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床下有鬼成雙:老戰,什麼情況?

且戰且跑:兄弟們終於來了,是梁浩那小子,帶著小柔玩遊戲,然後踩臉踩到你兄弟我的臉上了,老子要是不應戰,那還是男人嗎?

隨花落葉:奶奶個熊,這孫子搶了你女神不說,還跑你面前炫耀?叔可忍,嬸不可忍,老鬼,咱們今天就給老戰報一報這個奪妻之恨。

床下有鬼成雙:必須的。哎,星夜?良辰?新朋友?

隨花落葉:靠不靠譜?不行,我打個電話把鹹魚他們叫來,輸人不輸陣。

且戰且跑:不用不用,我這兩位朋友都是大神呢,今天就讓兄弟你們試試躺飛是什麼感覺,嘿嘿。 呲……

一輛騷包的法拉利跑車停在夜莫星跟前,一個身著紅裙,燙著一頭艷紅的頭髮的大美女從駕駛座位上下來,摘下臉上戴著的大墨鏡,露出了一個標準的瓜子臉,狹長的鳳眼,高挺的鼻樑,微翹的烈艷紅唇,簡直將風情嫵媚演繹到極致。

夜莫星看著眼前一色的紅,感覺自己都在犯色盲了。

「年還沒過,竹你就把自己整成一身大紅包?」夜莫星一邊調笑著一邊拉開副駕駛座。

方竹臉上嬌媚的笑容一僵,嬌嗔了一句:「主子……」這一聲主子真的叫得百轉千回,饒是夜莫星也覺得骨頭要酥了。

「好了好了,快走吧,再不走就要造成交通癱瘓了。」一眼掃過周邊不是撞電杆,就是撞路人的混亂場面,夜莫星撫了撫額道:「怎麼是你來了,佐伊呢?」

「主子你偏心,就想著佐伊。」方竹一邊啟動車子一邊聞言傷心道,頓了一下,立即回道:「霍金斯動作越來越大,連老主子都被拖住了,佐伊留下協助。」其實是她迫不及待想見識見識能讓主子發『愛情密碼』,甚至出動老主子提親的『影帝大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方竹的小心思豈能瞞得過夜莫星,不過他們倆都是她的最力助手,她向來對他們還是很縱容,勾了勾唇淺笑著道:「看在老霍金斯的面子上,已經容他蹦躂得太久了,倒把他膽子養得越來越大,也好,我也煩了再收拾他們搞出來的麻煩,告訴佐伊,讓他繼續蹦,把所有的牛鬼蛇神都蹦出來,正好一網打盡,清洗掉所有異勢力。」

「是。」方竹眼中露出嗜血的笑意。

「根據主子的情報,影部已經在中東發現W組織的蹤跡,正在搜尋阿爾奇.克拉姆的下落,還有,華夏的影子回報說,華夏軍部也在查W組織,正緊追著安東王這條線,好幾次我們的人都差點暴露了。」

「華夏軍部?」夜莫星的腦海里浮現那張與她家影帝大人有幾分相似的臉,蕭祈曄,戰龍特種部隊隊長。

「是,影子查到,華夏那支最神秘的血鳳小隊在中東執行任務的時候和一個恐怖組織起了衝突,沒想到他們會順著那條線查到了W組織身上,而且緊追不放。」

「血鳳小隊?」夜莫星挑了挑眉,如果說蕭祈曄的戰龍特戰隊讓她欣賞的話,那麼血鳳小隊就讓她起了惜才之心,在國際上,這支據說不過十人的小隊可是讓不少異端勢力聞風喪膽。

方竹一手控制著方向盤,一手從車櫃里取出一個文件袋遞給夜莫星:「這是血鳳小隊的資料。」

夜莫星接過來,抽出文件袋裡的資料,第一眼就看到最上一張陌生又眼熟的照片。

「是她?」前幾天殺上門跟她打了一架的,影帝大人的青梅,孫勝男?

「原來她就是血鳳小隊的隊長血剎。」纖細的手指輕點在孫勝男的資料上,很粗略的資料,血鳳小隊所有人的資料是華夏最高級機密,能弄到這點資料,影子也是費了很多功夫。

血鳳小隊隊長,孫勝男,代號血剎,少將軍銜。

「孫勝男,有意思。」夜莫星一臉讚歎,略一沉吟道:「把影部查到的W組織的所有資料透露給血鳳小隊,記住,要做到不留痕迹。」

方竹詫異:「主子的意思是,要把W組織交給血鳳小隊處理?」

空姐前規則 她跟在主子身邊多年,當年殲滅W組織的情景,她還歷歷在目,那種恨不得親手毀滅一切仇恨,至今想來依舊膽寒。

如今W組織再現世,她以為又要掀起一場人間煉獄,可是現在主子的意思是不打算親自對W組織再出手。

「維護世界和平還是讓軍方來做的好,咱們不就搶他們飯碗了。」她的心魔是馬克斯博士和基因研究,馬克斯博士當年已經被她親手殺了,如今他留下的基因研究數據也在她手上,無須再顧忌自己的秘密會被發現,她會讓W組織永遠從這世上消失,但是不是親自動手,已經不重要了。

