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可能由於速度太快,除了林飛自己,沒人注意到。

「林飛,謝謝你!」

何文田有氣無力地向林飛道了聲謝,然後又低頭看了一下手上的傷口,赫然發現不但血止住了,而且還在以肉眼可以看的清楚的速度在癒合、結痂……

「這……」

如非親眼所見,何文田肯定以為自己眼花,畢竟這要是說出去,估計都沒人信。

「哦,何主任,你放心,給你擦了點葯,傷口馬上就好!」

林飛笑著對何文田說了句,然後便起身朝陳建國走去。

陳建國其實也被嚇到了,剛才他其實也就是一時衝動才咬下去的,根本就沒想過後果會這麼嚴重,差點搞出人命。

要不是林飛在場,而何文田如果失血過多而死,那麼他陳建國將會……後果都不敢想,他心有餘悸,整個人還處在被嚇傻的狀態中。

「陳主任,醒醒……」

林飛快速地在陳建國身上點了兩下,他這才回過神來,但臉色依舊蒼白。

「林飛,老何他……他沒事了吧?」陳建國難得低聲下氣,可能剛才的事情對他打擊實在太大。

「沒事了,陳主任,不要擔心。」

林飛笑了笑,說道:「不過陳主任你下次不能在那麼衝動了,很容易出人命的。」

「嗯,我知道了,謝謝~」

陳建國最後這一聲道謝,聲音細弱蚊鳴,一張老臉紅得發燙,自打出娘胎以來,第一次感到如此羞愧。

「陳主任,我還想跟你說,京城大學,我是絕對不會去的,因為……」

「不行,京城大學你必須得去!你不去我怎麼辦?你知道我這次過來是跟校長和其他學校領導誇下了海口,一定要將你錄取到我們學校,否則我就會被學校開除,我上有老下有小,沒了這份工作,你叫我怎麼活?」陳建國猛地抬頭,堅決地說道。

「對不起了,陳主任,你能不能活是你的事,我不會拿自己的前途去開玩笑,所以幫不了你!」林飛聳了聳肩,一臉歉意道。

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林飛,你再考慮考慮,好嗎?我……我求你了!」陳建國臉色一變,態度當即軟化,整個人像是瞬間老了十幾歲,噗通一聲,居然臉朝著林飛跪了下來。

「陳主任,你快起來吧,就算你跪到死,我都不會去你們學校的。」林飛說道。

「林飛,要不你就答應了吧,畢竟人家陳主任也不容易,你看……」黃校長在旁勸道,他這次倒不是為了學校,純粹是被陳建國給感動的。

「不好意思,校長,我還是那句,我不會拿自己前途開玩笑的,就這樣吧,我還有事,你們趕緊先送何主任回去休息吧,他傷口剛好不久,不適合操勞過度,就這樣,再見。」

契約婚姻:宮少求放過 說完,林飛轉身就走,不再逗留。

黃校長怔怔地看著林飛漸行漸遠的聲音,嘆了口氣,轉身想要去攙扶陳建國,卻猛地發現他不見了身影,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人呢?剛才好像明明還在啊!這……」

再次四處張望了一下,還是沒能發現陳建國的蹤影,黃校長唯有放棄,去把何文田給攙扶起來,先回他辦公室再說。

林飛快步朝教室的方向走,走著走著猛地停住腳步,緩緩轉身,眉頭微微一皺,嘆了口氣,說:「陳主任,不用跟著我了,出來吧!」

話音一落,陳建國有點狼狽不堪地從旁邊的牆角走了出來,他問:「你……你怎麼發現我的?」

「你跟得那麼明顯,我想不發現都難,算了,陳主任,你跟著我幹嘛?我不是說了嗎?我不想去你們學校,真的一點都不。」林飛無奈一笑,說道。

「我知道,不過我跟過來不是求你過去,而是想跟你做個交易,有興趣嗎?」陳建國沉著臉,壓低聲音問道。

「交易?什麼交易?」

「只要你答應去我學校就讀,我私底下給你五百萬!」

「五百萬?這麼多?」

「沒錯,你認真考慮一下吧,這比起那些獎學金多多了,而且你有了這筆錢后,不用去勤工儉學,大學生活可以活得輕鬆瀟洒一點,不好嗎?」

陳建國說完,忍不住在心裡輕蔑一笑,想道,我就不信你一個窮屌絲對五百萬不動心,這可是五百萬吶,雖然花出去我很肉疼,但只要能成事,我也就認了。

他到目前為止,還堅定不移地相信,有錢能使鬼推磨,只要出得起價,不到林飛不答應。

不過,陳建國如果知道,林飛現在銀行卡裡面的餘額已經達到一個他陳建國不吃不喝工作幾輩子都賺不到的數字時,會不會還這麼想?

