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現在只是刺入半米,必定達不到預期效果。

但如今已開始攻擊,兵十三不能退開,否則就前功盡棄。

這個時候,兵十三隻有加大力道,將鎮魔矛刺入魔屍胸腔。他讓庄有為纏住魔屍,主要是阻止魔屍對他攻擊,須知他在這個時候,不能捨棄長矛閃退,又沒什麼防禦之力,若魔屍對他攻擊,那他的情況就無比危險。

在確定計劃備戰期間,庄有為就知道鎮魔矛,要插入四米才能見效,見兵十三隻刺入半米,就知道該怎麼做。

這個時候,庄有為更是沒什麼保留,看見魔屍有抬起手臂的趨勢,立馬就是一道強力攻擊,將魔屍抬起的手臂打落。

毫無保留的攻擊,基本是不計元力消耗,庄有為現在只能保證一點,那就是不能讓無頭魔屍,抬起手臂攻擊到兵十三。

至於無頭魔屍的挪移,反倒不算多大的問題,庄有為與兵十三都能跟著閃騰挪動。

在這期間,兵十三又連續發力十幾次,幾乎消耗近半的元力,才將鎮魔矛刺入魔屍胸腔。

「大家準備!」兵十三大喊一聲,這個時候已將鎮魔矛,刺入魔屍頸部四米三,直達魔屍胸腔內部,只要兵十三注入元力,就能激發鎮魔矛的鎮魔之力,將魔屍定住三十秒左右。

這個時間比較緊迫,必須要其餘人準備到位,在第一時間展開行動。

聽到兵十三的喊聲,埋伏的六人不再收斂氣息,各自提著CRX合金繩索,快速向魔屍逼近。

「兵伐天下,神矛鎮魔!」兵十三再次一聲大吼,體內元力注入鎮魔矛,剎那間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

