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可是你說的哦,一定不能拋下我們。」伊莉雅紅著眼睛看著白洛,認真地道。

白洛無奈:「我發誓好了吧,以後就算要走,也會帶著你們一塊兒好不好?」

伊莉雅這才點了點頭,勉強答應下來。

注意到自己剛才的舉動,伊莉雅覺得臉燒得慌,但都到了現在,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大人,你還是要了我吧。」伊莉雅環著他的脖子,趴在他耳邊道。

白洛:「嗯?不是都說了不會拋下你們了嗎?」

伊莉雅嘟起了嘴:「我相信你,但這次跟剛才不一樣,剛才是為了家族,這次是為了我自己,父親大人說過,遇到好男人的時候不要猶豫,不然就被人給搶了,當年我的母親就是這樣把父親大人搶回來的。」

什麼鬼?白洛一臉懵逼,你們吸血鬼之間流行這一套,你老爹不會是倒插門吧?

「咳咳……不行,你現在還小,做那些事情可是很傷身體的。」白洛輕咳兩聲,義正言辭地拒絕道。

伊莉雅有些不服:「你難道跟我試過?沒有試過你怎麼知道?」

「咳咳……」白洛差點兒把肺給咳嗽出來,他該怎麼解釋?

「哼哼,還是說,你其實不是個男人?」伊莉雅嬌哼一聲。

「父親大人說過,對我這樣的美少女不感興趣的男人只有兩種人,要麼他們不喜歡女人,要麼就是沒能力,哼哼,你是前一個還是后一個?」

伊莉雅挑釁地看著白洛,傲嬌的態度足以引起所有男性心中的火焰,像女王一樣的姿態更是跟人以強烈的征服感。

「呵呵,小丫頭,這可是你說的,待會兒痛的時候不要叫的太大聲哦。」白洛再也忍不住,將身上的浴衣一掀,鑽進了被窩裡面。

門外,剛才抱著衣服的那名女僕趴在門前,聽著裡面傳出的聲響,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

「老爺,主母,你們看到了嗎,小姐真的長大了啊。」女僕一臉感概,聽到裡面似乎傳出來了小姐的求救聲,眼裡的笑意頓時更濃了。

第二天,白洛躺在床上,在他身邊,伊莉雅縮成了一團,像是被大灰狼吃干抹凈的小兔子一樣,抱著身子縮在一起,惹人憐愛。

白洛眼神複雜,回想起昨天的荒唐經歷,男人啊,果然是一群只會靠下半身思考的生物,女主的位置就這樣定下來了?

呵,我真是越來越像渣男了呢,白洛自嘲了一句,伊莉雅更像是他生活中的一次奇妙的艷-遇,他對她倒是說不上喜歡,伊莉雅對他更多的也只是佩服和崇拜,尤其是在昨天白洛三下五除二拿下了過來冒犯他們家族的人,伊莉雅看著他的眼神裡面都快冒出來小星星了,衝動之下才會將自己交給他。

白洛也有些頭疼,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沒有給驚蟄,沒有給萌寶和艾薇兒,也沒有幽幽子跟陸芊芊她們,而是給了這個只認識了一天的女孩兒,這難道就是命中注定?

