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龍三搖頭,微笑道:「這是你的偏見,莫非所有的特工都得是冰冷的殺戮機器?其實特工也和普通人一樣,也有七情六慾,也會喜怒哀樂。不一樣的性格,執行不一樣的任務。比如接近目標,博取他的好感,竊取核心機密,如果我和元蘭分別參加,你覺得誰的成功率更高一些?」

蘇韜若有所思,道:「應該五五開吧。」

龍三沒好氣地白了蘇韜一眼,不屑道:「你竟然覺得元蘭那種沒女人味的人,能競爭得過我嗎?」

蘇韜搖頭苦笑道:「你不是男人,你怎麼知道男人的喜好呢?元蘭雖然不像你這麼千嬌百媚,但她也有自己的獨特魅力,男人尤其是成功的男人,眼光會特別高,喜歡追求和征服冰山美人。元蘭從這個角度,更適合男人挑戰難度的心理。」

龍三輕哼一聲,道:「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女人追男人,也並非赤裸裸的引誘,稍微釋放個信號,就足以引起男人的興趣。」

蘇韜順著龍三的話往下說,「所以你現在是故意對我釋放信號嗎?」

龍三微微一愣,銀鈴般地咯咯直笑,「你覺得我是在引誘你嗎?」

蘇韜很認真地點頭,嚴肅地說道:「至少你在試探我的底線,是否會被你的小聰明給迷惑。」

龍三一改之前的輕佻,輕輕地嘆了口氣,道:「在這一點上,你和秦經宇竟然的相似,好像對我的美人計都會免疫,在你們的面前,我最大的本領失去作用,還真是讓人沮喪。」

蘇韜無奈苦笑:「勾引自己的上司,你的膽子還真不小。」

龍三眸光翻著漣漪,笑道:「也不能說是勾引,準確來說是打好關係。至少咱倆之間可以說一些比較私密的話,感情比你和別的龍組成員更近一些。」

蘇韜聳肩道:「你還真是心機啊!」

龍三不以為忤,甜美地笑道:「這本來就是個雄性的世界,論力量和武力,女人根本不是男人的對手,所以女人想要生存和發展,就得利用智慧,巧妙地斡旋。哎呀,真是要命,我竟然泄露了這麼多女人的心思,你肯定會討厭我了吧?」

蘇韜啞然失笑,「你這種以退為進的方法挺不錯,至少讓我重新對你有了新的認識。你偶爾還是挺真誠的。」

蘇韜說完這些,才慢慢推開車門,龍三搖下車窗,發現蘇韜走得很果斷,竟然沒有回身跟自己道別,她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還真是個鐵石心腸的男人,跟資料里的不太一樣。」

從龍組收集的情報來看,蘇韜是一個花花公子,身邊聚集了很多紅顏知己,對女人的抗拒程度很低,但事實證明,蘇韜是一個情商很高的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蘇韜看破。

蘇韜雖然身邊不缺少紅顏知己,但他有嚴格的標準,只有互相了解,彼此信任的女人,才會讓他徹底敞開心扉,從目前來看,蘇韜對龍三有很大的防備心。

龍三仔細琢磨,或許是因為自己太過心急了,比如安排蘇韜睡在自己的閨房,這件事太過於直接,像蘇韜這麼警惕的人,肯定會本能地感覺龍三是在故意引誘自己。

雖說女追男隔層紗,但事實上操作起來,還是得注意分寸,如果女人上杆子追著男人,男人也會被女人嚇得退避三舍。

其實龍三有點想多了,蘇韜對龍三之所以保持很冷漠的態度,只是因為他將龍三當成手下來看待,作為一個成熟的男人,當然知道和手下要注意距離,若是被男女感情弄昏了頭,極可能做出錯誤的判斷。

