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真是安靜得連田裡的青蛙叫聲都沒有。

或許,她該趁著這機會走?不管是姬家的人還是九千流,都不能阻止她七十二峰。

花囹羅在房間里坐著,等夜深了逃走。

深夜。

花囹羅手腳放輕走到門后,輕輕打開房門。

忽而,看到兩個黑影站在對面房間的門前,輕輕拉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九千流這是被夜襲了么?

不對,如果她沒跟九千流換房間的話,那麼被夜襲的人是她才對。

忽而,一個人影被踢出了門口,哐當一聲把門都撞飛了,花囹羅看到走廊的人驚呼。

是姬武戎。

花囹羅剛想開門去勸架,接著走廊那頭又有了別的動靜,之前的在靈山上遇見的那三兄弟也沖入了九千流的房間。

接著就聽到姬舞海驚訝道:「是傀儡的力量!」

花囹羅趕緊打開門要過去幫忙,從地上爬起來的姬武戎看到她臉上露出笑容:「妹妹,原來你在這兒!」

「怎麼回事兒?」

「小爹讓我們夜裡把你叫醒然後帶你走,沒想到你跟鸞鳳換了房間,不過換了正好。」姬武戎又將她的門拉上,「你在裡邊呆著別出來。」

說完他又沖入了對面的房間。

此時,樓下也傳來打鬥的聲音,看來傀儡的數量不少。

姬舞海喊道:「這到底是多少級別的傀儡,居然這麼強?!而且,根本就看不到黑蝴蝶印記!」

「他們是魂魄之力使用者,傀儡煞的印記不會輕易顯現!」

接著又衝上來十幾個人。

居然都是傀儡,而且都是魂魄之力使用者,雖然暫時看不到他們耳朵下的蝴蝶印記,但身上的黑紋是顯現的。

傀儡煞的力壓十分強大。

九千流已經殺出來,看了對門的她一眼,將戰場引開。

幾個傀儡衝過來,想要破門而入,卻被一道藍光排斥在外。

九千流在她的房間設置了結界。

難道一開始他就預料得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所以才跟她說了那些話。

不是說封了她體內的魂魄之力是不會輕易被傀儡發現的,為什麼還是招來了這麼多的傀儡?

還是說,這些傀儡的級別很高,所以還是發現了她的特殊性?

花囹羅在屋子裡,並不知道外邊具體是什麼情況。

四下里的打鬥聲,慘叫聲,感覺整間客棧都要被拆著,忽而一股強大的力量朝著她房間劈下,感覺整個結界都在晃動。

花囹羅捏緊手裡的長歌劍,她還不會使用姬舞洺的力量,現在出去不僅幫不上忙,而且很可能拖大家後退,白白送死。

外邊有九千流在,一定沒問題的。

砰砰砰

忽而,她門口傳來急促的拍門聲:「舞洺,舞洺!」

是姬武戎的聲音,花囹羅立刻去打開門。走廊那頭一陣火光,客棧著火了。

「快跟我走,客棧著火了,快!」姬武戎說道。

花囹羅腳下已經有了動作……

……記住,除非本宮叫你,否則不管外邊發生什麼事,也不要出來。

花囹羅遲疑了,雖然她應該更相信姬舞洺的家人,但是她不是姬舞洺,以她的判斷此時卻有些偏向於九千流的。

忽然從火力衝出兩個黑影,雖然被火焚燒,他們卻沒有知覺,舉起劍要砍姬武戎。

姬武戎朝他射出了短翎箭,箭本就不適合近攻,他只來得及射穿一個傀儡的胸膛,接著轉換匕首一刀刺入另外一個傀儡的胸膛。

「小哥小心!」

又有傀儡從另外一側衝出,姬武戎沒法躲避!

