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可他的理智告訴他,這是不允許法律的。

秦琛將三份東西收好,抬手劈暈了三人。

「咯嘣嘎嘣」將他們的胳膊和腿都裝了回去,秦琛一邊擦手一邊沖著自家屬下吩咐道:「都放了吧。」

美女不愁嫁 「放了?」

屋子裡的龍魂成員驚呆了!

一個個恨不得把眼珠子給瞪出來!老大是不是瘋了!這種社會毒瘤怎麼還能放出去!那是死一千次一萬次,都不能消人心頭很的!

「不放……怎麼放長線掉大魚呢。」

秦琛意味深長的說道,幾個成員不說話了。

雖然說骨頭都接上了,可畢竟這都扭成那樣了,還是需要系統的治療一下才能夠正常活動的。

眾人又忙碌起來,可沒一會他們便又犯了難。

別的都好弄,可是男人那裡插著的金針咋整啊!

「老大……他們那裡還有金針呢,那個材質很特殊,我們手術室的電鋸句不斷啊。」一個小組長被自家隊員給推了出來,無比艱難的看著秦琛。

「要不,您去叫下夫人?」

找嬈嬈?

秦琛一想到那個特殊的位置,心情就不能更糟糕了!

他才不會給嬈嬈機會去看那麼骯髒的東西的,簡直是玷污了她媳婦的眼睛!

想到這,他嫌棄的皺著眉:「你們組不是號稱比總部那邊的水平還高嗎?怎麼連個金針都取不出來?」

組長沒想到自己竟然被嫌棄了,不樂意了。

眼珠子轉了轉,回道:「怎麼會取不出來,只是您說要放長線釣大魚,讓他們完璧從醫院裡出去,所以我們才沒辦法取。」

「要是您同意的話,我就叫他們把那裡直接一鋸掉,金針自然就取出來了。」

「不過……這位置扎的可是有點深,如果那啥切開了,就算縫合之後,也不能用了,老大,夫人真……厲害……」

醫療小組長說著,從兜里摸出miniPAD給秦琛看片子。

正如他所說的那般,嬈嬈手法實在是太精準了,十環啊!!!

「那就切開吧……」

「針必須要取出來。」秦琛壓著眼瞼吩咐道,剛剛才消失的涼意,又從身下冒了出來……

小組長的了指示,二話不說便拎著東西走了。

剛要出門,秦琛卻又叫住了他。

「老大,還有事?」

「嗯……縫的好看一點!不要太明顯!」

「啊?」

「說了放長線釣大魚,你弄的那麼明顯,咱們能有幾天安穩日子嗎?」秦琛說完,又朝著屬下丟去了一個嫌棄的眼神。

醫療組長抽了抽嘴角,猶豫了幾秒鐘沒再接話。

終於明白為啥外界都說別看老大一表人才家纏萬貫還難找對象了!這堅持就是個寵妻狂魔加變態啊!

一般人誰受得了這重口味啊……

還縫好看點!

他的外科聖手,不是整形聖手啊!!!

還是那裡!

第二天中午,嬈嬈正給可可檢查身體呢,醫療族長端著一個盤子沖了進來。

嬈嬈抬頭,便看到了他那雙通紅無比的眼睛,欽佩之情油然而生!

龍魂的人就是敬業啊!

竟然一個個工作都這麼要命。

正打算說點讚美之詞表達一下自己的崇拜,忽然小組長裂開了嘴咬牙切齒道。

「夫人!您真是太狠了!」 嬈嬈還未反應過來,小組長已經把托盤往桌子上一放,飛一般的逃走了。

只是,她的動作怎麼那麼奇怪呢?

恰逢秦琛進來,嬈嬈便順口問了句:「那個,你那個屬下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諱不忌醫啊,他要是需要幫助的話,直接挑個沒人的時間來找我就行。」

秦琛眯著眼睛,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身後。

「難言之隱?」

「嗯,就是那方面的病啊……」嬈嬈沖他眨了眨眼睛,然後背著樂樂悄悄用手指戳了戳秦琛。

屋子裡開著暖氣,溫度本就偏高。

嬈嬈的小手這麼一戳,秦琛的心也都跟著蕩漾起來,眼裡的冷漠被溫熱驅散,順手一帶,便將嬈嬈拉近了懷裡。

重生之將門嫡女 「他可沒有什麼難言之隱,不過我有。」

「媳婦……你家親戚走了么?」

男人炙熱的呼吸灑在臉上,嬈嬈的臉騰的一下紅了。

「別胡鬧!還有小朋友在呢。」嬈嬈輕輕的在秦琛肩膀上捶了一下,卻是不想,男人竟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輕輕一帶,不僅沒將兩人分開,反而貼的更緊了。

他們的身影幾乎融為一體。

忽然,屋裡響起一聲尖叫!