另外,蘇韜懷疑龍三是老龍皇安排給自己的第二個考驗,如果自己跟龍三真的發生什麼,老龍皇肯定會非常失望,所以蘇韜對龍三刻意表現出不冷不淡的態度。

蘇韜回到住處,洗了個熱水澡,想了很久,給燕無盡撥通了電話,燕無盡率先說道:「我等你的電話,等了很久。」

蘇韜苦笑道:「看來什麼事情都瞞不了您。」

燕無盡微微一笑,道:「我也沒想到龍皇會做出這麼個決定,應該恭喜你,你同時擁有了烽火和龍組兩個強大的力量。」

蘇韜嘆了口氣道:「但我怕無法同時做好兩件事。」

燕無盡一改往常的玩世不恭,語重心長地說道:「做好自己,就問心無愧。你在這方面一直表現得不錯,接下來保持自己現在的狀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就可以了。」

蘇韜沉默片刻,笑著打趣道:「你的老朋友都已經宣布我是新龍皇了,我加入烽火也有一段時間,您老人家什麼時候正式地把位置讓給我啊?」

燕無盡被弄得哭笑不得,沒好氣道:「我隨時可以宣布你是新火神,但烽火組的那幫人,你有把握駕馭嗎?有時候稱謂只是個形式,我希望有一天,所有烽火的成員都站在你這一邊,而忘記我這個老傢伙,到那個時候,即使我不願意,你也是獨一無二的火神。」

蘇韜想了想,擔憂地說道:「在外人的眼中,您非常神秘,沒有人知道您的真實身份。按理說,新火神不也應該如此嗎?而我現在的曝光率這麼高,您將我推到了幕前,說得難聽一點,故意讓我成為了眾矢之的。」

燕無盡哈哈大笑道:「誰說火神就一定要保持神秘?你是個天生擁有聚光燈效果的人,和我不一樣,你更像是龍皇,理應被萬眾矚目。不同的性格決定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即使成為眾矢之的,你不也是活得很好嗎?」

蘇韜幽幽苦笑道:「我是擔心,你只是虛晃一槍,暗中培養了另外一名火神人選嗎,而我是備胎。」

燕無盡沒好氣地罵道:「你這臭小子,什麼都好,就是腦袋裡的彎彎道道太多。我是那麼卑鄙的人嗎?」 新聞發布會準時開始,蘇韜有點意外,到場的記者有很多,除了接到邀請函的媒體之外,還有一些記者聞訊趕來,他們不僅僅是想要得到車馬費,而是三味國際的決定已經成為國際時尚界最大的新聞。

儘管英國人相對於法國、義大利而言,缺少時尚的細胞和元素,但英國人是最驕傲的,他們很難接受一個世界主流奢侈品牌,直接放棄英國市場這種粗魯野蠻的決定。

「我是《歐洲貴族》雜誌的記者巴里,現在不僅英國在關注三味國際的決定,整個歐洲時尚圈、貴族圈都在關注三味國際的決定,大家的反應很激烈,還請您進行解釋一下三味國際為何要做出這麼一個引起軒然大波的決策。」

「我是《英聯邦報》的記者彌爾頓,你有沒有考慮過,這種行為很不理智。歐洲是一個很團結的整體,當你們拒絕進入英國市場,有沒有考慮過其他國家會給你們關上大門?另外,英國有很53個聯邦附屬國,當你們決定離開英國的時候,是否也意味著像澳大利亞、加拿大等也要退出?」

「我們需要了解這件事情的真相,三味國際不過是一個企業而已,憑什麼要敢如此野蠻的決定?」

記者們紛紛開始發問,場面頓時陷入混亂之中。

魏薇站在旁邊給蘇韜捏了把汗,她有點擔心這些受到侮辱的記者,下一刻會沖向蘇韜。

設身處地來想,魏薇如果是個英國人,遇到這樣的事情,也會感覺受到了侮辱。

「請大家安靜一下,接下來有請三味國際的創始人、董事長蘇韜先生給大家解釋真相。」工作人員不得不出面維持秩序,這群記者還算有素質,經過提醒之後,開始安靜下來,不過他們望著蘇韜的眼神,充滿了不屑與蔑視。

姬湘君坐在蘇韜的身邊,用英語說道:「歡迎各位記者,坐在我身邊的這位是蘇韜先生,而我是他的翻譯。」

她的話剛說完,記者們紛紛開始拿起相機,打開閃光燈,朝蘇韜猛烈轟炸,這是一種變相的示威。

當然,也有好色之徒,將鏡頭瞄準姬湘君,在他們的眼中,面容精緻,氣質嫵媚的華夏女人很符合英國人的審美標準,自己拿回去收藏欣賞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姬湘君端坐在椅子上,臉帶微笑,擺出一幅端莊淑雅大方得體的模樣。

