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好!」喬君神色平靜的道。

「有意思,聽著,我是五號軍區戰狼特種大隊的大隊長,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戰狼特種大隊的一名菜鳥,還不是特種兵。能不能留下來就看你的綜合成績。在這裡沒有那麼多規矩,只有玩了命的訓練。」上校目光炯炯的道。

「是!」喬君認真的回答,神色多了份堅定。

……

黃昏時分,上校開著綠皮軍車,帶著喬君來到一個崇山峻岭和茂密叢林包圍住的山谷入口處停下了車。這個山谷很大很寬,一眼看去周圍的山都很高,綠樹成蔭,整個山谷一直往裡面延伸,看不到盡頭。

山谷下面地勢平坦,一排排整齊的綠色營房就建造在這裡,都被周圍的草木遮蓋住了,看起來非常隱蔽。營房中間的訓練場上停著三架小型武09直機。

上校駕駛著軍車來一個山谷入口,崗哨看到上校,趕緊敬禮放行,然後來到一個停車處,穩穩停下。

喬君看到停車處,停放著很多軍牌車,還有直升機,就是不見人影,心裡百般疑惑,但沒有問。

喬君看了一眼下了車的上校,跟著拉開門跳下車,突然他眸光一冷,扭頭看向某個制高點,沒有理會,再看一眼周圍營地,雖然靜悄悄的,但同樣透著一股肅殺之氣。

喬君心頭很快不舒服起來,他知道周圍最少有十把阻擊槍在瞄準自己,但這裡是軍事重地,即便是自己心頭不舒服,也只能忍著。畢竟自己在這裡是生面孔,他們這是指責所在。

喬君嘴角上揚,看了一眼看向自己的大隊長,淡淡的道:「大隊隊,總共十五把狙擊槍,如果可以,我可以在三秒時間解決他們!」

「你你怎麼知道的?你……肯定?」大隊長臉色大變,十五個特種狙擊手的狙擊點異常隱蔽,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有把握,喬君只是掃了一眼就發現了他們的藏身地,這也太可怕了吧?

「當然肯定!」喬君淡淡的道。

「你手上沒有任何武器,你用什麼解決他們?」大隊長立刻問道。

「我身邊都是殺人武器,比如空氣樹葉,石頭,草木!」喬君聳了聳肩,他就喜歡看大隊長震驚的樣子。

突然,遠處的樹林里,十幾隻不知名的鳥兒在樹枝上亂飛。

大隊長看了一眼訓練場旁邊的樹林方向,嘴角上揚,淡淡的道,「立刻解決掉那幾隻鳥兒,我就相信你!」

大隊長的話音剛落,喬君的手就動了,只見他的手一張一合之間,幾滴水滴便突然凝聚在了掌中,然後他對著樹林子隨手一揮,頓時,水滴化作幾道強勁的氣流便從他掌中向樹林方向揮灑而出,很快氣流如發射出去的狙擊子彈,飆射進了樹林里,失去了蹤跡。

很快,十幾隻鳥兒毫無徵兆的從樹枝上齊齊掉落了下去。

大隊長目光大亮,沉聲道:「好深的內力!你竟然修鍊了傳說中的冰魄銀針,周圍的空氣都可以凝聚出來,當作武器使用,好!好!太好了!」

喬君聳了聳肩,看了一眼營房方向,說道:「大隊長,這裡的伙食不錯吧?我有點餓了。」

第一符師:輕狂太子妃 「哈哈,當然不錯,你想吃什麼都有。包你管夠。現在跟我去食堂,吃完了,我親自給你單獨安排個房間,讓你好好睡一覺。」大隊長哈哈笑道。戰狼特種大隊能有喬君這麼牛叉的兵,他自然興奮。

喬君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所以催促道:「大隊長,快走吧,我快餓死了。吃完了我還睡覺呢。」

大隊長邁開沉穩的步伐,沒好氣的道:「你小子到像個餓死鬼投胎。」

喬君跟在大隊長後面,立刻問道:「大隊長,有沒有烤全羊?」

「我草!你以為這裡是美食城啊,還烤全羊呢,你怎麼不說烤全牛呢?」大隊長爆了一句粗口。

喬君有些失望,「我在山上的時候,經常烤野兔,野雞什麼的吃。沒想到這裡光吃菜,很少有肉吃,就是不知道這裡有沒有野味。」

「想吃野味啊?訓練的時候自己去打,周圍的大山裡多的是,如果你打回來了,交給大廚,讓他給你做。」大隊長高興的道。

……

營地周圍的隱蔽處,兩名暗哨端著狙擊步槍,目光震驚的的看著離開了的喬君,其中一人收起了狙擊槍,不可思議的自言自語道:「這小子也太可怕了點吧,居然發現了老子,剛才那一眼看過來,嚇的老子都魂都沒了。」

