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林雪初聽了這話以後並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回復。

小坑道:「雖然你知道我是一個什麼樣的系統,可是我覺得這樣跟你交流會很自然。」

林雪初:「並不自然。」

「但是小坑覺得自然就好啦!」

看著小坑,不,聽著小坑又變回了之前的樣子,林雪初實在接受不了。

就是這樣一個單純的系統,整天都在研究一些不知所云的東西。

考慮的事情比人本身都考慮的要多。

「我覺得你可以嘗試著當一下演員。」林雪初道。

小坑:「那在下個位面我重新有了肉身以後再說吧。」

「……這次可別再浪費你的肉身了。」林雪初道:「更別做什麼實驗了。」

說起「實驗」這兩個字,林雪初覺得自己頭疼。

從自己來到這個混亂的位面開始,就好像都在接觸著「實驗。」

「你在想什麼?」小坑問。

林雪初:「我的想法你不是一直知道嗎?」

小坑道:「可是我們兩個現在是同事啊,在一個維度上,就像宿主大大不知道你旁邊人的想法一樣。」

林雪初:「那我現在可以知道什麼人的想法嗎?」

小坑:「不可以哦。」

「這太不公平了。」林雪初道。

自己被複仇三人組從水裡扔下去也就罷了。

說起這個扔下去,林雪初覺得自己真的是看錯了牧楚。

……再怎麼說,兩個人共事這麼久。

牧楚還說扔就扔。

還不帶一點點猶豫的。

然後林雪初的靈魂就這麼悲催的浮了起來,而原主的肉體就這麼沉下去了。

於是林雪初面臨著一個問題,那就是她跟小坑一樣了,在這個位面里就只有靈魂的存在了。

這根本就是等於自己從來了這個位面開始就是替原主擋災擋難的。

……不公平。

那金手指怎

么辦。

被當成煙花炸上天的慕錦航又該怎麼辦。

唯一的好處應該就是不會再被小坑輕易讀心了吧。

但是在不想說話的時候小坑的這個能力還是挺好用的。

「你在想什麼啊宿主大大。」小坑問:「我看看我可以幫助你不。」

「原主到底對牧楚做了什麼?」林雪初開口。

不然不會這麼果斷。

林雪初已經開始推測之前的事了。

「你看看復仇三人組對我做的那些是些什麼事。」

「太荒誕了是嗎?」小坑問。

林雪初覺得自己現在有肉身的話就應該是苦大仇深的點頭了。

不過現在確實很想點個頭。

小坑道:「牧楚在很小的時候就去了紅樓,然後……」

「牧楚也是紅樓裡面的嗎?「林雪初驚呼。

小坑:「很多事都是從小時候開始鋪墊的。」

林雪初搖了搖頭:「那安歲和到底是什麼時候建立的紅樓?」

「很小的時候吧。」

「……發現了商機?」

小坑道:「可以這麼說。」

「現在的小孩確實不得了。」林雪初感嘆。

「對於原主的一些事情小坑也不好說,可能是因為原主的性格太複雜了吧……」

只有意識飄在半空中的林雪初發現了漂浮的樂趣,「話說你平常就是以這個角度看我的嗎?」

小坑道:「各種角度都可以啦,畢竟我們系統都睡意識流的,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林雪初:「厲害。」

