是因為老祖下令,蒼茫大帝對我們有恩,當初沒有蒼茫大帝出手相助那就沒有現在的蒼輝學院。」

聶子容思考了起來,林燁人忍不住道,「哎呀,你就直接說吧,別磨磨唧唧的,跟個女人一樣。」

聶子容笑了笑,「好吧,我就說出來,我曾經遇到過一位先生,那位先生告訴我,百年內,應運時代誕生一個帝子,他會在我迦迪渡劫,引來雷龍劫,渡劫成功帝子開始崛起,這就是我為什麼我要保護你的原因。」

聶子容說出這些話后全場都安靜下來了,葉爵大笑起來「哈哈哈,老子的徒弟那麼厲害,撿到寶咯。」

葉爵的話打破了沉寂的氣氛,龍辰則在思考要不要說出來自己早就知道這件事了。

林燁道,「龍辰,能不能把你的通天塔和蒼茫劍拿出來,讓我看看。」

龍辰點點頭,釋放出了通天塔和蒼茫劍。

未完待續。 她們根本就不敢反抗,受了氣挨了打也只能硬扛著,否則之後的下場只會更慘。

巧玲剛才那話可不是說著玩玩的,她如果真的去跟李嬋請求,要發賣了院子里的哪個丫環,恐怕郡主問都不會多問一句便同意下來。

幾人彼此看了一眼,對碧心滿是同情。

「哎,碧心真是倒霉。」

「是啊,怎麼就撞上了巧玲心情不好的時候,剛才那一腳我可瞧得清楚,踢得可用力了…」

「何止那一腳,沒瞧見碧心姐姐的臉都腫成什麼樣了,而且我看她就是嫉妒碧心姐姐比她長得好看,居然劃破了碧心姐姐的臉,真是太惡毒了。」福冬氣呼呼的說道。

另外一人拉了她一下,讓她別多說,免得人多口雜,傳出去了得罪了巧玲。

「行了,你就少說幾句吧,不為你自己,也為了碧心,別給她招惹麻煩。」

福冬聞言這才閉上嘴,嘀咕了句:「反正我就是看巧玲不順眼,大家都是丫環,欺負我們算什麼東西!」

其他人也是悻悻然,低聲咕噥了幾句各自散去。

等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原本應該早就走了的碧心卻是從拐角的暗處里走了出來,她回頭看了眼不遠處地上被碾碎的藥丸,摸了摸自己紅腫的臉頰,突然就想起穗兒來。

穗兒曾跟她說過,姜小姐說,這世上沒有誰生來就是低人一等的。

只要自己不看低自己,自身足夠強大,哪怕出身低一些,也未必就一定要看人眼色。

就像是姜小姐,當初的她在姜家那般不起眼,甚至所有人都能欺辱她,對她生出謀害之心,可是她依舊能夠靠著自己脫離了姜家,報復了所有曾經想要害她的人,讓所有人都不敢低瞧了她。

剛才巧玲罵她是下等人,說她生來低賤,可是巧玲又能高貴到哪裡去。

同是丫環,她憑什麼這麼對她?

碧心緊緊握著手裡的錦盒,看著裡面圓滾滾的藥丸,眼底那往日的溫順全數散盡。

穗兒說的對,自己不爭,又怎怪得了別人欺負?

如果她是郡主身邊的丫環,如果她能入了郡主的眼,巧玲又怎麼敢這般欺負她?!

「碧心姐姐,我扶你吧?」

那邊福冬瞧見碧心還沒離開,連忙跑了過來,伸手扶著碧心:「我剛才看巧玲踹你那一下很重,你是不是很疼?不然我還是去找一趟叔叔吧,他和王爺院子里的管事交好,平常又負責府中的採辦,他定能尋到傷葯的。」

碧心聞言神情一頓,遲疑了片刻才突然開口:「福冬,你說你叔叔負責府里的採辦?」

「是啊。」

「那…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福冬毫不猶豫道:「當然可以。」

碧心低聲道:「可是會有危險……」

「我才不怕呢,碧心姐姐是我的救命恩人,只要能幫你,我做什麼都可以。」

碧心看著福冬,不想把她拖進混水裡,可是她想要做的卻只有福冬能幫她,她遲疑了一下,想起剛才所受的屈辱,咬咬牙說道:「我想讓你去一趟外院,找你叔叔拿點東西……」 龍辰召喚出了小天和蒼老,「小天,蒼老他是當初蒼茫大帝救下來的人的後人,你們還有印象嗎?」