「我草,誰說不是呢。我也被發現了,嚇死我了,那眼神跟毒蛇的眼睛有的一比。還有,剛才,那傢伙怎麼把鳥兒幹掉的?我沒看清啊!」另一名暗哨不可思議的道。

「你問我,我也沒看清啊,那小子我看挺詭異的,絕對練過內功。我們戰狼特種大隊,總算出了一名厲害的特種兵。哈哈哈!」

…… 戰狼特種大隊的食堂非常寬敞,有吃飯的大廳,有做飯的廚房,裡面的設施齊全,空調風扇櫃檯都有,洗碗池裡鍋碗瓢盆放了一大堆。還有幾間包房,裡面放著可以容納十幾人的大圓桌。喬君猜測那裡應該是慶功用的。

喬君簡單觀察一番,想到要在這裡正正規規的訓練兩年多時間,才能參加軍事考核進入影子部隊,心裡頓時無聊起來?不過想到師父說過的話,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只要自己表現好,他就有可能又被軍區首長看中,直接被拉進影子部隊也說不定。

「你小子,在想什麼?菜我都叫好了,你不是喜歡吃肉嗎?我幫你點了幾道肉菜。」大隊長走過來,笑著道。

「沒想什麼。」喬君淡淡的道。

「你小子連句謝謝都沒有啊?」大隊長沒好氣的道。

「有什麼好謝的?你自己不吃肉啊?」喬君撇了撇嘴。

「我草,你小子根本不把我這個大隊長放在眼裡啊,換做別人,誰敢跟我這麼說話?」大隊長瞪眼。

「那都是菜鳥們的做派,我又不是菜鳥,比實力,我可是比你厲害,怕你做什麼?」喬君沒好氣的道。

「暈~~」大隊長終於知道喬君說的低調是什麼,這傢伙從來都不會低調。

「大隊長,你暈什麼?難不成,你比我厲害?那咋們就比劃比劃?」喬君伸出一隻手,「我們掰手腕,看誰的內力深厚?」

「好好!你小子行,老子這個大隊長的威嚴算是被你掃地了。你等著,看我以後怎麼訓練你!讓你小子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魔鬼式訓練?什麼叫真正的特種兵!」大隊長被喬君氣的火冒三丈。

「大隊長,小心風大了閃了舌頭!」喬君嘟了嘟嘴,稚嫩的臉上全是不屑。

「你小子別得意忘形,到時候有你哭的時候!」

十分鐘后。

「你小子慢點吃!我草,我的肉又被你夾走了!」

……

「這個留給我!喂喂,不帶你這樣的。我連一塊肉都沒吃著!」

……

「嗯,這紅燒肉做的味道棒極,我吃飽了,誒?大隊長你這苦瓜臉是什麼意思啊?」

「你小子,光吃肉,不吃菜,你說你是不是肉食動物啊?」

「肉食動物?大隊長,肉食動物有我這麼厲害的?肉食動物有我這麼帥的?」

「得嘞,跟你說話,我總覺得有力無處使。 婚久見人心 現在跟我走,帶你去休息,本來還想安排你單間的。現在我改主意了,你還是跟那些菜鳥睡一塊好了。從今晚開始,他們就是你戰友!你得好好相處相處!」大隊長用手擦了擦嘴,沒好氣的說著站了起來。

「大隊長,你不講衛生!」喬君提醒了一句,至於睡哪兒,他無所謂。

「老子就是噁心噁心你!」大隊長罵著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食堂。

喬君微微一笑,隨機抽了幾張餐紙擦了擦嘴,不急不慢的跟了出去。

……

三個月後,五號軍區戰狼特種大隊基地。

「嘟——」

早上六點多,尖銳的哨音響徹整個訓練基地,很快,十名身穿迷彩作戰服的士兵,從營房裡快速沖向訓練場,並快速自覺的列隊,前後不超過一分鐘時間,整體的隊伍便出現了操場上,他們各個身材挺拔,目光冷冽,臉色冷酷。

