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紅玫思來想去,最終才決定了。「雪兒,你跟我去宋姑娘哪裡,或許她還有救你的法子。」如今能瞞下主子的人恐怕也只有宋姑娘了。

紅玫急匆匆的就要帶著雪兒去找宋離,卻不知道在她轉身的瞬間,原本一臉擔憂的雪兒嘴角勾起一抹笑,清荷,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能逃得過這一劫。

宋離昨夜就已經跟顧寧說了自己今日要出門,雖然顧寧不願意讓宋離出門。但是最後還是磨不過宋離,答應了下來。但是卻要求宋離必須要打扮成男裝才能出去,不過這也正合宋離的心意。正好她如今在外行走一向用的都是女扮男裝。

當紅玫帶著雪兒進屋的時候,就看見一身男裝的宋離。

紅玫見過宋離女裝時候的樣子,已經是驚艷了她,可是卻沒有想到宋離扮上男裝也同樣的這麼吸引人的主意。而且看宋姑娘的樣子就好像是早已經習慣做這一身的打扮了。

「姑娘您這是?」

「我打算出門一趟,昨夜已經跟顧寧說過了。」宋離怕紅玫攔著自己,所以解釋了一句。

紅玫一臉苦惱的看著宋離,姑娘要出門,如果自己現在將清荷的事情告訴姑娘,豈不是壞了她的好心情?

「怎麼?有話要對我說?」宋離見紅玫一臉的苦惱,而且好幾次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索性自己乾脆問道。

「主母,救命。」雪兒是何等伶俐的一個人,當然知道紅玫此刻肯定是在想著是不是要將自己事情暫時瞞住不說。可是如果這件事情這麼擱置下來了,誰知道清荷是不是會知道是因為自己事情才會出了差錯。到時候清荷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主母?怎麼會突然這麼叫自己?

「你是哪一院的丫鬟?」宋離雖然來了好幾天,但是無奈她跟顧府的這些下人天生就有那麼一點不對盤,所以基本上也沒有什麼下人會在她的面前晃來晃去的。

「奴婢是換洗院裡面的雪兒。」雪兒在顧府做的就是一些洗主子衣裳的工作,但是因為顧寧長期不在,所以雪兒的日子過得很是輕鬆。

「找我做什麼?」宋離拍了拍自己的衣裳,問道。

紅玫將小包袱放在宋離面前,「姑娘請看。」

看什麼?宋離打開小包袱只看見裡面有兩個小泥人。「這是什麼?」她看不明白,所以問道。

其實這也怪不得宋離不知道,畢竟她生活的環境可沒有用泥人附上人的生辰八字來讓對方生不如死的,更何況清荷用的還是顧寧爹娘的生辰八字。雖然兩位老人家已經走了,但是清荷這用心其心可誅。

紅玫在宋離耳邊解釋了一番,宋離這才明白原來這兩個看起來小小的泥人竟然有這麼大的作用。

「這是從哪裡發現的?」宋離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之後,當然也就不能再用之前的態度來對待這兩個泥人了。竟然有人要用顧寧的爹娘來傷害自己。

返回2006 紅玫既然已經決定了找宋離來幫忙,當然也就沒有打算要瞞著宋離了。

「回主母的話,這是清荷給我的,讓我埋在您的院子裡面。」雪兒將自己的身子縮的小小一團,生怕被人發現了一樣。

清荷給的,讓埋在自己的院子裡面?宋離回想了一下,才想起來這個清荷是誰,不就是那個看上了顧寧的小丫鬟嗎。沒想到小丫鬟的心腸竟然這麼的歹毒,居然還想出這麼惡毒的法子來害自己。

原本還打算出去的宋離頓時就沒了興緻,雖然她不喜歡過問顧府的事情,但是被人這麼陷害還想要自己無動於衷就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了。

「把清荷給你這東西的細節都一一跟我說清楚。」宋離道。

原本宋離的確是不打算管這些事情的,但是現在很明顯這麻煩已經沾染到自己的身上了。所以就算是自己想不管都不行,總不能自己被人陷害了還無動於衷不是。 不僅是焰很高興,掛在網裡面的摩天也是哈哈大笑起來,「充足到令人難以置信的靈氣!堪比洞天福地!老天,這不是真的吧!」

摩天情不自禁的吸收周圍的魔力來,像是置身於深宮中的太監突然發現自己那話兒又長起來了一樣,你猜猜他會幹啥?

