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而此時的葉天也終於是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這一招下去,這十幾個人想必是沒有幾個能重新站起來了!

不過,對於葉天來說,這並不是最麻煩的,引來宋氏家族的長老,以及更多的人,才是此時的葉天所擔心的。

當即,葉天便是轉過身去,看了看宋氏家族的院落,沒有發現更多人湧來的時候,葉天這才鬆了一口氣。

此時,葉天以為在自己虛沌之印能量的轟擊之下,那十幾個人已經全部失去了作戰能力。

然而當葉天再度轉身的時候,卻是詫異的發現,在自己的面前,此時竟然站著一個人,那個人的目光此時正盯著自己,乍然一看,竟是讓得此時的葉天都是有些忌憚。

那個人此時就站在葉天的面前,虛沌之印的能量已經席捲而過,然而那個人看起來卻是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好像是剛剛出現在這裡一般。

然而葉天卻記得很清楚,這個人就是之前那個領頭的說話之人,更是在擂台處的那個人!

當即,葉天心頭也是微微一顫,葉天沒有想到,這個人的承受能力竟然這麼強!

有實無名,豪門絕戀 葉天對自己的虛沌之印所釋放而出的能力很有自信,就連之前的宋山都是有些吃不住自己這一招,然而此時這個看起來只是窺靈境後期的傢伙,竟然是能夠安然無恙?

雖然此時的葉天對這一點很是疑惑,然而看著那個人面露兇相,目光之中更是流露出一陣陣森然殺意,此時的葉天也知道,現在不是自己考慮這些的時候!

當即,葉天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本想著快速解決戰鬥,然而現在看來,還要在這裡耽誤一些時間。

而此時的葉天最不想耽誤的便是時間,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葉天知道,林軒兒幾個人的處境也就越來越危險。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那個人,此時那個人的右腳微微一旋,看起來顯得極為玄妙。

而葉天自然能看得出來,那個人顯然也是經過專業的訓練的,單單是看他的步伐,葉天便知道了這一點! 將手中那冰涼的翡翠拿起來一看,沐靈夕不由得愣住了。

只見那像是冰晶凝結而成的純透翡翠,被雕琢成了她的樣子,那臉上狡黠的笑意,讓沐靈夕瞬間聯想到了第一次見到宮佑冥的時候。

那時候的她就是穿的那種款式的衣服,頭髮只是隨意的紮成個鬆散的馬尾。

原來宮佑冥竟是那時候就已經對自己上心了嗎?

這個是他親手雕刻的嗎?

畢竟若是經過別人之手的話,她當時的表情不會有這樣的生動和形象。

沐靈夕心中瞬間升起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那種感覺無法言喻,總之就是讓她心裡覺得暖暖的歡喜。

當她知道他是從那時候就對自己有意之後,沐靈夕覺得似乎心裡的某些東西,像是融化掉了一般。

那種偷偷的小欣喜,竟是讓她也覺得不可思議起來。

將那雕工精細的翡翠雕件輕輕的放在床頭的位置,沐靈夕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感受。

使勁的搖了搖頭,沐靈夕打算還是先處理好自己修鍊上的事情吧!

想到這裡,沐靈夕又將那翡翠雕件裝進了自己的手鐲之中。

總之,現在並不是她該考慮感情的時候。

將靈力運行到手掌之上,沐靈夕只是用了一絲靈力化作一陣熱力,瞬間就將潮濕的髮絲蒸發乾爽。

簡直好用的不得了,若不是昨天晚上煉丹的時候學會了控制靈力的大小,估計沐靈夕也不敢輕易的嘗試這樣的干發方式。

首席追妻:總裁前夫,求放過 換上了一身簡潔幹練的衣服,沐靈夕將長長的髮絲紮成一股馬尾,那清爽幹練的神態,頓時讓沐靈夕精神了不少。

夜元鈺的聲音在門口處響起,沐靈夕簡單的裝了一些東西在隨身的小包之中,然後就下樓了。

一開門就看到夜元鈺青黑著眼眶,沐靈夕一看就知道這傢伙昨天跟自己一樣,也是熬了一夜未睡的樣子。

看來他也是一個相當努力的人呢,畢竟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有一個好的天賦之外,勤奮也是必不可少的要件之一呢。

