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蘇賢也不藏私,解惑道:「首先,擁有兩種屬性的妖獸天生就比尋常妖獸多出一個天賦妖術,就像這隻銀獠毒牛,你別看它現在是妖者九階,但它同時擁有土屬性和毒屬性的兩種天賦妖術。」

「其次,這隻銀獠毒牛應該是有某種奇遇所以發生了變異,如果傾注龐大的資源讓它成長起來,妖皇也不是夢,甚至有希望晉陞妖尊,當然,這個過程花費的時間也肯定很長。」

妖尊?這是一個多麼遙遠的辭彙。

這等天賦,已經深深刺激到了兩人,唐烈那雙眼眸已經徹底遍滿狂喜之色,灼灼地盯著銀獠毒牛,生怕它跑了。

孔玄更是羨慕不已,沒想到獸峰之上還有如此出眾的妖獸,也是不斷感慨自己以前的無知和短淺。

就在孔玄要讓冰霜虎前去抓捕那隻銀獠毒牛時,唐烈陡然阻攔道:「別,小綠說讓它來。」

「小綠是誰?」孔玄迷惑地摸著腦袋。

「啾啾!」

聖毒鼠氣憤地叫喚了兩聲,惡狠狠地盯著孔玄,孔玄這才發現原來這裡有一隻墨綠色老鼠的存在。

就連剛剛聖毒鼠在帶路孔玄都沒注意到,只是一味地跟著蘇賢他們走,順便籌劃著他的大計。

說實在的,聖毒鼠的存在感太低了,而也正因為如此,它才更加恐怖。

…… 「這小老鼠,這麼可愛,真的可以嗎?」

孔玄尷尬一笑,眼中分明是懷疑之色,一百個聖毒鼠都沒銀獠毒牛那麼大,何況站在它面前的是一群銀獠牛?

這跟一個嬰兒面前站著幾十個大漢是不一樣的,因為此刻的畫面甚至更具備衝擊感,普通大漢也沒銀獠牛那股煞氣,嬰兒也比聖毒鼠來的大。

蘇賢倒是臉色輕鬆,已經雙手抱胸退到了一邊,倚靠在樹旁,絲毫不懷疑聖毒鼠的能力。

半步妖師的聖毒鼠,是跟你開玩笑的嗎?

就連蘇賢對上此刻的聖毒鼠都沒有十足的把握,這群銀獠牛恐怕就更不在話下了。

啾啾!

我真是族長 待聖毒鼠孤身跑上前,數十頭銀獠牛都愣了,這隻小老鼠是來搞笑的嗎?

與此同時,銀獠牛龐大的身軀上氣勢微微鬆懈,牛目之中全是輕蔑之色,顯然它們並不認為一隻小老鼠能對它們構成什麼威脅,估計一腳就踩死一個,沒有一點兒挑戰性。

吼!

牛群之中,唯有那頭銀獠毒牛感受到了異樣,心中瀰漫著一股不安,牛目緩緩變得血紅,揚起刀鋒般的尖銳獠牙,瞪著聖毒鼠低吼了一聲,示意它不要再靠近了。

聖毒鼠哪管那麼多,那嬌小玲瓏的身影來回亂竄,渾身毛髮猶如鋼針般倒豎而起,好像一個刺蝟,在銀獠牛愣神之際,就在它們寬厚堅硬的腳掌上扎了幾下,全都留下了數個針孔狀細小的傷口。

吼!

陡然間,一陣陣怒吼聲震耳欲聾,受到襲擊的數十頭銀獠牛暴吼一聲,頓時亂作一團,紛紛尋找著聖毒鼠的身影,想要一腳將其踩成肉醬。

轟隆!

領地之內,響起了地動山搖般的震動,當它們定睛一望,便見聖毒鼠已經回到了方才的位置,銀白色的獠牙上凝聚起一抹白光,數十頭銀獠牛快若奔雷地朝聖毒鼠怒沖而來,眼眸赤紅,還發出哞哞的怒喘聲。

「卧槽,跑啊!」

周邊的古樹都在銀獠牛的衝撞下被攔腰截斷,韌性十足的藤蔓也被扯碎,枝葉飄散,塵土飛揚,捲起一陣嗚嗚狂風。

見狀,孔玄瞳孔一縮,臉上浮現一抹蒼白驚懼之色,掉頭就跑,這要是讓這群銀獠牛碾壓過來,饒是冰霜虎也擋不住啊!