隨著摩天貪婪的吸收魔力,恐怖的魔力旋渦開始往形成,甚至周圍都微微颳起了一陣旋風。

焰冷冷一笑,抽出戰錘,一鎚子下去。

啪嗒,石板掉在地上,再也不敢動了。

「你現在可不是什麼掌控世界的仙人了,最多算是個閑人。」焰為了增加說服力,啟動戰錘,又給了它一下,整個石板劇烈的震動起來,邊緣甚至蹦下一點點碎屑。

「看到這牛逼的鎚子沒,這裡現在可是我的主場,一鎚子下來,保管你魂飛魄散,永升極了世界!」

摩天頓時趴在地上不敢有多餘動作了,周圍的旋渦也是馬上煙消雲散。

焰絲毫不擔心這個傢伙造反,現在少掉世界的壓制,他可是最強惡魔啊!誰人能擋?

以後他要讓世界都匍匐在他的腳下!

「可惜現在還不夠強啊…」焰嘆了口氣。

見識過恐怖的虛空生物以後,焰的視野頓時開闊了很多,目光不在僅限於和別的惡魔鬥了。

他決定要與天斗,與地斗!他要像虛空生物那麼牛逼!吞天噬地。

嘭!

門被兇狠的一腳踢開了,莉雅瞪著眼睛走了進來。

「咋啦?」焰疑惑的看著氣勢驚人的莉雅,平時還看不出來,沒想到這傢伙也是個高手啊。

莉雅皺著眉頭,「沒什麼,剛才聽你說話不正常,又有響動,還以為你被綁架了呢。」

額,這想象力可真豐富…

「你這話怎麼說的呢,啊?我請你吃飯就不正常了!」

焰真是無語,他有那麼小氣么?

要知道,他的請客頻率換做別的羊角魔,即使天天出去賣都得破產!

「切,」莉雅不屑的看了焰一眼。

「這什麼東西,」莉雅好奇的看著焰手裡面的石板,

「大人你怎麼用網裝著一塊石板,這玩意還會跑不成。」聽到樓上的動靜,又一個血精靈跑過來查看。

說到石板,焰就來勁了,得意的說道:「你還別說,這玩意還真會跑。」

焰掂了掂金屬網,「小摩子,給幾位姑奶奶秀一個。」

摩天剛才被砸得肝膽欲裂,他搞不明白,這個惡魔怎麼突然就這麼厲害了,看起來隨意的一擊,幾乎把石板打傷!

摩天估計,焰的攻擊力最起碼有他巔峰時期的一半,真是恐怖。

這進來的妖怪剛才爆發的氣勢又是不弱,唉,看來是進了龍穴了!

現在摩天還處於懵逼狀態呢。

「小摩子,」焰提高了聲調。

實在是惹不起呀!摩天一個激靈,只好在空中翻滾了幾圈。

「哇!居然會飛哎。」兩個血精靈頓時驚訝起來,這種道具居然不用魔紋的么,看起來真是稀奇。

「不僅會飛,我這個寶貝還會說話呢。」焰得意的提了提手裡面的石板。

「小摩子,向兩位小姐姐問個好。」

摩天有氣無力,「兩位小姐好。」

摩天哭了,毫無防備的,他留下了屬於弱者的淚水,這和他前幾天想象當中的異界之旅完全不同!