蘇韜不太習慣被鏡頭鎖定,但他這一刻保持克制和冷靜,眼睛微眯,倒像是在閉目養神。這副不把記者們放在眼裡,不親熱也不疏遠的淡然表現,還真有些大明星的裝逼范兒。

姬湘君對蘇韜的氣勢很欣賞,她知道蘇韜有鏡頭恐懼症,能做到現在這一步,是經歷了很多次的實踐、沉澱。

雖然現在都是數碼相機,不需要膠捲,但每一次按快門都會損傷相機的壽命,等到記者停止拍攝,姬湘君才說道:「大家有問題請有秩序的提問,我會將原文翻譯給蘇韜先生,當然蘇韜先生的回答,我也會轉達給大家。」

珍妮率先舉手,開始發問:「現在整個英國或者說整個歐洲,都因為三味國際盲目的決策而憤怒咆哮,難道你們仍然還要堅持自己的原則,放棄英國市場嗎?」

蘇韜等姬湘君翻譯完畢之後,淡淡道:「其實這個消息在昨天晚上,三味國際在華夏漢州總部正式面向全世界發布,華夏有句俗話,覆水難收。說出去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水倒在了地上,還怎麼收回呢?」

記者們驚訝,巴里站起身,皺眉說道:「蘇韜先生,我很奇怪你為何有這麼個決定,難道你對英國天生排斥?所以才會做出這麼不禮貌的銷售決策?」

「我熱愛自己的同胞,也不仇視任何其他國家。」蘇韜覺得這個記者的水平很一般,自己就算是真的討厭英國,也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啊。那樣豈不是有點腦殘?

「我在網路上收集過您的資料,也知道您最近在塔立吉克的所作所為,您是一個充滿國際主義精神的醫生,但這有很難和你現在的決定聯繫起來。因為您現在表現出來的,的確有點像是極端民族主義者。」彌爾頓很狡猾地說道,他前一段話是在表揚蘇韜,后一段則是在狠狠地質疑蘇韜,這其實是一個很危險的採訪陷阱,蘇韜一旦說錯話,很有可能會被人詬病。

當一個人和極端民族主義掛上鉤,那麼他在國際上的名聲就徹底臭了。

「我得重申,三味國際做出這個決定,完全是因為市場的原因。」蘇韜看上去很失望地說道,「你們應該都知道我此次來到倫敦,是受到英國皇室的邀請,參加一個醫學交流會。如果我是你口中所說的那種人,為何要出現在這裡呢?我對英國沒有任何敵意,有的只是最純粹的好感。」

姬湘君一邊翻譯,一邊感慨,蘇韜已經慢慢適應這種場合,他其實挺適合去當外交官。

隨後又有幾名記者站起來,猜測蘇韜做出放棄英國市場的原因,但一一都被蘇韜巧妙地否認了。

珍妮沒忍住,再次拿著話筒,語氣嚴肅地質問道:「既然不是這些原因,那麼你為什麼要做出放棄英國的市場?儘管英國的銷售額不算多,但三味國際並沒有出現虧損,這顯然跟你所謂的市場分析,沒有任何關係,不過是借口而已。」

蘇韜聽完珍妮的話之後,故意沉默了片刻,這是故意在裝腔作勢,如此一來,所有人的目光就會聚焦到自己的身上,因為時機差不多成熟,蘇韜需要鄭重其事地宣布真正的原因。

蘇韜開始自己的表演,他的表情似乎痛心疾首,「不是我不願給英國市場供貨,而是不敢給英國市場繼續供貨。」

不敢?