白洛穿上了衣服,幫伊莉雅蓋好被子,床單上留下一朵鮮紅的梅花,被他整理了一下,唉,雖然他就是這麼風騷的一個男人呢,連剛認識的女孩兒都能義無反顧地愛上他。

大概是白洛的動作有些大了,正在熟睡的伊莉雅睫毛動了動,眼睛悄悄睜開一條縫隙,看著白洛,腦海中回想起昨天的大膽經歷,渾身發燙。

白洛覺得十分有趣,捏了捏她的鼻子道:「別裝睡了,該起來了。」

「啊嗚。」伊莉雅一下咬住了白洛伸過來的手指。

「哼,不準捉弄我。」

伊莉雅試著動了動,但身下傳來的疼痛感讓她倒吸一口涼氣,就算是以吸血鬼的強大恢復能力,短時間內都站不起來。

站不起來的伊莉雅當然把這一切都怪罪到了白洛身上,幽怨道:「都怪你,你昨天也太……」

伊莉雅說著說著自己都說不下去了,渾身發顫,臉蛋上鮮紅的像是要滴出水來一樣,最後傲嬌地瞪了白洛一眼。

「哼哼,你可不要誤會,我才不是喜歡你,我只是為了報答你昨天拯救我們的恩情而已。」

白洛舉起了手,笑道:「好好好,我知道。」

伊莉雅也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不知道該那怎樣的態度對待白洛才好,最後還是恢復了本性。

「知道就好,昨天只是對你的獎勵,以後可不許再對我這樣了,至少,在正式結婚之前不可以……」伊莉雅聲音漸漸低了下來,最後細弱蚊蠅。

「好啦,我知道了。」白洛將伊莉雅抱了起來,想要幫她穿上衣服。

「哎呀,你幹嘛,快放開我,我自己能穿的。」伊莉雅掐著腰,有些生氣地道,她才不是嬌滴滴的大小姐呢,她是個勤勞能幹的吸血鬼。

伊莉雅在不斷地掙紮下穿上了衣服,兩人一起下了樓,但伊莉雅還有些不舒服,最後還是不得不讓白洛將她抱了起來。

「大小姐好。」正在準備早餐的女僕打了個招呼,但看到伊莉雅正在被白洛抱著,也是愣了一下,隨後笑出了聲。

「笑什麼笑。」伊莉雅瞪了女僕一眼,有些羞惱,結果女僕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大小姐這下終於長大成人嘍,不知道能不能生下來血脈純凈的小吸血鬼,哇,要是在有生之年還看到小少爺或者小公主的誕生,她也算值了。

女僕艾麗眼睛也是亮了起來,雖然大小姐動作很快,已經將他拿了下來,但這並不代表她沒有機會啊,西方人的觀點還是比較開放的,作為大小姐的貼身女僕,幫老爺侍寢一下有什麼不對的嗎?

「姐姐姐姐。」伊芙邁著小腳丫跑了過來,見到白洛和伊莉雅,一下子撲了上去。

「咦?姐姐,祖先大人,你們兩個怎麼在一起呀?還有姐姐,你昨天晚上怎麼沒有跟我一塊兒睡呀,都沒有給我講故事。」伊芙有些委屈地道,姐姐真是太過分了,竟然都不給她講睡前故事了。

伊莉雅慌張,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最後道:「伊芙,姐姐,姐姐昨天是在給祖先大人講睡前故事呢,今天再給你講好不好。」

「誒?那好吧。」伊芙十分懂事地點了點頭,白洛在一旁已經笑彎了腰。 「正式介紹一下,我叫白洛,來自東方古國,這次其實是在追查一次嚴重的入侵事件,不小心被你們召喚了過來。」白洛自我介紹道,樣子也恢復了原貌,伊莉雅儘管還有很多疑問,但聰明的女人都知道最好不要打聽太多的好。

這些年她承受了太多的壓力,這些壓力也使得她遠比同齡人更加成熟。

「啊咧?祖先大人竟然不是祖先大人嗎?」伊芙小腦袋暈暈乎乎的,祖先大人說的是什麼意思啊。

伊莉雅捏了捏伊莉雅的臉蛋道:「伊芙,以後不能叫祖先大人了,要叫哥哥,聽明白了嗎?」

「誒?為什麼祖先大人變成了哥哥啊?」伊芙不是很明白,歪著小腦袋,一副沉思的樣子,十分有趣。

「好了,伊芙還小,她愛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好了。」白洛出聲道。

伊莉雅猶豫了一下,點頭道:「那好吧。」

吸血鬼一族一直奉行強者法則,強者擁有更大的話語權,而男性吸血鬼一般要比女性吸血鬼更強一些,所以一般也是男性吸血鬼是領導者,女性相對處於弱勢地位,伊莉雅所在愛因貝倫家族雖然沒落,但畢竟曾經是吸血鬼裡面的大家族之一,規矩很多,伊莉雅也固執地不願意改過來。

