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抱歉,請稍等。」

服務小姐急匆匆的離開,走進一間偏房。

很快,一個身穿黑色西裝,梳著大背頭的微胖男人走了出來,服務小姐亦步亦趨的跟著身後。

「哈哈哈,我是這裡的經理,你可以叫我肖經理,這位小兄弟,就是你要買青色光團?」

微胖男人笑得嘴都裂開了,雖然隨機光團品階很高,但九百多萬點數也實在貴了些,原本只是個招牌,但現在聚集地繼承者們該知道他們店鋪的都知道了,這青色光團賣出去也無傷大雅了。

「是,我就想看看能開出個什麼?」

吳澤點頭承認。

「哦,不知小兄弟是以點數交易還是生命結晶交易?」

微胖男人小眼睛不住打量,猜測吳澤的身份。

「生命結晶。」

吳澤一揮手,一堆生命結晶堆成小山,翠綠色的光芒照耀整個房間,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濃郁的生命能量滲入心神。

所有人愣了下,跟著眼睛都紅了,那可是九萬六千顆生命結晶,這是一筆巨款。

「好。」

微胖男人也是一愣,沒想到吳澤竟然這麼大大咧咧的就拿了出來,眼見四周繼承者們神色不對,連忙冷哼一聲,「你們敢動,就死。」

所有人被威脅,想到這家店鋪的後台,頓時不少人熄滅了心思,但也有一些人將心思打到吳澤身上。

既然能拿出九萬六千顆生命結晶,那麼,會不會還有更多?

吳澤伸手一抓,透過櫃檯玻璃阻隔,青色光團收入手中。

這一手讓微胖男人心底一凜,要知道這些櫃檯可不是普通東西,乃是專門找科技繼承者調製出的特殊玻璃,單純防禦,哪怕四階繼承者的能力都很難破開,更別提上面還布滿了密集的法陣,可吳澤的動作,密集法陣卻沒有一絲動靜。

「難道擁有空間能力?」

微胖男人收起所有生命結晶,皺眉思索,不過哪怕是空間能力,也會激起法陣反應才是啊!

青色光團懸浮在手上,吳澤嘿嘿一笑,對眾人問,「怎麼樣,你們想不想知道這裡面有什麼東西?」

「想,當然想。」

眾位繼承者們眼巴巴的望著,好事者還到街上一吼,更多人跑了過來,看熱鬧。

平常的隨機光團打開都有不少人好奇圍觀,更別提青色品階了。

轉眼間,整個店鋪都集滿了人。

微胖男人心裡高興,可見此場景,又憂愁了。

這最後一波廣告不錯,就是人多得都塞不下了。

瞥了一眼吳澤,這時候他倒是想讓吳澤開個好點的東西,這樣圍觀繼承者們見了,今天的銷售額肯定爆棚。

吳澤伸出手,伸進青色光團之中,觸摸到一片空蕩,跟著,一本書的觸感出現手心。

「是一本書。」

吳澤笑著對所有人說,然後抽出手,光芒盡散。

一本巴掌大的書籍出現手中,上有深藍底色,看不懂的黑色符文纏繞。

吳澤拿到眼前一看,上面幾個字雖然不認識,但意思卻在心底湧現。

機械血脈!

「這竟然是一個科技血脈。」

吳澤明了,哈哈一笑。

「科技血脈?那是什麼東西?」

所聽見吳澤的話,所有人懵了一下,現在這世界,無數幻想世界的人物降臨,繼承者們也各有各的技能或者能力,以及血脈。

血脈這東西,無論什麼生命都有,不過,倒真是沒想到還有科技向的,所有人都很好奇,這血脈有什麼作用。

「等我看看。」

吳澤翻開書籍,上面寫有血脈書的使用方法和能力簡介。

惡魔老公太悶騷 「使用之後,全身每一顆血肉細胞將轉化成機械細胞,大腦計算力堪比計算機,可以掌握科技知識改造自身,達到更強的目的……」

吳澤讀了出來,「科技向血脈,好像沒聽說有這樣的血脈吧,獨一份啊,使用就能得到一副機械之軀,還能通過科技升級血脈,還種勉勉強強吧!」

所有繼承者聽完,卻都是眼紅了,這種能力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堪稱強大了,所有人都恨不得搶了就跑,可見吳澤淡定無比的模樣,又冷靜了下來,猜測吳澤是不是有什麼防備。

「這個血脈果然很強。」

微胖男人有些後悔了,他本身的能力是吃得越多,就能將轉化的能量存儲起來,等到需要戰鬥的時候就進行燃燒,獲得戰力加持,可這樣的能力也就當個幾分鐘英雄,所以才被派來當一個幕後文職工作。

「這位小兄弟,不知道你有沒有賣出的打算。」

忽然一人走出,忽然一位中年繼承者湊了上來詢問。

「哦,你能給我多少點數或者生命結晶?」

吳澤問,他倒是不在意,買下青色光團只是為了好奇心,當拆開之後,就沒有那份好奇了。

「不會讓你吃虧,九百六十萬點數。」

中年繼承者微笑報出,可周圍繼承者無不臉色一變,心底大罵無恥。

原本青色光團放在那裡,你不出來買下,等開出來之後,是個好東西,又沒有危險了,又跳出來,簡直可恥,卑鄙。

冷總裁的嬌妻:寶貝對不起 「不賣,憑什麼風險我來擔,好處你來得。」

吳澤雖然不在意血脈書了,但也不想就這麼原價賣出去。

「你可要知道,我乃是黑王手下,黑王乃是第八階的人物,是灰葉聚集地的兩大高手之一。」

中年繼承者神色淡定,「你要是抗拒黑王的意志,這個世界這麼危險,說不好會遇見什麼不好的事情,你說呢?」

啪!啪!啪!