她與孫勝男雖只有一面之緣,而且身份還有點小尷尬,但卻是她難得欣賞之人,有句話叫做相逢恨晚,她當時還真有這種感覺,何況,在她不在的這些年,她護了她家影帝大人這麼多年,既然如此,送她一場軍功又何妨。

方竹直接失態地一扭頭,眼一瞪,完全一副見鬼的表情,主子這是在開玩笑還是說真的?

說真的內容讓人驚悚,開玩笑這個行為更讓人驚悚好不好。

主子,您還是我認識的那個主子嗎?

她現在對那個『影帝大人』真是越來越好奇了,居然把她家的主子都給改造了?

「你這是什麼表情?好好開車。」夜莫星心情倒是不錯地笑了笑。

「哦哦。」方竹立即扭回頭,專心開車,風情的眼睛里卻是時不時閃著怪異的光芒。

夜莫星沒有理會,她拿出手機給蕭翊辰發了條信息,問他晚上想吃什麼?

今天蕭翊辰有個活動,夜莫星有些私事要處理就沒有跟在身邊,換了一個新來的小助理,之前的那個男助理賀飛跟在他身邊多年,想不到居然被孫家給收買了,孫勝男會從國外回來得這麼快就是因為他出賣了蕭翊辰和夜莫星『同居』的事。

宋鳴恆查出這事後就直接把人處理了,新找來一個小助理,讓她這個上崗不到一年的助理直接成了老人。

蕭翊辰應該剛好在休息,很快就回復了信息,兩人膩膩歪歪的半天,夜莫星全程掛著幸福寵溺的笑容,完全沒有注意到方竹頗頗撇過來的驚悚目光。

聊了一會,蕭翊辰說遊戲里有朋友拉他開黑,讓他去江湖救急,之後就沒有再回複信息。

夜莫星挑了挑眉梢,影帝大人什麼時候在遊戲交了朋友?看樣子交情還非常不錯,都顧不上跟她聊天了?

自從兩人在一起后,出於心虛,她沒有再登陸過遊戲,還不知道已經在全國觀眾面前掉了馬甲的影帝大人在遊戲里是個怎樣的情況。

而且,她是不是應該坦白,主動自首,爭取坦白從寬?

退出微信,登上遊戲,由於她有好些時間沒有上過遊戲,系統送了好多個回歸禮包箱子,她一個都沒理,第一時間就打開徒兒『良辰』的資料信息。

段位還停在上次她用小號幫他排上去的星耀1,不過已經從星耀1掉回到星耀3了,前幾天直播的時候還是星耀1,看來是這幾天玩掉的。

[徒兒]良辰:師傅?

[師傅]星夜:嗯,徒兒在呢?

夜莫星在手機聊天欄上打了又刪,刪了又打,心虛地都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幾次已經把坦白自己是夜莫星的信息打出來了,但最後還是刪掉,實在是心虛得很。

[徒兒]良辰:師傅先別說,快來幫我朋友打幾局。

夜莫星還在猶豫該說什麼,蕭翊辰就發來了邀請,頓時鬆了口氣。

正好,她也想看看能在遊戲中和他交上朋友的究竟是何方神聖。

接受邀請後進去,便發現這是開了房間對局,除了她和影帝大人之外,還有一個ID且戰且跑的隊友,應該就是拉影帝大人開黑的『朋友』了,三人都開了語音。

且戰且跑:我操操操……星夜?傳說中的隱世高手,超級大神星夜?

夜莫星進去后,身為隊長的且戰且跑立即發出一連串的震驚的語音,是個聲音還算乾淨的男聲。

良辰:嗯,我師傅。

滿屏的自豪氣息,且戰且跑已經激動得不知如何是好,他一個屌絲宅男,糊混了二十多年,沒想到在遊戲里還有此等天大的奇遇。

在現實中高不可攀的蕭影帝蕭翊辰,在遊戲中和他稱兄道弟,一聲招呼隨時就能把人叫過來開黑,他還教他怎麼追女孩,談戀愛。

天知道,他看到翁子航直播視頻中,蕭翊辰爆出的『良辰』這個馬甲的時候,他是有多麼震驚和不可置信,差點都要跑到醫院去檢查自己是不是得了什麼幻想症之類的精神病,要不就是同ID不同區不同人,直到在遊戲人跟他親自確認,才接受自己中頭獎的事實。

現在,連王者圈中的傳說人物都在他的隊伍中,陪他開黑,他一生的運氣估計都爆發在這裡了。

且戰且跑:星……星夜大大大神,您好您好,我是且戰且跑,是您的小粉絲,很高興能見到你……我,我真是太激動了。

星夜:你好,我是星夜,謝謝你這段時間照顧我徒弟。

且戰且跑:不,不客氣……

兩個不善言辭,一個激動得不知如何是好,遊戲界面上一度冷場,直到又有兩個ID進了隊伍,分別是隨花落葉,還有床下有鬼成雙。

床下有鬼成雙:老戰,什麼情況?