「準備好了嗎?」

沐靈夕看著夜元鈺有些疲憊的臉色,問道。

「準備好了,應該沒什麼問題。」

沐靈夕對著夜元鈺點了點頭,然後看了不遠處的巨大宮殿一眼,只見宮佑冥那墨色的身影正站在二樓的露台處,微笑的看著她。

沐靈夕也是微微勾起唇角,沖著宮佑冥微微一笑。

那被晨曦襯托的像是會散發出明媚光芒的笑容,讓宮佑冥的心中亦是柔軟起來。

若不是早就答應過沐靈夕自己不去參與她的試煉,估計這會他早就忍不住要跟上去了。

晨曦中,沐靈夕在前,夜元鈺在後,就這樣,兩個人踏上了第一次的試煉之路。

原本宮佑冥是給沐靈夕準備好了馬車的,但是沐靈夕卻一定要自己去,結果當沐靈夕疲憊不已的看著地圖上那還有著十分遙遠距離的目的地,卻是連哭都沒有力氣了。

夜元鈺畢竟是男孩子,雖然也是滿頭大汗,但是卻並沒有堅持不住的樣子。 當即,葉天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葉天自然知道,那個人能夠堅持到此時,顯然也不是一般的傢伙,雖然看起來只有窺靈境後期,然而此時的葉天也不敢有絲毫的鬆懈和大意。

此時的葉天緩緩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右臂,葉天知道咪咪此時的能量也有些不足,但是也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葉天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也已經呈現出不足的狀態,若是因為此時和自己面前的這個傢伙再度開戰,自己難免會再度浪費一些靈力能量,而到了那個時候,若是宋氏家族的長老和其他人追趕過來,自己恐怕連逃命的本錢都沒有了!

想到這裡,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對著咪咪輕聲說道:「喂!又要麻煩你一下了。」

話音剛剛落下,咪咪便是從葉天的衣袖之中鑽了出來,而後再度看了看葉天面前的那個傢伙,當即便是劇烈的晃了晃自己的腦袋。

然而就在此時,那個人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腳掌猛然一蹬地面,身形竟然直接是一躍而起,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對著葉天的身形便是猛然席捲而來!

此時的葉天也是一驚,當即便是對著咪咪再度說道:「喂!抓緊時間了!」

咪咪此時也終於是無奈的吐了吐信,而後也終於是凝重了起來,直接是將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傳輸到葉天的身上!

瞬間,葉天的身體之上便是湧現出一層極為刺眼的赤紅色光芒!

而與此同時,那個人的身形也已經是抵達葉天的跟前。

愛已成殤 此時的葉天看到這一幕,卻是微微一笑,因為葉天知道,自己身體之上的高溫,像窺靈境後期這樣的實力,是完全無法阻擋的!

那個人此時對著自己衝過來,也就意味著,他離敗已經不遠了!

就在葉天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那個人的身形也已經是徹底抵達了葉天的跟前,然而,讓得葉天詫異的是,就在自己感覺他快要被自己身上的高溫直接化為黑灰的時候,那個人的身體表層竟是突然出現一層極厚的防禦屏障!

葉天看到那層藍色的防禦屏障,當即也是極為震撼,因為那屏障的厚度和靈力能量的濃郁程度,遠遠不是一個窺靈境後期的傢伙能夠釋放出來的!

然而,那個人此時已經是舉起了拳頭,對著葉天的胸口猛砸而下!

此時的葉天眸子之中也是閃過一抹驚慌,畢竟這是葉天從來沒有遇見過的事情,沒有人面對自己的高溫能夠做到這一步的,然而此時自己面前這個看起來不過窺靈境後期的傢伙竟然如此出乎葉天的意料!

葉天看的很清楚,那個人身上的藍色防禦屏障此時的確完美的阻擋了自己身體之上的高溫,就像之前的那個楚玄一樣!

然而,更讓葉天震撼的是,之前那個楚玄即便是通幽境後期的實力,在面對自己身體之上的高溫之時也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他凝聚屏障,便無法進攻,進攻便無法凝聚屏障,二者不可兼得!

然而此時的這個人卻是完美的將這兩件事運轉的毫無瑕疵!

葉天想不明白,他之時窺靈境後期的實力,究竟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

葉天看著他身體之上那厚厚的防禦屏障,再度看著他那即將落在自己胸口之上的拳頭,腦海中也是閃過一個個猜測的念頭!