喬君也在其中,這三個月來,喬經經歷了種種嚴酷訓練,他身上多了一股肅殺之氣,目光更是冷冽無比。

今天是每三個月一次的軍事考核之日,只要通過了軍區下達安排的嚴格考核,菜鳥們就會晉級為普通特種兵,將接受更加系統、全面的嚴酷訓練。

這三個月前,喬君被安排到了菜鳥訓練隊,一百多人淘汰到今天,只剩下十人,淘汰的人被大隊長毫不猶豫的打發回原部隊,一點都不講情面。

喬君早就等著這一天的到來,為了儘快進入影子部隊,他必須忍耐這漫長的三個月,並且積極配合部隊相關領導安排的各項訓練任務,並努力去完成。

雖然這些訓練任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跟玩一樣,但他依然像一個普通新兵一樣嚴肅去對待。這一點,大隊長以及訓練他的教官,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並且把他視為戰狼特種大隊的重點訓練對象來培養。

作為戰狼特種大隊的大隊長,當然知道喬君的實際情況,這傢伙可以說是低調的時候,低調的有些過分,而不想低調的時候,仗著自己實力強,就連他這個大隊長都瞠目結舌。別人做五百個俯卧撐,早就累的爬不起來,而他做五千個俯卧撐,都不帶喘氣的。很多和他一起訓練的菜鳥們,都罵他是變態。

「多餘的話,老子就不說了,是走是留,就看你們今天的表現了。現在考核開始!」教官大聲喝道。

所有人頓時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目光炯炯的看著教官和大隊長。

「考核第一項,那就是叢林作戰!」教官冷冷的說著,冷漠的掃了一眼菜鳥隊,繼續冷冷的道:「考核內容,等會給你們配發武器裝備,十分鐘後進山。記住了,這座大山已經有我們的特種精英裝扮成武裝悍匪,嚴格封鎖了。

只要你們能從他們眼皮子底下翻過這座山林,活著到對面的高峰上,拿到寫著自己名字的紅旗,那就意味著你們順利通過了我們的考驗。

另外,你們組隊也好,單獨行動也罷。只要解決掉了一個特種精英,不用拿到紅旗,都算順利通過這一關。如果不幸被他們子彈打到了,或者被他們活捉了,那就不好意思了,我們勸你只能捲鋪蓋走人!」

比賽科目和方式大家早就聽說過了,負責封鎖大山的精英,那都是特種部隊里最好的精英,能在精英特種兵手上翻過這座山,希望渺茫,但如果順利通過了,就足以自豪了。

此時,喬君聽完考核內容,目光沒有多少變化,似乎是一個局外人一般,根本沒有將考核放在心上,如果連這麼個考核都通不過,怎麼可能進入影子部隊?喬君對自己進入影子部隊充滿了自信,然而這份自信被一直偷偷觀察的大隊長看在眼裡。

大隊長微微一笑,喬君的實力他特別清楚,山上的那幫精英雖然厲害,但怎麼可能和他相比?如果不是上面的人交代他,要他一步一步的進入兵王行列,他早就向軍區首長舉薦喬君了。以喬君的實力,足以進入兵王行列。 武器裝備配發完畢后,十人的隊伍開始整裝待發。但這支隊伍根本沒有隊長,也沒有指揮官,也沒有相互之間用來溝通的通訊工具。

「進樹林。」教官將隊伍帶到叢林入口處,大聲喝道。

頓時,所有人手持步槍,衝進了樹林,而教官和大隊長原地看了一會兒后,便直接去了指揮部。

隊伍散亂的跑了一會兒,很快在一處密集的樹林里停了下來,大家都背靠大樹,防止被人從面偷襲,進入了這片山林,任何時候都必須保持冷靜和防範,一點疏忽都有可能會喪失資格。

唯獨喬君一人單手提著07式狙擊步槍,如同在散步一樣,獨自一人向山林深處走去。

「喂!喬君,我說你是不是來參加考核的?這樣上去,不怕被他們的狙擊手幹掉?」獵豹看到喬君一人向叢林深處走去,頓時忍不住說道。

喬君看了獵豹一眼,「我在這附近根本沒發現敵人,所以沒必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你們願意留在這裡的,那就繼續留在這裡好了。」

喬君說完,眸光一冷,隨機突然加快了腳步,很快消失在了所有人面前。

其餘九名菜鳥看到這一幕,臉色都是一變,大家想都沒想,跟著喬君離開的方向緊追了上去。

喬君的能力和為人大家都很清楚,在訓練的時候,不僅槍法如神,而且經常幫助他們訓練,好多人訓練的時候受傷,都是喬君幫忙治療的。

因此,大家對喬君非常信任,幾乎都是盲目的信任。

現在喬君說沒敵人,那肯定是沒敵人了,不跟著他跑,難道留下來等死?