在他的想象中,應該是這樣的,手拿聖火烤惡魔,一路火花帶閃電,成神做主平地起,靠誰不如靠自己,軟妹子、硬漢子,都要叫一聲牛逼哥。騎著龍,放著圖騰唱山歌。

然而摩天現在只是一塊石板,大家都看不出他的心情。

「你這是聖物吧?」莉雅驚訝道。

混跡深淵多年,這種玩意她也只是聽人說過,如今算是見到了一個實物,居然真的有能夠說話器靈!

焰得意的嘿嘿一笑,擺了擺手。

「低調低調,別說這麼大聲,所以我說今天慶祝一下呀,請大家吃個飯。」

「你哪裡偷來的,不會被發現吧。」莉雅有點擔心的說到。

這麼寶貴的東西,擁有者絕對不是那麼好打發的,玩意失主找上們來,又是一個大麻煩,要知道監察者對於他們這家店可是很有意見的。

僅僅隔了一夜沒見,焰就有了聖物,還是裝在網裡面的,莉雅理所當然的認為這是偷的。

「你這什麼話,我可是絕對遵守深淵主宰意志的好惡魔,堅定支持改革的小粉紅,你居然說我偷竊,我呸!」

焰搖頭晃腦的拖著石板走出了房間,盤算著等下吃完早點,他就要把摩天拿去賣了,畢竟變現要快嘛。

萬一這傢伙用什麼不知名的法子恢復了實力,自己不見得是他的對手呢。

「卧槽!」焰忽然站住,大叫一聲。

現在焰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這摩天以後不在自己手裡面,不是鐵定要把聖火的事情說出去啊。

原來一直想著賣了石板掙錢,後來多出來一個聖火的事情,焰現在才想起來,看看掌心的火苗印記,焰無奈了。

這麻煩事啊…

自己手裡面可是有著世界寶物,到時摩天透露出去就是一個天大的麻煩,焰頓時糾結起來。

或許自己應該想點別的穩妥辦法?

吃飯的時候,摩天順便發信息旁敲側擊的問了門捷列夫,畢竟他可是這方面的行家,得到的答案竟是出奇的簡單。

「沒有什麼是錢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錢不夠。」

花錢,叫鋼印師給打上思想鋼印就行了!

