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鳳蒼宇呆了好大一會兒,而後眼中出現了精光,戰意在涌動。他期待自己的本體能夠與洪錚一戰!

外界,洪家人愣住了。

「卧槽,這人到底是誰,符夕從哪裡找來的幫手?」

「好恐怖,不是底蘊高手,沒有進行生命大進化,卻將駱醒給擊殺了!」

「太強大了,難道人與人之間的差距,這麼大?」

洪哲與洪千重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想不到這個符夕早就留有後手。請出了這麼一尊恐怖的高手!

連駱醒都被他擊斃!

而且是碾壓式的擊斃!

洪十一郎與陳野停止了激戰,獃獃的看著仙王轉世一般的洪錚,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殺!」顧艷爆發了,向著符夕分身沖了過去。

衛鍾離輕輕一笑,對著顧艷劈出了一掌,樸實無華。但卻蘊含了難以想象的恐怖力量,一下子將顧艷轟飛。

「你的對手是他。」衛鍾離笑了笑,指向洪錚的本體。

顧艷面色凝重起來,嬌媚的身軀發光,氣勢推動到了絕巔。隨後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她渾身妖氣衝天,慘白色的妖氣如火山爆發,從她的天靈蓋衝出,凝聚成一朵巨大的蘑菇雲,沖霄而起。

她的身軀不再嬌媚,眼神凌厲無比,雙眸發光。豐潤的身體上出現了鱗片,還有一些詭異紋路在遊走,銀白妖光流淌到全身。她修為轟然爆發,身軀極速放大,擎天而起。

「吼!」她爆發出了與她外貌極其不相符的咆哮聲,如獸,如妖,兇悍至極。

她化為了本體,那是一尊如山嶺般的白骨妖!

雙眸空洞,但裡面跳動著兩團碧綠火焰,釋放不朽氣息。天靈蓋上,密布了暗金色的紋路。龐大的骨體上,迸發白光,繚繞妖氣。同時刻滿了密密麻麻的暗金色符文,正在一個個發光。

她盯著洪錚,白骨手臂抬起,靈活異常。

「你很強!」顧艷說道,聲音尖銳而又嘶啞,極為的刺耳,像是金屬摩擦聲。

眾人獃獃的看著巨大的白骨,眼珠子都快爆了。他們很難想象,之前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怎麼轉瞬間就化為了一尊蓋世巨凶?

「白骨成妖經?骨伽羅一族的?有意思。」洪錚心中暗道,他想起了被自己轟碎的骨伽羅,「原來也是骨妖關的人。」

「你現在走還來得及。」洪錚緩緩向顧艷走去,若是她一心要對自己出手,那麼他不介意讓三大頂尖道統心疼一番。

顧艷眼中的碧綠火焰跳動了一番,而後仰天長笑:「我想看看你到底有什麼能耐!」

「白骨成妖經!」她骨體上的暗金色符文發光,隨後猛然沖了出來,烙印在了虛空中。一片片發光,一片片晶瑩,遮籠了此地,構架出一尊原始古爐,要將洪錚煉化。無數暗金色符文鑽入到洪錚血肉中,攜帶一種妖異至極的氣息,想要將洪錚煉化成白骨妖。

洪錚軀體一震,血液翻滾著,頓時無數的符文被震碎,難以近身。 第三百三十六章洪錚之威

「執迷不悟,那我就送你上路。」洪錚鳳凰翅嘩啦啦的展開,擊碎了蒼穹。無邊的劍意從神翅上釋放。每片翎羽都發出劍光,寒光四射。這是他將曾經得到的劍決改良了一番,融入到了神翅上!

顧艷是白骨成妖,骨體上繚繞符文,推動白骨成妖經,兇悍異常。二人在此地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大戰。

「麻煩你護送他去天羅峰,融天羅傘符文。」洪錚對未鍾離說道。

「好。」衛鍾離點頭答應,攜帶著符夕分身,向天羅峰趕去。衛鍾離是絲毫不擔心洪錚這裡的。這幾個底蘊高手確實很強大,但洪錚的積累太渾厚了。極致孕骨都生生完成了一半,這些人,根本難以奈何。

一口口天地神劍從洪錚雙翅上射了出來,破碎了虛空,發出刺目的光芒,鋒銳無匹。斬向了顧艷。

轟!天地被打的沸騰,虛空破碎不堪,有的地方不斷的塌陷著。叮叮叮!骨妖的軀體上被割裂出了一道道口子。有綠色流質從裡面流出,滴落在了地面上。將地面都腐蝕出了一個個大洞。

