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什麼叫做你們北國?」食指戳著她的腦門一下。

「我可告訴你了,咱們老爹這要乾的事兒可是誰都插不上手的!更何況是你!就當是他想為女兒做的一點事情。你放心,他老人家累不到的,娘親可是陪著他的。再說了,他一般都是在旁邊動動嘴,動動眼,連腳估計都走不了幾步的。」

舞舜粲知道他這妹妹是有些感動了,他家這老爹別的本事不大,收人心的本事可是大得很!知道她擔心老爹的身子。

「對了,你可別在老爹面前說我喊他老人家啊!他這可聽不得!」舞舜粲擺擺手。

舞依炫倒是傲嬌起來了,「哼,看我心情了~」小腦袋一抬,O(∩_∩)O~

「我的好妹妹,我的好~妹妹,我的…」這哥哥把妹妹給晃的呀,沒把隔夜飯吐出來!

「你們兄妹倆噁心夠了嗎?」

鳳沐璃醒了,顯然也醒了很久了。

———————————————————————————————————————

番外小劇場之鳳沐璃恢復正常之後

舞依炫問:記得之前對我說過什麼話嗎?

鳳沐璃說:我喜歡你?我愛你?

舞依炫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杜鵑樹下:再認真想想!

女子笑得這般的令人心動,鳳沐璃說:炫兒可好看了。要不就是咱倆天生一對?你笑的這麼好看一定是喜事兒來著,你說我可能猜不到!

舞依炫雙手背後,眯眯眼,搖搖頭:不不不,就一個字兒,再想想,想想!我特愛聽的!

鳳沐璃疑惑:什麼字兒啊?

鳳沐璃:啊……(一聲悶哼)

舞依炫放下了棍子,杵在地上:特別的愛聽,這個字兒!可惜啊,你聽不見!唉~~~

她搖搖頭,真是可惜了,可惜了~ 325

「礙著你了?」舞依炫一向伶牙俐齒的,管他是誰先佔個理兒先。

兄妹倆站起身來,連連退後幾步,肩並肩的,動作一毛一樣,這就開始竊竊私語了。

「哥,瞧見了嗎?這態度…嘖嘖嘖!」舞依炫實在是抑制不住想要揍他的衝動,但這事兒一般是藍若昕做得。她是淑女,得穩住,穩住!

舞舜粲手著著扇子,「妹兒,哥哥我就等著瞧好戲了!」他就想看看鳳沐璃到時候可怎麼辦?

鳳沐璃從床上下地,冷著聲說,「舞公子你倒是有閒情逸緻來本宮這兒?」雖然這倆人是兄妹可是看到這麼的親昵也著實有些不悅。

這不,鳳沐璃穿好靴子,硬生生地從兩人中間穿過去,再走到桌子邊給自己倒了杯水喝,「你們剛才合計什麼的?舞舜粲,你這婚事還沒落下你倒是有心情來我這裡,舅父今早可是和我提了幾句的。」

舞舜粲小辮子就是和藍若昕的婚事,一聽舅父有話說這就急了。可是舞依炫哪裡讓,立馬攔下她哥,「哥,別慌!」

「舅父現在可是最疼我的,昨夜給他送點心的時候也和我說了幾句,不知道太子殿下覺得舅父會把婚事延遲到什麼時候?」

延遲?舞舜粲急眼了,這種事情越早越好,遲一天可就是多一天的受罪!他要光明正大地抱著若若一切看日出,看日落來著!

舞依炫這細胳膊細腿的差點就沒攔住,腳下一狠心,「哥,老實待著!」

舞舜粲在一邊立馬跳腳,他覺得若若絕對不是最眼疾手快的,他家若若絕對是被他這妹妹給帶壞的。想想以前,就算是若愚在亂來也是不會動手的,現在倒是嘴上和手上並用,真正的雙管齊下啊~

但是他這小妹,連知會都木有的!直接先斬後奏,果然若若是學壞的!(藍若昕:這幾年,終於有人給我澄清了!還是舜粲哥哥最懂我,我就是被迫帶壞的!)

