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了解了原因,白洛開始頭疼怎麼去見艾薇兒,估計他剛到霍格沃茲就會被圍起來吧?那幫老不修,真當他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不成?

這些事情暫且放在一邊,械天龍王剛才話里的另一點引起了白洛的注意,那就是在稱呼上,械天龍王管千面老師稱呼為『前輩』,對神機龍王稱呼則是『鍾神機』,前者一聽就知道輩分兒足夠高,連謝天都不得不叫一聲前輩。

但是,為何他對神機龍王沒有半點兒敬意?也不是說他不尊敬神機龍王,而是械天龍王跟神機龍王之間更像是平輩相交,械天龍王也是個高傲的主,別看他實力已經到了半步六階,距離六階只有一步之遙,能跟那些成名已久的老怪物過招,但實際上他今年才只有三十歲而已。

白洛他們也算是聽著械天龍王的傳說長大的了,械天龍王、血獄龍王、神機龍王、墨龍王、鬼龍王,這五位是龍國最富盛名的幾位龍王,每一個拎出來,都是妥妥的大佬級人物。

可是,械天龍王對鍾神機敬意不大,卻唯獨對千面老師十分尊崇,這是為何?

關於千面的真實身份,白洛也是一頭霧水,從小他就知道,千面老師很牛筆很牛筆,但具體牛筆到哪種程度,白洛自己也是一臉懵逼。

現在來看,貌似千面老師比龍王還要牛批啊!

白洛語道:「謝叔,我大概知道該怎麼做了。」

謝天點了點頭,看得出來白洛自己已經有了想法,白洛又不是小孩子了,自然會有自己的判斷,謝天也不強求。

白洛又問道:「謝叔,那個,你知不知道千面老師的身份?怎麼感覺老是神神秘秘的,比龍王的保密等級還高?」

謝天來了些興趣:「千面前輩沒有告訴你他的身份?」

告訴就有鬼了……白洛吐槽道。

「他應該告訴我嗎?」白洛反問道。

「也對,他的身份你太早知道也沒什麼好處,現在你的實力,有些東西告訴你倒也可以,反正你遲早都要接觸到的。」械天龍王手指敲打著座椅,似乎在想著該怎麼跟白洛解釋。

白洛也不急,靜靜等著,豎起耳朵等著械天龍王的回答。

過了一會兒,械天龍王輕咳兩聲,語道:「這個就要從很早之前說起了,具體情況或許還要一直牽扯到幾百年前。」

「世人皆知我們龍國一共有九位龍王,但事實上,除了九位龍王之外,我們還有隱藏的底牌——巡天使。」

「巡天使?」白洛疑惑,他從小到大似乎從未聽說過巡天使這個名詞。

械天龍王像是早就料到了白洛的反應,耐著性子解釋道:「巡天使,顧名思義,代天巡罰,是獨立於龍王之外的另一股力量,一共六位,符合陽九陰六之數,龍王負責龍國明面上的大小事宜,而這幾位巡天使,則負責陰間以及域外戰場的大部分事情。」

「陰間?域外戰場?」白洛驚呼,這一上來就爆出了猛料啊,又是陰間又是域外戰場,可以想象,這六位絕對同樣是世間頂級的大能。

「謝叔,難道說,千面老師也是其中之一?」白洛好像明白了什麼,能夠讓身為龍王的謝天都這麼敬佩,恐怕只有這六位巡天使了吧?

械天龍王嚴肅地點了點頭,只是提到『巡天使』這三個字,就忍不住流露出敬佩的情緒。

「你現在無法體會到這裡面代表的沉重,但我可以告訴你,千面前輩他們負責的事情,比我這個戰場要嚴重幾十倍上百倍,跟他們比起來,這個戰場就像過家家一樣。」

『咕咚——』

白洛咽了下口水,過家家?真虧他敢說,動輒十萬人的戰鬥,在千面老師那裡只是過家家的把戲?