轉瞬之間,孔玄騎在冰霜虎的虎背上狂奔出了數百米,剛鬆了口氣,一扭頭突然反應過來那兩個人還留在那裡,臉色唰得就垮了下來,心想要是他們出事,自己定然難辭其咎啊!

一想到這,孔玄掙扎了一番,一咬牙還是硬著頭皮回頭了,就算他們死了那自己也一定要將屍體帶回去,打不過大不了跑,這小道之中銀獠牛群肯定沒自己溜得快。

剛剛那種情況,明顯不能怪自己,是他們太無腦了招惹銀獠牛群,自己真的是愛莫能助啊,孔玄這般安慰著自己,幾秒鐘后便回到了他想象中的事故現場。

然而,冰霜虎的前腳掌剛落下,一雙炯炯的虎目中便布滿了驚恐之色,就連正想著趕回來支援,哦,不是,想著趕回來收屍的孔玄都呆住了。

哞——

聖毒鼠那小小的身前,數十頭銀獠牛東倒西歪,它們的牛蹄已開始潰爛,化為泛著毒泡的血水,而且這種毒還在持續蔓延,不用多久就可以侵蝕全身,將這些銀獠牛腐蝕殆盡。

蘊含著毒液的血水淌到了大地之上,綠草瞬間乾枯,生機消散。

哀鳴聲傳來,銀獠牛的牛眸中已被恐懼充斥,感覺一種可怕的毒素正在迅速吞噬著自己的生機,而自己卻無能為力。

剛剛發生了什麼?

孔玄震撼地望著被擊潰的銀獠牛群,難以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再次望向那聖毒鼠時,身子骨一抖,莫名打了個寒顫。

眼下這副慘狀,就是這隻小老鼠折騰出來的?

哇,這是一隻怎樣的老鼠?

人家都是笑裡藏刀,它簡直是萌里藏毒啊!

銀獠毒牛作為領地的王者,此刻的它沒有半分王者威嚴,只是眼中閃爍著淚光,哀傷地望著受傷的同伴,再無一絲反抗之心。

只見,銀獠毒牛焦急地來到聖毒鼠那螻蟻般的身子前,低下了高傲的頭顱,乞求著它放過自己的同伴。

銀獠毒牛很清楚,論毒,說這隻老鼠是自己的祖師爺也不為過。

眼下,也只有臣服,才有機會挽回同伴的性命。

啾啾!

聖毒鼠那雙眸子里只是冷漠,小步爬回到了唐烈的肩膀上,叫了幾聲,唐烈一下子從震驚中緩了過來,一座妖宮即刻出現,唐烈的神念種子毫不受阻地衝進了銀獠毒牛的神念之中,光芒一閃,銀獠毒牛便消失不見。

這就代表著,銀獠毒牛已成為唐烈的第二妖獸!

唐烈都感覺跟做夢一樣,這麼快就搞定了?

這聖毒鼠竟如此可怕?

「小綠,那這些銀獠牛……」唐烈問道,顯然是不想傷及無辜,自己只想捕獲銀獠毒牛而已,並不想傷害它們的性命。

聖毒鼠無奈地攤開了自己的爪子,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都毒下去了就沒挽救的措施了。

唐烈一暈,感受到第二妖宮中銀獠毒牛的咆哮聲,不禁感到頭大,倒是蘇賢幽幽一嘆,聖毒鼠不愧是聖毒鼠,行事是真的狠毒,於是他取出了一瓶解毒丹,僅僅十枚只能暫時壓制十頭銀獠牛體內的毒素,能否活下去就看它們自己了。

這也算安撫銀獠毒牛的一種手段吧!

畢竟,聖毒鼠體內本源的毒素,已經接近毒的頂峰了,若沒有更高級珍貴的解毒藥材煉製解毒丹,即便現在這隻聖毒鼠只是半步妖師,但想解聖毒鼠的毒無疑是痴人說夢。

孔玄和冰霜虎都躲得遠遠的,根本不敢靠近唐烈,準確的說是不敢靠近聖毒鼠。

「兩位兄弟,剛剛不好意思……」孔玄羞愧道,原來這兩人壓根就沒想跑,而是有絕對把握能拿下這群銀獠牛的。

枉自己一身妖師三階的修為,居然還是第一個扭頭就跑的人,孔玄頓時慚愧不已。

見蘇賢轉身就走了,似乎並沒有回話的打算,唐烈也沒想說什麼,就選擇了沉默。

其實,剛剛唐烈的心神全部系在聖毒鼠的身上,很是替它緊張,生怕它那小身子抵不過銀獠牛的踩踏,至於孔玄獨自逃跑這事,他壓根兒沒注意到……

走出獸峰,蘇賢對朱長老點了點頭,表示一切順利,告辭之後兩人就回到了第三十峰之中。

孔玄神思恍惚地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感覺今天上了一堂別開生面的被教育課,感觸良多。

