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你爺爺前幾天總是跟我抱怨見不到曾孫曾孫女了,他要是見到你們會多少有點胡言亂語,奶奶給你們預防一下,到時候你們哄哄他,讓他高興高興就好。」老夫人微微抬起眼角,聲音溫潤靜謐。

歲月沒有在老夫人臉上留下太多粗糙與磨礪,只是在她眼角處吻上了綉紋。

似乎在回憶著什麼,老夫人臉上安詳的淺笑看在江緋色眼中格外美麗。

「池兒。」老夫人輕聲叫了大孫子的名字。

「奶奶。」穆夜池點頭應話。

「爺爺奶奶很驕傲有你這麼一個孫子,也替你爸爸媽媽高興有你這麼一個兒子。」老夫人嘴角婉轉,輕輕嘆息一聲:「往後池兒你的路還很長,切忌焦躁過急。」

「是。」穆夜池臉色沉穩,乖乖點頭。

老夫人含笑,目光轉向緋丫頭,牽著緋丫頭小手,話語柔和了三分,「不知道緋丫頭有沒有怨過你母親當初把你委託到穆家裡來?」

這些年緋丫頭雖然什麼都不說,但在穆家,除了他們,其他人是不待見緋丫頭的,緋丫頭在穆家的日子從來都沒有外人看到的那般華麗幸運。

多多少少,是有些怨的。

江緋色輕輕呼吸,點了點頭,又笑著搖了搖頭。

老夫人心中微嘆,明白了,「謝謝,你是個好孩子,能答應奶奶一件事嗎?」

「奶奶。」穆夜池出聲阻止了老夫人,輕聲接了話:「奶奶,她本來就是置身事外,與孫兒造就的緣分對她來說已經是最困難的選擇題,不要讓她擔負別的了,我們穆家對她本來就欠缺一句道歉。」

老夫人抬頭,認真的看著大孫子,片刻后,笑得欣慰,「這樣,奶奶就真的安心了,你老爺子也能舒坦了。」

江緋色和穆夜池一愣,才知道不過是老夫人精明的試探了一下他們是不是假戲。

正說著,林叔激動的推開門走了出來,「夫人,老爺醒了。」

「嗯,池兒緋丫頭,我們進去看看你們老爺子吧。」老夫人在江緋色與穆夜池攙扶下,帶著他們走入病房。

病房裡面裝修得很溫馨。

老爺子穿著特質的病號服半靠在床頭,看到他們走進來,哼了聲,然後看到牽手的兩個人,笑得都要樂開花。

「來來來,你小子過來,告訴爺爺怎麼泡到緋丫頭當媳婦兒。」老爺子招手叫大孫子,把江緋色給囧了個囧。

穆夜池黑著臉走過去,人還沒坐在床前,老爺子一揮手,一拐子就打過來。

「……」

沒真打,老爺子撇撇嘴,特別不是滋味的哼了聲,「老了老了,慘了慘了,都沒有勁兒教訓你小子了,算你小子福大命大,娶了小媳婦還躲過了老子的揍。」

「……」

「……」

「……」

這哪跟哪,能湊到一起說嗎?