「不錯,不錯,你說得很對。」

吳澤拍手,鼓掌聲響在店鋪內,而後話語一轉,「那又管我什麼事?」

中年繼承者見前頭的話還覺得吳澤很上道,可結尾了一句,差點氣得他吐血。

「小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中年繼承者狠聲,「你可要想好了,黑王委託我和你交談,那是看得起你,要真讓黑王大人過來,你就是個人死人了。」

「你怎麼能這樣?難道灰葉聚集地連點基本道德都沒有了嗎?」

吳澤裝作義憤填膺,指著中年繼承者幾乎說不出話來。

「哈哈哈,開什麼玩笑,這都末世了,強者就是道德,你一個人,難道還想抗衡黑王大人,恐怕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中年繼承者大笑一聲。

「哦,要想買,別人你拖話,讓那個什麼黑王來就是了。」

吳澤不在意,反而微笑,「我對這本血脈書是沒興趣的,不用擔心我用掉。」

「瘋了,這傢伙瘋了,竟然敢主動招惹黑王。」

「黑王是誰?」

「那是我們灰葉聚集地的兩大強者之一,第八階強者,目前已知的最高階位,並且聽說黑王的都能力偏向陰暗,類似刺客,這傢伙竟然敢拒絕,恐怕睡覺都要提心弔膽了。」

「有這麼恐怖嗎?」

「第八階強者不可測度,哪怕普通的一拳,就能打爆山峰,更別提繼承者專有的各項奇特能力。」 「你,真要和黑王大人作對?」

中年繼承者神色陰沉。

「嗯。」

吳澤笑了笑,也不管眾人目光,走出店鋪,聲音幽幽傳來,「我不想打架,但也不怕打架。」

眾人被吳澤的話震了震,議論紛紛,看向吳澤的目光,有不屑,也有漠然,大多數人堆吳澤不抱希望,畢竟是第八階的繼承者,他們彷彿已經看見吳澤的悲催下場了。

吳澤溜達著,像個普通繼承者一樣,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而中年繼承者在吳澤走後,臉色變幻了一下,也跟著離開了。

來到一個無人角落,中年繼承者打開手腕上的流銀表,聯繫到黑王,將之前發生的事情細細說了一遍。

「哦,他人呢?」

黑王的機械音響起,平淡如水。

「大人放心,我的手下跟著他,絕對不會跟丟的。」

中年繼承者連忙保證,背後冷汗唰的一下就留了下來。

「將他的位置發給我,剩下的就不用你操心了。」

黑王說。

「是是是,我明白。」

中年繼承者連忙應下,他可是知曉黑王手段的,在末世不過七個月時間,就成為第八階強者,這樣的存在是極其可怕的。

「那就這樣吧!」

黑王說完,掛掉了通訊。

酒店裡,吳澤洗了一個澡,把那本血脈書拿了出來,上面的文字讓吳澤感覺有些有趣。

他通過血脈書為鏈接,窺探末世背後的秘密,他可不相信,這場末世是完全自然發生的,肯定有原因。

遵循著因果聯繫,吳澤的念頭來到一個潔白的空間,這個空間似乎是空心圓球,吳澤走了幾步,卻發現似乎在原地踏步一樣。

「出來吧!我能感覺到有人在窺視我。」

吳澤突然說。

「你是誰?」

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而後黑色光斑匯聚,形成一個人形,猶如黑霧中夾雜著黑色火焰。

「我為什麼要回答你的問題?」

吳澤拒絕,隨後眼珠子一轉,又說,「除非你先回答我的問題,你是什麼東西?」

「吾乃是八個時代之前的生靈執念匯聚體,吾為源,乃是生之希望。」

沉默了好就,對方才開口。

「八個時代之前?那是多久?」

吳澤連問,跟著似想起什麼,「哦,對了,我叫吳澤。」

「用地球的話來說,八十億年前。」

源說。

「哦。」

吳澤點了點頭,「是你搞的末世?」

「是我。」

源坦然承認,他跟著問,「吳澤,能夠輕而易舉找到我的存在,你到底是什麼身份,八個時代之前,所有的聖魔應該都泯滅了才是,在那場傾天之災下,絕對沒可能有聖魔存活。」

「你對我有殺意?我感覺到了。」

吳澤忽然開口。

「你的存在對於我來說是不可控因數,我必須保證現在的世界進行下去。」

作為執念綜合體,他絕對的認死理,吳澤甚至已經感受到對方正在調動的磅礴力量了。

「你做這些的目的是什麼?」

吳澤眨眼,並不在意對方的殺意。

源不吱聲,恐怖的力量卻是越來越強大。

「你真的以為能殺掉我嗎?」

吳澤不屑,「我就站在這裡,不出手,看看你的本身怎麼樣?」

寂靜。

轉眼十分鐘累積力量的時間過去。

雖然空間當中依舊是白色一片,但原本擴散於整個地球的執念卻匯聚在了一起。

眼前的黑影越發猙獰了。

「來吧,我等著呢。」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