……

進入雜亂的前院,往事重回心間,唐烈咬著牙揮了揮拳頭,道:「要是那人還敢來,我一定打得他滿地找牙。」

聖毒鼠無精打采地在唐烈肩膀上滾了一圈,之後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隨即鑽回妖宮中休息去了。

「你一定要打的話,他肯定有來無回了。」

蘇賢微微一笑,笑容中透露著一股寒意,開始打理著院子,卻被唐烈攔了下來,只見其嘿嘿一笑,道:「蘇兄弟,都說我是你請來打理院子的,這種小事就交給我吧!」

唐烈沒說的是,蘇賢又是帶自己去葯峰求丹療傷,還陪同自己找第二妖獸,自己有今天全是蘇賢賜予的,要是不做點回報,那他也太不知好歹了。

被唐烈摻進了閣樓之中,蘇賢啞笑不已,也不矯情,半個多月都浸淫在煉丹之中,是時候該提升一下自身的實力了。

……

「初步來看,那隻聖毒鼠掌握了毒噬,天賦妖術是什麼還看不出來。」神念之中,蘇賢默默道。

「聖毒鼠的天賦妖術無非兩種,較為常見的是種毒術,可以在無形之中讓目標中毒,這一般要靠神念之力才可以做到。但是,那小傢伙天生神念不全,剛剛戰鬥時目標眾多,它都沒使用種毒術。」

「那麼有很大的可能,它的天賦妖術是那很罕見的至尊毒體。」 總裁一抱誤終身 青羽推斷道。

蘇賢的臉上浮現了迷茫,喃喃道:「至尊毒體?」

「沒錯。帝妖榜上共有三種毒屬性妖獸,但聖毒鼠才排名最後,換言之,排在它前面的兩隻妖獸比它更毒,但是聖毒鼠一族中也有王者,那就是擁有至尊毒體的聖毒鼠。」

「這種聖毒鼠,至少帝妖榜上的毒根本奈何不了它,連排在它前面的那兩族妖獸都辦不到,因此堪稱毒中至尊。」

聞言,蘇賢暗暗驚嘆,唐烈這傢伙的運氣也太好了,為其高興之餘,蘇賢也感受到了一絲緊迫感,道:「那我與如今的聖毒鼠斗,有幾成勝算?」

「蠢貨,打不打得過你自己心裡沒點逼數嗎?還要我告訴你?」青羽咒罵了一聲,批評道。

「呃……」蘇賢無語。

青羽不禁扶額長嘆,拿蘇賢沒辦法,誰讓自己比他多了十萬多年的見聞呢!

青羽輕笑了一聲,悠悠道:「現在的你,只有五成勝算。若是給玄天龜服用了玄水丹,那勝算估計有八成。」

「這麼強?」蘇賢驚異,聽得出來,對戰聖毒鼠玄天龜似乎有天然的優勢。

「呵呵,換作真正的玄天一族來,勝算穩穩的十成。當然,這也是在聖毒鼠沒成長起來之前,若是讓它成長起來了,擁有至尊毒體的它,除了當年那老烏龜,估計帝妖榜上的妖獸見其毒都要避讓。」

「我早就說過,除了那隻老烏龜,玄天一族再也沒有真正的玄天仙龜了。」

青羽的話語中,透露著一絲惋惜和哀嘆,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如今的玄天一族是真的沒落了啊!

「我可以!」

就在青羽和蘇賢交談之際,一道倔強的聲音插了進來,赫然是一直沉寂在第二妖宮之內的玄天龜。

作為蘇賢的妖獸,玄天龜自然知道青羽大帝的存在,甚至了解到他竟是遠古三大帝之首,更是與先祖活在同個時代的人族天驕。

他們所有交流玄天龜都能默默聽見,然而它在對青羽景仰敬畏的同時,心中總有那麼一絲不服輸。

誰說玄天一族沒落了?