鳳沐璃看著舞舜粲在那邊跳腳差點笑出來,但是舞依炫這眼神緊逼他回答問題。舞依炫一看就知道這傢伙在騙人的,冷哼一聲,「我說我的太子殿下,以後呢撒謊還是找點技術含量的話題。就這點舅舅絕對提都不想提的!」

舅舅有多寵若昕她能不知道?她哥這次來錦國目的動機那叫一個明顯,他舅舅那老謀深算會看不出來?

「我說哥哥,你這腦子別一遇到若昕就打折了,行不?」她倒是一副大姐姐的模樣,逮著兩個人男人都給訓了一頓。

舞舜粲關心則亂,可是他是哥哥呀!「嗯哼!」

「你剛剛還不是抓著我手,問沐璃怎麼樣了?急的都快哭了,咱倆半斤八兩!」面子,哥哥的面子!

舞依炫立馬捂住他的嘴巴,「你再亂說話我可就和舅舅打小報告!」

「好好好,不說了,不說了。」

靠之!她可不想讓鳳沐璃這傢伙這會兒得意的!聽聽之前他的話,指不定還要說出什麼她一棍子要敲昏他的話來。

舞舜粲理理衣服,笑若燦陽,「走吧,反正也沒事兒了。」

「我的好表弟,我和依依就先走了,明個再來看你!」舞舜粲說完,又立馬改口,「該是我的好妹夫了!」

舞依炫同樣笑若星辰,「太子殿下,你好好在家養病,這身子弱不是你的錯,但是要是你日後娶了什麼三妻四妾的要是人家嫌棄你身體不行的話,那可就糟了!」

她多好,多為他著想!

「明個見了,我的未來夫君!」叫的可膩歪了。

這兄妹倆算是膈應不死人算他們的!

「哥(妹),走著!」倆人一唱一和,一蹦一跳的手挽手走出了鳳沐璃的房間。

不等鳳沐璃組織語言,倆人已經出了門了。果然在說話膈應方面,舞家是祖傳的。

可是鳳沐璃不知道自己怎麼了,這就追了出來了。按照他的方式都是之後讓人家吃虧受苦的,一般這種事情他從來不當面處理的。誰讓他腹黑奸詐呢?

「哥,追來了!」舞依炫笑得可像個狐狸了。

「你看,他這對你的態度和之前沒什麼分別,說話也是多少透著熟悉的。我就完全不同了。」她這是招誰惹誰了?

「且再看看,這種情況不多見的。要不然就是他裝得!」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1 「我試過了。不是和你說了嗎?要是裝得就好了!」她也不至於這麼頭疼。

不知道是不是鳳沐璃頭還是有些暈得慌,一路到了府邸門口在追上二人。這一路上他倒是發現,這個舞依炫在璃府的人緣挺好的,每一個人見了她都是面帶笑意的而且她也是。 總裁,你爬錯牀了 可是怎麼對他就這麼惡劣?

「站住,我還有事情沒說!」

兄妹倆談的似乎有些投入,邁出門檻才回了頭。這假模假樣的笑容,「太子殿下,哦,不,未來夫君什麼事兒啊?」

鳳沐璃就知道她笑得可虛偽了,「不是和你提了要解除…」

「沐璃!」

唉呀媽呀,這嬌滴滴的一聲。

舞依炫趕緊抖了抖自己,抬頭問,「哥,你的雞皮疙瘩掉了沒?」

舞舜粲看到迎面來的女子,「南宮郡主。」自然是不行禮的。

「嘉兒!」鳳沐璃這欣喜的聲音立馬機器了舞依炫渾身的血液。

人沒來的時候,你當著老娘的面叫也就算了!這人來了,還笑得這麼的花枝亂顫的?你這是往棍子上撞,撞上癮了?