械天龍王沒有必要說謊,只是白洛想象不到千面老師他們需要面對何種嚴峻的場面,傳說中的域外戰場,真的如此殘酷?

難怪械天龍王一提到千面老師都是滿臉的敬佩,那樣的英雄,沒有人會不佩服吧?

械天龍王目光落在白洛身上,有些好笑地道:「說起來,千面前輩至少都活了幾百年了,連鍾神機都一百多歲了,當初鍾神機還受過千面前輩不少教導,你直呼他為『老師』,倒是將輩分跟我們幾個拉平了。」

械天龍王眼神戲弄,白洛一時間也是有些臉紅,誰能告訴他這都什麼情況,千面老師竟然還教導過神機龍王? 穿越筆下的女權世界 這麼說白洛他們豈不是成了神機龍王的師兄弟了?

跟神機龍王一個輩分,想想都很刺激啊。 械天龍王看出了白洛眼神中的古怪,不說白洛,就連他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連千面前輩這樣的大佬都親自下場,可見對白洛等人的重視。

但他這麼一搞,輩分兒好像有點兒亂了,搞的他跟白洛成了同一輩的人了,這不是亂來嘛,當然了,械天龍王也只會暗中說上幾句罷了,在千面面前,是萬萬不會提起這件事的。

械天龍王沉吟片刻,接著道:「關於巡天使的事情,我只能暫時告訴你這麼多,想要知道更多的內容,還是等你再成長一陣吧。」

「嗯。」白洛點了點頭,光是這些內容,對他造成的衝擊就夠大了,可以說一個比一個勁爆,倒也沒有失望的情緒。

再回想起械天龍王剛才的話,白洛不由得思索起來,倘若真的像械天龍王所說的這樣,天生神靈之間可以相互奪取力量,那麼,失去力量對諾拉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以她的心性,恐怕不適合加入天生神靈之間的爭鬥當中,擁有力量對她來說反而更加的危險,容易被那些天生神靈盯上。

想到這裡,白洛長長地舒了口氣,看向械天龍王,問道:「謝叔,諾拉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謝天聞言眉頭一皺,回道:「不太妙,她體內的神靈本源被強行抽了出來,對她傷害很大,一身實力沒了是肯定的,就連壽命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這還是她體內的力量被分成兩次抽取的緣故,要是一次抽了個乾淨,怕是直接就一命嗚呼了,也算她命好,僥倖活了下來,但在壽命這方面,怕是要折損大半,能不能撐到成年都未可知。」

白洛一下又緊張了起來:「這麼嚴重?」

謝天白了他一眼:「這已經算是夠好了,沒有當場死掉都是萬幸了,哪還有那麼多要求。」

白洛點了點頭,繼續道:「謝叔,您老這麼神通廣大,應該有救人的辦法吧?」

謝天繼續翻白眼:「我又不是神仙,哪有那麼大的能耐?」

白洛一顆心沉了下來,但接下來謝天的話,讓白洛眼睛再次亮了起來。

「辦法倒也不是沒有,只是這難度,對你來說怕是跟登天差不多。」謝天龍王搖著頭嘆了口氣道。

白洛繼續追問:「謝叔,您就別賣關子了,只要有辦法就成,總比沒有要好。」

謝天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選擇和盤托出:「確實有,她身上的傷屬於本源傷勢,神靈本源只有神靈本源才能進行補充,要麼是天生神靈的本源,要麼是一名六階強者的本源,實力到了六階,已經開始接觸本源力量,這個等級強者的本源也能奏效。」

白洛一張臉苦了下來,天生神靈?六階強者?

呵呵,媽賣批,是不是在純心為難我老白?

天生神靈的本源基本上不用想,要是落在諾拉手裡,不就又回到老路了嗎?天生神靈之間相互廝殺,白洛可不會再把諾拉丟進去了。

這樣一來,就要一名六階強者的本源了啊!