且戰且跑:兄弟們終於來了,是梁浩那小子,帶著小柔玩遊戲,然後踩臉踩到你兄弟我的臉上了,老子要是不應戰,那還是男人嗎?

隨花落葉:奶奶個熊,這孫子搶了你女神不說,還跑你面前炫耀?叔可忍,嬸不可忍,老鬼,咱們今天就給老戰報一報這個奪妻之恨。

床下有鬼成雙:必須的。哎,星夜?良辰?新朋友?

隨花落葉:靠不靠譜?不行,我打個電話把鹹魚他們叫來,輸人不輸陣。

且戰且跑:不用不用,我這兩位朋友都是大神呢,今天就讓兄弟你們試試躺飛是什麼感覺,嘿嘿。 且戰且跑這兩兄弟性格還不錯,也很善談,還在選英雄階段就自來熟得好似和夜莫星他們兩人是多年好友似的,只是一直都是他們在說,夜莫星和蕭翊辰都是冷漠少言的人,偶爾回應幾句。

夜莫星可是見識過蕭翊辰在遊戲中的惜字如金,對於他這回居然還能主動和剛認識的兩人聊幾句,還是表示很驚奇,看來他還真把且戰且跑當朋友了,這麼給面子?

此刻,她更心痒痒地想知道,在她不在遊戲的這段日子裡,他是怎麼跟且戰且跑建立友誼的。

很快,她就知道原因了,並且險些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

這一局打了很快,直到遊戲結束,且戰且跑的兩個兄弟還一臉懵,且戰且跑卻早已以為常了。

自從蕭翊辰的遊戲ID曝光后,王者榮耀的下載註冊人次迎來了史上的最高峰,大部分新玩家都是沖著良辰來的,然而這個遊戲的匹配機制又註定了他們想『偶遇』蕭翊辰,簡直就如大海撈針一般,而毫無意外他的ID是設置了拒絕加好友。

然而總有那麼些幸運兒和他匹配到了一起,然後,且戰且跑就非常直觀地見識到粉絲的力量是多麼的強大,尤其是女粉絲。

如果在敵對的話,且戰且跑就笑了,那絕逼是相當於安了個破壞力極強的卧底在敵方,無限給蕭翊辰送人頭不說,還花樣坑隊友,硬生生讓蕭翊辰這個坑界的扛把子都自嘆不如。

但如果是隊友的話,那就慘了,全局逮著蕭翊辰騷聊不說,還走哪跟哪,你說你要是輔助還說,你丫的一個打野一個AD,不打野不清兵,就跟個跟屁蟲似的,有敵人的時候還一副英雄救美的姿態以脆弱的身軀擋在前面,被坑貨良辰帶著一起把全隊坑滅,完全沒地說理去了。

邪帝寵妻:逆天輕狂五小姐 就如跟梁浩約戰的這一局,原本他還想著能親身感受星夜大神的雄姿,打得那孫子哭爹喊娘,好好在小柔女神的面前威風一把,沒想到,他高冷的女神居然也是蕭大影帝的小粉絲。

一開局還沒等有恩怨的雙方互相放下狠話,認出蕭翊辰ID的小柔女神就發瘋了,從那激動的字裡行間彷彿都能聽到她的尖叫聲,身為敵方,只要良辰一露頭,小柔女神絕對第一時間跑到他的跟前,貼著他的遊戲人物不放。

然後帶著他們全隊人都被星夜一人給滅了,雖然在小柔的帶領下,敵方花樣送死,但是星夜大神也是非常的狠,也不知道是一慣如此,還是敵方有哪一點觸到她的逆鱗,真的是非常狠,而他與找來相助的兩位兄弟,從頭到尾就只是看戲的觀眾而已。

帶著0-0-0的戰績,他們三人一言難盡的看著敵方的水晶爆裂,連帶著還在叫嚷著想加蕭翊辰好友的小柔女神的形象也破滅了。

床下有鬼成雙:我槽,小柔女神今天被鬼上身了嗎?什麼情況啊?

隨花落葉:良辰?男神?奶奶滴熊啊,老戰,你別告訴我,這個良辰真的是蕭影帝?確定不是那些個假冒偽劣產品?

