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好在有茵茵將他的傷口凍結,沒有讓傷勢進一步嚴重,回來之後蕭瀧第一時間就給他進行了手術,但是現在還沒有清醒。」

「這樣,我知道了。」

洛熙點了點頭,轉了個彎就去了後院。

整個莊園的建築風格都是偏向歐式風格的,只有後面的這棟小樓是中式風格。

後院這裡一向冷清,雖然是空置的,但是卻一直都有人打掃,所以直接就可以入住。

洛熙來到後院的時候,雖然能感受到房間里有人,但是每個人的氣息中卻帶著恐慌和迷茫。

人在不同的情況下所發生的各種反應,包括呼吸的頻率以及心跳的速率都是不同的。

洛熙一推開房間門,頓時數十雙眼睛看了過來。

洛熙的視線掃視了一圈,在一道嬌小的身影上頓了頓,然後若無其事的移開,沒有任何異樣。

看了一圈,荊唯風和蔡璟昀並不在這群孩子里,那麼估計就在樓上了。

洛熙想也沒想就準備往樓上走,誰知道卻被人給攔了下來。

「喂,你要幹什麼!」任遠滿臉敵意的瞪著洛熙。

「不幹什麼,」洛熙皺了皺眉,「只是上樓而已。」

「你不能上去!」任遠喊道,在這裡呆了兩天,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洛熙,出於本能,不想讓任何人靠近。

「憑什麼。」洛熙冷冷的看著任遠,「這裡可是我的地盤。」

「你……」知道洛熙是這裡的主人,任遠也不敢繼續攔著,畢竟這個棲息之所還是洛熙給的。

洛熙繞開任遠走向二樓。

荊唯風此時就在二樓照顧還未蘇醒的蔡璟昀,比起一開始的蒼白,此時的蔡璟昀明顯已經好了很多,至少呼吸已經沒有那麼清淺。

荊唯風聽到外面的聲音就開門看了看。

正好看到踏上二樓的洛熙。

「請問你是……」荊唯風看著面前有些眼熟的絕美面容,眼中儘是疑惑。

「我是洛熙。」

對於這個名字,荊唯風可是再熟悉不過了,當初洛茵還在學校的時候就聽她提到過很多次。

荊唯風眼中閃過一絲驚艷,然後側身讓洛熙進門,同時將想要一起進來的任遠給關在了門外。 「你是茵茵的姐姐。」荊唯風有些好奇的打量著洛熙。

「茵茵,不是你能叫的。」洛熙冷冷的看向荊唯風。

以前就聽洛茵說過,洛熙很厲害,但是親身體驗一次的感覺終歸是不一樣的。

洛熙給人的感覺與她的外在形象差距相當大。

第一眼看到洛熙的時候會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然而當洛熙完全不收斂氣勢的時候——

霸道,狷狂,可怕等各種感覺就會湧現出來。

荊唯風就算資歷再好,也終究是一個還沒有畢業的大學生,被洛熙這麼一壓,自然會出現恐慌。

洛熙將荊唯風的反應看在眼裡,心中嗤笑一聲,就這種膽識也配得上洛茵?