蘇韜的這番論點,讓所有記者的變卦心裡瞬間打上無數個問好。

因為蘇韜在眾人面前的形象,是居高臨下,不可一世的。但不敢,顯得蘇韜膽小謹慎,亦步亦趨。

莫非有誰在暗中威脅了蘇韜,讓他離開英國市場。國際奢侈品牌這麼多,每個品牌都有自己的第盤,比如迪奧在法國,古馳在義大利,地位都是不可撼動的,各自都有保護地方政策。

難道三味國際在英國遭到某個本土奢侈品競爭對手的要挾,又或者被大經銷商挾持了?

「難道有人在威脅三味國際嗎?」

「或者是你在故布疑陣,只是給自己找個借口和台階?」

姬湘君見場面又開始混亂,她不得不擺了擺手,提醒道:「請各位稍安勿躁,你們七嘴八舌,我無法翻譯給蘇韜先生,他也無法回答你們的問題。」

珍妮說道:「我們的問題很簡單了,剛才蘇韜先生說不敢,請他公布不敢的原因,如果確有其事,我們可以為你討回一個公道。」

珍妮其實覺得蘇韜不過是虛晃一槍,哪裡有什麼人會威脅三味國際。三味國際的產品雖然很受歡迎,但銷量並不是特別多,至於那些競爭對手不需要擔心三味國際,因為化妝品市場份額很大,屬於消耗品,每天英國女性都要使用護膚品,而三味國際的銷售量有限,所以她們會用其他護膚品取代,故而三味國際只佔據了這個市場極少的一部分。

前面故布疑陣,製造懸念,一切都是為了接下來公布答案做鋪墊。

這些記者都是聰明人,他們的問題刁鑽古怪,但一切都在蘇韜的意料之中。

「做出這個悲傷的經營決策,一切因為英國政府,以及歐盟。」蘇韜很無奈地說道。

姬湘君翻譯這句話的時候,也是非常吃驚,她沒想到蘇韜會把話題拔高到政府的高度,一旦這些記者報到出去,恐怕會引起軒然大波。

蘇韜這是要做什麼?要和英國政府甚至和歐盟對著幹嗎?

「可笑。」巴里冷笑,「你這個答案實在太荒謬,難道英國政府組織三味國際的護膚品在本國流通了嗎?難道歐盟跟三味國際下達指示,從現在開始三味國際禁止向英國銷售三味國際的產品?」

「雖然英國政府沒有跟我們這麼說,但法律和政策阻止了我們。我們不得不遵循政策,調整相應的經營策略,規避最大的經營風險。」蘇韜表情凝重地說道。

「抱歉,我大學學的專業是英國法律,很難找到哪一條法規是限制三味國際的。」一名中年大鬍子記者站起身大聲質疑道。

「先生,那您大學的專業成績肯定得不到A。」蘇韜將行醫箱放在桌上,從裡面的夾層取出厚厚的一疊資料,吩咐工作人員,「請將這些資料分發給在座的記者。」

姬湘君在旁邊看得目瞪口呆,自己幾乎每時每刻都和蘇韜在一起,她不知道這些資料是蘇韜何時準備的,這也就意味著蘇韜策劃這件事情已經有很長時間。

姬湘君不得不感嘆蘇韜的心計和城府之深,自己雖然是靠他最近的人,但卻和其他人一樣,根本看不透他。

她心中特別好奇,那些資料上寫著什麼內容。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你也看研究下這個文件,等下好方便翻譯。」蘇韜將文件遞給了姬湘君。

姬湘君發現碩大的一張白紙上,用粗字列印了一段話:

「英國藥物與保健品管理局於2013年11月21月頒布的傳統草藥製品限售法令已於2014年5月1日起正式實施。於2013年11月21月頒布的傳統草藥製品限售法令已於2014年5月1日起正式實施。」

「2004年3月31日,歐盟頒布了《傳統植物葯註冊程序指令》,規定所有在歐盟市場銷售的植物葯都必須在2011年4月30前按照新指令完成註冊,並得到上市許可。若沒有進行傳統葯註冊,現在以食品、保健品等方式在歐盟市場上流通的中藥都將被禁止銷售。」

