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旁邊,有個司馬族人開口說道。

「不~~」

「為了尋找畫道子,我已經花了大量的人力,至今依然一無所獲。」

「如今對方既然親自送上門來了,那就等!」

「現在必須給我沉住氣,等到對方暴露的那一刻,咱們再出手也不遲!」

司馬青天搖搖頭說道。

「是!」

極品小神醫 「好了,咱們繼續完成家主的任務吧!」

星際麒麟 「是!」

然後,司馬青天等人就繼續回到剛才的地方,迎接那些賓客。

這其中,也有些人想要混進來,結果都被司馬青天的人全部丟了出去。 這幾天,前來司馬家祝壽的人越來越多。

整個司馬家內部,都沉浸在一片熱鬧的氛圍中。

光是每天進進出出的人,就不知道有多少。

飛熊殿,石柱暫時居住的地方。

這天,石柱收到了寧龍臣等人的消息,從青天殿中趕了回來。

飛熊殿內,石柱先是設置了一個結界,然後看向面前站著的寧龍臣等人。

「太虛老祖,你已經知道你的孫子了?」石柱看向太虛老祖沉聲問道。

「是,我孫兒龍鬚草如今就在司馬青山那座大殿後面的龍池之中!」

總裁撩上癮:老婆,你真甜! 「石盟主,如今時機已經成熟,是否可以動手了?」太虛老祖問道。

石柱明白對方的意思,意思是再不動手可能就晚了,畢竟距離司馬家老祖宗大壽的時間就剩兩天了。

此時再不動手,那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二弟,那邊的情況你們摸得怎麼樣了?」石柱看向寧龍臣問道。

「都已經看清楚了,青山殿內只有一些普通的下人,就是關押龍鬚草的龍池,也只有兩位敗天境!」寧龍臣說道。

「這些天,司馬青山都在做什麼?」石柱問道。

「他呀,此刻正忙著接待那些前來參加壽宴的賓客,準備在外人面前好好露臉呢!」

一旁祝痴有些不屑地說道。

「嗯,這麼說來,咱們動手的時機到了。就今晚,趁著對方出去赴宴的時候,直接動手。」石柱沉聲說道。

「赴宴,今天沒有什麼赴宴的活動啊!」太虛老祖疑惑道。

「司馬青山那邊自然是沒有,可是咱們卻可以為他安排一場啊!」

石柱看向少仲謀說道:「先生,此事就交給你籌劃了!」

「是!」



當晚,司馬青山收到了消息,說是司馬青天那邊大擺宴席,邀請各方勢力前去赴宴。

一聽到這種消息,司馬青山就坐不住了,連忙讓手下人安排了一場隆重地接待宴,邀請所有賓客前去赴宴。

等到司馬青山的宴會開始之後,石柱等人這才悄悄來到了青山殿。

一股奇異的香味蔓延開來,青山殿內所有僕從頓時一個個都像喝醉了一樣,昏倒過去。

「搞定!」

太虛老祖做了個手勢,然後迫不及待地前往龍池,石柱等人微微一愣急忙跟上去。

「轟、轟」

兩個不聲不響的悶棍,直接就將門口的兩個敗天境守衛給敲暈了過去。

「三弟,你想幹什麼?」

祝石見祝痴看著倒下的兩人不停地舔著嘴巴,沉聲問道。

「大哥,我都好多天沒有開葷了!」

「這兩個都已經是敗天境,對我來說那簡直就是上好的美味。」

「此刻沒有外人在,不如就讓我吃了他們吧!」

「吃了他們,我的實力就能夠再度突破了!」

祝痴看了看地上躺著的兩人,對祝石說道。

「不行!咱們此行的目的,就是救人的!」

「萬一你吃了這兩個人,引來其他人的追查怎麼辦?」

「跟我走!」

祝石臉色一沉,將祝痴給拉了進去。

「…………」

祝痴一臉不情願地跟著自己大哥走了過去,進入龍池內。

前方一片金黃色的水池中,浸泡著一株散發出五彩神光的神葯,龍鬚草。

此時的龍鬚草已經被打回原形,變成一堆草,每一根草都深入下方池中,好似在吸收池中的精華一般。

石柱本以為龍鬚草會受到虐待,誰知進來一看,對方好像非常享受地模樣。

「這是?」

石柱看向太虛老祖問道。

「這是司馬青山特意為我孫兒挖開的一片龍池,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吸收裡面的龍氣,到時好發揮出最大的功效!」太虛老祖臉色難看道。