最後,葉天終於是確定了一個:那個人身上的防禦屏障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

想到這裡,葉天當即便是猛然抬頭,而後在那個人的身後四周環視了一圈,然而也依然是沒有絲毫的發現,而就在此時,那個人的拳頭也終於是落在了葉天的胸口!

「嘭!」

一道悶響聲突然傳出,此時葉天的身形也是因為這一拳有些踉蹌的後退了兩步。

然而也僅僅只是後退了兩步而已,雖然那個人出乎葉天意料的擁有一個防禦屏障,但他的實力畢竟是真真切切的窺靈境後期,而這樣的實力所釋放而出的攻擊威力自然也是小上許多,對於現在的葉天來說,也不足以無法承受。

此時的葉天身形後退了幾步之後,當即便是再度站穩了身形,而後也是再度將目光落在那個人的身上。

此時,那個人的目光之中也是湧現出一抹驚慌之色,他原本以為自己可以藉助防禦屏障,對葉天發起突如其來的一道攻勢,然而現在看來,似乎這一招並不起什麼作用。

當即,那個人也是更加著急,再度凝聚了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之後,便是再度對著葉天沖了上來。

而此時的葉天卻沒有著急凝聚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因為葉天知道,在自己的周圍絕對還有一個人,那個人不是自己面前這個看起來只有窺靈境後期的傢伙,而是另有其人!

所以,此時的葉天很清楚,自己如果真的對面前這個傢伙下殺手的話,那個人一定會及時出現!

葉天的目光環視四周,然而依然是沒有絲毫的發現,不過此時的葉天卻是能夠感受到一股有些壓迫的氣息,雖然不知道那氣息是從什麼地方散發出來的,但葉天也可以確定,那氣息,絕不是自己所能睥睨的!

而那個人此時也是再度對著葉天猛衝而來,似乎此時時間對他來說也非常重要!

葉天也終於是有些不甘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而後再度落在那個人的身上,在極短的時間內,葉天作出了一個決定:引出那個人!

葉天很不喜歡這種旁人在暗自己在明的感覺,葉天深深知道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這個道理,如果此時不引出那個人的話,自己將永遠處於下風!

當即,葉天也是再度將目光鎖定在那個人的身上,直接是再度凝聚出一股劈風拳的能量!

此時對付自己面前這一個,葉天沒有必要動用自己的虛沌之印,只需要劈風拳,那個人便難以承受!

凝聚之後,葉天沒有絲毫的遲疑,身形直接是對著那衝過來的人衝刺而去!

眼看著二人的身形就要撞擊在一起,然而就在此時,大門口處卻是猛然狂風呼嘯,落葉紛起,一場驚濤駭浪,就此掀起…… 看著頭頂上刺眼的陽光,沐靈夕覺得自己必須要找到一種交通工具才行,否則等自己走到那楓源嶺,估計還沒開打就已經先趴在地上了,直到此時,沐靈夕也終於發現了體力對於修鍊的作用。

看著眼前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荒野,沐靈夕打算在堅持著往前走走,看著地圖上的標註,前面不遠的地方應該有個村落的。

徵求了夜元鈺的意見,兩個人達成一致,繼續向前行去。

直到時值正午,沐靈夕感覺自己的腳都快要磨破了的時候,那一片小村落終於出現在了沐靈夕的視線之中。

夜元鈺現在也是勉強支持,在看到那片村落之後,臉上也是一副放鬆的神態。

兩個人加緊腳步,不一會兒就到了那片小村落中。

小村落中的人們此時正在做飯,一陣陣的飯香飄過沐靈夕的鼻子。

沐靈夕咽了下口水,早上的時候只是隨便的吃了些點心,現在走了這一路他早就餓的不行了。

找了一個看起來還算寬裕的人家,沐靈夕上前敲門。

一個扎著雙丫髻的小丫頭跑過來開的門,沐靈夕連忙問道:「小妹妹,我是路過這裡的學員,想要在你們家裡買些吃的,可以嗎?」

那小丫頭看了沐靈夕一眼有些怕生的超門后躲去,一個中年婦女這是也走了過來,停了沐靈夕的話后,直接說道:「原來是彌城學院的學生啊!快進來吧!」

那中年婦女一臉熱情的將沐靈夕和夜元鈺讓了進來,沐靈夕和夜元鈺連聲說著謝謝。

畢竟在這種地方想要吃上熱飯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那中年婦女從廚房中端出了一些飯菜,然後對著沐靈夕和夜元鈺說道:「鄉下人家,都是些粗食,你們可別嫌棄。」

