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當然,結局顯而易見,沒有一個大神文明成功過,甚至有幾個大神文明因此失誤,造成了大神文明也搞定不了的災難,文明沒落,或直接消失。

但是這些危險,沒有讓任何文明退縮,他們依舊走在探尋最終的道路上,艱難前行,不死不休。

「這是一個偉大的文明,我們先想想辦法,不要直接毀滅。」

晶絡文明充滿敬意的對眾多大神文明說道。

這還是晶絡文明第一次發出這樣的感嘆,要是一些低級或者高級文明不理會他們,或者遇見和智者文明同樣的封鎖自身,不能交流的文明,晶絡文明那肯定是二話不說就是一發黑洞彈送了過去,感嘆什麼的,,下個宇宙輪迴再說吧。

所抱歉有大神文明開始討論了起來,一些被擱置的計劃也長各個文明手中貢獻出來。

他們之前自然是對喚醒智者文明做出國模擬行動的,當時只是假想,而且一個大神文明,有些事情還是難了點,但是現在這麼多大神文明聚集在一起,這些計劃就有了實施的可能性。

一個個計劃在所有大神文明的交流當中流逝,然後被所有大神文明記錄,拋出,討論,再記錄……

沒辦法,這些方法的成功率太低了,他們不確定,喚醒過來的智者文明,是完整的智者文明,而不會變成腦殘文明。

討論持續了很久,直到某個大神文明說,「我們為什麼不找無限網解決這個問題?」

一時間,所有大神文明全部都愣住了。

的確啊,為什麼不找無限網解決這個問題呢?雖然看上去,喚醒智者文明很難很難,但是對於無限網來說,想必不是什麼難事,畢竟,這是無限擴展的網路,誰知道其中會有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晶絡文明開始聯繫無限網,詢問這個問題。

很快,無限網的自動應答就回饋了消息。

「需要無幣三億。」

所有大神文明都是一愣,才反應過來,這是無限網的貨幣體系,錢這個東西實在離他們太遙遠了,早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大神文明們就已經沒有金錢體系了。

因為生產力的提高,甚至需要什麼東西,文明個體自己就能造出來,根本不需要去買之類的行為,自然錢也沒有用了。

至於造不出來的設備,可以對文明提出申請,也是免費送的。

「呃,我們身上有什麼東西可以換錢的?」

晶絡文明有些緊張的問道。

三億無幣,他們迅速閱覽了一下無幣的購買力,發現其實並不是很多,但問題是,他們不知道大神文明群體在無限網當中的層次,是普通人還是富人。

隨著晶絡文明都詢問,下一刻,所有文明能夠兌換給無限網的東西就列出了列表,從最頂級的科技,到最基礎的物質石頭,應有盡有。

所有清單瞬間就被大神文明們掃描一遍。

所有人合計了一下,選出了一些不是很重要的東西進行兌換,湊齊了三億無幣,然後請無限網出手了。

只見無限網覆蓋在智者文明到光球上,靜之法則迷漫。

光球的運算頓時卡住了,一切靜止,這是來自玄幻世界的力量,完全不屬於科技宇宙,但是有無限網的支撐,完全能夠在這裡運行。

無限網開始接入光球,然後入侵,內部無數正在運算的概率全部凝固,無限網在其中游弋,將之解析。

跟著無限網開始退出,一切概率運算重新啟動,然而,下一個瞬間,所有概率完全相同,像是被未知力量影響了一樣。

然後下一個運算瞬間,又是全部同步,全部同步,全部同步,全部同步……

在這樣的概率同步下,智者文明的運算被打斷了,完全一樣的概率沒有任何意義,其遠算結果只能是11111111……直到無窮,永遠也不會有計算結果,猶如陷入了邏輯死環一般。

所有觀看的大神文明都是心頭猛跳,無限網的操作因為體系不同,他們沒有看懂,但是結果卻是在他們觀察範圍之內,這樣的喚醒方式,也太粗暴了吧,萬一智者文明傻了怎麼辦?

他們都是無語的想著。

時間慢慢過去,一個月過去了,忽然,智者文明的同步運算,從同一頻率的跳動中,有了一絲不同的波動,這點波動瞬間就被所有人注意到了,引起了所有大神文明的圍觀。

他們都想知道,到底這樣的蘇醒,會不會對智者文明產生什麼危害,還有,那種萬全看不懂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們研究了半天,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三個月過去,光球的閃爍頻率再次恢復,甚至比之前更加猛烈,將整個量子時光之河安了一個大燈一樣,不斷輻射者各種詭異想東西,其包括物質,能量,輻射,光,量子,等等等等。