「五百萬這麼多,聽起來的確挺吸引人的……」林飛故作動心的樣子。

「吸引人吧?那就快點答應吧,免得到時候錯過了後悔一輩子啊!」陳建國在旁慫恿說道。

「的確是這個道理……不過,呵呵,很抱歉,陳主任,我還是不能答應!」林飛笑道。

「……」

陳建國微微一愣,一臉不解地看著林飛,「林飛,這……這可是五百萬吶!難道你……你還不動心嗎?」

「錢對我來說,只不過是個數字而已,就算你現在給我一個億,我也不會答應你的,還是那句話,我不會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陳主任,再見。」林飛搖頭說完,轉身就走。

「林飛!」

陳建國惱羞成怒,朝著林飛爆喝一聲,「你就真的這麼絕嗎?我都低聲下氣成這樣了,你還不答應?」

「強扭的瓜不甜,陳主任。」

林飛扔下這麼一句,人已經走遠,留下陳建國怔怔地站在原地。

「既然你不喜歡錢,那麼女人你總喜歡了吧?哼,我就不信,你逃得過我五指山……」

陳建國嘴角泛起一抹弧線,露出陰測測的笑容……

(本章完) 「林飛,你真的決定只報京城醫科大學嗎?不考慮其他學校了?比如說京城大學或者華清大學?」

洛雲拿起林飛剛填好的志願表看了下,問道。

林飛淡然一笑,說:「洛老師,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我會報醫科大學嗎?至於其他大學,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

「哦,好吧,好像真的說過……」洛雲愣了一下,但又有些不甘心,繼續勸道:「京城醫科大學在全國重點大學的排名只到第八,而京城大學和華清大學卻是前一二名,你真不需需要再考慮一下嗎?免得到時後悔。」

「不考慮了,洛老師,這就是我的決定。」林飛堅定地說道。

洛雲看著林飛,緊咬銀牙,她嘴巴合了又張,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最後還是忍住沒說,但卻小聲嘀咕:「你如果去京城大學,我們就有機會再見了……」

雖然洛雲嘀咕的聲音細弱蚊鳴,只有她自己才聽得見,可林飛的聽力一向異於常人,將這一番話給一字不漏聽了進去。

「洛老師,你說什麼?」

林飛忍不住臉色激動地看向洛雲,顫聲問道。

其他同學都在認真填寫志願表,沒人注意坐在後面的林飛以及洛雲。

「我沒說什麼呀?」洛雲心虛應道,她不敢與林飛對視,生怕被看穿,芳心更是噗通噗通跳得厲害。

「洛雲,你不是說我如果去京城大學,就有機會再見,對嗎?」林飛壓低聲音,悄悄地抓住洛雲的小手激動問道。

洛雲嬌軀一陣激顫,俏臉瞬間緋紅,她極力想要掙脫林飛的手,可無奈力氣不夠,最後唯有放棄。

就這樣,兩人的小手堂而皇之地再教室內再次拉上,彷彿回到了從前。

「我……沒有說過……」

「你有,我聽得很清楚,洛雲,你還是愛我的,對嗎?那為什麼你要和我分手,要嫁給一個你不愛的人,為什麼?」林飛激動地問道。

「我早就不愛你了,林飛同學,請你叫我洛老師,你再不放手我可喊非禮了!」

似乎是被林飛的話所觸動,洛雲臉色驟變,上一刻那嬌羞頃刻間變成一張冷冰冰的臉龐,吐出的話語更像從陌生人口中說出般,冷得讓林飛寒心。

林飛怔了怔,不解地看著洛雲,片刻之後鬆開了手。

洛雲冷若冰霜地瞥了林飛一眼后,沒再言語,而是徑直朝講台走去。

填完志願后,林飛沒在學校裡面逗留,直接就出了校門,上了一輛的士,準備回家。

突然,手機響了。

林飛掏出來一看,發現居然是鼎銘會所的幕後老闆高虎打過來的,他沒有猶豫,直接按下了接聽鍵。

「虎哥,您好,找我有事?」

「呵呵,林少啊,你可是貴人事忙,肯定把答應過我的事情給忘了吧?」

「比賽的事嗎?虎哥,那怎麼敢忘?」

「記得就好,比賽就在今天晚上七點,我會安排人過去你家接你,可以嗎?」高虎問道。

「好的,謝謝虎哥,那我們今晚見!」林飛答應,接著問:「虎哥,你……知道我家地址?」

「這個當然知道,我如果連這點小本事都沒有,那還怎麼好意思開會所呢?」

「呵呵……」

林飛知道自己這個問題絕對多餘,稍稍用腦子都能想得到,沒想到他居然還問了,簡直是蠢爆了。

尬笑了一陣后,林飛趕緊轉話題,兩人再隨意聊了幾句后,高虎便以還有個重要視頻會議要開為由,先掛斷了電話。

回到家后,林飛才換鞋想要過去大廳,便猛地看到一隻拖鞋徑直朝他臉飛射過來。

卧槽,偷襲?

