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讓人驚訝的是,一向喜歡在外面獨居的蕭逸楓,為什麼突然間想通了,然後肯回到這個充滿不和諧的大家庭?實在是令人有些奇怪。

「回來就回來唄,反正也殘廢了,多個人吃飯也沒什麼,幹嘛要費盡周章的把大家叫來。」

說這沒營養的話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蕭逸霖這個沒腦子的蠢蛋。

「你說誰殘廢呢?蕭逸霖,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蕭逸楓的母親王蘭維護自己的兒子,立馬便怒罵蕭逸霖。

「我說的是事實,你激動個啥?」蕭逸霖一副二吊子的樣子,囂張極了。

「逸霖,身為長輩,我必須要教育你一下,逸楓雖然是帶了一點殘疾,當他畢竟是你大哥,你怎麼能這麼說話!」蕭仲奇也怒了,但沒有像王蘭一樣指著蕭逸霖罵。

男人總是應該保持自己的面子,罵街這種事情一般都是由女人來的。

「我……」蕭逸霖還想說什麼,這時候老太太又開口了。

「閉嘴!」老太太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手上的拐杖往地上杵了杵,聲音很大,讓眾人都嚇了一跳。

她這是真的發火了。

「蕭逸霖,馬上給你大哥道歉。」老太太說道。

「憑什麼,我又沒說錯什麼……」蕭逸霖小聲地回應,這個時候不敢和老太太大聲說話了。

「道歉,我最後再說一次,不然的話,你就給我滾粗蕭家!」老太太聲音很大,在說這話的時候,頭髮也跟著顫抖起來了。

「逸霖,聽話,道歉。」楊紅玲立馬扯了扯蕭逸霖。

若是老太太真的發火將蕭逸霖趕出去了,那二房豈不是得不償失。

「我不,憑什麼!」蕭逸霖任性地說道。

「哎呀,哥,你墨跡什麼,你沒看見奶奶都生氣了嗎?本來就是你說錯話了,讓你給大哥道歉,你吝嗇什麼。」蕭玉也小聲地勸說蕭逸霖。

最後,蕭逸霖一臉不滿地走到蕭逸楓的面前,心不甘情不願地說了一聲,「對不起。」

寶鑒 王蘭和蕭仲奇的臉色,這才好看一點。

「二弟,都是一家人,不用這麼客氣。」蕭逸楓雲淡風氣地說道。

連看都沒有看蕭逸霖一臉,他此時彷彿一個掌握生死的王者一樣,說著一句無關自己的話。

「哼!」蕭逸霖冷哼了一聲,然後沒有再說話了。

深知現在蕭逸楓回來了,然後老太太肯定是圍著他轉,現在和他作對也討不到什麼好處。

落日餘暉陪你看 「接下來,我還有另一件事情要宣布。」老太太又說道。 「還有,蕭逸楓是從小有缺陷,可您不能因為他的缺陷,就可憐他,然後對他多加照顧,咱們蕭家的人,是靠實力吃飯的,不是做慈善。」

出奇的,今天楊紅玲居然能言善辯,估計是看到自己兒子好不容易得到了副總的位置,被擠下來了,心裡不痛快吧!

老太太也知道這次是虧欠了二房,也沒有繼續對楊紅玲發火什麼的。「楊紅玲,你說話注意一下,什麼做慈善,我們逸楓需要你們可憐嗎?說到靠實力,蕭逸霖子繼承蕭氏副總以來,為公司做過什麼,我們大家心裡都有數,除了騷擾女員工,然後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家屬鬧

到了公司,還有什麼業績啊?像他這樣的紈絝子弟,早就該讓出位置來了。」王蘭得意地對楊紅玲說道。

「你……」楊紅玲非常生氣。

但老太太打斷了她即將說的話,不然的話,這兩個女人會沒完沒了的。

「好了,這是我做的決定,不容置疑,若是逸楓在公司沒有什麼成績的話,能者居之。你們大家還有什麼意見嗎?」老太太說道。

就在二房憤怒,眾人沉默的時候,突然有人開口了。

「我有意見。」

顧言馨驚訝地望著蕭逸晗,沒想到此時此刻,他居然說話了。

全程中,他不是一直在看大房和二房互掐撕逼嗎?

說實話,剛才那一齣戲,還真是精彩,蕭家可真是熱鬧啊!