「嗯?有意思,好玩兒的東西上門了。」正在用餐的白洛放下了手上的筷子,眼睛看向大門之外,彷彿透過了厚實的大門,看穿了外面正在布置的那些人的動作。

「白、白洛,發生什麼了嗎?」伊莉雅有些彆扭地道,尤其是在稱呼方面,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才好。

她雖然跟白洛發生了關係,但實際上說,是她高攀了白洛才對,而是還是抱著想要拉攏白洛的心思去的,這也讓她不自覺地產生了一股自卑感,畢竟跟眼前這個男人比起來,她就像是皓月之下的螢火蟲,他真的會看上她的?

所以,伊莉雅很是糾結,她一方面很想要跟白洛在一起,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是個卑鄙的女人,用不該有的手段得到了她,所以有些無法面對白洛。

她不想老老實實地做一個吉祥物,她想證明自己,成為配得上她的女人,然後勇敢地直面那些敢跟她搶男人的女人,用光明正大地手段擊敗她們。

嗯,這樣的夢想可以有,但想要實現,呵呵,先修鍊個百八十年吧。

這時候,白洛淡淡地道:「有一些老鼠找上了門,我先過去迎接一下,你們待在這裡就好了。」

白洛說完就打算離開,伊莉雅見狀也站了起來,她又不傻,一下就猜到了肯定又有人過來找麻煩,而且很有可能是獵魔人公會的那幫混蛋,那幫混蛋整天就知道欺負人,白洛昨天殺了他們的部下,他們一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伊莉雅下半身還有些痛,但走路已經沒有問題了,甚至可以咬著牙進行戰鬥,可見吸血鬼的恢復能力之強,只是白洛顯然沒有讓她參與進來的打算,戰鬥的事,交給男人就行了。

白洛打開城堡封閉的大門,一陣嘎吱嘎吱的開門聲過後,白洛走了出來,一離開古堡,白洛就感覺到至少有幾十道視線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這些視線有的在樹后,有的在草叢裡面,但無一例外,這些視線裡面都帶著濃濃的,化不開的惡意。

「都出來吧,你們已經暴露了。」白洛輕飄飄地道,瞬間,他就感覺到那些望向他的視線裡面的惡意更濃了。

總裁爹地寵上天 白洛咧了咧嘴,嘲笑道:「獵魔工會的人,竟然連站出來的勇氣都沒有了嗎?」

白洛話音剛落,『轟』的一生,一直帶著尖刺的流星錘就砸在了他剛才站立的位置上,在流星錘落下的前一秒,白洛側移兩步,恰好離開流星錘的攻擊點,神奇的是,竟然連飛濺的石塊兒都沒有落在他身上的。

「哈哈哈,我就說這個人不簡單吧,還藏什麼藏,都趕快出來吧,人家早就發現咱們了。」一陣爽朗的笑聲傳了出來,聲音的主人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漢,手中拎著一把用來控制流星錘的鐵鏈,出現在了道路的盡頭。

「切,運氣竟然這麼好,巴羅,你不會是留手了吧?」另一名矮小的盜賊從樹邊的陰影中跳了出來,不知道他用了什麼辦法,先前竟然藏在了陰影裡面。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一出手就是全力,是這個小子實力不差,你要是上去,估計還不夠人家一招秒的。」拿著流星錘的大漢扣了扣鼻孔,十分不屑地道。

「好了,不要吵了,先解決目標任務最要緊。」又一道穿著火紅色衣袍的女人從天上降了下來,出場方式比前兩人更加炫酷,同時這名女子手上升起一團赤紅色的熔岩火球,散發著恐怖的溫度。