「啊!!!」

尖叫讓兩人急速分開,秦琛的眉毛擰成了一團。

小蘿莉樂樂驚恐的看著他們,縮在了牆角,像是炸了毛的貓咪,不住的哆嗦著。

「不……不要過來!」

「不要碰我!不要!!」

「姐姐救我!救我!」

她歇斯底里的嚎叫著,讓嬈嬈的心揪成了一團。

她忍不住想要靠近她,卻不想竟然被小丫頭用蠻力給推開了。

秦琛見狀,就打算一掌拍暈小蘿莉,畢竟他把兩個女孩子留在身邊,不光是救她們,同時還是有著別的打算的。

「不要!」

嬈嬈沖他丫頭,搶先一步從兜里摸出了金針扎在了小蘿莉的脖子後面,伴隨著金針入體,她身子一歪又睡了過去。

只是夢裡,似乎也不是那般的美好,小丫頭的臉擰成了一團,瞧著就叫人揪心。

「樂樂受的傷太大了……」

「你別太擔心,她現在年紀小,加以引導不會有事的。」秦琛輕輕的擁著嬈嬈肩膀勸慰著。

陪著小丫頭坐了一會,兩人一同走出了房間。

剛出來,便看到樂樂趴在玻璃上,凝視著房間里的人。

「你怎麼在這裡?」

秦琛掃了一眼她,淡聲問道。

可可被他那強大的氣壓逼迫的後退了幾步,惙惙道:「該做的口供我都錄完了,我有點想妹妹,就來看看她。」

「你妹妹沒事。」秦琛擰起的眉毛微微舒展了些。

「不過我希望,下次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要隨意在這裡走動,我不是不讓你看你妹妹,你應該知道,現在很多人想要你們姐妹的命。」

「我……」

「我知道……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以後不會了……」

可可緊張的絞著手指,恨不得鑽進地里去。

對於孩子這般嚴厲,嬈嬈還是頭一次見,越發的搞不懂秦琛到底想要做什麼了。

雖然有點同情孩子,不過想到秦琛的為人。

嬈嬈自然是支持秦琛做的決定了,動了動唇,沒有開口幫忙。

「說錯沒有用,我只看行動。」

「再有下次,你就自己離開這裡吧。」

秦琛說完,拉著嬈嬈便走。

可可瘦小的身影在空蕩的走廊里顯得越發的單薄了……

直到那腳步聲漸行漸遠,可可才小心翼翼的抬起頭,默默的凝視著那道高大的身影。

回到車上,秦琛讓Ben開車,自己和嬈嬈一起坐到了後排。

「媳婦,你是不是很奇怪為什麼我對可可和樂樂不大一樣?」

「嗯……」嬈嬈點了點頭,都是受害者,可秦琛對可可未免也有點太過嚴苛了。

秦琛冷笑一聲,一邊為嬈嬈煮茶一邊解釋道。

「把這兩個孩子帶回來之後,我就讓人查了一下十幾年前的檔案。她們的確是一個母親,但是不是一個父親。」

「她們的母親改嫁了,然後又生了一個女兒,繼父心情不爽,便拿小丫頭的母親和可可發火。」

「後來,可可4歲的時候,家裡天然氣爆炸了。她們的爸媽都死了,但是很巧的是,那天可可主動抱著樂樂去樓下了。」

「你說……這奇怪不奇怪?」

「你的意思是……」嬈嬈心中大駭!

難道他們的父母並不是正常死亡,而是被自家女兒害的?

可那時候小丫頭才4歲多吧,應該是什麼都不懂的年紀才對啊。

「而且……她們進入福利院的時候已經5歲了,不知道為什麼,上面寫的卻是4歲……」

「這和她和我們說的可都不一樣啊。」秦琛意味深長的敲著茶杯。

嬈嬈一張張翻看著秦琛查到的資料,越看越是心驚。

只是她有點想不通,既然可可那麼有心計,怎麼還會淪為那些人的玩物而不去報復呢?

嬈嬈忽然覺得,這倆姐妹身上好似籠罩著一團迷霧,迷霧背後是什麼誰也不知道。

不過人既然都救回來了,她也不後悔。

「我本來想的是,這兩個孩子可以培養好了給咱們女兒當助手,不過這可可看起來是不行了,心機太重,咱們閨女雖然情商高,但是還是太善良了。」

「所以我的意思是把可可安排到瀚瀚身邊,你覺得怎麼樣?」

「咱們兒子雖然年紀小,但是從小也是玉祁一手帶出來的,我想,咱們舅舅應該把他教的很好。」秦琛不自覺的與有榮焉的笑了起來。

「給秦瀚?」嬈嬈歪著腦袋思考了一下。

自己兒子聰明是聰明,可是武力值不行啊。

這可可肯定是會經過特訓才會安排過去的,要是自己兒子被屋裡鎮壓了可咋整?

「瀚瀚他……」

「你是擔心瀚瀚不夠強壯是嗎?沒關係的,玉家有完整的古武傳承,等過幾年把兩個孩子送過去一起訓練。」

「我相信,舅舅一定很願意的!還有岳母大人,她M國那邊的事情,應該也快了結了。」

秦琛越說越順口,聽的嬈嬈是一愣一愣的。

她獃獃的看著臉上有些興奮的秦琛,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在秦琛的規劃里,似乎只打算讓兒子上學上到8歲,便開始接受接班人的培養了。

那他幹什麼?

就算是3年之後,秦琛還不到40啊。

「我怎麼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呢?你該不會是不喜歡瀚瀚,所以才故意要把孩子給送走的吧?」

然後還專門給自家兒子找個不怎麼靠譜的特助。

「怎麼會!!!」

秦琛立刻反駁。

一把拉住嬈嬈的手貼在了胸口。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