白洛一陣頭疼,本源力量有多珍貴,不用想也知道,從一名六階強者手裡奪走本源,比殺了他們還難受,八成會死戰到底,唉,頭疼。

那可是六階,比械天龍王實力還要高上一籌的存在,鬼知道他們有多強,萬幸的是,至少他還有數年時間可以準備,倒是可以慢慢籌劃。

「你怎麼打算,我倒不會多問,但你小心點兒,六階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一不小心死了,千面前輩可沒工夫再來救你了。」械天龍王淡淡地道。

白洛頭疼地點了點頭,問道:「謝叔,剛才你跟神機龍王又談了什麼?不會把我賣了吧?」

械天龍王捂著嘴打了個哈氣,含混地道:「你想多了,不過是為了能讓你更好地成長,我們決定送你到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白洛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他就知道會這樣,不用想也知道械天龍王聯合神機龍王一起把他給賣了。

械天龍王看到白洛那雙彷彿看透一切的眼睛,也不再糊弄,直言道:「前段時間有個小世界墜落下來了,這件事情你應該從千面前輩那裡聽說過了吧?」

白洛點了點頭,心中浮現出疑問,難道那個小世界出了什麼問題不成?

械天龍王神色有些不大自然,語道:「這個小世界我們檢查過,原本並沒有發現什麼問題,但我們還是低估了域外那幫邪神的決心,竟然將自己的靈魂碎片藏進了那個小世界裡面,花了大代價瞞過了我們的感知。」

「那個小世界墜落在了龍國境內,當我們發現這件事的時候,已經為時過晚,派去勘察的人員也全被擊殺,裡面有可怕的東西跑了出來。」

白洛聽著聽著表情也是嚴肅了起來,域外戰場已經攔不住那些邪神了嗎?不,這次來的應該只是漏網之魚,但就算是漏網之魚,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的,難道他們是打算……

械天龍王的話也驗證了白洛的猜測,他這樣道:「這次是我們失算了,被那個邪神鑽了空子,現在那個邪神逃了出去,落在一個大城之中,不出意外的話,那個城市現在應該已經遭殃,我們曾派人進去,但都被擋了下來。」

「被帶進來的那個東西正在不斷地恢復力量,那個小世界的規則也被那個邪神的分身吞噬掉,用來構建法則力量,籠罩了整個城市。」

「可以說,現在所有六階以上的存在都沒辦法進入其中,能進去的,最多只有五階,但現在我們人手不怎麼夠,普通的五階去了也未必能完成任務,所以這次就麻煩你了。」

白洛:「……」

白洛眼神有些幽怨,又是邪神又是小世界,你確定我進去了真的沒問題嗎?白洛在心裡瘋狂咆哮,怕不是去送死的吧?

還有,大佬您不是半步六階的嗎,您老就不能去看看?

械天龍王讀懂了白洛的眼神,洒然一笑道:「別看我,我在六階門檻上待了快十年了,實力早就不比一般初入六階的強者差了,達不到標準很正常。」

「噗——」

白洛吐血,合著您來進不去是因為你的實力太強了?

他都無力吐槽了,這一趟看來是去定了,只是不知道他這個小身板還能不能活著回來。

「哈哈,放心,又不是讓你去送死。」械天龍王笑了笑道。

「那個小世界的規則暫時加持在了那個城市裡面,小世界的規則也需要一定的載體,只要將規則的載體破壞掉,我們就能進去了,所以你的任務又不是跟那個邪神正面硬杠,再說,只是一個邪神碎片,實力不比我強多少,打不死你的,額,大概?」

給我『大概』這兩個字去掉啊!!