無頭魔屍正在向左側挪動,且右臂抬起向頭頂揮動,在那一瞬間像是被定格一般,硬生生的停止不動。

「嘭!」無頭魔屍向左側挪動的慣性,讓它側身栽倒下去。

這種情況,有些超出大家的預料,雖說無頭魔屍站立,用繩索束縛的時候,要眾人騰空操作,其中的難度不小。

但無頭魔屍倒在地面,它的體型又那麼龐大,與地面貼合在一起,穿過繩索要刨開泥土,現在全是堅硬的凍土,操作難度不算很大,但可要耗費很多時間,綜合難度更大。

兵十三在這個時候,只能全力控制鎮魔矛。

庄有為見狀后,立馬取出秦皇封山印,變大后墊在魔屍倒下的部位。

這樣一來,用繩索捆綁束縛,反倒變得更加容易。

只不過庄有為控制秦皇封山印,暫時同樣被拖住手腳,沒法再其餘人捆綁束縛時出力相助。

邪王魔屍的右臂還張開著,捆綁必須用巨力撞擊合攏,這時只能靠鄒雪峰出力。

不過慧恩、墨傑、玄明、楚文峰四人,暫時沒去管魔屍上半部分,立馬針對魔屍大腿中部、膝關節、小腿中部、踝關節四個部位,纏繞CRX合金繩索捆縛起來。

一百米長的繩索,足夠纏繞四五次,再用卡扣固定束縛。

稍許落後幾秒時間,鄒雪峰將魔屍右臂撞擊收攏后,與李中元兩人同樣纏繞繩索,開始對魔屍上半身捆綁起來。

二十五秒后,負責魔屍下半身捆綁的四人,都已完成手裡的工作,將魔屍的雙腿牢牢的捆綁束縛。

但負責上半身捆綁的鄒雪峰與李中元,還沒開始用卡扣固定。

「動作快一點,魔屍的反抗越來越明顯,很可能下一秒就衝破鎮壓的束縛。」兵十三大聲催促道。

其實這個時候,鄒雪峰與李中元兩人,都能感覺到魔屍的輕微顫動,且顫動從弱到強。

不過鄒雪峰與李中元兩人,都已進行到最後的收尾工作,正在固定金屬卡扣。

但就在這個時候,魔屍掙脫鎮魔矛的束縛。

「噗嗤!」操控鎮魔矛的兵十三,當即噴出一大口鮮血,氣勢衰落一大截。

無頭魔屍的掙扎,已變得無比劇烈。

「穩住!」李中元大喊一聲,鄒雪峰同樣滿臉焦急,加快手裡的操作。

「咔,咔……」終於,李中元與鄒雪峰,先後將各自手裡,最後一個金屬卡扣,用來固定合金繩索,成功完成捆綁束縛的操作。

CRX合金繩索那麼長,纏繞魔屍至少四五轉,肯定不可能只用一個卡扣,差不多兩米間隔一個卡扣,繩索連接處三個卡扣,才算是比較保險的操作。

「嘭!」見李中元與鄒雪峰,都已完成捆綁束縛的工作,兵十三已抽身閃開,庄有為立馬收回秦皇封山印,任由無頭魔屍倒在地面。

「先讓邪王魔屍掙扎一下,大家抓緊時間恢復,再針對魔屍四肢攻擊,力求將其斬斷!」庄有為大聲招呼起來。 「各位,我們沒多大消耗,要不我們六人聯手,先將邪王魔屍斷去一條大腿。」聽到庄有為的招呼聲,鄒雪峰出聲喊道。

這裡的八大高手,僅庄有為與兵十三消耗很大,其餘六人操作繩索捆縛,元力與體力消耗都不到一成,完全不用專門休息恢復。

「我同意!」楚文峰立馬錶態,他原本就有那個想法,但他進化層次最低、實力最差,即便有官方的身份,可在這一群人中,完全沒什麼話語權。

「魔屍的大腿,要比手臂粗很多,要不我們先斷其一臂?」 我的佛系田園 墨傑出聲說道,即便有不同的意見,但絕不是反對。

「我們六人聯手,針對魔屍大腿同一個部位攻擊,還不能將其斬斷嗎?將邪王魔屍斷去一條大腿,可比斷去一條手臂,取得的效果更大。」鄒雪峰說出他的考慮。

從鄒雪峰的角度來說,不承擔邪王現世的因果,現在完全在刷功德值,自當是出力越多、起到的效果越大,才能獲得更大的功德反饋。

「考慮到後續,邪王魔屍有掙脫繩索捆綁的可能,我們先針對其大腿攻擊,斷去魔屍一條大腿,要比斷去一臂的效果更明顯,至少先減弱其行動能力。」李中元出聲說道。

「我相信捆綁沒什麼問題,繩索與卡扣都很結實,但李先生的意見我很贊成。」楚文峰跟著說道。

慧恩與玄明兩人,倒沒什麼明顯的意見,在他們看來無論先斷臂,還是先斷去大腿,最後的影響都不大。

反正最終的結果,肯定要將魔屍四肢盡斷,確定魔屍沒什麼威脅后,才能結束這一次行動,考慮後續的處理問題。

「那行,就這樣決定,先針對魔屍腿部攻擊,現在魔屍倒在地面,兩條腿都很順手攻擊,我就任意選擇左腿。」

「我們六人配合,先確定一個標準,大家不管怎麼攻擊,無論是劈砍還是刺擊,都不要超過十厘米的落點誤差,確保大家的攻擊,都要落在十厘米區域內,這一點沒問題吧?」鄒雪峰出聲說道,現在沒什麼安全隱患,只要出力攻擊就行,他表現得很積極。

但他實力擺在那裡,不管他怎麼建議、怎麼安排,只要不是太過分,大家都會同意下來。

何況鄒雪峰的安排,確實符合現在的情況,不存在什麼錯誤決定大家更是不會反對。

十厘米攻擊落點,這個要求其實很寬泛,但畢竟大家的攻擊兵器不同,甚至有直接的拳腳攻擊,十厘米足夠正常人落拳,算是一個合理的考慮。

確定攻擊方式后,大家都選擇合適順手的攻擊站位,有的站立在靠近的地面,有的直接站立在魔屍身上。

「陰陽玄光刃!」鄒雪峰率先出手,這個時候確實沒什麼保留,只見他揮動手中陰陽扇,一道元力氣勁外放出來,形成一道斷刃劈向魔屍大腿,直接劈出一道五厘米深、十厘米長的傷口。

