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見著周寒居然不配合,幾個老頭均是一愣,面面相覷,對周寒露出狐疑:「小娃子,你真不去嗎?」

童天琪等人也都是一副不理解的樣子,多少符師渴望著能夠去天空之府呢,而這機會擺在周寒面前,周寒居然不肯去。

「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呢。」周寒說道。

幾個老頭面面相覷,眼神交流一下,然後其中一個老頭就布置了結界,將周寒拉了進去,連同童天琪等人全部都隔離在了外面。

「你是登上天火塔第七層的有緣人,而天火塔是我們符宗師會的神物。我們必須要知道,天火塔為什麼要選擇你為有緣人,他賦予了你什麼樣的使命?」其中一個老頭很客氣的說道,沒有半點對周寒不敬的樣子。

這麼多年了,天火塔一直在挑選有緣人,但從來都沒有人能夠成功。沒有成功,那麼就沒人知道天火塔究竟在等待什麼。而現在有人成為了天火塔的有緣人,不說這人的天賦和潛力,單單是他身份為天火塔有緣人這一茬,符宗師會將要把他奉為上賓,因為這是神物挑選的使者。

「你的身份已經被妖族知道了,所以我們必須為你安排一個安全的地方。」另一個老頭補充說道。

「你們僅僅只是因為這樣嗎?」沒有感受到對方的敵意,反而有著敬意,這讓周寒多少有人心安,要是這幾個老傢伙硬來的話,周寒可未必是對手。

「呵呵,你以為我們會怎樣。」幾個老頭均是樂呵呵的看著周寒,這少年的防備心看上去很強啊。

「好吧,我告訴你們,天火塔賦予我的使命是讓我去尋覓火種。」周寒覺得把這茬講出來,應該沒什麼問題。對方看上去只是想要弄清楚,或許對方聽了,能夠給自己一點指引呢。

「火種?」幾個老頭一聽,神情都是疑惑的很,顯然是從來沒有聽過這個詞。

「孩子,你確定天火塔讓你尋覓火種?」幾個老頭幾乎是同時問道。

「我上到天火塔第七層的時候,那裡只有最後一點暗淡的火焰了。我從火焰裡面得到了訊息之後,那火焰就熄滅了,然後天火塔似乎就自動封印了,我都是自己走下塔來的。」周寒照實說道,然後詢問:「幾位前輩,莫不是你們也不知道火種嗎?」

「沒有,從來沒有聽說過。」幾個老頭搖著頭,有人疑惑道,「你確定天火塔自動封印的嗎?」

「嗯。」周寒點著頭。

錯愛百萬新娘 「那這塔消失了,是不是就和封印有關?」對方又問。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當我走出天火塔的時候,這塔就自動化為了飛灰。」周寒還準備想要向祭靈請教呢,天火塔沒有了,以後他尋覓著火種該怎麼搞。

「孩子,我再問你,妖族出現的時候,天火塔有沒有動靜?」對方繼續詢問。

「這個我不知道,我出塔之前,妖族就已經出現了,不知道天火塔有沒有動靜。」周寒搖著頭。

「那這妖族是怎麼退走的,是你從天火塔裡面得到的機緣,還是……」

「這個嘛……」周寒又煩惱了,這茬終究還是躲不過去啊,但淚魂是萬萬不能拿出來讓對方研究的。

看著周寒犯難的樣子,幾個老頭也不問了,轉移話題:「你現在真不和我們去天空之府嗎?你的處境可是隨時將會遭到妖族攻擊的。」

「謝謝你們的好意,我想我能夠應付!」周寒搖頭拒絕。

周寒這態度若是換了是別人,幾個老頭早一巴掌扇過去了。區區真氣境二段實力,就自大的以為自己能夠應付妖族,沒看著自己這幾個老怪物對上妖族都沒有把握嗎?

不過想起這天火城的妖族的驅離和周寒有關,想必這少年真有著不懼怕妖族的底牌吧,或許這就是從天火塔裡面得到的機緣。

「那好吧,我們也不勉強了,拿著這個!」其中一個老頭塞給了周寒一個牌子,上面只有一個符文,這個符文周寒沒有見過,祭靈教他的基礎符文裡面,沒有和這個符文一樣的。

「這是……」周寒狐疑的看著這牌子。

「這是一塊召喚的令牌,只要你遇著險境,可以立即用這塊牌子向天空之府請援,到時候哪怕是海角天涯,天空之府的援兵都會瞬息通過這個牌子援助到你的身邊。」

「只要是符宗師會的地方,藉助這塊牌子,都可以向該處的符宗師尋覓幫忙。畢竟你是天火塔的有緣人,天下的符宗師會的符宗師都會幫你的。」

「你現在的實力還不高,我們要是給你找個安全的地方,也不利於你的磨練,所以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吧。」