江緋色莞爾,剛才她還以為老爺子真捨得揍呢。

「老爺子。」江緋色走過去,甜甜的叫人。

「哎喲,聽聽,人家多懂事兒。」老爺子臉上立馬就暖陽了,笑呵呵的調侃大孫子,「孫媳婦過來,老爺子看看你這小模樣有沒有被人疼壞了。」

噗——

江緋色忍不住噴笑,把穆夜池說得臉色黑乎乎的。

「好叻,老爺子你仔細瞧啊,不然有些人脾氣又壞,人又不老實,三天兩頭的往家裡惹是生非,我這臉沒被打殘心也給虐歪了,小日子真不討好。」

老爺子虎臉,瞪著大孫子,「像樣兒嗎,自己媳婦兒不疼你還想疼哪家歪瓜裂棗?卿家那個妖艷賤貨?」

嘖嘖,這話都罵的出了。

穆夜池一副乖乖聽話的聽訓。

江緋色哄著老爺子開開心心吃了梅姨熬制的粥,在喝一杯暖牛奶,氣色是越發的好,看著江緋色心裡也好受些。

老爺子到了下午便有些睏乏,跟他們說著話就睡了過去。

江緋色和穆夜池站起身的時候,老爺子忽然睜開眼,看了看他們,視線落在他們牽在一起的手上,唇角微微彎開,笑著又繼續睡了過去。

老爺子……是擔心,放不下他們啊。

江緋色眼眶忽然就酸疼了起來,心裡特別難過。

她輕輕抬頭,看著穆夜池,穆夜池別開了眼睛,江緋色知道,他比誰都難過。

「別擔心,你還有我。」她握緊了他的手,溫如許念。

如果沒有任何意外,不是他不要她,她會安安心心跟在他身邊一輩子,不離不棄。

他若安好,便是晴天。

「奶奶,我們先出去,一會兒再過來陪著老爺子。」江緋色輕輕與老夫人道別。

「嗯,先過去林叔那邊放好東西,休息會兒再過來,晚上你們陪著老爺子。」

江緋色點頭,應了聲好,與穆夜池離開病房。

林叔在外面準備好了車子,他們一上車就離開,回去老爺子在這邊的別墅。

穆夜池誰都不允許緊屋子裡,關上門,他低頭狠狠的吻落下來,把江緋色揉到骨子裡那般,壓在了門后……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沒有人說話,洶湧而劇烈。

似狂潮猛獸,卻也綿情似水。

他需要這樣,需要這樣釋放心情,江緋色便安心包容他,給他最溫暖的柔軟。

*

穆夜池抱著江緋色,緊緊的。

他在抽煙,安靜無聲的抽煙。

「想什麼。」江緋色滑入他懷裡,抬頭輕聲問他。

穆夜池低頭,薄唇邪肆,朝她吐了口薄薄的煙氣,「事後一根煙,快樂賽神仙。」

江緋色笑,伸手將煙支從穆夜池薄唇邊拿掉,身子纏在他腰間,紅唇吐氣如蘭,「這是你因為我一句話特製的煙嗎?我嘗嘗,是不是我想象的樣子。」

芊芊玉手夾著白色細長的煙支,江緋色很認真的學著他的樣子放入紅唇。

這樣的江緋色,煙氣縹緲,妖冶勾魂。

穆夜池低頭,咬掉江緋色紅唇的煙,將柔若無骨的女人壓制身下,用他的熾熱取代她主動勾挑的趣味。

從來沒有主動回應的小女人,今夜像是化成了酥媚的小妖精,讓他忘掉所有悲傷,在她身上得到了饜足與珍貴,

良久,夜深

穆夜池輕輕將抱著小女人放下,替她掖好被單,不舍的低頭親了又親。

「寶貝兒,晚安,我去照顧老爺子,乖乖在家睡著等我。」

站起身要離開的時候,軟暖的小手勾住了他大手。

一低頭,就對上那雙嬌嗔含怨的大眼睛。

「你又要丟下我。」江緋色聲音含著情事的酥媚,聽起來甜到了人心尖上。

穆夜池心裡軟得一塌糊塗,轉身將難得與他撒嬌的小女人抱到懷裡,親親她嘴角,「我怕你累著,過去陪老爺子要熬夜,這種事我捨不得讓你陪著。」

「那你就不會抱著我,讓我在你懷裡睡嗎。」

穆夜池心裡一暖,心底甜甜的,嘴角會不由自主的揚起來,連他自己都不會發現,他也能笑的這麼寵溺入骨。

「好。」

江緋色是累,不過她從沒有感覺這麼好。

穿好衣服,門外的男人會用他寬厚的大手牢牢牽著她小手,會讓她依靠在他溫暖的胸膛,這樣的安全感真實得美如夢境。

她知道自己淪陷了,她不後悔。

大手牽著小手,這樣地老天荒。

下樓梯的時候穆夜池彎下尊貴驕傲的身軀,誘哄著,「寶貝兒,上來。」

江緋色眉眼舒展,乖乖點頭,「好。」

一步兩步三步,他走得一步比一步紮實,怕顛簸到了背後的心肝寶貝。

「我重不重。」

穆夜池捏了兩下,若有所思:「還得養一段時間。」

江緋色打了他兩下,嬌笑,「養什麼養,你以為養豬呢。」

「養成啊,你看,你不就是我打小養大的小媳婦嗎,差點就把你養飛了,這都沒肥呢。」

江緋色莞爾,沒好氣的笑他,「誰知道,我只知道我小時候的白馬王子長大后就歪成了黑馬王子,整天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還到處拈花惹草,對哦,還有個指腹為婚,真是毀我三觀顛覆我仰慕。」