花囹羅舉起長歌劍,沖了出去,一劍從那傀儡的後輩穿透過去。

總裁大人撲上癮 那傀儡只是愣了一下,並沒有死,而是慢慢回頭看向她,目光黝黯發亮。

尼瑪,開玩笑呢么,緊張之下判斷錯誤了心臟的方位,應該左邊刺成右邊了。

花囹羅第一次舉劍殺人,雖然是傀儡,但還是非常的不舒服,她有些恐慌的後退,直到姬武戎的匕首穿透了那傀儡的胸膛。

血濺了她一身。

姬武戎拉起她一同跑了出去。

花囹羅這才發現,傀儡的數量比她想象中的更多。

「不知道,比起之前遇到的傀儡都不一樣,雖然只是二代傀儡,但是力量遠遠超過二代!」

這就是魂魄之力使用者中了傀儡煞之後的力量的嗎?

姬武戎拉著花囹羅越走越遠,花囹羅回頭還能看到九千流一個又一個的藍色攻擊。離他越遠,心裡越發莫名的不安。

「舞洺……」姬武戎叫了她的名字,花囹羅回過頭看向他。

「快跑……」姬武戎看著她說著,卻僅僅握著她的手腕沒鬆開。

花囹羅心裡咯噔一下,這才看到了姬武戎脖子上一灘黑色的血跡,然後慢慢的從那兒蔓延出黑色的紋路。

「妹妹……砍……手……」

他嘴裡喊著,可是手卻僅僅拉著她,那力量幾乎捏碎了花囹羅的骨頭。

但是花囹羅顧不上疼,而是看到黑色的花紋侵入他的眼角,他脖子后忽而出現了兩隻黑色的蝴蝶印記。

二代……傀儡?!

姬武戎目光黑得發光,人性完全散去,微微仰頭,嘴裡長出了獠牙,同時抓著姬舞洺的手,也長出了鋒利的指甲。

「小哥哥……」

花囹羅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殺了他么?可他是姬舞洺的小哥呀,不殺嗎……但他是傀儡呀。

師父說,傀儡是……沒救的。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姬武戎拉過她的手腕,另一隻手扣住她的脖子,面目猙獰可怕,低頭就要咬下來……

花囹羅抬腳踢他的腹部,近身搏擊,完全靠的是她的體力,掙脫了姬武戎的禁錮,朝著九千流的方向跑去。

沒跑多遠,卻又被姬武戎撲倒下來,掙扎了許久,花囹羅感覺體內的力量慢慢從丹田遊走經脈,情況危急之下,居然有些頓悟的苗頭。

花囹羅再堅持一會兒!

她很快就會運用體內的靈力了,她一定會阻止姬武戎,會想辦法救他!

可姬武戎此刻也緊緊按著她的肩膀,骨頭要被壓碎的感覺不說,他正對她張開獠牙咬下來…… 呲——

一把森白的劍忽然從姬武戎的背後穿透到胸前,姬武戎動作都停了下來,慢慢的,他眼裡黑暗的光芒慢慢散去,眼底忽然閃出了很多的抱歉之意。

原本按著她肩膀的手,慢慢鬆開,抬起輕拂過她的臉頰。

對不起,舞洺……

還沒碰上她的臉,就碎成了一隻只的黑色蝴蝶,什麼也沒能說出口,身體繼而破碎然後消散。

花囹羅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跟著他的消失停止了跳動,再看到刺穿他胸膛的人,更是不能言語。

徐晃。

姬舞洺的小爹爹。

而隨後姬舞海也到了這邊,看到眼前的一幕,也驚呆得說不出話來。

三個人的氣氛,十分緊繃。

花囹羅站起來,心中很愧疚。

徐晃臉一沉,說道:「中了傀儡煞是救不了的。」

「大姐小心!」

花囹羅看到沖向姬舞海的傀儡,那是靈山上那三兄弟中的大哥,他抓住了分神的姬舞海,閃身就走。

「要想救她,來奇峰山!」

徐晃看了姬舞洺一眼,說道:「你離開這,我去救舞海!」

說完就追了出去。

花囹羅也想跟過去,被走上來的九千流拉住了。 龍吟劍道 他看著那些傀儡逃走的方向須臾,回頭看向花囹羅。

姬舞洺臉上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雖然她不是姬舞洺,對姬武戎與姬舞海的感情並不深,但整件事都是因為她而起,心中愧疚不已。