「總之只要你的實力高了,遲早會來天空之府的。」

幾個老頭先後對周寒說完,然後就撤去了結界。

其中一個老頭走到莫公子面前:「小莫,還能飛嗎?」

「可以。」莫公子臉色慘白不已,但還是點著頭。

「孩子,記住了,一定要完成天火塔賦予你的使命!」幾個老頭架起了莫公子,騰空而起,很快消失在天邊。

周寒倒是有些愣,這幾個老頭做事真是雷厲風行。自己不跟他們去,他們也不多勸。話一說完,直接就離開了。

眾人從天邊收回目光,重新把注意力彙集在周寒的身上,童天琪開口了:「周大師,你還好吧?」

「不好意思,會長,把這裡弄的一團糟糕!」周寒聳了聳肩,收起了老頭給的牌子,這也算是一張保命的底牌了。

對於符宗師會,周寒也有了好感,看上去對自己挺不錯,沒有任何強行的態度。

「周大師說哪裡話,如果不是你,說不定整個天火城都將不會再有任何生命了。」童天琪說道。

「童會長,這說來也是奇怪啊,天火塔不是能夠天降神火燒死妖族嗎?為什麼今日妖族殺入了天火廣場了,天火塔都沒有反應呢?」有人朝著童天琪露出狐疑。

「這個我也不知道。」童天琪搖著頭,她對於妖族為什麼會突然出現的原因都很納悶呢。也許那個莫公子知道妖族會出現吧,不然他的臉色會變得越來越難看。

當時所有人其實都誤會了莫公子了,他的臉色難看估計不是針對天火塔上的周寒,而是那些潛伏在暗處的妖族。而莫公子在天火塔外圍布置的東西,也是用來保護周寒的。

「大家都行動開來吧,把死者的屍體抬走處理了,傷員該治傷的治傷,該抬走的抬走……」壓下心中的狐疑,童天琪開始安排倖存的人處理眼前的狼藉。

這一次妖族的突然襲擊,百萬觀眾死了三分之一,這些滿目的白骨看上去觸目驚心。傷者其實並不多,凡是和妖族接觸的普通人,基本上都死了,也只有和妖族戰鬥的這些符師會的人,留下了一些傷者,數量也不多。

今日本來是一個大好的日子,有兩人登上了天火塔的第五層,還有另外一人登上了第七層通關了。但是妖族的偷襲,讓這喜悅化為了悲傷。何況天火塔也消失了,以後妖族若是再來犯的話,天火城還能守住嗎?

「周大師,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嗎?」童天琪吩咐了下去之後,然後走到周寒面前。至於向周寒請教的事情,被童天琪拋到腦後了。周寒通關了天火塔,成為了有緣人,他的肩膀上有著重任,恐怕沒有工夫搭理自己這點事情了。

「我準備回武陽城了。」周寒雖然也想要留下來幫忙善後,但那棋門和幽蘭谷以及光明寺的人隨時可能會出現,他不在,大運武盟極有可能遭到毀滅性的攻擊。

更何況,老國師他們正在暗自搞生產源石,也許這也需要自己的坐鎮吧。

距離符宗的考核不遠了,周寒必須在進入符宗之前,把所有的善後工作都做好。

「我派人送你回去吧。」童天琪說,曾查現在正處在悲傷之中,一時半會怕是不會回去,而木通和西河也都受了傷,也不適合車馬勞頓,其他那些武陽城的符師,基本上也死光了。

「那就謝謝童會長了。」周寒表示感謝,雖然他現在可以說無懼沿途的騷擾了,但沿途不被gan擾,可以節省時間。 童天琪給周寒備了獨角獸車以及一名車夫,周寒臨行之前,對童天琪道:「童會長,我這一走,也許我們不會再有機會見面了,你心裡若是有什麼解決不了的難題,你現在可以開口。」

反正給童天琪解答一下疑難也用不了多少時間,人家給自己備了一輛獨角獸車,還有專門的車夫,周寒應該表達一下謝意。

再說了,這也是對童天琪一人解疑而已,並不是一大幫子人。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童天琪本來也只是禮貌性的來送一下周寒,畢竟周寒是天火塔選定的有緣人,他這個天火符師會總會長在別人走的時候,理應送一下,童天琪沒有想到,臨行之前,周寒居然給了自己如此的機會。