「呵呵。」白洛冷笑。

械天龍王似乎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有些為難地道:「我知道這個任務是有點兒難,光憑你一個人想做到確實不大可能,所以上面安排的還有另外幾個人跟你一起。」

「都有誰?」白洛問道。

械天龍王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神秘一笑:「等你到了你就知道了,放心,絕對會給你個大大的驚喜。」

白洛翻了個白眼,總覺得你又在暗地裡挖什麼坑,話說就不能好好歇一陣嗎,好不容易脫離了戰場,結果又要到一個更危險的地方,難受。

「謝叔,我之前向你打聽的那個東西找到了嗎?」白洛再次問道。

械天龍王搖了搖頭道:「洛洛,你應該能看出來,落葉的傷已經到了極限,不是一般的寶物能夠治好的,你尋找的那個東西,也未必能夠治好他。」

白洛潔白的牙齒緊咬了起來,落葉跟徐峰老師都當過謝天的部下,別人或許不知道落葉的傷,械天龍王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當初落葉老師在戰場上敵人擄走了靈魂,後來靈魂被械天龍王搶了回來,但屍體已經涼了大半個月了,靈魂也受到了極大的損傷,再強行把靈魂跟身體結合在一起,下場不言而喻。

落葉老師當初是勉強活了下來,但由於身體死亡過一次,靈魂即便被千面老師補全,壽命只剩下短短的十幾年,在白洛小的時候,他們有發生了那樣的事,落葉原本就受傷的靈魂因為強行召喚千面,再一次受到了重創,只剩下不到十年的時間,現在算算,也只剩下幾年了吧。

白洛之前就有些疑惑,但落葉老師等人都是守口如瓶,知道這次,他才從械天龍王口中了解到真想。

白洛目光灼灼地看著械天龍王,後者被看的腦門上直冒黑線,最終無奈地攤了攤手。

「好了,我再幫你找找,不過那件自由聯盟的至寶已經丟失幾十年了,還沒人能夠找到,我只能說儘力,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你。」

「多謝謝叔。」白洛感激地道。

械天龍王擺了擺手,落葉那傢伙倒是好福氣,碰見個這麼好的學生,想到當年跟落葉等人並肩作戰的場景,謝天也是嘆了口氣,他們這一輩人,為了龍國,真是付出了太多太多了。 龍衛大營外,等待白洛的飛艇已經就緒,隨時可以出發,飛艇艙門邊上,駕駛員黑幕斜著靠著艙門,看著下面正在跟沈萬達等人告別的白洛,流雲跟黑幕站在一起,這一次不是那張藍色的人臉,而是本身。

黑幕悶悶地抽著煙,低著頭,不知道是因為不好意思,還是性格太悶的緣故,一直沒有開口。

過了一會兒,他才緩緩地道:「本以為是個富二代,沒想到竟然是個過江龍,他那時候說的那些話竟然成真了。」

黑幕嘖嘖稱奇,想起了當初白洛剛來的時候說的那些豪言壯語,這場戰爭註定會因為他的到來而終結,當時不用想都以為他實在吹牛,現在回想起來,著實讓人感嘆。

一直質疑白洛的流雲這時也有些臉紅,誰能想到他說的竟然是真的,畢竟白洛怎麼看都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心高氣傲,吹吹牛很正常,結果人家不是吹,而是真的牛啊!

鳳逆九天:一品毒妃傾天下 流雲倒是沒有因為這就敵視白洛,這場戰爭因為白洛的到來而結束,他們應該都感謝白洛才對,而且,當雙方之間的差距過大的時候,連嫉妒都嫉妒不起來,剩下的只有仰望。

黑幕抽了一口煙,沉聲道:「這次戰爭結束了,第一和第二戰區想來很快也會結束,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流雲好看的眉毛一挑,似笑非笑地道:「你想說什麼?」

黑幕老臉一紅,支支吾吾地道:「那個,你知道,就是我們倆之間的事。」

「我們兩個之間能有什麼事?」流雲『疑惑地』問道。

黑幕噎了一下,這不是明擺著揣著明白裝糊塗嗎,他們倆之間當然有事啊!