一名戴著黑色兜帽的人從草叢中鑽了出來,露出一張猙獰的臉,不是人類,竟然罕見的半魔人。

重生農女躍龍門 「所有擋在獵魔人公會面前的人,都會被我撕成粉碎!」

這隻半魔人看上去像是狼人跟人類的混血,半魔人並非是人類跟狼人相互結合的後代,實際上,狼人跟人類之間是有生殖隔離的,一般很難產生後代,除非使用特殊手段,當人,人類跟吸血鬼之間也是一樣,換句話說,白洛跟伊莉雅再怎麼玩兒都沒關係,什麼時候想要後代,那到時候再說好了。

所謂半魔人,其實是一些喝了黑暗生物的血液之後產生變異的普通人類,生吃黑暗生物的肉也是一樣,當然,其實更大的幾率是被直接毒死,不過只要能活下來,還是有不少幾率能獲得黑暗生物能力的,就是這個幾率實在有點兒低。

一名身穿鎧甲的重騎士走了過來,龐大的噸位讓地面都一震一震的,他的身材並不魁梧,但一身重甲著實堅固,至少也有千斤之中。

「罪人,必須得到懲罰!」重甲騎士堅定地道。

非卿不娶 「哈哈,跟他費什麼話,依我看,我們大夥一起上,直接殺了他得了。」說話的是一個穿著皮甲的漢子,光著上半身,只用皮甲護住心臟等重要部位。

「呀哈哈哈,來一場痛痛快快廝殺吧!!」

整整六位四階強者,實力最弱的一位,也有四階中期的實力,最強者,甚至已經有了四階圓滿的實力,連白洛都要高看一眼,嗯,其實也就是多砍一劍的事兒。

每出來一人,城堡前的氣氛就凝重一份,等六個人全部站出來,六股強大的氣勢聚集在一起,形成一股血紅色的風暴,所有人都有種風雨欲來的即視感。

這時候,伊莉雅也從古堡中走了出來,當看到來人的時候,紅寶石一樣的眼睛猛的一縮。

「竟然都來了!」伊莉雅心頭像是被重鎚砸了一下似的,獵魔工會裡面剩下的七位獵魔人首領,除了留下一個看家,其他的竟然一個不差,盡數到來!

這裡顯然來的不只有獵魔人公會的成員,獵魔人公會這次出手,動靜之大堪稱近幾年之最,其它勢力的人怎麼可能注意不到?

這些勢力的人或多或少都排了探子進來,看看獵魔人公會這次要對付的究竟是什麼人,又是什麼樣的人,才值得獵魔人公會這麼大張旗鼓地對付。

但是,當這些探子到來的時候,還是被眼前這一幕給嚇到了,他們萬萬想不到,這一次,獵魔人公會竟然派出了這麼多的高手,這可以說基本上把獵魔人公會九成以上的重量級戰鬥力都叫了出來啊!

「我滴個乖乖,死亡流星錘巴羅、幽影刺客撒維斯、火焰女王阿卡瑪、半魔人斯洛、罪騎士納德、狂獸巴博爾斯,獵魔人公會竟然一次把他們都派出來了?這樣的陣營,對付一名初入五階的大佬都綽綽有餘了吧?」一名探子幸災樂禍地道,他不用想也能猜出來,被獵魔人公會會長邁爾斯盯上的這個勢力基本上已經涼了,搶救都不用搶救的。

「嘿嘿,這次邁爾斯那個老傢伙下血本了啊,看來是打算給我們立威呢。」另外一名探子道,他們這些探子背後代表的勢力並不一定就比獵魔人公會弱,但大都不願意招惹獵魔人公會,主要就是因為這根本就是一幫瘋子,不僅行事霸道,還動不動就愛跟別人拚命,這樣的瘋子公會,誰願意招惹他們?