蒼老看向林燁,「你是林海的後人?」

林燁看著蒼老點點頭,「您就是蒼茫劍的化身?」

蒼老點點頭,「龍辰,我先回去了,這些事情你就交給小天就可以了。」

說完,蒼老化為白光回到了龍辰的體內,小天在一旁偷笑。

林燁充滿疑問的看向龍辰,龍辰也擺出我不知道怎麼一回事的樣子。

小天道,「龍辰,如果是這種事就沒有必要叫蒼老出來了,讓我自己出來就可以了,我呆在你的識海內好無聊,蒼老都快被我煩死了。」

龍辰笑了笑默默小天的頭,「原來是你這個小壞蛋擾亂了心情,看樣子以後要經常把你帶在身邊了。」

林燁道,「趙晴啊,你今天跟你的好兄弟見面出去跟他敘敘舊吧,我和聶子容好好談談。」

趙晴道,「是,師傅。」

接著趙晴和龍辰離開了這個房間。

三人在房間內沒有說話,葉爵笑了笑,「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們聊。」

葉爵走的時候偷偷種下一個竊聽之眼,看了兩人笑著離開了。

兩位院長坐在院長室,誰也沒有說話,林燁抬手摧毀了剛剛葉爵種下的竊聽之眼,「多少年沒見了,一見面就是這樣。」

聶子容道,「有一百七十年沒見了吧。」

林燁拿起身邊的茶喝了一口,「自從那件事開始,我們已經有一百七十年沒有見了,我們都步入暮年了,現在能幹的事情也就找到一個繼承人了。」

聶子容道,「老了,都看開了,這個世界唯一能讓我們留戀的也就各自的學院了。」

兩位上了年齡的老人看了對方一眼大笑起來。

龍辰和趙晴離開院長室,龍辰道,「走,我帶你去看看軒轅博。」

趙晴問道,「對了,龍羽和孔維兒呢?他們也在這裡嗎?」

龍辰搖搖頭,「他們不在這裡,我不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

趙晴聽到後有些失落,五人一起來到了鳳鳴帝國,可是夥伴們卻都走散了,如今能看到的只有龍辰和軒轅博了,希望龍羽和孔維兒沒事。

十一劍山,第一劍劍山山峰。

劍山正在訓練龍羽和孔維兒,劍山拿著一根樹枝對著兩人揮去。

兩人拿的是青鋼劍和天虹劍,劍山此時正在鍛煉兩人的劍魂劍意,雖然之前龍羽在天劍門的長老幫助下修鍊出了劍意,但是劍山看到后直接罵了起來。

這修鍊的是什麼?