蘇韜等大家都看完這段資料,無奈苦笑道:「大家都看到了吧?這是英國和政府的政策法令。眾所周知,三味國際的護膚品能夠得到市場的認可,消費者追捧,獲得那麼多好的口碑。主要在於它的成分全部都是來自於華夏的草本植物,通過傳承千百年的配方,加以提煉和組合,才擁有祛疤抗皺駐顏美容等良好的效果。三味國際的發展速度很快,我們最近才發現其中的風險,如果現在加以控制還來得及,如果繼續放任下去,到時候有人完全可以用我們原材料中設計傳統植物葯去投訴我們。三味國際的護膚品因為成分是藥草,未經註冊的草藥會誤導民眾,天然的不一定就都是安全的,那些沒有經過註冊的草藥很可能會傷害健康甚至帶來嚴重的後果,那麼豈不是會引起眼中的經營損失?」

「三味國際之前的護膚品都還好,但我們即將上市的馥郁芬芳丸,裡面的草藥成分,不少是英國禁止使用的。」蘇韜在記者的臉上掃過,鄭重地問道,「各位記者,這就是我所說的不敢,你們能理解嗎?」

記者們都沉默了,因為無言以對。

他們可以體會蘇韜面臨的窘境,也能理解現在中醫在英國乃至歐盟國家發展的步履維艱,現在歐盟國家很多中藥店都無法生存,因為治病救人總要開中草藥,但政策決定不允許售賣,這豈不是自相矛盾嗎?

三味國際的護膚品,雖然不是植物葯或者保健品,但它也是用藥草配方,嚴格意義上,屬於打政策規定的擦邊球。

馥郁芬芳丸,可以化成水外敷,也可以內服,那你說它是植物葯或者保健品,也是可以的。

如果有些消費者拿著馥郁芬芳丸去投訴三味國際,法庭會不會判三味國際敗訴?在西方,這種經濟賠償足以讓任何富翁傾家蕩產。

「狡辯,如果你們擔心出現這樣的問題,為什麼不禁止向所有的歐盟國家銷售產品,而是專門針對英國?」珍妮不肯罷休,畢竟現在輿論有反轉的趨勢,自己作為始作俑者,沒有查明真相就報道,豈不是會成為行業人嘲笑對象?

她不能讓這件事就此結束,只有此次事件繼續發酵,她才能名氣和影響力不斷提升。

「雖然現在歐盟很多國家都對中醫或者中藥保持審慎態度,但英國是第一個制定出這個政策的國家,所以我們不得不更加慎重地對待。」蘇韜很嚴肅地說道,「當然,三味國際的護膚品在未來會盡量側重亞洲市場,歐洲市場是否參與,還是得看歐盟國家制定的政策,是否有利於中草藥護膚品的生存。」

「這個解釋我沒辦法接受。」珍妮激動地說道,「你將護膚品和保健品、藥物混為一談,偷換了個概念。」

蘇韜搖頭苦笑:「護膚品的作用是什麼,是否為了讓皮膚保持水潤、緊繃有彈性,或者延緩衰老? 我要謀國 保健品的作用又是什麼?是否讓身體機能更健康地運轉。你覺得真的一點沒有聯繫嗎?我舉個例子,國際知名的護理產品公司爆發了致癌門,難道這不是因為皮膚護理產品出現的品牌危機嗎?」

巴里深深地看了一眼珍妮,「蘇先生的解釋,還是合情合理,我能接受你這個答案。不過,任何產品想要保證市場流通,必須要有嚴密的產品質量檢測,如果你們足夠自信,將產品交給有關部門檢測,得到認可之後,拿到銷售許可牌照,那樣就可以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損失了。」

蘇韜等姬湘君翻譯結束之後,朝巴里點了點頭,「你是一個懂經營管理的人,但我必須告訴你一件很無奈的事情。可以這麼說,三味國際的每一個產品都經過詳細的檢測,確保不會產生任何副作用,但想要通過歐盟的審核,每一個產品至少要花費數百萬的檢測費用。我並不是捨不得出這筆錢,而是覺得不公平。」

巴里眼中閃過一道驚訝之色,道:「哪兒不公平呢?」

「為什麼檢測費定價如此之高?又是誰制定的標準?」蘇韜語氣很凝重地說道,「我懷疑這本身就是一個相互串通的陰謀。為了收取高額的檢測費,歐盟和檢測部門故意製造了這麼一個規矩。」