楊紅玲立馬興奮地望著蕭逸晗,沒想到在這個時候,蕭逸晗又出來掐一腳,只要是能夠針對大房,楊紅玲現在就和誰同一陣線。

「你有什麼意見?」老太太問道。

「換副總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我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和我商量一下。」蕭逸晗話語裡面有些微微的憤怒。

「就是啊,媽,這事兒應該大家一起商量才是,當初我們逸霖坐上副總的位置,也是經過大家商量的。」楊紅玲立馬接著蕭逸晗的話說道。

在這個家庭裡面,昨天還是對撕的兩個人,今天因為某件事情,又會站在同一陣線,這就是利益的牽絆。

「蕭家是我掌控的,我要還掉一個副總,還需要理由嗎?」老太太霸道地說道。

這話太蠻橫了,完全就是權力的專制,所以就算楊紅玲有怨氣,現在也沒辦法說出來了。

「既然如此,還要我這個總裁有什麼意思!」蕭逸晗厲聲說了一句,然後立馬牽著顧言馨的手大步離開了蕭家。

今天這一出,得利的是大房。

有人歡喜有人愁,這就是豪門爭鬥。

「蕭逸晗……」顧言馨小心地喊著,知道他現在心裡肯定不舒服。

堂堂的一個總裁,連知情權都沒有,老太太怎麼決定,就怎麼定了。

「逸晗……逸晗……」這時候,蘇念瑤和蕭仲恆從裡面追出來了。

「你們還想說什麼?這件事情,你們一定早就察覺到了吧?」蕭逸晗對蘇念瑤和蕭仲恆說道。「是,我們早就察覺到了。自從你被困A省以後,突然間蕭逸楓回來了,還去了公司,將你沒來得及做的事情全部都處理好了,每一件事情事無巨細,做的非常完美。那時候我就在想,可能蕭氏集團有變故

了,沒想到是這樣的。」

「所以你就讓朱彬瞞著我,一點也沒有透露?」

蕭仲恆接著說道:「若是讓你知道了,你還會來蕭家嗎?按照你的暴脾氣,肯定又要和你奶奶對著幹了。」

「好啊,既然如此,你們還來做什麼。蕭逸楓突然間回來,你們不覺得奇怪嗎?他到底想幹什麼?」「不管幹什麼,現在你只要把你手頭上的工作做好就行了,他不是還只是個副總嗎?威脅不到你的,你為蕭氏集團做了這麼多的事情,我相信你奶奶是看在眼裡的,不然的話,為什麼直接拿掉了蕭逸霖,而

不是你蕭逸晗總裁的位置呢?」蘇念瑤說道。

「就算拿掉總裁的位置,也無所謂。」

「放肆!你怎麼能這麼說,這是多少人想要搶的位置,你必須得給我坐牢固了!」蕭仲恆生氣地說道。

隨後,蕭逸晗不再和他們理論了,帶著顧言馨離開了。

「蕭逸晗,你很生氣嗎?因為蕭逸楓坐了副總的位置,可是這對你並沒有任何的影響啊?」 冥夫半夜來我家 在車子裡面,顧言馨問道。「言馨,你知道嗎?相比起蕭逸楓坐這個副總的位置,我更希望是蕭逸霖,雖然蕭逸霖非常的跋扈,在公司什麼場合也不會給我面子,可是他沒有腦子,只是表面上的頑劣,威脅性小。但是蕭逸楓就不同了

,經過上次的接觸,我就發現,他這個人才城府很深,你永遠不知道他在幹什麼。」「而且,他的腦子可要比蕭逸霖好使得多,這幾年,雖然他搬出了蕭家,可是我在背後還是稍微關注了一下他的動向,他自己在外面有創辦了公司,甚至在其它省市,也有自己的房產等等,總之他是一個非

常有能力的人,如果他僅僅是為了蕭氏集團好,那我沒什麼意見,這倒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他有什麼其它的目的,就很難說了。」