真是個笑話。

對於洛熙來說,洛茵是她僅有的寶貝,就算會有另一半,那也應該是最好的。

事實上,就算是雲翊辰,洛熙也依舊認為他配不上洛茵,即使他已經非常優秀。

「茵茵這一次到底為什麼會以身犯險,你知道嗎?」給了荊唯風一個小警告,洛熙也就收斂了自己的氣息。

「能猜出來。」

雖然洛茵一直都沒有說過,但是,荊唯風大致還是能猜出來的。

之前他們被劉薇薇騙出來的時候,其實只有他和樂璟琋。

蔡家人一向寶貝樂璟琋,所以在蔡璟昀沒有接到樂璟琋的時候就已經覺得有些古怪了。

之後就是蔡璟昀在找到他們的時候,因為不小心暴露,所以也被抓了起來。

三個人蒙上眼睛一起被送到了一個地方,就是竇偉的老巢。

因為那裡沒有透光的窗子之類的,所以具體在那裡呆了多少天他們也不清楚。

直到過了很久,他們三個人被帶了出來去了竇偉的房間,在那裡看到了劉薇薇。

劉薇薇不知道從哪裡知道了竇偉和洛熙洛茵兩姐妹有仇,於是就為竇偉出謀劃策,讓樂璟琋將洛茵給引誘出來,畢竟洛茵在校的時候兩個人就是好友。

對於洛茵,竇偉還是知道一點的,她比自己的姐姐要重情,自然就認同了劉薇薇的計劃。

樂璟琋長相不能說非常漂亮,但至少也是個清秀佳人,竇偉這個色中餓鬼自然是垂涎的。

但是因為劉薇薇的提議,樂璟琋自然也就免受這一災難。

事實上,劉薇薇也不過是不希望樂璟琋搶了她的「寵愛」,順帶還能再陰一把洛茵,何樂而不為呢。

最後,樂璟琋被放出去引誘洛茵,而蔡璟昀和荊唯風則成為了要挾樂璟琋的人質。

他們都不希望樂璟琋再將洛茵給捲入到這件事當中來,其實憑藉樂璟琋的才智,想要留下一點線索或者搞點小動作不被發現是完全可以的。

但是他們終究高估了樂璟琋,她賭不起,他們兩條人命,所以她選擇了犧牲洛茵,連同他們之間的情誼也都葬送了。

「洛茵這次會來救你們完全是看在當初你們那一兩個月的同學友誼的份上,現在你們的友誼也就算是沒了。」洛熙的聲音透著一股冷意,那是可以刺進骨子裡的疼痛。

「不過,就算有下一次,我也會在茵茵救你們之前,讓你們先去閻王那裡報道。」洛熙身上的殺氣若有若無的蔓延開來。

感受到這可怕的殺意,荊唯風打從心底產生了深深的恐懼,這不是一句警告,而是……洛熙真的想殺了他們。

荊唯風咽了咽口水,「那……璟琋現在在哪裡?」

「她還在A市,放心,她很安全。」畢竟一直都躺在齊顏的研究室里。

「那就好。」荊唯風鬆了口氣。

「他的情況這麼樣了?」洛熙掀開蓋在蔡璟昀身上的被子。

蔡璟昀的腹部被綁帶里三層外三層的包著,因為傷的地方最好不要碰著,所以此時的蔡璟昀是沒有穿衣服的。

荊唯風見洛熙大咧咧的直接把被子掀開,頓時臉色就變了,趕緊上前想要壓住被子,緊張的連恐懼都忘了。

然而,荊唯風的速度怎麼可能快過洛熙,於是他連被子的一塊布料都沒碰到,雙手直接按在了床沿上。

大概沒有什麼是比巧合更狗血的事情了。

在被子掀開之後,房間門正好被打開,進來的人就是忙了很久的雲翊辰以及睡了一天的洛茵。

荊唯風:「……」

雲翊辰:「……」

洛茵:「……」

洛熙:「……」

雲翊辰第一反應就將洛茵的眼睛給蒙了起來。

荊唯風乘機趕緊把被子從洛熙手上奪回來蓋在蔡璟昀的身上。

「雲翊辰你放開我!」洛茵把雲翊辰的手扒下來甩開。

雲翊辰:……心好痛痛。

「你怎麼過來了。」洛熙一臉淡定,沒有絲毫看到蔡璟昀此時狀態之後的窘迫。

「我過來看看。」洛茵掃了眼荊唯風,好歹是她救回來的人,總歸是要關心一下的。

「感覺怎麼樣?」洛熙指的是洛茵的身體,接連睡了一整天怎麼看都是累壞了的結果。

洛茵點點頭,「已經沒問題了,還有皮蛋瘦肉粥也很好喝。」

說後半句話的時候,雲翊辰發現洛茵的耳尖有些泛紅。

這是……害羞了?

真是……可愛。

看著洛茵眼神飄忽的樣子,洛熙的心理活動和雲翊辰是一樣的。

「你又是過來幹什麼的。」洛熙的語氣很嫌棄,特別嫌棄。

雲翊辰:……嫂子,不帶這樣區別對待的!