穆夜池樂了。

「暗戀我很多年了?」

「想得美。」

「那我暗戀你多年成不?」

「唔……這個可以有。」

穆夜池:「……咱兩青梅竹馬,相互暗戀行不行?」

「不行!」

「為什麼?」

「因為我怕有天你太優秀,我不敢暗戀你,你會難過,你這樣的人啊,難過的時候是不願意讓別人知道的。」

穆夜池愣了一下,安靜的將背後的寶貝抱得更安穩。

走下了樓梯,他才低低的笑,「傻瓜,我再優秀也只是因為想讓你注意到我。」

兜兜轉轉這麼多年,原來是他們太過小心翼翼的喜歡。

「傻瓜。」江緋色抱著穆夜池的脖子,學著他的樣子輕輕哼了哼。

「少爺!咦,江小姐……?」

甜甜蜜蜜的小兩口被這大嗓門一喊,媽呀,快嚇死了都。

顧瀾被少爺森冷的綠眸暗中一掃,整個人都懵了,啊啊啊半天也說不出個字。

江緋色看著好笑,叫了聲,「顧瀾大哥,是我們,你怎麼在這裡。」

「叫他去開車過來等,他傻,站門邊當門神當上癮了。」穆夜池冷颼颼的一哼,顧瀾都要哭了,可憐兮兮的看著江緋色。

江緋色從穆夜池背上下來,笑了笑,安撫顧瀾,「沒事,你少爺是在誇你敬業呢。」

「啊……哦,是嗎?」

「開車,去老爺子那邊守夜。」

顧瀾被少爺一喝,身軀挺直,有了聲,麻利去把車子開到他們面前,恭恭敬敬將他們迎上車。

一路上顧瀾半個字也不敢多說,安安靜靜當個稱職的保鏢。

兩人到了醫院,正好是老爺子做完療程,他們怕老夫人累著,便讓林叔護送老夫人回去休息,兩人守著老爺子等待第二天看看情況能不能穩定。

老爺子睡得很安穩,呼吸均勻。

穆夜池打開電腦,與副手在談蘇城那邊的公司情況,江緋色就靠在他懷裡睡著。

老爺子睜開眼看到的,便是這麼一副讓人心安的畫面。

會心一笑,老爺子想閉上眼睛裝作睡,卻被大孫子看個正著。

老爺子撇嘴,老不開心,「看什麼看,沒看見過夢遊的啊。」

穆夜池:「……」好吧,尊老愛幼,誰讓人家是他的太歲爺。

他沒有搭理老爺子,將懷裡的小女人換個舒服的姿勢好睡覺,繼續談蘇城那邊的案子。

老爺子干瞪著眼夢遊都裝不下,不耐煩的低吼,「乖孫子,過來,爺爺有話跟你說。」

穆夜池低頭看看寶貝兒,見沒有被吵醒,才丟了個眼神給老爺子。

「哦,哦,噓……」老爺子也注意到,聲音都輕了下來,小心翼翼的,看的穆夜池無奈又莫名的難過。

他放下筆電,抱著江緋色坐到老爺子面前。

「說話小聲點,她睡不安穩。」

「你把緋丫頭放那邊的床上睡吧,爺爺有正事跟你交代。」老爺子示意孫子把緋丫頭放到老夫人休息的床,意思很明顯,這事情比較正經,抱著說話可能時間長久,江緋色這樣肯定不舒服。

穆夜池沒有說話,爺爺這麼吩咐就一定是有事跟他說,他明白。

安頓好寶貝兒,穆夜池扶著爺爺坐起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