我不是正在重蹈覆轍嗎?哦,不是,我不是正在重走先祖的道路嘛!

「小傢伙,有這份心是好事,但事情可沒你想的那麼簡單。要想成為比肩你先祖的存在,甚至超越那隻老烏龜,就從這瓶三階玄水丹開始吧!」青羽笑道。

蘇賢手掌一翻,從葯峰長老那得到的一瓶玄水丹就出現在了掌心之上。

三階玄水丹,可以為水屬性妖獸洗筋伐髓,一定程度上剝除血脈中的雜質,提升妖氣的精純度。

同時,在玄水丹的洗凈過程中,妖獸會承受著劇痛,這就是想要凈化血脈所要付出的代價!

唯有大毅力者,方能叩開巔峰之門!

玄天龜渾然不懼,龐大的身形出現在了一階聚氣陣之中,眼眸堅毅,蘇賢的神念中傳來了一道豁出去的聲音:「來吧!」

…… 玄水丹一出,房間中都飄起一股冰冷的寒意。

玄水千鈞,極致凝冰。

這玄水丹在三階丹藥中已是最精純的水屬性丹藥,就因為其中藥力濃郁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所以尋常的水屬性妖獸根本承受不了其中的撕裂重塑之力。

這是一場對玄天龜的考驗。

一枚玄水丹入肚,冰寒之氣在玄天龜的體內炸開,一股股冰藍色的洪流在血肉之中穿梭,猶如刀割皮肉,狂暴凌厲。

玄天龜的瞳孔一縮,這股劇痛卻讓它叫不出聲來,只感覺這副軀殼已不屬於自己,痛得已經失去了感覺。

「玄天領域!」

蘇賢低喝一聲,玄天龜龐大的身軀一震,房間中霎時之間水霧瀰漫,一片深沉如泥潭的無形領域施展開來,體內玄水丹的藥力也被稍緩了下來。

血肉撕裂重組,身軀換血重塑,在玄天領域之中,玄天龜的疼痛感一下子減輕了許多,卻仍有一種心如刀絞之感。

這種蛻變本就不就尋常龜所能承受的,剛剛玄天龜叫不出聲,現在卻傳來哀哀欲絕的低鳴。

嗚——

蘇賢在一旁也於心不忍地望著玄天龜,只見那雙瞳孔之中布滿猙獰和痛楚,出聲道:「堅持一下,當年你的先祖,承受的遠比你多。這種痛苦,想必它也嘗過。」

「經歷過痛徹心扉的痛苦之後,你才會重獲新生。」

蘇賢的聲音很低緩平和,很難見他如此溫和地說話,手掌輕柔地撫摸著玄天龜的龜甲,竟還起到了一絲效果。

一聽到玄天一族的先祖,玄天龜的眼瞳之中就燃起了熊熊鬥志,本來都要昏過去的神念陡然間壯大,鏗鏘道:「我可以的,我一定能提升血脈,重歸玄天一族!」

嘭!

玄天領域一鬆弛,藥力如洪流般摧枯拉朽地在玄天龜體內衝撞,原本駁雜偏暗的血液在冰寒之氣的沖刷下,竟被洗出了一絲光亮。

如今玄天龜的血脈之中蘊含著無數雜質,玄水丹可以洗掉一些低級的雜質,在其中融入極致的水屬性藥力,使其血脈純度變得更高。

但頂多也只是高上百分之一,畢竟想要真正換血,太難了。

豪門總裁之情緣再續 半小時眨眼而過,玄天龜似乎已經免疫了這種疼痛,感受著體內那股霸道的撕扯之力在漸漸消失,它的瞳孔中居然浮現出一抹不滿足。

「我還要!」

此刻的玄天龜覺得軀殼中蘊含著一股可怕的能量,精力更是無限,那種破而後立之感就是玄水丹的特別之處。

熬過此關,就是蛻變。

「剩下九枚玄水丹都給它吧,它體內的血脈在一枚玄水丹的去雜下遠沒有達到飽和,玄水丹對它還大有裨益。」青羽沉聲道,言語中還夾雜著意外。

意外的是,這隻玄天龜的起點真是低的可怕,血脈已經駁雜到了一枚玄水丹都洗不凈的程度,可以說比玄天先祖的血脈都要廢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