太多了,幾乎所有科學側的東西,都在這一波輻射的爆發之中。如果,若是將這些物質和能量匯聚在一起,可以組成三百多個資源充沛的銀河系。

「要醒了嗎?」

所有大神文明們期待著,眼睛眨都不眨,所有探測儀器開到最大,想收集數據。

又過去了一個月,這一個月是波動劇烈的,某一刻,光球的藍色光芒忽然一暗。

「咦什麼情況,難道。」

「嗯,監測到強大的引力波動,這是什麼情況,引力等級顯示,這是一顆足以媲美最最古老黑洞的引力等級。」

「不會的,這可是量子時光之河,怎麼可能有黑洞和引力。」

所有大神文明愕然,這裡從來沒有存在過黑洞。

他們目不轉睛的看著光球,在他們眼中,光芒開始漸漸消散,內部的情況顯現。

那是一個黑色的天體,沒有光球那般龐大,直徑只有一個地球般大小,和之前超星系般龐大藍色光球相比,簡直微不足道,可就是這麼點東西,似乎就是整個智者文明的核心。

「這是什麼,黑洞嗎?」

所有人第一反應是黑洞,因為太像了。

「不,不是黑洞,雖然擁有龐大的引力,有黑洞的一些特性,但是構成完全不同。」

「這竟然是……概率實體化形成的未知球體,這就是概率計算機,根據分析,引力應該是強大的附帶功能,用以約束或者操控光球變數的。」

「難道,這個黑球就是智者文明的星球意識?他們竟然改裝到了這個地步,都已經完全不屬於星球了吧!」

所有大神文明感嘆。

他們由星球意識而生,自然也需要保護星球意識,否則星球意識破滅,他們也會逐漸沒落,因此,有許多文明想出了各種辦法,像安裝行星發動機,物質恆星系防禦系統,這些還是普通的保護。

真正喪心病狂的是這些大神文明,他們甚至將母星凝固在物理不在變化的星空之中,更甚者,直接把母星改造成恆星,坍塌為中子星,黑洞的都有,當然,這樣的成功率太低了,也有不少文明因此沒落。

「在嗎?」

等了半天不見動靜,大神文明們商量著,發過去一句問候。

過了好半響,他們都以為智者文明不會回復的時候,忽然,對方回答了。

「在。」

他們頓時面面相覷,想到了智者文明應該是在對周圍進行探測,尋找目前的各方面情報。

「我們是無限網屬下的大神文明群體,向您發出邀請。」

晶絡文明發送信息,同時將無限網介紹也發了出去。

他們沒等到智者文明的回復,反而見到對方進行量子跳躍,瞬間出現在大神文明群體面前。

「這些,是真的嗎?」

智者文明詢問。

「自然是真的。沒什麼事兒,我們騙你幹嘛?」

晶絡文明說。

「那麼,我同意。」

智者文明發出答案的一瞬間,無限網的詢問就降臨,憑空出現。

智者文明的生命都是概率化的存在,可以說這一個瞬間是無數個體存在,下一個瞬間可能就成為一個整體,完全沒有規律可尋,是混沌的。

外界的觀察總是會讓其狀態改變,因此,每一次都是測不準狀態的。

智者文明同意之後,也轉瞬間進入無限網,那廣闊無限的網路,讓智者文明也忍不住心生波動。

「這個世界,太廣闊了。」

這一瞬間,智者文明感覺本宇宙就像是一個小池塘一樣渺小,而外面,則是藍色大海,令人神往。

智者文明遊盪在無限網之中,獲取著各種各樣的信息,彷彿這一刻變成了無知的文明一樣,貪婪的尋找著知識。

甚至,智者文明還找到了無限網的科技榜單,上面是無數他們想也沒有想過的技術,橫行黑暗虛無的技術,還有無敵的文明,無盡的科技種族,強大的科技個體,無數奇異的生命體。

他們對於宇宙的一切猜想都能夠得到對應的存在。

宇宙是生命體?很驚訝嗎?不,在無限網,宇宙生命體的樣式不要太多。

在無限網捕獲的宇宙之中,龐大的基數下,出現什麼情況都是有可能的。

就在智者文明剛剛醒來就沉迷上網的時候,其他大神文明則商量著,準備去尋找時間環文明了。

這個文明其實不叫時間環文明,只是因為他們遭遇的不幸,才叫時間環文明。

在量子時光之河的某個角落裡,在本宇宙某個角落裡。

有一個大神文明不斷逆轉時光之河,回到過去,又流向現在,又回到過去,流向現在。

無數次的輪迴,無限往複,每一次,因果就會更加混亂,到了現在,已經不知道輪迴了多少次了,這片區域,早已經成為了物理法則禁區,連大神文明沒事也不想過來,生怕沾染了因果,陷入其中。

畢竟這裡太亂了,其中的恐怖因果銜接,不知道用智者文明的計算機能不能理清楚。 而時間環文明遭遇的情況,是他們自己作死,在研究一因果律的時候,產生了混亂效應,最開始只是一個人,然後因果擴散,最終影響到了整個文明。

他們只要抵達了一定的時間,就會遭遇到滅絕文明的威脅,唯有跳躍時間回到過去,才能避免滅絕,但是這樣,他們對因果的糾纏會更加混亂。

形象的比喻就是,在一條河裡,一條魚被前方一塊石頭攔住了,撞上去就會死,身上還纏繞著密密麻麻的水草,每一次逆游,掙扎,就會讓身上的水草更多更亂,陷入更深的絕望當中。