童天琪神情一愣,有點難以置信的看著周寒:「周大師,你說什麼?」

「呵呵,童會長,你挑一個你最頭疼的問題吧。」周寒樂呵呵說道。

「這個嘛……」童天琪愣了愣,便是說道,「我現在很是好奇,為什麼葉天合大師還沒有醒過來,我想要知道,周大師你究竟點撥了葉天合大師什麼。」

雖然說童天琪很想要把自己心中的幾個問題都請教一下周寒,但眼前周寒看上去只肯為自己解答一個。這幾個問題若是不能夠全部得到解答,童天琪會有遺憾。

她突然想起還在領悟之中沒有醒過來葉天合,葉天合的狀況其實和童天琪差不了多少,距離符宗師也只有一步之遙了。

也許葉天合得到了周寒的點撥,不日就可以突破,童天琪想,若是自己得到和葉天合同樣的點撥的話,會不會也會摸到突破的楔機門檻。

心中再有多頭疼的問題,這可都比不上突破強啊。

周寒也是一愣,沒有想到童天琪居然會提這茬,周寒道:「我對葉天合大師說了,不要把很多簡單的事情想的太複雜,大道從簡。」

「大道從簡?」童天琪一聽,神情一愣,這幾個字聽上去沒什麼特別的啊。

但仔細一想,好像也有所不同。大道從簡,簡單的東西才是大道,才是正途。

女人在某方面的悟性比男人強,童天琪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頓時間,童天琪豁然一般,立即頓悟了一些東西,整個人的精神頓時變得不一樣了些。

具體的變化,外人無法看出來,只有她自己才能夠感到這些東西。

「謝謝周大師了。」童天琪連連感激,她剛剛摸到了一些從來沒有接觸過了新東西,這東西好像就自己的門檻了。只要邁過去了,就會有收穫了,她連忙就要回去好生領悟。

童天琪連忙轉身,欲走,周寒叫住了她:「等下。」

「周大師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童天琪轉過身狐疑的看著周寒。

「你看那邊。」 許你溫暖如昨 周寒指了指不遠處,白衣朴正看著這裡,「曾會長和梁會長之間發生的事情,我希望童會長好生對待,別辜負了韶華。」

雖然周寒對白衣朴和童天琪之間的關係不怎麼明白,他也懶得去弄明白。但這兩人的關係看上去不一般,旁觀者的話往往能夠點撥醒沉迷者,但願自己這隨口一提醒能夠有效吧。

「白大哥,你怎麼來了?」童天琪明白周寒什麼意思,其實在見著梁嫣然在曾查懷裡死去的那一瞬間,她就像得到了指引一樣,這麼多年了,不能再拖了。

「呵呵,我只是有點不放心你。」白衣朴的笑容有點尷尬。

……

「咱們走吧。」周寒對著車夫一吩咐,獨角獸車立即跑動起來。

車夫顯然是得到了童天琪的特別關照,只顧著飛快的趕車,並沒有開口打擾周寒。

周寒盤腿坐在車內,對於車夫也沒有在意。到了武陽城,自己給他點賞錢就是了。

「祭靈,那天火塔一下子消散了,這是為何?」周寒在腦海裡面詢問祭靈,這塔子沒有了,自己搞來了火種,怎麼辦?

「天火塔不過只是一個載體而已,經歷了那麼多的歲月。我老朋友留下的氣息消失了,這載體失去支撐,自然也就腐朽了。」祭靈道。

「載體?」周寒一愣,「那你的意思是說,只要我找到了火種,可以讓火種隨便弄一個載體,然後又能夠進入載體,向它索要那把紅色長槍了嗎?」

「事情沒你想的那麼簡單。」祭靈道。

「沒那麼簡單,你這話什麼意思,莫非火種不是你老朋友嗎?」

「準確的說,火種只是我那老朋友的一部分,你明白嗎?」祭靈道。

「你的意思是不是我必須得把你這個老朋友所有部分給湊集齊了,然後它才能夠給我那紅色長槍嗎?」

「差不多,你若是能夠找到我老朋友被封印的地方,用火種解開它的封印,把它放出來了,它當時就可以給你。」祭靈道。

「額……」周寒有點無語,「這是不是就算我找到了火種,也拿不到長槍?」

「嗯,你還得找到被封印的它。」祭靈道。

「卧槽尼瑪!」周寒忍不住罵了起來,麻痹的,這根本就是兩個任務嘛,既要找到火種,又要找到被封印的祭靈老朋友,這兩者缺一不可啊。

「你激動什麼,天火塔不是給予了你一個輪迴武意嘛,這是很多人用上千年都不一定能夠悟得出來的東西,你別得了便宜還罵娘!」祭靈道。

「啥,一個武意一千年都悟不出來?」周寒瞠目結舌,好像自己是佔了大便宜啊。雖然這個輪迴武意周寒還沒有動用過,但周寒卻知道,他現在施展輪迴武意,掃蕩真氣境的所有對手都沒有半點問題。只是這輪迴武意的施展,似乎需要很強的精神力。