沐靈夕哪裡還管是不是粗食,現在只要能填飽肚子都是很好了。

「謝謝大嬸了,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沐靈夕直接拿起桌上的筷子大口的吃了起來。

夜元鈺也是餓壞了,也對那中年婦女到了聲謝,速度絲毫不必沐靈夕慢的開吃了。

兩人一陣狼吞虎咽,這才填飽了肚子。

看的一直躲在桌后的小丫頭咧著嘴直笑。

沐靈夕吃飽了肚子,好心情的對著小丫頭做著鬼臉,小丫頭經過這一頓飯的功夫,算是沒有剛才那樣的緊張了。

見沐靈夕跟她逗著玩,也回應了沐靈夕一個更大的鬼臉。

那中年婦女見沐靈夕吃完了飯,不由得問道:「怎麼你們兩人連個坐騎都沒有,這是要去哪裡啊」

沐靈夕被那大嬸一問,也是不好意思了起來。

「我們之前沒想到楓源嶺竟然那麼遠,所以就沒有買坐騎,現在還想問問大嬸咱們村子里有沒有誰家能賣給我兩匹坐騎的嗎?」

那大嬸一看沐靈夕的表情就知道,這一定是彌城學院中剛出來試煉的學員了。

之前也有很多學員去楓源嶺試煉,但是沒有準備坐騎,所以來他們這裡購買的,所以這個村鎮里的很多人家都是飼養了一些可以代步的坐騎,供這些沒有什麼經驗的學員們購買。 此時的葉天也感覺出來事情不對勁,那突然掀起的狂風猶如是從地底吹出來的一般,讓此時的葉天感覺自己的整個身體都要被吹飛到半空之中!

當即,葉天和對面的那個人皆是被這突然湧出的能量徹底壓制,那猛衝的身形也在此時直接僵硬在原地!

葉天此時有些踉蹌的站穩了身形,而後驚慌的四周張望著,葉天知道,自己剛才想引出來的那個人,此時要出現了!

但是,雖然說是葉天自己引出來的,可此時他真的要出來的時候,葉天心中卻是有些驚慌,因為剛才那股氣息已經讓葉天感受到了一種對自己的壓制!

沒過多久的時間,葉天再度感受到,自己的身後猛然湧出一股有些可怕的氣息,此時的葉天猛然轉頭看去,正好看到自己正對面,竟然站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

那老者一身簡單的白色長袍,看起來顯得有些髒兮兮的,然而他那隨著狂風飄揚的白髮卻是將他此時的氣勢襯托的淋漓盡致!

而就在此時,那個之前和葉天對戰的那個傢伙身上的屏障也是緩緩消散,而他的身形此時也是走向那老者,當即便是跪在地上,低下頭去,極為恭敬的喊道:「師尊!」

聽聞這兩個字,葉天的表情當即便是大變!

宋氏家族的師尊,那不出鬧著玩兒的,那是宋山的哥哥宋通河的師父!

雖然宋通河已經死了幾十年了,然而他的故事依然傳揚在天池城的大街小巷。

相傳,當年的宋通河在十七歲成功晉入通幽境,在整個天池城也是一件轟動四方的事情!

後來,再度過了兩年的時間,宋通河竟是再度讓所有人大吃一驚,直接是突破到了通幽境後期的境界!

十九歲,通幽境後期!那樣的天賦讓得天池城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

可是,天妒英才,就在宋通河即將突破魂覺境的時候,也就是二十歲的時候,卻無緣無故的突然死亡!

宋通河的死亡直到現在都是一個謎底,沒有人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

然而,宋通河雖然死了,可是他的師父墨堯卻是直接入駐到了宋氏家族,將宋通河安葬之後,墨堯便是一直都居住在宋氏家族,直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幾十年的時間,眾人雖然都知道,墨堯就在宋氏家族,然而誰也沒有真正的見過他一面!

而此時,葉天看著這個白髮蒼蒼的老者,當即便是想起了墨堯這兩個字!

雖然那件事已經過去了幾十年,當時的葉天還沒有出生,然而墨堯和宋通河的名字在天池城卻依然廣為流傳,葉天對於墨堯的了解也全都是來自天池城眾人的閑談。

在葉天的心底,對墨堯有一抹敬重之情。

且不說墨堯是宋通河的師父,而宋通河又是宋山的哥哥,單單說墨堯這個人!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