獵魔人公會的大佬邁爾斯看上去文質彬彬的,實際上他才是最瘋的那一個,一旦被他盯上,基本上就相當於上了死神的黑名單,隨時都有可能丟掉小命。

探子們縮了縮腦袋,生怕被這六個瘋子看到,要是不小心被卷進他們的戰鬥範圍,把他們打死了,他們背後的主家也不會拿獵魔人公會怎麼樣。

探子們齊齊後退一段不斷的距離,站在遠方眺望白洛跟這幾人對峙的場景,同時他們心中也對這人升起了一股敬佩,同時被這六個四階的瘋子包圍,還能面不改色的,看來,這個年輕人也是個狠角色啊,難道他就是他們的目標? 「白、白洛,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伊莉雅感受到了這六個人帶給她的強大壓力,這六個人裡面的每一位都是不弱於她的強者,甚至可以說,他們中的每一個都比她還強。

伊莉雅臉色『刷』一下就白了,這幾年裡雖然有不少人想趁機會拿下愛因貝倫家族,但來的大都是些小組織,最多有一位四階就夠麻煩了,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樣,竟然一次性就湧進來了六位四階的強者,這樣的強大陣容,這位神秘的白洛真的能對付得了嗎?

「你好像還不太習慣東方的稱呼,要不跟伊芙一樣,直接叫我哥哥也沒關係。」白洛回頭道。

「誰、誰要叫你哥哥啊,你、你這個大變態、蘿莉—控、罪無可赦的……等等,你現在關注的重點不應該是怎麼對付這些人才對嗎?!」伊莉雅氣呼呼地看著白洛,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有心情開這種玩笑,害不害臊。

伊莉雅臉上的紅潤蔓延到了耳根處,硬著嘴道:「這麼多人,你一個人對付肯定很吃力吧,本小姐就幫你對付兩個吧,再多就不行了。」

「哈哈,放心,區區一些小賊而已,哪裡用得著大小姐你出手。」白洛伸手在伊莉雅屁股上拍了一下,後者吃痛,她昨晚上的『傷』可還沒恢復過來了,這個可惡的傢伙,竟然敢偷襲她的弱點。

伊莉雅心中不滿地想著,已經做好打算下一次好好收拾他,嗯,要將他壓在身下狠狠懲罰,誒,等等,為什麼我會冒出這麼羞人的想法啊!

伊莉雅臉上冒出一陣白煙,害羞的差點兒暈過去,真是太不知廉恥了,昨天那樣已經夠大膽了,要是再偷襲,肯定會被當成不知羞恥的女人吧,嗯,一定要忍住!

伊莉雅思維飄飛,等回過神,竟然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被白洛帶歪了,她不應該幫忙想著怎麼對付這些人的嗎?

伊莉雅好一陣擔憂,但當看到白洛自信的臉頰,一心放心蠢蠢欲動,好像又被勾走了魂。

「白、白洛,你打算怎麼辦?」伊莉雅問道。

白洛回頭笑了笑:「我的名字還是叫不習慣嗎?要不直接叫主人好了。」

「誰、誰要叫你主人啊!!」伊莉雅大吼出聲,主人又是什麼鬼,還有,為什麼話題原來越來越偏了啊!!

「哈哈哈,有意思,你們這兩隻吸血鬼,竟然敢當著老子的面給老子喂狗糧,我巴羅最喜歡殺的就是你們這樣當街秀恩愛的男女了。」拿著一隻流星錘的魁梧大漢大聲道,手上的流星錘被他揮舞的虎虎生風。

「哦吼,巴羅老哥,竟然有人當面給你喂狗糧啊,換成是我,我也肯定不能忍啊。」那名小個子的盜賊在一旁煽風點火,巴羅曾經被人當成過接盤俠,從那以後就再也不相信愛情了,而且一看到戀愛中的男女,尤其是那種你儂我儂的,心中的怒火就會升騰起來,小個子盜賊這是打算看好戲呢。

先讓巴羅大塊兒頭試一試這個人的成色再說,他們雖然聽說了這個人是五階強者,但沒有親眼見到之前,他們可不相信,畢竟日不落帝國裡面的五階每一個都是威名赫赫,怎麼可能隨便冒出來一個就是五階?

他們更傾向於對方是一個很強的四階,接近五階,但還沒有達到五階的程度,不然要是一到五階,恐怕早就跳出去樂逍遙了,哪裡還會藏起來苦修?