巴里瞪大眼睛,沒想到蘇韜會爆出驚人的論斷。

下面的記者開始議論紛紛,因為蘇韜正在試圖揭開黑色利益鏈條。

「你這個觀點有點太武斷了。」巴里反駁道,「如果沒有實際證據,不能如此不負責任的發表觀點。」

蘇韜覺得這個叫做巴里的記者挺有意思,笑著說道:「當然,這是我的猜測而已。我願意收回剛才的話。」

姬湘君翻譯完蘇韜的這句話之後,總結道:「蘇韜先生已經在剛才宣布為何三味國際退出英國市場的原因,雖然有些遺憾,但也是無奈之舉。還請諸位記者如實報道原因,等大家結束的時候,不要記者離開,可以到接待台簽字領取一份小禮品。」

姬湘君說話結束之後,所有記者開始陸續離場,今天這個發布會來得還算值得,因為舉辦者準備了小禮品,珍妮簽完字之後,工作人員單獨拿了一個與其他人不一樣的袋子遞給了她,「這是給您的!」

珍妮皺了皺眉,滿心疑惑,莫非自己得罪了蘇韜,因此他給自己的禮品特別低廉,故意噁心自己?

珍妮好奇自己的袋子里裝著的東西,於是來到衛生間的隔斷,打開了袋子,裡面有一個紙條,上面用英語寫道,「還請珍妮女士,前往酒店房間6604,願意與您再單獨溝通一番。」

珍妮冷笑一聲,自言自語道:「還真將我看成聽話的棋子了。」

若是沒有昨天自己爆料,今天發布會豈能有這麼多同行而來。她發現代理有一個紅色的信封,疑惑地打開,發現裡面竟然是一張支票,上面的數額之大,足以讓她瞠目結舌。

幾分鐘過後,珍妮來到了6604房間,她是個很現實的人,對金錢有饑渴感。

珍妮表情疑惑地盯著蘇韜,如果不是旁邊有姬湘君,她或許認為這個男人可能喜歡上自己了。雖然自己不喜歡出賣肉體,但那筆支票足以讓自己動搖,是否要和這個有錢的年輕人共同度過一段短暫的異國戀情。

偏執薄爺又來偷心了 珍妮本來對蘇韜的印象很糟糕,但那張支票足以讓她改變之前的所有印象。

「你想跟我聊什麼呢?」珍妮嘴角露出充滿風情的笑容。

「剛才給你的那個小禮品,你還滿意嗎?」蘇韜微微含笑,溫和地望著珍妮,「這是你應得的,如果沒有你昨晚的幫助,今天的新聞發布會無法這麼成功。」

珍妮尷尬地笑了笑,昨晚的那個新聞,她的願意是為了要黑化蘇韜和三味國際,因此說了許多誤導觀眾的話,「即使我真的幫了忙,但那筆錢也太多了。」

總裁的完美甜心 蘇韜見珍妮還不算特別貪婪,笑著說道:「這筆錢只是給你的第一筆酬勞。當然,如果你能在幫我一個忙,我會給你第二筆酬勞。」

言畢,他將另外一個信封遞給了珍妮,珍妮接到手中,猶豫不決,是否要在現場看一下裡面的數字。

戀你1001次:喬爺,扯證吧 蘇韜猜出珍妮的心思,對著姬湘君道:「告訴她,她現在就可以看一下支票的數字。」

等姬湘君翻譯完畢之後,珍妮抽出了支票,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因為是剛才那張支票數額的十倍。雖然她現在除了薪水之外,還有其他收入,但支票上的數字是她一輩子可能都賺不來的財富。

「請你放心,這筆錢會以合法的形式,轉入你的賬戶,而且過程嚴格保密,你不需要擔心有任何負面影響。」蘇韜耐心地解釋道。

「你想要我做什麼?如果違背良心或者違法亂紀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幹!」珍妮心中糾結不已,其實若是真要自己違背良心去做某件事,這麼一大筆錢也足以讓她鋌而走險了。

「是嗎?那看來我要考慮一下了。」蘇韜笑眯眯地望著珍妮。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