舞依炫立馬換個姿勢瞧著,明明之前說話還帶著點清亮的感覺,這見了男人就變味了?要說她不是蓄謀已久的話,她舞依炫名字倒過來寫。看著盛滿了情意的雙眼,這嬌羞的臉龐,可不就是早就芳心暗許嗎?

舞舜粲的手臂就這麼被自家妹妹左邊拖過來一下,右邊扯過來一下,這手臂就差上下也來個戲碼了。這吃醋的模樣啊?

舞舜粲笑笑搖著頭。

鳳沐璃輕聲說,「你怎麼來了?不是說明天來看我的嗎?」

南宮嘉兒有些羞答答的說,「這不是沒事兒嗎?」原來舞家兄妹也在,正好!

「怎麼不歡迎?」她說。

一路榮華:暴君的甜妻 「客人上門自然是歡迎的!」舞依炫忍不住了!敢在她的地頭兒「撒野」,當她真是死的!舞依炫算是不經意地站到鳳沐璃邊上,不近但也不遠,「這天色也不早了,南宮郡主就算是喜愛這京都的夜色也不該是自己一個人出來的。」

「要知道表面上安靜祥和其實地下有著旁人想象不到的牛鬼蛇神在!」舞依炫真的沒想到這個女子會是這種人,她愈發得覺得這個女子是從來京都就是處心積慮的。明明知道她和鳳沐璃的事情卻裝作無意。

如果真的是的話,那真的是太可怕了!

因為她和爹爹一個想法,姚晴兒那件事有問題。姚晴兒什麼人她還不清楚嗎?根本就是一個胸小無腦的主兒,跟在慕思思還有葉筱柔後面狐假虎威的。就算是再喜歡鳳沐璃,她就是借她十個膽子也敢害她致死的。

若是換做是葉筱柔,她倒是可能相信!

舞依炫盯著南宮嘉兒,舞依炫眼中摻雜了一些懷疑,但是卻刻意的多了些真誠,把她當做客人的真誠!

南宮嘉兒知道舞依炫會懷疑的,可是又怎麼樣?她其實也不想的只不過她過不了自己的一關,但是無妨。就她舞依炫的一己之力如何讓人信服,而她的話無非是鳳沐璃不再愛她,而是愛上了她南宮嘉兒。

這話說出去…如何?世人也只會說他舞依炫不識好歹,死纏爛打,或許還會落得個自作多情的浪蕩女的稱號。憑著下作的手段得到了太子的青睞,封為太子妃。她南宮嘉兒乃是鳳沐璃所愛的良人,無奈被她舞依炫所害——橫刀奪愛!

她若是敢說,下場不過就是這般。要知道鳳沐璃一定是會站在她南宮嘉兒的一邊的,必定會!

「沐璃,我來,會不會給你添麻煩了?」南宮嘉兒略表歉意。

鳳沐璃離她進了一步,「怎麼會呢?我的府邸向來是歡迎你的。進去吧。」鳳沐璃抬手想要攬著她進去這個舉動他很順手的,可是…偏生他卻在碰到南宮嘉兒的背部的時候放下了。

「怎麼了?」南宮嘉兒問。

「無礙,你先進去。」鳳沐璃把手悄悄地收了回來,「舞家公子要離開,本宮該是要送送的。」

「好,不過我在這等你吧。」嘉兒一副乖巧的樣子。

鳳沐璃依著她,拍拍她的頭。

回過頭來,卻不料一陣厲風刮來,顯然來者不善。但,很快的有停了下來,「哥哥不要!」

舞依炫擋在了鳳沐璃的前面。

鳳沐璃心上一驚,她這是…

「妹妹,你是看不見嗎?」舞依炫原以為舞依炫誇大了實情,他還相信鳳沐璃可能是裝的。不過是敢面對之前對舞依炫的傷害罷了,想著狡猾的糊弄過去。

可是鳳沐璃又怎麼或是那種會糊弄的人?他真的是多慮了,多—慮—了!

不過是本就不在乎而已!