這個大塊兒頭巴羅的實力要比那個被白洛殺死的約克神父跟亞羅更強一籌,或許可以試出白洛的底牌,再不濟,白洛要是出手比巴羅更強,他們幾人也能及時將白洛攔下來,到時候再一起圍毆也不遲,總之先試探一下他的具體實力。

巴羅不傻,能晉陞四階,雖然他腦子也有些問題,但最多只能算是性格比較極端,他冒著風險試探白洛,要是白洛沒有想像的那麼強,被他一鎚子打死,那功勞可不就全都落在他身上了嗎?

這件事看起來風險很大,收穫同樣也不小,要是能冒險殺了這個人,誰都沒辦法抹除他的貢獻,到時候分戰利品,還不是他拿大頭?

所以,巴羅最前站了出來,當成探路的石子,他也十分謹慎,嘴上罵罵咧咧,看似一副魯莽衝動的樣子,實際上暗中早就完成了蓄力,這一錘下去可是全力以赴,一點兒水分都沒有。

「你先後退。」白洛將伊莉雅護在了身後,伊莉雅這時候有些後悔了,是不是她昨晚太衝動了?要不是她昨晚跟白洛玩兒到瘋,今天也不至於連幫忙都幫不上。

但是,如果今天要是註定要死的話,伊莉雅倒是一點兒都不後悔把自己交給白洛了,能在這輩子遇到這樣一個男人,也算值得了吧?

白洛上前幾步,跟大鎚子巴羅對峙起來,巴羅也不敢小看眼前這人,畢竟約克神父跟亞羅兩人都是死在他手上的,手段也是詭異無比,他可不想陰溝裡翻船。

「哈,去死吧,到了冥界,記得報我巴羅大爺的大名!!」巴羅揮舞著沉重的流星錘,大鎚飛舞,朝著白洛的方向錘了過來。

白洛不慌不忙,站在原地,竟然連躲避的意思都沒有。

「他怎麼不躲,不會是被嚇傻了吧?」躲在一邊看著兩人交手的探子們心中大為疑惑,如果真是這樣,也太讓他們失望了吧。

「嗤,虧我還以為他是個高手,沒想到弄了半天竟然是只菜***羅這一錘下去,他估計就成小餅餅了吧?」另一名探子搖了搖頭,對白洛的表現很是失望,哪怕打不過,你好歹也得躲上一下意思意思是不是?

他們裡面也不是沒有人覺得白洛有什麼底牌,可轉眼就被他們自己否決了,就算有什麼強悍的底牌,也不敢這麼玩兒吧?

五階強者都不敢直直地這麼站著讓巴羅錘,他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人,又是誰給他的勇氣?探子們逐漸失望了,一個個搖頭嘆息,好像已經可以預判到了白洛凄慘的結局。

伊莉雅更為擔憂,晶瑩的小虎牙咬著嘴唇,她相信白洛很強,見識過白洛強大的她,白洛的力量深信不疑,但這並不代表她不擔心啊!

就好像看藝人走鋼絲一樣,即便知道他們出意外的可能性不大,但還是免不了為他們捏把汗,萬一,要是翻船了怎麼辦?

說起來,伊莉雅今年也才十四五歲而已,雖然看起來已經很成熟了,連白洛不知不覺間也將她看成了一個小大人,但在最心底,她也還是一個重視親情的小女生啊。

父親大人沒有了,長者爺爺也消失了,家族裡的大家都不見了,只剩下她們幾個,好不容易來了一個白洛,要是白洛也消失了,她真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勇氣繼續活下去,這個世界,對她們實在太殘酷了啊。

白洛似乎是感受到了伊莉雅的情緒,回頭朝著她自信一笑。

「笨蛋,現在不是走神的時候啊!!」伊莉雅大吼出聲,優雅的大小姐形象也消失不見了。

白洛朝著她豎起一根大拇指,微笑著道:「放心吧,很快就過去了。」

回首,面對巴羅來勢洶洶的流星錘,白洛不慌不忙地抬起了一隻手掌。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