反應奇快的林飛,快速伸手出來,一下子將拖鞋給接住,然後扔在一邊,大喊:「誰?給我出來!」

「我!」

一記熟悉的嬌喝從身後傳來,林飛猛地打了個冷戰,暗道糟了,怎麼提前回來了呢?

深吸了一口氣后,林飛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臉,轉身迎了上前,「呵呵,菲菲,你怎麼提前回來了?」

陳雨菲一臉怒容地瞪著林飛,雙手叉在纖細無贅肉的小蠻腰上,厲聲說道:「我要是再不回來,你是不是計劃把這裡都變成後宮了?準備做皇帝了,開始納妾了是不?」

「首先聲明,我們和林飛的關係很純潔,沒有你想象的那麼骯髒不堪!」林語嫣不知道什麼時候和薔薇一起出現在林飛的身後,也就是陳雨菲的旁邊。

林飛頓時一陣頭大,可以想象,在他沒回來之前,家裡想必是經過了一場女人間的戰爭,即便是現在,空氣中依舊瀰漫著一股濃郁餓硝煙,讓人幾乎窒息。

「很純潔?純潔到可以同居嗎?我才是林飛的正牌女友,你們算什麼?」陳雨菲激動地指著林語嫣和薔薇兩人,罵道:「尤其是你,林語嫣,你可別忘了上次要不是我網開一面,你今天還能這麼瀟洒嗎?」

「我們算什麼你管得著嗎?既然你提到上一次,那我是不是應該在這裡謝謝你啊?陳警官!」林語嫣嗤之以鼻,反駁道。

「陳警官?語嫣,她是警察?」薔薇驚訝插話問道。

「是啊,就是那種胸大沒腦的類型,和一般的敬業警官絕對不一樣。」林語嫣撇了撇嘴,嘲諷道。

「你……你說誰胸大沒腦?」陳雨菲平日里最忌諱的就是別人這樣說她,每次有人這麼說她的時候,那人的下場都很慘。

「敢不敢再說一遍?」

陳雨菲說完,臉色已經全部變黑,那雙原本水靈的眼睛也隨之變得像兩個電燈泡那樣,射出殺氣騰騰的目光看著林語嫣。

「這有什麼不敢的?」

不過,林語嫣卻好像是一點都不怕似的,一臉不屑地徑直走到陳雨菲跟前,和她對視著,緊接著一字一頓地說道:「聽好了,陳雨菲,我說你胸大無腦,怎麼樣?有本事開槍打我啊!我好怕哦!」

「你以為我不敢?」

陳雨菲被氣得七竅生煙,怒喝一聲后,伸手下去就要拔槍。

「菲菲,衝動是魔鬼啊!」

林飛見狀,趕緊飛撲上前阻止。

「砰~」

一記槍聲驟然響起。

(本章完) 「你……居然真的開槍了?」

林語嫣目瞪口呆,怔怔地看著陳雨菲。

「我、我不是故意的……」

陳雨菲臉色蒼白,喃喃自語,她只是想拔槍出來嚇唬一下林語嫣和薔薇而已,根本沒想過要真的開槍。

但,由於剛才她過於激動,一不小心扣動了扳機。

幸好,子彈射偏了,沒傷到任何人,直接射入牆邊,否則事情就大發了。

林語嫣很快回過神來,其實槍林彈雨的場景她早已見慣不怪,剛才也只是一時被嚇到而已,現在已經恢復如常。

薔薇和林語嫣差不多,對於槍聲早已沒有那麼敏感,因此也沒有顯得多驚慌。

暗黑首席魔女警 相反,現場顯得最驚慌失措的人,是林飛。

雖然剛才那一槍他沒被嚇到,但細想一下後果的他,還是覺得一陣后怕。

刀槍無眼,這要是一不小心射到誰,那可就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啊!

「菲菲,你玩什麼不好,居然玩槍?」

林飛忍不住,說了陳雨菲一句,但話一說出口,他又立刻後悔了,恨不得把這話給吞回去,只是已經晚了。

陳雨菲聞言,神色一陣黯然,深深地看了林飛一眼后,便再也沒說一句,而是轉身徑直走回她的卧室,直接大力把門關上。

「你真的不應該說她,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林語嫣走上前,對林飛說道。

「我也是這個意思,再怎麼說人家也是個女生,你這麼說,真的很傷她的心。」薔薇也附和著補了一句。

「……」

林飛一陣無語,片刻之後才吐出一句:「好吧,怪我咯!」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