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我和她同班,我是副班長,她是班長,怎麼可能不認識了。」李易十分得意的道。

何雨欣作為陵南中學校花,其美貌之色可謂遠揚,有不少學生都是慕她的名,才來的陵南中學。

可何雨欣除了上課,其實很少在學校里露面,導致很多學生以見過何雨欣為榮。

像李易這種能與何雨欣接觸過的人,自然更加得意,他根本不知道,何雨欣與吳曉曉便是閨密。

同時,他也沒有注意到邊上的葉天眼帶不屑,失笑的搖頭。

姜秋聽到這話,喜道:「那你能幫我要到她的簽名嗎?」

「這個……」李易搖頭道,「不能!」

何雨欣雖是李易班裡的班長,可除了是班上的事情,其他方面都少有與人接觸,哪怕想跟她說句話都是難。

李易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隱秘,並不是何雨欣是冰山美人,生人勿進,而是她背後的人不允許。

是的,有人不允許何雨欣與陌生人有過多的接觸,尤其是異性。

如果被那個人知道了,何雨欣自然不會怎麼樣,可與她過多接觸的人,尤其是異性的下場可就非常凄慘了。

何雨欣也曾經反抗過,可那些結果都沒有改變,和她接觸的人下場依舊。

為了不使別人受傷,善良的何雨欣選擇了封閉自己,除了曾經的閨蜜之外,便很少人接觸了。

至於那個人,李易不敢招惹,那涉及到這比他所混的圈子更拽的層面。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一下江陵市各種二代所混的圈子。

其中像之前包宇和何代立等人混的,便是江寧市的富二代圈子,而且還不算是江陵最頂級的。

就之前包宇找上的鐘亮,混的算是富二代的頂級圈子。

李易身為副市長的兒子,混的自然是官二代的圈子,自然也是江陵市最頂級的。

名門暖婚 富二代的圈子相比,官二代的圈子明顯要高上一個層次,這是權利的因素。

與官二代同等的,還有軍二代。

可在這之上,其實還有一個圈子,比之軍、官二代們更高,李易所說的那人便是來自這個圈子。

如果他敢跟何雨欣多說一句,那後果絕不會和其他人有什麼兩樣,哪怕他是江陵市副市長的兒子。

所以,李易可不會為了面子,去替姜秋要什麼簽名。

「切! 愛情逃兵 那算了!」

姜秋頓時沒了興趣,轉過頭去,繼續花痴的看向了吳曉曉。

李易立馬尷尬起來,他還指望靠姜秋問問題來裝逼,可沒想到姜秋與他說話,居然只是為了何雨欣,隨後便也將自己當做不存在了。

簡直豈有此理!

再看吳曉曉憋笑的樣子,李易知道自己出醜了。

他不甘心,試著問道:「你不打算問些其他問題嗎?比如學習方面的?」

「不了,沒什麼好問的!」

姜秋直接搖頭。

這一下,李易差點沒氣炸了肺,在心中怒吼你特媽的不問,我怎麼展現我的牛逼之處啊?

葉天放下碗筷,對著姜秋說道:「我吃飽了,你要不要一起走?」

吳曉曉急了:「等我一下啊!」

葉天沒有回答,見姜秋猶豫,直接起身走人。

至於那個李易,葉天仍舊懶得多看一眼。

跳樑小丑而己,無須在意。

「美女再見哈!」

姜秋見狀,連忙起身追向葉天,還不忘沖吳曉曉擺手。

吳曉曉應了聲,不悅的扒拉著飯菜,氣道:「這個葉天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簡直可惡。」

李易沒聽全,問道:「什麼可惡?」

吳曉曉瞪了李易一眼,說道:「沒你的事!我走了,別再跟著我了!」

說完,她便便將餐盤一推,起身離去。

李易這次沒在跟上,心裡對葉天的恨意更深了。

吳曉曉剛才對葉天和對他的區別,只要不是傻子和瞎子,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男人最不能忍的就是自己想要的女人,給自己一張冷臉,卻對著另一個男人獻殷勤。

尤其李易自認身份不凡,自然覺得這完全是羞辱!