而且周寒現在的精神力還不夠強,雖然擁有了輪迴武意,但連輪迴武意的威力百分之一都發揮不出來,他還需要在煉獄空間裡面多多的磨練。

「而且這輪迴武意不是一般的武意,等你將來見識了風雲,自然就知道這玩意的威力多麼恐怖了。」祭靈道,「也許那符宗師會給你的那什麼牌子,根本就用不著。」

「嘿嘿。」周寒一聽,頓時眉開眼笑,心中再無半點不高興,祭靈都這樣說了,而且自己也感覺到了,這一趟天火城,可真沒有白跑啊。

既弄到了雷電黑竹,還得了輪迴武意。

對了,一想起雷電黑竹,周寒意念一動,連忙把雷電黑竹拿了出來。當時得到這東西,還沒有仔細的觀察呢。

手裡的雷電黑竹一丈多長,通體漆黑,重量百萬公斤,周寒很是滿意的撫摸著雷電黑竹,感慨道:「這竹子看上去也太黑了點,把我的手都給染黑了呢。」

周寒的手就像沾了墨汁一樣。

「你站到那山頂被雷給劈上百萬次試試。」祭靈道。

「呵呵。」周寒釋然一笑,的確,普通玩意被雷劈一下就焦黑了,這雷電黑竹被劈了上百萬次,這麼黑也倒是情理之中了。

只是周寒突然感覺到,獨角獸車停下來了,而且獨角獸也發出了沉重的喘息聲音,車夫喝斥了幾聲,獨角獸都沒有繼續前進。

周寒納悶一挑帘子,結果發現車輪子已經深深的陷入了地下,獨角獸拉不動。

周寒頓時明白了,一定是自己拿出了雷電黑竹,讓車子的重量增加了上百萬公斤,這獨角獸就算天生神力,也拉不動了。

周寒連忙將雷電黑竹一收,車身一輕,獨角獸重新拉動了車子,車子再次風馳電掣的跑動起來。

「這車軲轆的質量不錯啊,居然能夠承受這麼重的重量。」周寒發出一聲感慨,最後將地岩如意拿了出來。

這是那監賽老者那裡換來的玩意,裡面有著巨大的磅礴能量,這玩意還能避開岩漿的傷害,是勇者之墓的開啟鑰匙。

周寒將地岩如意隨便把玩著,心裡計劃著等有機會便是找人詢問一下,看那勇者之墓的下一次開啟時間是多久,勇者之墓的地點在哪兒,當時忘記問那監賽老頭了。

那勇者之墓裡面的東西若是有機緣得到,呵呵,最好不過了。若是得不到,周寒也不強求了,利用地岩如意尋覓菩提火蓮,這也是正事。

周寒正想到這裡,突然一下子,賓士中的獨角獸車再次停住了。

這一次的瞬間停止,好像是有什麼力量,一下子令獨角獸車靜止了,周寒及時抓穩了車身,才避免了被甩出去的結果。

難道是有人劫道?

周寒的腦海裡面冒出這個念頭來,這可是符師會的馬車,有哪個勢力吃了豹子膽了,敢來截符師會的馬車。

周寒挑開帘子,那車夫已經不見了,難道被殺死了?

周寒的寒毛頓時豎起,車夫的消失自己一點都沒有感應到啊。對手令車夫消失,悄無聲息,這一定的非常強大的高手啊。

「是哪位英雄好漢,還請顯身?」周寒沒有感應到四周有人的氣息,想必是那人隱藏了自己的氣息。

「如果想要見到你的寵物霸霸,那麼請閣下立即去一線天。」也不知道這個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周寒愣是沒有見著對方人。

對方是誰,為什麼會提到霸霸?

周寒的眉頭緊鎖著,難道是棋門的人並沒有去武陽城,而是在一線天的地方抓到了唐青山和唐筱晏,順便也抓到了霸霸?

可這也說不過去啊,唐青山不是和一線天的人有過節嗎,他怎麼可能躲在一線天?

莫非是唐青山的蹤跡被一線天的人知道了,然後一線天朝著棋門通風報信了,唐青山和唐筱晏被抓了,現在人在一線天?

周寒想不明白也懶得想了,對祭靈道:「祭靈,一線天的方向在哪邊?」

周寒現在在陌生之地,不知道一線天的方向,祭靈能夠感應很遠的範圍,自然是知道一線天的方向了。

「西北方向。」祭靈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