「現在你也可以呀,就是靈魂漂浮的感覺,很棒的。」

林雪初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自由自在。

「所以,這就是我的靈魂了嗎?」

小坑:「忘了對你說了,宿主大大你的靈魂也是白色的哦。」

「是嗎。」

超級小神醫 「這也是小坑早就發現的事。」

「那你不早說。」林雪初道。

小坑:「小坑怕說了以後你會輕易玷污你的靈魂。」

「什麼叫輕易玷污我的靈魂。」

「但是後面發現你沒有啦!」小坑道。

林雪初:「你接著說牧楚的事。」

「牧楚從小就喜歡原主,然後沒想到自己一直喜歡的鄰家姐姐會把他直接賣到紅樓里。」

「這要是放在現實生活,原主可是要坐牢的!」林雪初道。

拐賣兒童罪。

小坑笑了:「那個有意思的宿主大大又回來了!」

「還有呢?」林雪初並沒有理會小坑的彩虹屁。

小坑道:「然後牧楚一開始不相信自己喜歡的人會害自己,所以就想盡辦法找了原主。」

「原主做了什麼?」

「原主未來證明自己的初衷就是拐賣,所以就找了好幾個人把牧楚給。」

林雪初笑不出來了。

就算自己現

在只有意識飄在空中,也能感覺到那種強烈的痛苦。

惡少的私有寶貝 「這個位面里的人都是瘋子吧?」林雪初沉默了一會兒后開口。

小坑:「可能主神大大當時把這個位面建出來就是隨便玩玩的。」

「但是裡面的這些人,就像你說的,都有著他們自己的意識。」

「不管在哪個空間都有意識的,而他們的意識就是他們所在的世界所賦予的,在這個混亂的世界里,他們想的做的,都是符合這個世界的。」

「但是還是人的基本情緒。」

「只是在這個位面里,很多情緒都被放大了吧。」小坑道。

林雪初:「那我總不能就這麼一直飄在這裡吧?」

「你可以考慮一下跟我一起做系統的。」

「雖然這樣飄著很自由,但是我喜歡身體感官傳給我的那種,活著的感覺。」

小坑道:「現在你也是有感覺的。」

「如果我想抱你,現在可以嗎?」林雪初問。

小坑:「說的也是。」

林雪初:「所以,我應該怎麼恢復?」

失心爲後 小坑:「我們還是先把原主的身體找到吧,只要她的身體還在,你就可以重新把你的靈魂塞進去啦!」

「下次我還是直接自己穿越吧。」林雪初道:「魂穿再怎麼說也是別人的。」

「那就不魂穿了。」小坑道:「畢竟下次的話你都已經到了第三個位面了,已經是老玩家啦!」

「老玩家……那我真的挺能堅持的。」林雪初道。

「不過最讓我感動的不是你變成了老玩家哦。」小坑道。

林雪初:「那是什麼?」

小坑:「是你想要變成老玩家!」

「……有什麼區別嗎?」林雪初問。

小坑:「宿主大大,你已經開始期待了。」

「期待什麼?」

「期待見到每一個不同位面里的顧靖卓啊。」

「我只是想快點幫他回到現實世界。」林雪初說。

小坑道:「你以前思考這些事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從來都不是顧靖卓。」

「是嗎。」林雪初道,「可能吧。」

小坑:「這就是你的心境變化啦!恭喜你!」

「謝謝。」

林雪初可以坦然接受自己的這種變化。

感覺其實挺好的。

「走吧。」林雪初道,「希望原主不要變成屍體。」

「宿主大大,跟你交流很有意思哦!」小坑道。

林雪初:「其實你不需要這樣虛偽的,你把你的真實性格表現出來也沒事。」

小坑:「我覺得這樣會自由。」

「……隨便你。」

(本章完) 之後林雪初變跟小坑一起各種漂浮。

只為了一件事——找原主的身體。

「之前你怎麼沒告訴我還有這樣的設定?」林雪初問。

小坑道:「那個時候我也是剛剛開始工作,所以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

「你現在的工作意識這麼強烈了嗎?」林雪初問。

小坑:「時間久了就習慣了呀,就像宿主大大你現在就習慣各種變通了。」

林雪初:「我沒有,這是生活所迫。」

「迎合生活也是一種方式。」

「我的方式太苦了點。」

「跟緊我哦。」小坑道:「帶你感受什麼叫意識流的漂浮。」

之後,林雪初就覺得自己的眼界開闊了起來。

剛剛跟小坑對話的時候,自己的眼前其實是一片虛無的,但是當真的看見眼前的風景的時候,林雪初又被這種自由的感覺折服了。

「原來這就是上天的感覺?」林雪初開口。

「是不是很爽?」小坑問。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