顧言馨聽蕭逸晗這麼說,忽然想到了小時候老師在課堂上講過的話。

教育的話要注重道德方便,而不是一味的追求成績,一個人就算成績再好的話,如果他道德有問題,也是失敗的教育。

因為他用自己聰明的頭腦,去做了一些壞事,就得不償失了。

所以蕭逸楓現在就是屬於這種人吧,他有很聰明的頭腦,可如果是往壞的方面去,那真是太可怕了。

「那你以後打算怎麼辦啊?」顧言馨問道。

「走一步看一步了,蕭逸楓雖然有野心,但我也不是那麼好惹的,大不了,我們鬥智斗勇一番,我估摸著,下一步,他可能要擠掉我總裁的位置,他的目標是我。」顧言馨吃了一驚,不禁替蕭逸晗著急起來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蕭逸楓真是太可怕了。 「還有,蕭逸楓是從小有缺陷,可您不能因為他的缺陷,就可憐他,然後對他多加照顧,咱們蕭家的人,是靠實力吃飯的,不是做慈善。」

出奇的,今天楊紅玲居然能言善辯,估計是看到自己兒子好不容易得到了副總的位置,被擠下來了,心裡不痛快吧!

老太太也知道這次是虧欠了二房,也沒有繼續對楊紅玲發火什麼的。

「楊紅玲,你說話注意一下,什麼做慈善,我們逸楓需要你們可憐嗎?說到靠實力,蕭逸霖子繼承蕭氏副總以來,為公司做過什麼,我們大家心裡都有數,除了騷擾女員工,然後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家屬鬧到了公司,還有什麼業績啊?像他這樣的紈絝子弟,早就該讓出位置來了。」王蘭得意地對楊紅玲說道。

「你……」楊紅玲非常生氣。

但老太太打斷了她即將說的話,不然的話,這兩個女人會沒完沒了的。

「好了,這是我做的決定,不容置疑,若是逸楓在公司沒有什麼成績的話,能者居之。你們大家還有什麼意見嗎?」老太太說道。

就在二房憤怒,眾人沉默的時候,突然有人開口了。

「我有意見。」

顧言馨驚訝地望著蕭逸晗,沒想到此時此刻,他居然說話了。

全程中,他不是一直在看大房和二房互掐撕逼嗎?

說實話,剛才那一齣戲,還真是精彩,蕭家可真是熱鬧啊!

楊紅玲立馬興奮地望著蕭逸晗,沒想到在這個時候,蕭逸晗又出來掐一腳,只要是能夠針對大房,楊紅玲現在就和誰同一陣線。

「你有什麼意見?」老太太問道。

「換副總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我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和我商量一下。」蕭逸晗話語裡面有些微微的憤怒。

「就是啊,媽,這事兒應該大家一起商量才是,當初我們逸霖坐上副總的位置,也是經過大家商量的。」楊紅玲立馬接著蕭逸晗的話說道。

在這個家庭裡面,昨天還是對撕的兩個人,今天因為某件事情,又會站在同一陣線,這就是利益的牽絆。

「蕭家是我掌控的,我要還掉一個副總,還需要理由嗎?」老太太霸道地說道。

這話太蠻橫了,完全就是權力的專制,所以就算楊紅玲有怨氣,現在也沒辦法說出來了。

「既然如此,還要我這個總裁有什麼意思!」蕭逸晗厲聲說了一句,然後立馬牽著顧言馨的手大步離開了蕭家。

今天這一出,得利的是大房。

有人歡喜有人愁,這就是豪門爭鬥。

「蕭逸晗……」顧言馨小心地喊著,知道他現在心裡肯定不舒服。

堂堂的一個總裁,連知情權都沒有,老太太怎麼決定,就怎麼定了。

「逸晗……逸晗……」這時候,蘇念瑤和蕭仲恆從裡面追出來了。

「你們還想說什麼?這件事情,你們一定早就察覺到了吧?」蕭逸晗對蘇念瑤和蕭仲恆說道。

「是,我們早就察覺到了。自從你被困A省以後,突然間蕭逸楓回來了,還去了公司,將你沒來得及做的事情全部都處理好了,每一件事情事無巨細,做的非常完美。那時候我就在想,可能蕭氏集團有變故了,沒想到是這樣的。」