「哦,原來是這樣!」

石柱點點頭說道:「那咱們現在,是直接將他帶走嗎?」

「慢著,我先給我孫兒渡一口清氣!」

太虛老祖伸手將石柱攔下來,然後口中噴出一口白色的霧氣。

白色霧氣將龍鬚草包裹起來,等到霧氣散開之後,石柱等人又看到了變成男子模樣的龍鬚草。

然後,太虛老祖將男子托起,抱在了手中。

「此地不安全,暫時先委屈老祖住在我安排的地方了。」石柱看向太虛老祖說道。

「好!」太虛老祖也不反抗,任由石柱將他祖孫兩個裝入玉玦空間內。

「走吧!」石柱看向寧龍臣等人說道。

「是!」

「昂」

~~~

~~~~~~

~~~~~~~~~

就在這時,小金忽然從石柱的袖口中飛出來。

龍池上空,小金化作一條一丈長的小金龍,一臉垂涎地看著下方的一池龍氣。

「有好東西,也不知道叫我一聲!」

「幸好我鼻子比較靈,可以自己找東西吃!」

「噗通~~」

金龍瞪了眼石柱,然後就跳入龍池內部,張開龍嘴吞食龍氣。

眨眼的功夫,金龍就將龍池中的龍氣全部吸收了。

然後,金龍一臉滿足地飛回來,繼續躺在石柱的袖口中。

「…………」

全程,石柱都和寧龍臣等人站在一旁觀看之中。

「走吧!」

石柱也沒有多說什麼,然後就帶著眾人快速離開了這兒。

回去的時候,石柱沒有發現,倒在門口的兩個守衛已經不見了。

飛熊殿中,石柱等人再度聚集在此。

「這次行動,可以說是非常順利,大家都辛苦了!」石柱看向下方几人說道。

「是啊,這次行動實在是順利得容易讓人產生懷疑!」

「大哥,咱們這次沒有救錯吧?」寧龍臣笑道。

「不會,以太虛老祖的眼力,應該不會認錯自己的孫子。」石柱搖搖頭。

「寧元帥這話說的對!其實咱們忽略了一點,這裡是司馬府,是他司馬青山的地盤。」

「誰又能夠想到,居然有人敢在這裡向他的地盤伸手!」

「盟主,此次咱們能夠一擊即中,還真是仰仗了司馬青山的這種性格啊!」少仲謀看向石柱說道。

「是啊!我本以為,像司馬青山這樣的世家弟子,應該行事非常小心、周密才是。如今看來,它司馬家也不過如此。」

在此待了一段時間,石柱也算是了解了一些司馬家的情況,感嘆道。

「好了,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暫時先下去休息吧。」石柱看向幾人說道。

「是!」



祝痴房間,祝石走了進來。

「大哥,你怎麼過來了?」祝痴看向祝石疑惑道。

「說,那兩個人你藏哪兒去了?」祝石問道。

「兩個人?誰,大哥你在說什麼?」 顧少追妻套路多 祝痴一副不是很明白的樣子。

「哼,少在我面前裝!剛才你去撿那兩個人的時候,我都看到了!」祝石說道。

「這次就算了,趕緊處理乾淨了!」祝石提醒道。

「大哥,你放心吧,他們早已進入了我的五臟廟中,等過了今晚,就會被我消化掉了!」

祝痴嘿嘿一笑,拍了拍自己肚子說道。

「好了,趕緊處理了,我先走了!」

祝石起身,離開了。

「大哥,你放心,我知道了!」

祝痴送走了大哥,然後趕緊煉化體內龐大的力量。 兩天之後,登高殿,司馬家在此大宴賓客。

家主司馬鐘鳴,族老司馬鐘山、司馬鐘鼎等,還有一些重要成員司馬飛升、司馬飛絕、司馬如龍、司馬如風、司馬青天、司馬青山等等都出席,招待各方勢力之主。

此時石柱代表幽泉聖朝前來祝壽,在一個桌子上坐著。

桌上擺放著的都是一些奇珍異果,許多東西別說見了,就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石柱周圍,坐著神劍山劍主、大威天境之主大威天龍、天刀宗宗主趙無極、大梵天境之主太陰天尊、大玄天境之主水玄王等等,都是太明天威震一方的大佬級人物。

這桌子人,也就石柱實力最低。

此時大威天龍陰沉地看著石柱,也許是有所顧忌所以並沒有著急動手。

太陰天尊、水玄王、趙無極等人則是看著周圍落座之人,對於桌子上擺放的酒菜動都不動。

這些好東西,也就這些大佬看不上,這才讓石柱撿了漏,全部塞進自己口袋裡去了。

「感謝諸位,前來參加老祖宗大壽,在下司馬鐘鳴代表司馬家上下,敬各位一杯!」

「來,請諸位飲滿此杯!」主坐上,司馬鐘鳴站起身來,手中舉著酒杯朝著大殿內所有人說道。

「干!」

「干!」

「干!」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