「若是我聽你的話,呆在房間里不出來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事情沒那麼簡單,開源鎮忽然聚集了那麼多魂魄之力的傀儡,本就蹊蹺。」

「不是說,封了我體內的魂魄之力就不會招來傀儡嗎?難道師父又騙我?」

「這個時候我應該回答說是帝淵騙你,不過……他的判斷沒有錯。」

「那為什麼還是被盯上了?」花囹羅百思不解,「難道是因為這群傀儡之中有一代傀儡的存在?」

「你如何得知?」

「小哥用的是靈力,所以中了傀儡煞之後出現了兩隻蝴蝶的印記,那麼傷他的傀儡必然是一代傀儡。這一代傀儡是魂魄之力使用者,所以……強到可以發現我體內的力量是這樣嗎?」

這個,九千流也說不好。

不過……

但是,一切都太過巧合,都是魂魄之力的高級傀儡不說,卻同時出現未免有些蹊蹺。

「中了傀儡煞之後的二代以上傀儡,若是吸食了活血,即便是普通的人類也能讓傀儡的印記暫時消失。」

「你……什麼意思?」

「……」他知道她已經猜到他的意思了,所以並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她。

「如果小哥他之前就是傀儡的話,我察覺不到,你也察覺不到嗎?」

一開始姬武戎跟姬舞海就是以殺傀儡之後出現的,身上就有傀儡的血,周圍都些魂魄之力使用者,如此不通過交手的話,確實難以察覺。

九千流看她都快皺成一團的小臉,無奈道:「我只是說有那些可能,你無需做出要跟我拚命的樣子。」

「我不會跟你去九焱山了。」花囹羅說道。

「你還不明白自己的處境么?傀儡需要你的力量。」

「即便是這樣,我還是要去七十二峰。」

「你要去的是九焱山不是七十二峰……」

「玄天鏡。」花囹羅看著他說道,「我身上有玄天鏡。」

「你……說什麼?」玄天鏡不是封印地煞殿的法器么?怎麼會在她的手上?

「看來你跟師父一樣,都知道玄天鏡的事。」花囹羅嚴肅說道,「若是地煞殿封印完全解除就不只是傀儡出現,到時候會有更多人的生命受到威脅……」

「再多人的生命也與我無關……」

「那是你。」花囹羅想,這也許就是爺爺讓她來到這裡的原因吧?「我一定要把玄天鏡換回去。」

天亮了,第一道晨光落在她堅定不移的臉上,雖然一臉的血跡,但那雙眼睛發出的光芒仍璀璨無比。

九千流微微斂眉說道:「那你可知道,你身上力量的出處?」

「魂魄之力嗎?」花囹羅對上他的視線。

「你很有可能是地界正統的後裔。」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地界被封印后,會有她這股力量出現。

「流什麼樣的血,使什麼樣的力,對我而言不重要,我只堅信我要做的是什麼事。」

花囹羅一臉堅定,九千流一時之間也反駁不了,只是抬手抹掉她臉上的血跡。

「但你的存在卻也是最大的隱患。帝淵為什麼會在第一時間就束縛掉你?明白么?也許日後,還會有更多的帝淵出現,為的指示抹殺掉你,明白么?」

再遠的日後,她管不了。

「我知道師父是怕我觸動地界的力量,但是玄天鏡顯然是封印地界的力量不是么?只要更換玄天鏡,繼續封印地煞殿,一切束縛理由不是沒有了嗎?」

那時候,她就會回到現世,再也不會跟這個異大陸有任何瓜葛。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