「吼!」顧艷幾乎瘋魔了,妖氣滾滾,化為浪潮,席捲高空,崩碎漫天雲朵。她張口吐出一塊碧綠色的骨,上面出現了無數體內妖嬈的女子,紅紗裹體,擴散淫邪的氣息,向洪錚沖了過去。

「雕蟲小技。」洪錚一聲冷哼,全身每個孔竅都是在發光,他沒敢施展億萬刀斧神功,甚至連以前的一切神通都沒施展,害怕被認出。但不代表他沒有其他神通。孔竅發光,從其中轟出了一股股洪流,將那些幻術擊的粉碎。

顧艷欺身而進,龐大的白骨軀體如山嶺,與洪錚轟了一掌。但隨後,她就被洪錚轟飛。眼眸中的綠色火焰不斷的跳動,心中驚駭。她難以想象,一個人類修士的軀體,居然強大到了如此的地步!

重有萬斤的軀體砸在了地面上,將大地砸的龜裂,裂縫如蛛網一般蔓延。

顧艷比駱醒的修為還要強上一分,又是另類重生,掌握了不少神通。洪錚應付起來,不如先前那麼輕鬆。

庭院深深春欲晚 眨眼間,二人就衝上了雲霄,在虛空中激戰。各種神光四射,氣沖斗牛。如雷鳴的般洪銘聲,爆炸聲不斷傳出。二人都打出了真火。

剩餘的幾名普通天寵見到符夕分身前往天羅峰,立刻追擊了上去。但沒到幾個回合,便是被符夕分身擊殺。鮮血流了一地。

「這個人,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怎麼先前一直沒有聽說過?」

「我覺得有些眼熟。」有人曾經見過洪錚出手,說道。

顧艷雖然強大,但終究不是洪錚的對手,漸漸的被洪錚壓制在了下風。最後,天空中傳來一聲凄慘的吼叫,眾人一驚,急忙看去。

只見顧艷那龐大的軀體,居然被洪錚,一劍豎斬,剖為了兩半。連元神之火都是被洪錚挑碎。

無數的白骨從天空中落下,如同雨點一般。

神拳嶺底蘊天寵,被擊殺!

陳野與完顏臣對視一眼,均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色。短短時間內,這個神秘男子,居然接連斬殺兩名底蘊天寵!

洪錚恢復了八尺真身,背負鳳凰翅,站在虛空中。渾身被大道光芒包裹,看不清楚身形面貌,朦朦朧朧的。但眸子中的光芒驚人無比,兩束金光不減,迸發而出,掃向了眾人。

而後,他盯住了與洪十一郎激戰的陳野。

「讓我來。」他語氣平淡,聽不出波瀾。

但就是這一句話,給陳野造成了極大壓力!

洪十一郎也是極度驕傲的人,猶豫了一番。但隨後不得不承認,他與陳野之間,一時半會分不出勝負。自己的通天黃金角厲害,但陳野的肌體強橫,誰也奈何不了誰。

「不用,我自己來。」洪十一郎仔細考慮了一番,說道,眼中出現了戰意。

洪錚也不再說什麼,身形扇動間,出現在了洪五郎的身前。

卡擦,洪錚直接劈出了一劍,將那名天寵直接斬成了碎片。而後,身形不停,再次來到小蠻王的身前,劈出了一劍。他看都沒看那一劍的效果,沖向了下一人。

幾個呼吸間,與小蠻王,紅蓮仙子對戰的幾人,全部被洪錚一劍斬碎。

而鳳蒼宇也爆發出了赫赫凶威,大幡搖動間,將完顏臣震傷,隨後他祭出一尊山河瓶,居然將完顏成煉化為無數暗金色的符文,收進了大幡中。

鳳蒼宇喘息了一口氣,而後眸光閃爍,來到了洪錚身前,低聲說道:『你我都保密。「

洪錚點點頭,知曉鳳蒼宇說的什麼意思。鳳蒼宇暫時不想暴露在洪家的身份。

洪九郎與洪十郎對視了一眼,身軀瑟瑟發抖。

三大頂尖道統的人,就這麼被擊殺了?

顧艷,被擊殺!

一代蓋世天寵,駱醒,被擊殺!