至於繞過這塊石頭,卻是不可能的,河流雖然寬闊,但是魚橫向移動,石頭也會跟著移動,石頭和魚,在前後因果方面是聯通的,根本就避不開。

絕望,無比的絕望。

哪怕他們已經成為了大神文明,也解不開文明的死結,實在是因果太亂了,每一次時間都不夠,還沒有解開一半,又快要撞上石頭了。於是逼得他們開始研發更多可以逃離因果的技術。

當然,他們也可以尋找大神文明,可是,所有大神文明的知道他們的情況,要救時間環文明出來,風險太大了,甚至成功的可能性都太小了。

還有可能會被拖進這個因果黑洞之中,沒有大神文明想來嘗試一下因果黑洞的滋味,遠離還來不及呢。

不斷的掙扎,在三萬多次輪迴之前,文明開始走向了沒落,一個個文明成員被因果所吞噬,發生了各種各樣的意外,用生命去償還因果。

最初,時間環文明還有兆計文明個體,現在卻只有上百億,他們還在苦苦掙扎著,他們每一個,都是巔峰的精英存在。

每一次輪迴,就像是大浪淘沙一般,會死去文明個體,他們想脫離這樣的情況,除非償還所有因果,並且解決前方的「石頭」,但,想解決這麼龐大並且不斷衍生的因果,他們根本沒有那個計算力和執行力,並且,由於實驗的錯誤導致的「石頭」,他們還根本不知道具體是個什麼事物,但毫無疑問,肯定非常難搞。

當然,還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堪破宇宙的終極真理,自然在這個宇宙之中足以全知,解決因果問題肯定沒問題,甚至「石頭」也能輕而易舉解決。

畢竟,這些都是這一個宇宙之中的事物。

晶絡文明領頭,所有的大神文明搭建傳送通道抵達。

這裡是三維宇宙某個角落,這裡的星空一片光亮,充斥綿延,根據探測,足有五十六萬光年直徑,且,所有的光都在內部,只有足夠接近視界才能看見這璀璨的光芒,否則離遠了,只能看見一片黑暗,深邃的黑暗。

那是因為時間的扭曲,空間的重疊,將這片區域從過去未來和現在疊加,是一片混亂得無法言喻的區域,內部的因果交織堪稱恐怖。

「我們要進去嗎?」

某個大神文明詢問。

有了無限網的底氣,他們也不是很害怕這裡的情況了,否則,他們根本不想接近這裡。

「派遣一些文明個體進去吧,先探明情況,這麼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裡面輪迴了多少次,在不同的時間段,裡面的輪迴情況也是不一樣的。」

「哦,上面意思?」

晶絡文明不解。

「因為時光扭曲,過去現在和未來不再是一條線,因果扭曲糾纏,內部在外面看來,已經坍縮成了一個事件點了,所有發生的事情,都約束在其中,相當於一個小型的光錐,內部一切是命運。」

有大神文明解釋道,「也因為如此,或許一萬年前,內部的時間環文明掙扎在末期,只有幾個個體存活或者文明滅絕,但現在,卻可能是剛剛陷入因果混亂之中,上兆的文明個體正在想辦法逃離。」

「甚至,因為他們是在時間循環中成為的大神文明,在初期的他們,可能還沒有踏入大神文明的階段。」

「也就是說,我們進去之後,不確定會出現在哪個時間段,不確定是哪一次輪迴?」

晶絡文明有些明悟了。

「的確如此。」

有大神文明點頭。

沉默了一下,晶絡文明說,「還是得進去啊,否則,不知道情況,我們也不好展開行動。」

「對了,你們知道,時間環文明到底做的什麼實驗嗎?」晶絡文明問。

「不知道。」

「不清楚,但想來應該是一個關於時光忽然因果的偉大實驗,否則不可能造成如今的輪迴效果。」

有些大神文明還是敬佩的,這還是時間環文明沒有成為大神文明就做出的實驗,可他們已經的大神文明,還沒有看懂到底什麼情況,這值得一群大神文明敬畏。

時間環文明,無論本身如何,它註定的一個偉大的文明,可惜,被因果黑洞困住了,時光在此重疊。

所有大神文明們想著,如果時間環文明真的從這樣絕望的因果黑洞之中跳了出來,恐怕就能夠輕而易舉的知道宇宙的終極真理了吧!

「先不用派遣人員進去,讓我們先看看。」

這時,智者文明退出了無限網,瞬間就了解了大神文明群體這段時間的行動,頓時智者文明對時間環文明產生了興趣。

聽到這話,所有大神文明頓時讓開了,他們都想知道,智者文明如何行動,或許,他們能從中學到點什麼也說不定,要知道,智者文明可是公認的智慧第一,博學第一,計算第一的文明。

智者文明上前,一個小小的黑球和龐大的星空相比,渺小打破不值一提,但,卻是代表著這個宇宙的最高智慧,代表最強的文明。

只見黑球開始擴展,只是幾分鐘,就超越了一光年的距離。

之所以能夠幾分鐘跨越一光年,那是智者文明修改了區域的光速極限,因此才能夠直接抵著光速極限擴張。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