兵十三持鎮魔矛的全力一刺,造成的創傷肯定會深一些,但長度不超過五厘米。

現在鄒雪峰的攻擊威力,其實已不輸於兵十三,且鄒雪峰的陰陽扇,明顯要比鎮魔矛差一個層次,兵器加持有所差距。

「斷魂斬!」

「逍遙劍!」 邂逅調香師 楚文峰與李中元兩人,緊跟在鄒雪峰後面出手,兩道攻擊先後落下,又將魔屍大腿的傷口拉大很多。

「量天尺!」

「金剛刀!」

「伏魔拳!」墨傑、玄明、慧恩三人,算是在第二輪出手,接在李中元的攻擊後面,但間隔時間不超過一秒,保持攻擊的連貫性,避免魔屍的自我恢復,不斷加大對魔屍的創傷。

其實這個時候,就能看出先後兩次,李中元與墨傑,慧恩與玄明、鄒雪峰,幾人爭奪誅邪劍、青玉蓮台時的態度。

墨傑有墨家的『量天尺』,雖不如誅邪劍,但相差不會太大。

鄒雪峰的陰陽扇不用說,不會比量天尺差。

玄明的金剛刀差一點,但和元力戰技很搭配。

這個時候,反倒只有得到青玉蓮台的慧恩,只能用拳術攻擊,不過伏魔拳外放的拳力,造成的破壞力不比誰差。

但相比起來,楚文峰有家傳的五虎斷魂刀,劈砍起來順手又省力,倒更適合這種攻擊。

在這六人中,只有楚文峰的斷魂斬、玄明的金剛刀,屬於直接的劈砍。

這種情況下的攻擊,大砍刀與大板斧,絕對要佔便宜一點,同樣威力的攻擊,肯定要省力很多。

在第一輪攻擊后,大家都默契的確定這個順序,開始循環不停的攻擊。

在第一輪攻擊結束后,對魔屍大腿造成的創傷,已達到十五厘米深度,三十五厘米長度。

第二輪結束后,達到二十四厘米深度,五十厘米長度。

第三輪攻擊結束,創傷達到三十厘米深度,八十厘米長度。

傷口越深,長度就越大,相同攻擊威力造成的破壞就越小,這個趨勢很正常。

第十輪攻擊后,創傷深度達到七十二厘米,傷口長度達到一米四。

大家選擇攻擊的區域,在魔屍大腿中部偏上,錯過捆綁繩索的部位,大致直徑為一米五。

在這十輪攻擊后,基本已劈砍到一半深度,長度無限接近最大。

第十一輪攻擊結束后,傷口深度達到七十六厘米,長度達到最大的一米五。

後面的過程,傷口越深、長度反倒在縮短。

如此在第二十一輪攻擊中,才輪到玄明攻擊的時候,就一刀徹底斬斷魔屍的左大腿。

「我們這是成功啦!」連續攻擊二十多次的六人,頓時就放鬆下來。

這個時候,六人都消耗不低,必須要休息恢復一陣才行,可沒力氣繼續攻擊。

「幹什麼?趕快躲開!」這時庄有為已結束調息恢復,剛睜眼就見到墨傑與玄明兩人,站在魔屍的短腿邊,趕緊大喊提醒。

原來大家都沒注意到,邪王魔屍在左腿斷掉后,捆綁雙腿的繩索有所鬆動,雖不至於完全脫落,但魔屍的右腿更為靈活,正用力掃向墨傑和玄明兩人。 邪王魔屍的兩條腿被綁在一起,完全限制其行動力,現在一條腿斷掉,儘管依舊綁在一起,但另一條腿反倒更加靈活,相當於負重一條斷腿的行動力。