溫潤如玉的樣子哪裡還在?只等著鳳沐璃回過身來給他結結實實的一拳,可她這個傻妹妹~

「妹妹,明擺著他變心了。」錯不了的,鳳沐璃的眼神里是南宮嘉兒而非他的妹妹。

這個怎麼裝?裝不出的!他不是不懂男女之情的。

「哥哥,剛剛不是說了的你不準說這事兒的嗎?你不是挺穩重的嗎?」怎麼剛剛提醒就忘了?以為她不想鄒哲閣沒良心的嗎?可是事情沒清楚前她怎麼也不會妄下斷論的!

因為鳳沐璃說了,此生都不會放開她的手的。

她相信!

說她蠢,說她傻也好。她不相信鳳沐璃這麼短的時間就移情別戀了,就算是!那麼憑什麼?就憑南宮嘉兒救了他?

女帝玩轉時尚圈 舞舜粲熄了火,狠狠地看了眼鳳沐璃,「依炫,我先走了。」

「天涯,出來。」

「主子!」

「保護小姐。」

「是!」

舞舜粲大甩衣袖,雖氣憤也還是走了。知道他這妹妹想留下了!

「沐璃,你沒事兒吧?」南宮嘉兒還以為舞舜粲真的會打上去的,嚇得她有些愣神了。

鳳沐璃有些遲緩,「恩,沒事。」他有些看不懂這舞依炫了。

他們難道不是互相生厭的關係?

舞依炫不再看這對男女,怕沒吃飯就像吐了!

倒是饒有意味的走到天涯面前,這小子的聲音挺耳熟啊?這樣子更是眼熟的!「天涯是吧?」舞依炫突然出聲。

「是是是,小姐。」心虛,止不住得心虛。

舞依炫拿著手指點點嘴巴,「我和你說個故事,摸約半月前,我被人給綁架了。那個頭頭把我給套在了麻袋裡,可是把好吃好喝的伺候著,你覺得這件事情怪不怪?」

舞依炫隨手一搭就搭在了天涯寬闊卻瑟瑟發抖的肩膀上,「天涯兄弟,說句話呀?」循循善誘,只為喚起這位弟兄一點記憶。

天涯立馬單膝跪地,正經的不得了,「小姐,這事兒和天涯沒有半點關係的。是公子吩咐的,不然我是萬萬不敢動您的。不過重點是老爺說的,是為了夫人的。您說您去了南國那麼的遠,我這跟著去做什麼呢?」和盤托出。

舞依炫點點頭,「很好,說實話的人我喜歡。」

她蹲下,「你說你這實話實說的,我這還就不好處置你了。雖然我爹是為了娘親,但是吧,你這處理的方式…」

很是難忘、難忘、難忘啊~

舞依炫站了起來,「飛揚!」

隨叫隨到的飛揚。舞依炫指了指這傢伙,「飛揚找個麻袋來給這傢伙套上。」

接著,「你套了我幾天來著?算了,給他套個十天半月的。」她也記不清了。

「小姐,天涯,天涯委屈啊~~我是冤枉的啊~」套麻袋十天,不不不不~天涯立馬就抱著舞依炫的大腿開始哭喊了,「小姐,要不咱換一個方式好不?」可憐巴巴。

舞依炫可無邪了,「那我是穿了男裝被綁的,你要不就扮女裝吧。綁嘛,那就算了!看看你長得還算是俊俏扮起來肯定不錯!」

「你家小姐好不好?」舞依炫甜甜的問。

「那天涯還是選擇套麻袋吧!」公子,你可是害死了他,這差事可不可以換個人來?他個人覺得天明和天翼都不錯的,那個不要臉的天籟也很好的!

鳳沐璃在一邊看了好一會,就看見那個天涯抱著舞依炫的大腿,這女人果然到哪裡都可以招蜂引蝶的! 326

舞依炫沒正眼瞧瞧他們,邁開了大腿雖然邁不開!「二二,二二,又哪去兒了?」

「來了來了來了~」二二就是這麼的不及時,光有聲音的。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