這行當現在在深淵可是熱門產業,每時每刻都有深淵的惡魔四處掠奪,有時候他們會帶回來一些漂亮的妹子,或者強壯的奴隸。

這些戰利品不一定都是馬上能用的,有些生靈存在一定的危險性,這個時候就輪到靈魂側的法師們上場了。

靈魂操縱者非常的邪惡,即使是在深淵,也是為人忌憚的角色,輕易沒人願意得罪一位對靈魂有所涉獵的施法者,畢竟他們不僅能夠救人,更能夠殺人。

靈魂操縱者他們的地位很高,尤其是獲得鋼印師稱號的那些施術者。

鋼印師種類繁多,巫妖、亡靈法師、邪能術士、甚至是一些吸靈怪,這些傢伙很能玩弄靈魂,有些傢伙光靠給人打思想鋼印就富的流油。

請大家吃完飯,趁著中午休息的時候,焰趕忙跑了出去,畢竟下午如果沒有顧客要退房的話,大家是發現不了他又翹班了的。

焰要去一趟奴隸市場,那裡是整個黑暗之城最熱鬧的地方,號稱所有種族匯聚一堂,萬千個種族,萬千支花。

焰隨便找了家店,看起來應該還不錯的樣子。

「只要你出得起價錢,號稱冰清玉潔的神聖天使我都給你弄來。」 定製名門寵妻 缺了顆門牙的店員霸氣真側漏的說到。

傾城絕戀:絕色太子妃 不過焰可不是來買東西的,而是來找靈魂操縱者,「兄弟,奴隸我有了,但是我需要打幾個鋼印,你們的鋼印師在不?」

「可以可以,不過你沒有在我們餓店裡面消費超過十萬魔晶,所以這個服務不是免費的,一個印子得兩千魔晶。」老闆無所謂的說道,他們小門小店的,可沒有那麼多規矩。

真是便宜,焰無所謂懼。

不過話說回來,捨得給打上兩千一個的印子,這個奴隸得價值夠大才行了吧。

「得,這邊請進,鋼印師就在裡面。」單門牙抄著漏風的嘴,對焰說到。

焰走了進去,那是一個單間,看來鋼印師確實尊貴啊,這麼小的店都得劃出個單間給他。

「唉,這位大人,你的奴隸呢?」單門牙疑惑起來,貌似沒有奴隸的話,打不了印子的。

焰笑了笑,「這個你就別管,忙你的去吧。」

焰丟了一百個魔晶給他,單門牙嘿嘿一笑,便走了。

這是找鋼印師弄私活呢,他又不是老闆,管不著。

「你好,尊敬的客人,請問有什麼能為你效勞的么。」一個大眼珠子趴在一個特製的沙發上,對焰說到。

這是眼魔,整個就一大號的眼球,他們的精神力異常強大,平時移動都是依靠強大的精神力,可以想見他們的厲害了。

「我這有個頑固不化的傢伙,你能不能幫我把他處理一下,」焰有點忐忑的說到,畢竟這個可是器靈啊,和靈魂還是有所區別的。

術業有專攻,不要這個大眼珠子弄不好就麻煩了。

大眼珠子一聽,就知道肯定不是奴隸,它看了看焰手裡面提著的箱子,嘿嘿一笑,「拿出來吧,我們看貨說話,畢竟難度不同,價錢也不一樣嘛。」

焰打開箱子,一塊石板被透明的水晶卡在裡面,摩天看到湊過來的大眼珠子,頓時嚇尿了,媽呀,這簡直是來到了地獄。

「能搞不?」焰忐忑到。

「有小可愛就能搞,越多的小可愛,越能搞。」大眼珠子中間的瞳孔射出一道光芒,在石板上掃了一下。

似乎很穩的樣子。

咚!咚!咚!

忽然響起了重重的敲門聲。

「開門,這裡是監察者!」

嘭!

焰剛蓋起箱子,還沒來得及提起來,幾個監察者就破門而入。 紅玫見宋離半天沒有說話,心底有些害怕。宋姑娘的脾氣是好,但是那是因為沒有人犯到她的手上,可是如今這清荷是自己算計到了宋姑娘的頭上,相信就算這宋姑娘的脾氣再怎麼好,也不可能放過清荷了。不過紅玫並沒有想著念在往日的情分上為清荷求情,畢竟誰讓清荷的膽子竟然這麼大,連這樣的事情都敢算計呢?

殊不知自己大禍臨頭的清荷這會兒正坐在自己的小院子裡面高興著呢。等自己當上了當家主母第一件事就是要將紅玫那個賤丫頭給趕出顧府。

宋離讓紅玫將雪兒帶了出去。

「姑娘,您打算怎麼辦?」紅玫回來的時候見宋離一人坐在椅子上,沉著臉。小心翼翼的問道。

「又不是我府上的事情與我有什麼關係?」宋離反問道。

咦?姑娘這話是什麼意思?您將來可是要做我們主母的人啊,您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呢?不過儘管紅玫的心裡有疑問但是終究還是沒有問出口。

「等顧寧回來了,將這事告訴顧寧,看他自己怎麼處理吧!」原本臉色還有些陰鬱的宋離,站起身來。

紅玫聽見宋離的這話,頓時就苦著一張小臉。「姑娘,這事若是讓公子知道了,只怕是不妥。」

不妥?宋離覺得奇怪,他府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為什麼不能讓他知道?再說了這有什麼好不妥的?

「沒事。」宋離不甚在意,總要讓顧寧知道有些人的狼子野心才行。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