這樣一來,邪王魔屍躺在地上,抬起右腿左右橫掃踢踹,已具備較強的攻擊力。

墨傑與玄明兩人站在旁邊,現在消耗過大毫無防備,處境就變得相當危險。

聽到庄有為的喊聲,玄明與墨傑立即躲閃,但玄明距離更近一點,還是沒能成功躲開,被魔屍右腿掃中,撞飛到十幾米外。

「玄明,你怎麼樣,沒事吧?」慧恩跑過去扶起玄明,略顯焦急的詢問,畢竟兩人同出佛門,且交情不錯,對外有一定同盟關係。

「咳,哇。」玄明順過一口氣,咳嗽一聲噴出一口鮮血,出聲回答道:「我沒什麼事,剛才就是毫無防備,要是我有所準備,運轉元力抵抗,硬接這一擊的問題都不大。」

「只是現在看起來,暫時沒法再出手,斬殺那魔屍還得靠各位努力……」

「那魔屍翻不起什麼大浪,這次是大家太過大意,玄明你就安心調息療傷。」慧恩點頭說道。

「大家抓緊時間恢復,邪王魔屍這右腿就交給庄某負責,稍後還有兩條手臂,斷掉邪王魔屍的四肢后,那它就再無反抗之力。」庄有為出聲說道,這時已來到魔屍旁邊。

只見庄有為拿出盤龍戰斧,這一次他沒有使用什麼戰技,不追求攻擊的速度,只是注入元力加持戰斧的重量。

「盤龍斬!」大致蓄力一分多鐘時間,庄有為才狠狠將盤龍戰斧斬下,劈向邪王魔屍的右大腿,所選區域和左大腿差不多,都在中部捆縛的繩索往上。

一分多鐘的蓄力,庄有為所注入的元力,將盤龍戰斧的重量,加持到目前所能達到的最大值,即本體的五百一十二倍。

庄有為大致確定其中規律,注入一定的元力后,戰斧重量會變成本體的兩倍、四倍、八倍、一十六倍,而不是一倍、兩倍、三倍的增加。

盤龍戰斧本體一千八百斤,增加到五百一十二倍重量,那實際重量就達到九十二萬一千六百斤,相當於四百六十多噸,這是一個無比恐怖的重量。

「咔嗤!」半米長的斧刃,劈砍在邪王魔屍的右大腿,如同一把鈍刀砍入一棵大白菜,有一定的防禦阻力,但砍的力量很大,依舊順利砍入其中。

烈火如歌(全) 庄有為這一斬,就直接劈出一道三十厘米深、五十厘米長的大傷口。

按邪王魔屍大腿的粗細來說,三十厘米深的傷口,至少有六十厘米左右的長度,但盤龍戰斧的斧刃,只有單邊三十厘米寬、五十厘米長。

但庄有為划拉一下,邪王魔屍的傷口就變成三十二厘米深,六十五厘米長。

有這種效果,完全屬於盤龍戰斧恐怖重量,所造成的破壞力。

划拉回來后,庄有為又向前推出,將傷口另一面打通,邪王魔屍的傷口,就變成三十五厘米深、八十厘米長。

完成這一連貫操作后,庄有為才控制元力,減輕盤龍戰斧的重量,將戰斧提起收回。

「這算是一次攻擊嗎?」

「僅這一次攻擊的效果,都比我們六人一輪攻擊的效果強啊!」庄有為首攻的強大傷害,頓時引來其餘高手震驚的議論。

但庄有為毫不在乎其餘人的驚奇,提起戰斧后再次加大重量,不過這次沒蓄力那麼久,前後只有十餘秒時間,他就再次將戰斧劈下。

由於蓄力時間的縮減,盤龍戰斧增加的重量,尚未達到五百一十二倍,只有二百五十六倍,但同樣已有四十六萬多斤重量。

且這一次屬於庄有為戰略調整,所劈砍的區域偏離中心,在傷口區域靠近他的一半。

這一戰斧劈下去后,邪王魔屍大腿的同一道傷口,就變成兩部分,一部分六十厘米深、六十五厘米長,一部分三十五厘米深、四十厘米長。

但庄有為沒什麼停頓,立馬劈出第三斧,落點在第二斧錯開的另一部分。

第三斧后,邪王魔屍右大腿的傷口,就變成六十厘米深、一米三長度的大傷口。

這樣一來,庄有為連劈三斧所造成的效果,已堪比鄒雪峰六人八九輪攻擊的效果。

不過在這個時候,鄒雪峰六人早已麻木,沒什麼驚奇議論的心思,玄明全心調息療傷,其餘五人都在快速恢復。

庄有為又劈出兩斧,魔屍的傷口變成八十五厘米深、一米四的長度。

由於庄有為攻擊太猛,傷口已直接跳過一米五的最大長度,開始處於深度越深、長度縮減的過程。

在前半部分,七十五厘米深的傷口前,傷口越深就越長,在七十五厘米深時,達到一米五的最大長度。這個過程由於傷口變長,攻擊面增加,難度就越大。

超過七十五厘米深的傷口后,傷口越深長度越短,直到一米五的深度,傷口長度縮減到零,將魔屍大腿完全砍斷,這個過程的難度遞減。

因此在後面,庄有為又連續砍出四斧,共劈砍九斧后,就將魔屍的右大腿砍斷。

總裁強寵失憶甜妻 「現在攻擊固定目標,才算見到庄先生的真實攻擊威力呀!」這時兵十三已恢復結束,且對庄有為的戰績一直有所關注,見他砍斷魔屍右大腿后停手,頓時忍不住感嘆起來。

「別看只是九次攻擊,但已消耗我六成元力,且魔屍沒什麼大的動靜,能確保我始終劈砍在同一處。如果是在戰鬥中,我這種方式根本無力建功。」庄有為搖頭說道。

看起來他全程只是注入元力,加持在盤龍戰斧內,但控制戰斧增加的重量越大,對元力的消耗就越快。

在實際的戰鬥中,根本不敢這樣消耗。且實戰中目標快速移動,這種要一定時間蓄力,才能爆發的戰斧本體攻擊,實際沒多大作用。

這一點,看庄有為與天照老魔的戰鬥過程,就能發現其中的問題。

斷掉邪王魔屍雙腿后,魔屍暫時翻不起什麼浪花,大家索性安心恢復,大致半個小時過去后,才聯合攻擊魔屍的兩條手臂。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