接下來劍山廢掉了龍羽的劍意,開始手把手的教龍羽和孔維兒,兩人進步神速短短三日就練出來劍魂,劍意。

目前劍山打出一道道劍氣攻擊兩人,兩人也藉此機會修鍊自己的劍魂,劍意。

劍山道,「小心了,看看你們現在能不能接下我這一劍!」

劍山的元力提升,對著兩人打出一道劍氣,劍山身邊的小樹被切斷,劍氣沖向龍羽和孔維兒。

龍羽和孔維兒同時提升元力,藍光的紅光暴漲,「斬字訣,劍鋒!」

兩人同時對著飛來的劍氣打出劍魂,劍意,最後一招劍鋒也是劍山教給兩人的。

三道攻擊碰撞在一起發生了爆炸,這種爆炸對於另外十座劍山來說已經習以為常了,師徒三人的戰鬥每天都會進行,今天的爆炸已經算輕的了。

爆炸餘燼散去,龍羽和孔維兒也只是受了一些輕傷。

劍山將樹枝插在地上,龍羽和孔維兒也走了過來,「師傅。」

劍山點點頭,「不錯,你們修鍊的已經很好了。」

龍羽笑道,「是師傅教的好。」

劍山道,「一個月後就是鳳鳴四大學院的巔峰試煉賽了,今年我就帶領你們兩個以及你們的師弟師妹們一起參加讓你們多歷練歷練。」

孔維兒道,「多謝師傅。」

龍羽問道,「師傅,你有我們夥伴的消息嗎?」

劍山搖搖頭,「我們這裡與世隔絕,修劍之人要的是安靜,剩下的只需要修鍊就可以了,你的朋友們來到鳳鳴帝國不就是為了迦迪學院嗎?一個月後的他們也會現身試煉賽的。」

龍羽道,「我知道了,師傅,我們繼續訓練吧。」

劍山擺擺手,「你們已經三天沒有休息了,現在要好好休息。」

鳳鳴帝國,迦迪學院。

軒轅博在學院內大多數時間都會待在自己的寢室修鍊,龍辰帶著趙晴來到了軒轅博的寢室外。

龍辰敲了兩下門,「軒轅博,快開門,你看看我把誰帶來了。」

軒轅博推開門看了龍辰和趙晴,軒轅博笑道,「趙晴,終於又見面了。」

趙晴激動的點點頭,「是啊,我們又見面了。」

軒轅博道,「來,進裡面說。」

兩人進入軒轅博的房間,三人坐了下去,軒轅博問道,「趙晴,龍羽和孔維兒呢?」

趙晴搖搖頭,軒轅博錘了地面一拳,「該死,咱們五人這次是被那傳送陣坑慘了!」

龍辰搖搖頭,「不一定,我們雖然分別了,但是我們也變強了,說不定等我們五人再次重逢的時候,我們已經成為能夠呼風喚雨的存在了。」

賽羅 趙晴道,「沒錯,龍辰說的也對,不過我現在發現一個問題。」

軒轅博問道,「什麼問題?」

趙晴指向龍辰,「這麼長時間沒有見面,龍辰變得成熟很多了,我還以為龍辰會罵一頓那幾個開啟傳送陣的人呢。」

龍辰打了一下趙晴,「去你的,我有那麼壞嗎?」

趙晴和軒轅博看了對方一眼默默點頭,龍辰被氣的沒話說,趙晴道,「聽說兩日後我們就要去南方的南山尋找玄獸夥伴了。」

龍辰點點頭,軒轅博想了想問道,「對了,說到玄獸你的那隻小白虎呢?」

龍辰道,「她啊,她去給她的父母報仇了,我們總有一天會再次見面的。」

趙晴道,「那就期望你們再次見面的一天吧。」

接下來的時間龍辰三人聊了很多,龍辰道,「趙晴,要不這幾天你就別回去了,和我們一起趕往南山哪裡,怎麼樣?」

趙晴搖搖頭,「不行,你們去南山會有專門負責的老師帶領你們,蒼輝學院也是一樣,這次帶領我們的是我們學院的三長老。」

龍辰無奈道,「那好吧,我們只能在南山內見面了。」

一個時辰后,趙晴呵他的師傅林燁告別了龍辰,林燁也和聶子容和好如初。

趕往南山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這一屆的學員一共有四十五名到達地武二級的,也有一些特殊的比如劉默默這樣特殊的存在跟著他們一起趕往南山。

謝南宮看著下面的四十七名學員,「我是這一次帶領你們趕往南山尋找玄獸夥伴的負責人,我叫謝南宮。」

未完待續。 巧玲收拾了碧心一通后,半點都沒把她放在心上,畢竟這種欺負院子里丫環的事情,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

她篤定碧心根本就不敢跟李嬋告狀。

她原本是想直接去見李嬋的,只是掀開暖簾之後,卻發現自己身上剛才被碧心手上食盒裡的東西蹭髒了,胸前的衣裙上染了一團污跡,散發著油膩的味道,她連忙道了聲晦氣,嘴裡又罵了碧心幾句,想著回頭再收拾她一通,讓她知道她的厲害。

巧玲又從裡面退了出來,匆匆回了自己的房間,重新換了一身兒乾淨衣裳,又梳洗打扮了一番后,這才去了李嬋那裡。

神醫她穿成了惡婦 進了房間后,巧玲臉上就露出笑來,頰邊的酒窩深陷,頭上插著的簪花十分顯眼,半點看不到剛才在外間時的尖酸刻薄。

「郡主,您回來啦,奴婢還以為您會再晚些呢。」

李嬋看了眼巧玲,目光落在她發間的簪花上,皺眉道:「你做什麼去了?」

巧玲笑嘻嘻的說道:「去外院跟管事們說今年年節該準備的東西,奴婢已經將單子全部準備好了,郡主什麼時候有空了正好瞧瞧,免得奴婢大意少了什麼東西。」

要是往日,李嬋或許就順著她的話說笑幾句。

可是今天她剛在姜雲卿那受了氣,又被張妙俞堵了一通,這會兒心氣正不順。

看到巧玲笑嘻嘻的模樣,她頓時就想起了之前的張妙俞,往日那張讓人覺得喜氣的笑臉瞬間讓她覺得厭煩。

偏偏巧玲還不自知,在旁帶著幾分抱怨道:

「說起來小姐您也該去看看,那外院的人辦事也忒不盡心了,連咱們院子里要的東西都沒備齊,銀絲炭成了黑炭,水靈居的胭脂也成了其他家的,要不是奴婢去盯著,指不準回頭郡主用的不順手,還怪奴婢粗心呢……」

李嬋聽著巧玲不斷的抱怨聲,臉色越來越難看。

突然的,她抓著桌邊的茶盞就朝著巧玲砸了過來,直接將她砸蒙在了原地。

「什麼事情都要本郡主去做,那還要你幹什麼?!」

「還有我說你兩句便是怪你,怎麼,你覺得你的架子大到本郡主都不能訓你了?」

巧玲被茶杯砸的蒙了神,等觸及李嬋臉上的寒意時,這才嚇得雙膝一軟「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