本來在剛才,葉天從始至終沒有正眼看過他,就已經讓李易很是惱怒了。

如今,吳曉曉這麼一個不經意的區別對待,下次便讓李易徹底的記恨上了葉天。

他決定要從葉天身上找回面子,證明給吳曉曉看,那叫葉天的傢伙根本不配和自己為敵。

這邊,李易心中對葉天恨得牙痒痒!

另一邊,姜秋在追上葉天後,就一直在葉天旁邊問個不停。

「我說葉天,走那麼急幹嘛,居然丟下美女不管不顧,你不會是個gay?」

葉天笑了笑,知道這小子一向嘴碎,懶得理他,所以沒有回答。

【作者題外話】:新書求收藏,求評論,求指錯,求打賞,求一切能求的,作者君拜謝! 姜秋打了個冷顫:「那看來我要離你遠點,不過你跟那個美女認識嗎?

你要是不喜歡,你不如介紹給我?她叫什麼名字啊?」

「介紹給你?」葉天搖了搖頭,「我怕你無福享用啊,她叫吳曉曉。」

姜秋頓時大叫:「吳曉曉?卧槽,她就是吳曉曉,我們學校的校花之一?

兄弟,你怎麼不早說,我就說你丫的是扮豬吃虎的貨,你丫的居然認識校花。」

「裝逼成功,逼格+10。」

這也能裝逼,葉天略顯詫異,隨即無奈的搖頭笑了笑。

在姜秋的糾纏下,葉天一整天都覺得身邊似乎有一隻蒼蠅一般,無奈這傢伙的高冷模式怎麼結束得這麼快啊!

另一邊,離開學校的鐘亮,那時候正在一家咖啡店裡,身邊正聚集著幾個殺馬特社會青年。

幾個男學生中,一個高大個的問道:「鍾少,怎麼了這是?今天這麼有空出來找哥幾個耍子啊?」

鍾亮惡狠狠的說道:「朱大常,我今天找你們,是想要你們出手去對付一個人!」

一想起葉天,鍾亮便感覺自己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尿臭,嘴裡有種鹹鹹的味道,哪怕他已經回去洗了整整兩個鐘頭的澡,用掉了整整三箱的漱口水。

聽到鍾亮這話,那叫朱大常的高大哥問道:「鍾少,你儘管說,究竟是什麼人,哥幾個一定替你擺平!」

另一個稍微瘦小點,髮型極為殺馬特的男生髮狠道:「沒錯,鍾少你說,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敢惹你?

這不是你們學校的,告訴我是哪個班,叫什麼名字,我這就帶人去教訓他一頓,讓他以後招子放亮些!」

說話間,這人便向後招呼了一聲,準備直接帶人去陵南中學動手。

鍾亮說道:「苟義之,不妥,那人現在在學校里,不可以亂來的!」

被稱作朱大常的高大個,也忙說道:「是啊!苟義之,陵南中學可和其他學校不同,敢在那裡亂來的,都得進看守所的!」

「那你們說怎麼辦?」被稱作苟義之的殺馬特反問道。

「這……」朱大常頓時語結。

苟義之不理他,看著鍾亮問道:「鍾少,這事總不能就這麼算了吧?」

鍾亮神情陰冷,說道,「當然不能,敢惹我鍾亮的,豈能讓他快活到明天?