且戰且跑:你丫的才是假冒偽劣產品,我兄弟蕭大影帝,如假包換。

且戰且跑:靠,小柔居然主動來加我了?梁浩那小子瘋狂地發我信息,快被他們煩死了。

床下有鬼成雙:啊啊,真的蕭影帝,我沒在作夢吧?

隨花落葉:老戰老戰,你還管那孫子幹嘛,快快,那個什麼……蕭……蕭影帝,您您好,我是你的偶像,不不,你,你是我的粉絲……啊呸,不不是那個……

夜莫星聽著手機傳來的床下有鬼成雙和隨花落葉激動到完全語無倫次的聲音,有些好笑地勾了勾嘴角,耳邊聽著她家影帝好聽到讓人耳朵懷孕的聲音,胸腔突然湧起一股衝天豪氣,想立即就對著全世界宣布,這是我夜莫星的男人。

良辰:你們好,叫我翊辰就好,很高興認識你們。

且戰且跑:……

床下有鬼成雙:啊……

隨花落葉:啊……

刺破耳膜的尖銳聲從音色良好的手機里傳了出來,即便夜莫星戴著耳機,方竹也被這魔音驚得一個哆嗦,所幸心理素質還是非常強悍,把著方向盤的手依舊穩如泰山。

而夜莫星也只是蹙了蹙眉頭,非常淡定地將音量按到靜音,世界瞬間就清靜,但很快,她又把音量打開,寧可忍受著這魔音,也不肯錯過蕭翊辰的聲音。

且戰且跑:幸虧我早有準備,先把聲音關了!我說,你們能淡定點嗎,丟不丟人啊!

說出這話,且戰且跑一點也不心虛。

床下有鬼成雙:淡定不了啊!兄弟!

隨花落葉:嗯嗯……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良辰是蕭大影帝,那麼星夜豈不就是……

這次其他三人反應都非常迅速,在隨花落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把手機音量給關了,果不其然,兩人又是一陣魔音穿耳。

好是激動了好半天,這兩人才稍稍淡定了一下,然後就開始忍不住八卦起來了。

隨花落葉:蕭影帝,我除了是您的粉絲,還是助理男神的粉絲,我想問下,你們是不是在一起了?你放心,我不會傳出去的。

蕭翊辰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

良辰:嗯,我們在一起了,很幸福。

隔著屏幕,且戰且跑三人感覺自己吃了萬噸狗糧,那磁性中帶著溢出屏的甜蜜與幸福,讓他們三個單身狗心塞心塞。

夜莫星寵溺地勾起了嘴角,薄唇一動,影帝大人四個字差點就脫口而出,但慢了一步,且戰且跑先一步開口了。

且戰且跑:蕭影帝和夜助理能在一起,還是我的功勞呢,嘿嘿……

且戰且跑笑得猥瑣,被隨花落葉兩人一頓追問。

夜莫星卻是征住了,聽著且戰且跑在兩人的追問下,透露出來的一兩句,這才恍然過來,影帝大人那些告白手段什麼的,原來是來自且戰且跑這個狗頭軍師啊!

原本只是把他當成是影帝大人遊戲里能談得來的朋友,沒想到還是他們兩人的紅娘啊!

夜莫星點開且戰且跑的資料,主動加了他為好友。

頂著兩個兄弟的追問,且戰且跑在透露了兩句后就死閉著嘴巴,任他們怎麼威逼力誘,都不肯透露更多細節,猛不丁地接到了好友申請,他還以為是什麼路人,隨意點開一看。

我擦!星夜?!

從遊戲開始到此刻,未曾開過一句口的星夜大神加了他為好友?還是主動!

上帝啊!他單身二十多年的積累的運氣都用在了這個遊戲上不成?

且戰且跑:星……星夜大神,您加了我為好友?是不是加錯了?

且戰且跑表示誠惶誠恐。

星夜:沒有。

亦男亦女的聲音,星夜的性別在王者圈子裡一直都是一個迷。

星夜大神真的加他為好友耶!且戰且跑差點喜極而泣,他的兩個朋友又是一頓羨慕嫉妒恨,但沒有死纏爛打,借著且戰且跑要加星夜,連良辰他們也沒有提起要加好友。

蕭翊辰也沒想到星夜突然會加了且戰且跑,畢竟兩人相識這麼久以來,貌似她的遊戲好友里只有他一個人存在,當初為了加上她,還費了他老大的勁。

蕭翊辰進遊戲是為了給且戰且跑江湖救急,既然敵方不戰而降,聽他們三人扯皮了一會,就表示要下遊戲了。

為了蕭翊辰而進遊戲的夜莫星自然也就不再玩了。

隨風落葉兩人雖然很捨不得,但是這剛認識,對方又是仰望的偶像,三人非常乖巧Saygoodbye!

退出遊戲,夜莫星的淡漠的臉上還保持著笑意,讓方竹看得真是又驚又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