完顏臣,被擊殺!

「卧槽,那個人到底是誰,很好奇啊。」

「太強大,太神秘了。」

「與衛鍾離走在一起的人,能有那麼簡單?」

「未來的蓋世強者啊,再這樣下去,估計能夠成帝!」

小蠻王瞪大了雙眸,仔細的看著洪錚,想看出一絲端倪。但洪錚被大道光芒包裹,朦朧而又夢幻,像是不存在於這個世間一般,看不出任何死角。就連最親近的人,都看不出蛛絲馬跡。

紅蓮仙子瞪大了美眸,上上下下打量著,隨後開口:「是你么?」

「什麼?」洪錚故意開口,聲音低沉,帶有一種金屬質感。

「沒什麼。」紅蓮仙子笑了笑,有些失望,好像真不是他。

「走,去四代先祖寢宮。」洪五郎吩咐了一聲。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向四代先祖的寢宮跑去。

洪錚猶豫了一番,沒有離開,而是來到了天羅峰附近,仔細感應著什麼。洪十一郎依舊在與陳野大戰,激烈無比。兩道身影縱橫天上地下,或穿梭在雲層中,或遁入到地底,時而衝出。

陳野相當有壓力,不是來自於洪十一郎,而是洪錚。他在擔心,洪錚若是想不開,前來相助,自己必定沒有任何生機。

天羅峰中,那裡有一口天池,黃金的浪潮翻滾著,霧氣氤氳,蒸蒸而起。在天池中心,一把破傘在上下沉浮著。

帝器,天羅傘! 第三百三十七章熔煉符文

那是天羅傘的本體,在天池中上下沉浮著。它渾身繚繞帝器之光,燦燦輝煌。傘面上有一塊塊巴掌大小的痕迹。那痕迹中,有乾坤在衍化,出現了斗轉星移,神魔嘶吼的景象。

一股難以想象的威壓封蓋四方,洪錚還未靠近,就感覺到了一股滄桑到極致的氣息撲面而來,湧入到了自己的口鼻中。味道很古老,像是腐朽了億萬年一般。

「我們又見面了。」帝器天羅傘見到符夕分身到來,發出了一道意念,直接在洪錚的腦海中轟響。

洪錚一凜,看來天羅傘已經認出了自己的身份。當初在天魔大裂谷內,天羅傘輾壓了不朽腦魔之後,就跟自己說出了這樣一句話——我們還會見面的。現在看來,被天羅傘一口言中。

「是的,我現在想熔煉一縷天羅傘的符文。」 重生之風華庶女 洪錚面色不變,說道。

「可以,儘管來。」天羅傘聲音很平靜,聽不出什麼波動。

「好。」洪錚上前,右手握住了天羅傘。頓時,洪錚只感覺全身的靈力都湧入到了天羅傘中,天羅傘在發光!

它產生的吸力很是恐怖,將洪錚渾身的靈力在一瞬間汲取一空。洪錚心意沉,肌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瘦了一圈。

「你能給我靈力越多,便越能發揮出帝器的威力,同樣的,你能夠熔煉的符文也就是越多。」天羅傘說道。

「好。」洪錚發狠了,推動了喚龍經。一道又一道龍形靈力從天而降,化為了無邊異象,以他軀體為中心,如同星辰一般,繞體而行。龍形靈力化為長長的氣柱,從他全身的孔竅中湧入了進去。

轟!他滿頭黑髮被一股氣勢沖的飛舞,如魔一般。

天羅傘被洪錚復甦。

這一把破傘發光,迸發混沌光芒,一縷縷霧狀的靈力擴散,共有十萬道,向四面八方蔓延。虛空開始扭曲,天池周圍,塌陷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洪錚手持天羅傘,發出了低低的咆哮聲。他發現,天羅傘的本體奇重無比。堪比一尊山嶺般。而後,他猛然將之持了起來,聚在頭頂。

頓時,無數道恐怖光華向四周擊去,七彩琉璃光一道道,擊穿虛空而去。帝器威壓壓蓋乾坤,讓大地都是在顫動著!