「咳咳,我是說,那個,我們兩個之間的婚、婚事……」

說到後面,黑幕聲音不自覺地小了起來,饒是以他的臉皮厚度,也感到臉上火辣辣的。

跟他靠著的流雲也好不到哪兒去,當黑幕說出『婚事』的時候,流雲狠狠瞪了她一眼,白皙的臉頰也跟著紅了起來。

黑幕繼續道:「你看現在戰爭都結束了,咱倆是不是也該有個結果了?那幾個老小子孩子都會打醬油了,咱倆還……」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後者一眼,流雲紅著臉,良久才回道:「哼,那時他們的事,有本事你跟他們一起過下半輩子啊。」

黑幕委屈巴巴地道:「我只想跟你過。」

流雲低下了頭,臉上的紅潤蔓延到了耳根處,小聲地吐出幾個字:「那、那就答應好了。」

……

暫且不提上面正在喂狗糧的兩位,下面的白洛也到了離開的時刻。

白洛看了眼四周,沈萬達、姚嵐、李若曦、伊夢夢、寒小小,五人都在,連冷漠的韓非都過來送行,唯獨不見跟白洛關係最好的諾拉。

白洛嘆了口氣:「諾拉還是沒有放下嗎?」

在知道他要離開之後,反應最大的無疑就是諾拉了,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羈絆,唯獨她現在就只剩下白洛這一個挂念,在知道了白洛要離開她,反應自然最為劇烈。

伊夢夢不好意思地道:「抱歉,白洛學弟,諾拉有些想不開,我待會兒再去勸下她就好了。」

「那就麻煩夢夢學姐了。」白洛不好意思地道。

「沒有啦,諾拉那個孩子很好相處的。」伊夢夢連忙擺手回應,看上去對諾拉的感官倒是不錯,白洛想到當初潛伏到蘇維埃裡面諾拉的表現,跟在這裡簡直是天壤之別。

大概是小孩子想要吸引大人注意而在故意惡作劇吧,白洛這樣想道。

現在或許是經歷了這次事件,諾拉心智成熟了不少,對人也不再像之前那麼無理,除了還有些傲嬌以外,基本上跟以前判若兩人。

「放心吧,洛洛學弟,那個小丫頭就交給我們了,下次見面保證還你一個漂漂亮亮的小女生。」寒小小笑嘻嘻地保證道,她們三個對諾拉感覺還不錯,幫忙照顧一下還是沒問題的。

至於沈萬達和姚嵐,這兩人是不用想了,姚嵐還算好一些,看到諾拉的時候還能忍住拔刀的衝動,而沈萬達,現在一看到諾拉就渾身緊繃,哪怕他不斷地告訴自己,眼前這個小女孩兒已經對他沒有了威脅也是一樣,身體忍不住地直發抖。

沈萬達也很無奈啊,這是被諾拉揍了幾十遍上百遍之後形成的本能反應,一看到諾拉,身體不由自主地就緊繃了起來,連他都無法化解,照這麼看,恐怕在未來一段不短的時間裡,諾拉都會成為他的心魔了。

白洛搖了搖頭,他已經跟械天龍王商量好了,諾拉現在的情況並不適合待在戰場上,或者說,哪怕她能夠待在這裡,白洛也不會讓她存在在戰場上,這裡對她來說,實在太殘酷了。

而且,諾拉畢竟當過蘇維埃的將軍,不適合一直待在龍衛軍隊裡面,白洛跟械天龍王一商量,打算將她送到赤龍學院裡面,白洛已經跟青青老師他們通過話,後者很輕鬆地答應了下來。

雖然徐峰老師還在外出執行任務,酒仙兒也不在,但徐青青和落葉老師兩個人夠足夠教導她了,能待在赤龍學院裡面,諾拉的安全也可以得到保證,讓白洛放心不少。

「終於要離開了嗎?」白洛在眾人不舍的目光下登上了飛艇,這段經歷花費的時間比想象中要少上不少。

從頭算到尾,他在戰場上待的時間也不過一個月,加上在十萬妖山裡的時間,也才不到兩個月而已,僅僅兩個月的時間,就打破了第三戰區僵持了幾十年的戰爭,不得不說,堪稱一場奇迹。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