學校里不能亂來,可不代表出了學校也不能亂來,你們明白了?」

朱大常和苟義之頓時明白過來,一起陰笑著說道:「明白!明白!還是鍾少高明!」

這馬屁拍的,實在是牽強。

鍾亮對朱大常說道:「大常,你怎麼說而我也是從小玩到大的,那麼這件事就交給你辦了。

到時候給我抓住,這個傢伙狠狠的揍上一頓,然後將這傢伙帶到我面前,要親自給他一個懲罰,知道嗎?千萬別給我搞砸了!」

到時候,只要朱大常等人將葉天帶到自己面前,自己一定要胖揍他一頓,也將他扔進小便池裡。

不,要扔進化糞池才的解恨,

想到這裡,鍾亮便不禁激動起來。

朱大常拍了拍胸膛,自信的說道:「鍾少,我做事,你放心吧!」

說完,朱大常便轉身離去。

時間很快就過去,轉眼便到了傍晚,葉天放學后出了校門,往鄭霜的家走去。

就在這時,葉天感覺到身後有動靜,回頭一看,有一個鬼鬼祟祟閃到了一邊。

葉天一笑,沒再理會,繼續往前走。

就在這時,他發現身前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孤單的一個人走著。

葉天上前幾步,發現這熟悉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之前遇到過的何雨欣,他有些意外,不明白為什麼何雨欣會自己一個人孤單的走在路上。

以她的美貌,護花使者一定不少,怎麼會讓她一個人走在路上。

葉天前世雖然和何雨欣是同學,但兩人交集的時候,都彼此已經算是功成名就,所以葉天並不知道何雨欣現在的情況。

當下,他上前招了聲招呼。

「嗨,何雨欣,你怎麼會一個人的?」

「啊!是你?」

何雨欣停下腳步回頭,發現來人是葉天,不禁有些意外,她對葉天的印象可謂極深。

當初初見時,真是被葉天對自己的了解感到意外,后又被葉天表露出來的滄桑感吸引。

再後來,面對包宇的刁難,葉天的淡然自若尤為讓她意外,那是一種視包宇如無物的自然流露。

何雨欣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葉天有這樣的自信。

她有一種直覺,葉天這個表現並不是狂妄,是他真的有這樣的本錢和實力,能夠視包宇如無物。

他之所以面對包宇的刁難仍舊淡然自若,只是不屑於理會包宇,就像龍不與蛇同肩,葉天也不會去理會檔次還低於自己包宇。

果然,在後邊的帝龍會所,葉天便接連打了包宇的臉,更是讓包宇直接跪在地上無法起來。

在何雨欣看來,那種霸氣才是葉天理所應有的本來面目,低調不過是他不屑於理會那些擋次過低的存在。

因為某些原因,何雨欣也知道在各種二代之上,還有著一種檔次極高的層面。

而葉天,可能便出身這樣的層面。

特別是從吳曉曉那裡得知,葉天在獨自面對周天朔后,居然能夠全身以退,毫髮無傷,更是讓何雨欣加深了這個想法。

看著何雨欣打量著自己,卻沒有說話,葉天不禁笑道:「怎麼了?沒見過我這樣帥的帥哥嗎?」

這時,聽到葉天的招呼,何雨欣驚訝過後,不禁一笑,不答反問道:「葉天,你怎麼也一個人?」

葉天一笑,「我一個人很奇怪嗎?我從小便孤家寡人的!」

他的臉上雖在笑,笑容里卻透著苦澀,那家族雖大,可他在其中卻孤家寡人無異,所以這話並沒有錯。

聽到葉天的話,再一看神情,何雨欣以為自己剛才的話觸及到了他的傷心之處,連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聽到這話,葉天一笑,說道:「沒什麼,這些都是過去了!」

停了一下,他又繼續說道:「對了,你還沒回答我剛才的問題了,你怎麼一個人走,沒有護花使者送你回去嗎?」

白了葉天一眼,何雨欣嗔道:「你亂說什麼?我哪有什麼護花使者!

再說了,我家住的萬定小區離這裡也不遠,哪裡需要人送啊!」

「哈,是嗎?」葉天一笑,「就離我住的漢韻小區不遠,正好順路,我送你吧!」

「不用了……」

何雨欣連忙拒絕,因為那個人的緣故,所有接近她的異性下場都很凄慘,所以她不想葉天也這樣。

是不等何雨欣說完,葉天便搶斷道:「怎麼?你怕我送你回去,你的護花使者會找我麻煩嗎?」

「不是,他……」

聽到葉天這話,何雨欣頓時急了,想要解釋那個人不一般,就算是江陵市的官二代們也不敢招惹他。

可這時,她突然想到了之前葉天的表現,以及自己的那個想法。

如果葉天真的是那個層面的人,那自然就不需要害怕那個人了,自然也就不會有那樣的凄慘下場。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