「所以你就讓朱彬瞞著我,一點也沒有透露?」

蕭仲恆接著說道:「若是讓你知道了,你還會來蕭家嗎?按照你的暴脾氣,肯定又要和你奶奶對著幹了。」

「好啊,既然如此,你們還來做什麼。蕭逸楓突然間回來,你們不覺得奇怪嗎?他到底想幹什麼?」

「不管幹什麼,現在你只要把你手頭上的工作做好就行了,他不是還只是個副總嗎?威脅不到你的,你為蕭氏集團做了這麼多的事情,我相信你奶奶是看在眼裡的,不然的話,為什麼直接拿掉了蕭逸霖,而不是你蕭逸晗總裁的位置呢?」蘇念瑤說道。

「就算拿掉總裁的位置,也無所謂。」

「放肆!你怎麼能這麼說,這是多少人想要搶的位置,你必須得給我坐牢固了!」蕭仲恆生氣地說道。

隨後,蕭逸晗不再和他們理論了,帶著顧言馨離開了。

「蕭逸晗,你很生氣嗎?因為蕭逸楓坐了副總的位置,可是這對你並沒有任何的影響啊?」在車子裡面,顧言馨問道。

「言馨,你知道嗎?相比起蕭逸楓坐這個副總的位置,我更希望是蕭逸霖,雖然蕭逸霖非常的跋扈,在公司什麼場合也不會給我面子,可是他沒有腦子,只是表面上的頑劣,威脅性小。但是蕭逸楓就不同了,經過上次的接觸,我就發現,他這個人才城府很深,你永遠不知道他在幹什麼。」

「而且,他的腦子可要比蕭逸霖好使得多,這幾年,雖然他搬出了蕭家,可是我在背後還是稍微關注了一下他的動向,他自己在外面有創辦了公司,甚至在其它省市,也有自己的房產等等,總之他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人,如果他僅僅是為了蕭氏集團好,那我沒什麼意見,這倒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他有什麼其它的目的,就很難說了。」

顧言馨聽蕭逸晗這麼說,忽然想到了小時候老師在課堂上講過的話。

教育的話要注重道德方便,而不是一味的追求成績,一個人就算成績再好的話,如果他道德有問題,也是失敗的教育。

因為他用自己聰明的頭腦,去做了一些壞事,就得不償失了。

所以蕭逸楓現在就是屬於這種人吧,他有很聰明的頭腦,可如果是往壞的方面去,那真是太可怕了。

「那你以後打算怎麼辦啊?」顧言馨問道。

「走一步看一步了,蕭逸楓雖然有野心,但我也不是那麼好惹的,大不了,我們鬥智斗勇一番,我估摸著,下一步,他可能要擠掉我總裁的位置,他的目標是我。」

顧言馨吃了一驚,不禁替蕭逸晗著急起來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蕭逸楓真是太可怕了。 可是老太婆無動於衷,根本沒有放在心上,我一直都想把蕭逸霖這顆毒瘤給拿掉,不管我怎麼想辦法,始終都沒有成功過,因為老太婆根本不想將蕭逸霖弄下來。」

「但是這一次,蕭逸楓拿著這些證據,輕而易舉的便將蕭逸霖給扳倒了,足以證明他的能力,還有更重要的是,他在老太婆心中的地位,因為他雙腿的缺陷,然後老太婆一直很可憐他,就特別照顧他一下,不然的話,這蕭逸霖還真是沒辦法搞下來。」

最強反派系統 原來是這樣,這裡面的套路還真是多,顧言馨現在才明白,為什麼蕭逸晗這麼聰明。

每次鬥嘴都鬥不過,在這樣燒腦的商場和家庭中,若是不聰明的話,早就被別人算計了。

「不過今天看到蕭逸霖在你奶奶面前大氣不敢出的時候,我就感到好笑,這麼囂張的一個人,居然也有慫的時候。」

「老太婆在家裡的地位,你也是知道的,沒人敢惹,可能是因為小時候的陰影吧!」蕭逸晗感嘆地說道。

「小時候什麼陰影啊?」顧言馨接著問。

「想知道?」

「廢話!」不然她問幹嘛?這人說一半留一半的,還真是倒胃口。

「想知道的話,回去以後我在床上慢慢告訴你。」蕭逸晗忽然露出一臉的壞笑。

「臭不要臉!」

「呵呵,都做過這麼多次了,怎麼還害羞。」

「去你妹的,那是因為你太不要臉了。」

「走,這幾天都把老子憋壞了,今天晚上咱們用什麼姿勢好?」

「滾粗!蕭逸晗,我再也不好和你說話了。」

「你再說一次試試?」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