「我……我是過來彙報的。」雲翊辰乖乖的站了個軍姿,那神色真的是要多認真就有多認真。

洛茵嘴角抽了抽,這是真的很從心了。

雲翊辰小心翼翼的瞄了眼洛熙,他知道如果他說是跟著洛茵過來的,肯定下一秒就會被踢出去,這種情況以前也不是沒有。

幸好他機智,不然這次要當著情敵的面被踢出去那可就太丟人了。

沒錯,雲翊辰從一開始就把荊唯風給看做了情敵,因為荊唯風看向洛茵的眼神很不一樣,同為男人,雲翊辰很清楚那是看心上人的眼神。

只是荊唯風的感情看起來還不是很明確,只是對洛茵有好感,達到了喜歡的程度,卻不至於是愛。

雲翊辰看著荊唯風的眼神變了變,很快就有了新的想法,為了荊唯風好,他還是要再加一把勁才對。

洛熙看著雲翊辰滴溜溜轉的眼珠子,眼瞼微垂。

「說吧,讓我聽聽你能彙報些什麼。」洛熙如同一個上司一樣端坐在凳子上,等著雲翊辰開口。

荊唯風:等等,你們誰還記得這裡是個病房!

「先說這些人的事吧,」雲翊辰指了指門外,意思是那些被帶回來的孩子,「他們的家人我們這邊已經聯繫好了,等齊顏和蕭瀧給他們昨晚身體檢查就可以送回去了。」

「不,等一下,這群孩子先不要立馬送走。」洛茵突然打斷雲翊辰。

雲翊辰滿臉疑惑,「怎麼了,還有什麼問題嗎?」

「這裡面,有老鼠。」洛茵笑著對洛熙說道。

雖然不是親姐妹,但是兩個人的默契度還是非常高的,只一個眼神一句話就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

「你想要親自處理?」洛熙挑眉,洛茵可很少往自己身上攬事,當然,隱殺的事除外,畢竟當時洛茵也是別無選擇。

要想在洛熙回來之前守好隱殺,那麼最安全的就是把隱殺抓在自己的手裡。

「嗯。」洛茵點了點頭。

「那好吧。」洛熙從來都是一個對妹妹有求必應的好姐姐,自然會答應,「但是,雲翊辰要一直跟在你身邊,保證你的安全。」

看著洛熙「你要是敢說不,就別想插手這件事」的眼神,洛茵只好妥協。

「那好吧。」

雲翊辰:……發生了什麼?突然掉下來這麼大一張餅,他感覺……感覺自己要樂瘋了!哈哈哈哈哈!

「所以那隻老鼠是誰?」

雲翊辰此話一出,就收到了來自姐妹倆的嫌棄目光。

「你沒看出來?」洛茵不可思議的問道。

雲翊辰:彷彿心口被插了一刀。

「嘖。」洛熙就更直接了。

雲翊辰:……已陣亡。

「那個,你們在說什麼?」荊唯風弱弱的刷了下存在感。

洛熙:差點忘了這裡還有一個人。

「你沒有知道的必要,等你和蔡璟昀把傷養好就可以離開了。」說話的是洛茵。

「哦,好。」荊唯風有點不習慣洛茵這冷淡的樣子。

「所以,嫂子你知道誰是那隻老鼠?」雲翊辰用那雙長相與雲言君相似的黑色雙眸,期待的看著洛熙。

洛熙剛才不過是第一次看到那群孩子,而且只看了一眼,就能確定這中間有老鼠並且找了出來,這是他們根本就做不到的。

看著雲翊辰的眼睛,洛熙滿頭黑線,雖然真的很像雲言君,但是,這隻會讓她想揍人。

「你是欠扁嗎,這樣看著我。」洛熙睨了眼雲翊辰,殺意畢露。

雲翊辰:……

夭壽啊!他在幹什麼!

不得不說兄弟倆確實很像,即使兩個人的性格相差甚遠。

被雲翊辰這麼一攪和,洛熙已經沒有繼續呆下去的心思了,而且她還有些……想雲言君了。

也有些想小意了。 「我覺得你現在不應該回A市,直接去蒼族才對。」

聽到腦海中響起熟悉的聲音,洛熙有些頭疼的捏了捏眉心。

現在嬰葵每天至少提醒一次要回蒼族這件事。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