在他的視線中,天羅傘是由無數的符文構架而成。這些符文神異無比,每一個都像是萬古前的文字,他根本就不認識。甚至在這些符文中,有真龍化為神秘紋路在蘇醒,有鳳凰在翱翔著。

那些都是本源符文,縱然洪錚有太初荒瞳,也看不明白,只能夠領悟一丁點的意思。

而後,洪錚開始汲取帝器符文入體,沿著他的經脈,符文匯聚成了河流,融入到了他的眉心中。 穿書後愛豆對我窮追不捨 他施展出了大吞噬術,瘋狂的吞噬著這些符文。

如果說之前洪錚吞噬符文的速度像是小溪一般,那麼現在就成為了大河,奔騰而又洶湧。頓時,他感覺軀體都快要被撐爆了。無數的妖紋化為了龍形,在他的皮膚表面遊走著。他眼眸開闔間,都是有龍形符文在沉浮。

「過分了啊。」天羅傘無語良久,拋出了這麼一句話,「你如果再繼續這樣吞噬,你會爆體而亡。而且,會傷害我的本命符文。」

洪錚語氣不變,道:「前輩,忍忍就好了。」

天羅傘沉默了,半晌后拋出了一句話:「你是見過最不要臉的洪家修士。要不是看在你體內有洪家血脈的份上,我早就將你擊斃了。」

「當初在天魔大裂谷內,還多虧了前輩能夠鎮壓不朽腦魔,否則的話,我很難進去重生。但也希望,前輩將此事保密。因為一旦有人知曉我的真實身份的話,我很被動,處境也危險。」

天羅傘冷哼:「我是那種不知曉分寸的人?」

「前輩大義,感激不盡。」洪錚微笑著說道。

「別廢話,趕緊熔煉符文。」天羅傘開口,語氣很不好。

洪錚點點頭,不再廢話,而是全身心的陷入到了熔煉的過程中。衛鍾離看著符夕分身,暗暗咋舌:「不簡單,這具分身都達到了這樣的程度。要是兩具身體合二為一,不知曉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我倒是有些好奇了。」

洪錚貪婪的汲取著天羅傘的符文,身體承受不住了,他就將天羅傘的符文灌入到了神域晶體內,準備讓本體也參悟一番。

幾個時辰后,天羅傘上的光芒漸漸黯淡:「可以了,差不多了,再繼續下去,我會損害本源。」

「再等一會兒,快好了。」洪錚說道。

又過了一個時辰,天羅傘再次好口:「好了沒有,你怎麼還沒死?」

「我體質特殊,不會爆體而亡,再等半刻鐘,就快好了。」

半刻鐘后,天羅傘快要到發飆的邊緣了:「好沒?」

「快了。」洪錚臉不紅,心不跳。

「還要多久……」

「快點。」

「還沒好?」

……終於在一個時辰后,天羅傘終於忍不住了,化為一道虹光,消失在天際,遠遠傳來一句話:「滾一邊玩蛋去,我受不了你了。」

衛鍾離一陣的發獃,居然將天羅傘都給逼走了?

洪錚全身都是在發光,腦海中徜徉著一片符文海洋,而後不斷的熔煉在一起。到最後,化為了一桿天羅傘,在他的腦海中上下沉浮著。他睜開了眸子,眼中爆發金光,手一招,掌指間噴薄出了無數黃金色的符文,化為了一桿帝器傘!

感受到了天羅傘中蘊含的恐怖力道,洪錚眼中出現了驚嘆之色:「天羅傘,果然恐怖。」

而洪錚本體,同樣將天羅傘的符文熔煉成功。有了帝器在手,洪錚的實力再次提升一大截。

「去四代先祖宮殿,裡面可能蘊含了某種蓋世殺陣。」洪五郎說道,招呼眾人進入。

洪錚一聽,頓時心動,立刻傳音給符夕分身。符夕分身準備在生命大進化的時候跨入到靈體大境,必須要在血肉中刻下大陣。 翔霸三國 最好的選擇就是尋找威力奇大的殺陣。

「鳳蒼宇,你之前就已經計算好溝通四代先祖,現在又急匆匆進入四代先祖宮殿,可知曉裡面有什麼?」

鳳蒼宇最後一擊,將完顏臣擊殺,才開口:「有,合作。」 第三百三十八章太虛大陣

「怎麼合作?」洪錚問道,盯著鳳蒼宇。鳳蒼宇一直非常神秘。就連衛鍾離帶著符夕分身回來的時候,也多看了一眼鳳蒼宇。

「這個人不簡單,我從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衛鍾離暗中傳音,語氣嚴肅。

「怎麼說?」洪錚不動聲色。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