在一處雜亂的草堆里,喬君靠在一棵大樹背後,靜靜的站著,他在等一個人出現,這個人不僅藏身術極其精湛,而且還是一名非常厲害,非常冷靜的狙擊手。

喬君本想直接幹掉他的,但他沒有那樣做,他想讓這個狙擊手徹底失去信心,打垮他心裡的防線。這樣也算是幫那些菜鳥一把了。

就在這時,喬君的耳朵動了,他感應到那名狙擊手動了,並且從掩體處慢慢爬了出來。

嗖!喬君的身體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了這裡,很快,「砰!」一聲沉悶的狙擊聲響起,一顆狙擊子彈咆哮著從喬君的槍管中飆射而出,直接鑽入密集的樹林里,消失不見了蹤跡。

密集的叢林深處,一個周圍長滿雜草的土堆後面,一個滿臉油彩,穿著吉利服的男子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冷汗連連,目光獃滯,渾身顫抖不已。

就在剛剛,一顆狙擊子彈擦著他的耳邊飛了過去,就只差一公分。雖然狙擊子彈都不是實彈,但他可是整個戰狼特種大隊的王牌狙擊手,這樣驚險的一幕,他從軍五年來,第一次遇到。

「黑鷹,怎麼回事?」軍用耳麥中傳來了隊長狼首的詢問聲。

「隊隊長,這幫菜鳥當中,有一名非常非常厲害的狙擊手,剛才差點幹掉我了!」

「什麼?你可是王牌狙擊手,竟然差點掛扣了,告訴我,對方的具體方位,我讓兄弟們包抄他!」

「我我無法確定!他行蹤非常詭秘,我很難判斷出他的具體位置!」

「這麼厲害?連你黑鷹都無法確定他的位置,看來這幫菜鳥確實不簡單啊!好!很好!哈哈,這樣才有意思。

黑鷹,聽我命令,你注意隱藏,千萬不要暴露自己的位置,我讓狼爪來配合你!如狼爪和你都干不掉一個菜鳥,我們戰狼突擊隊真的就丟人丟大發了。」

……

指揮部里。

「快,把畫面投放到剛才那人身上!」一名虎背熊腰的老軍人指著大屏幕,突然厲聲說道。

「是!指揮長!」幾名操作屏幕畫面的軍人神色肅穆的說著,很快開始操作調整畫面。

很快,大屏幕上,蹲在大樹後面的喬君出現了大家的眼中。此刻喬君正端著狙擊步槍,若無其事的看著某個方向,滿是油彩的臉上掛著冷笑。

「他叫什麼名字?」老軍人目光冷冽的盯著喬君,威嚴的方臉上布滿了不可置信。

「報告指揮長,他叫喬君。」大隊長站出來,昂首挺胸,立馬回答道。

「好!很好,能夠讓王牌狙擊手嚇出一身冷汗的人,確實了不得,這下戰狼突擊隊遇到對手了。」老軍人背負著雙手,目光炯炯的說道。

「指揮長,喬君他修鍊過內功。連我都不是他對手。本來我想把這件事儘快彙報給您的,但我還是覺得觀察一段時間,比較穩妥。」大隊長道。

「嗯?「老軍人眸光一凝,「你觀察他的結果如何?」

「這個人不驕不傲,品行端正,樂於助人,從不因為自己實力比別人強而目中無人,他在菜鳥隊,深得人心!」大隊長回答。

「有沒有調查過他的政治背景?」老軍人臉色不變,但語氣卻沉重起來。

大隊長看了一眼還在蹲守的喬君,想了想回答道:「指揮長,他的政治背景絕對乾淨!和紫羅蘭同屬一個背景!」

「哦?紫羅蘭?竟然和她一個背景,那丫頭確實給我們國家長臉了。」老軍人的語氣終於有了變化,不再那麼不近人情,臉色也開始變得溫和了許多。

「誰說不是呢,紫羅蘭雖然不是從新兵一步步進入我們戰狼特種大隊的。但她卻是指揮長親自舉薦出去的特種兵王。」大隊長有些感慨萬千。當年紫羅蘭可是整個五號軍區,出了名的女兵王,她不僅貌若天仙,而且還是一個極其冷血的女兵王。

後來,紫羅蘭加入了一支極其神秘的部隊。作為紫羅蘭曾經的隊長,他知道這個部隊,不能隨便打聽。當年他就是因為他擅自打聽了紫羅蘭的下落,指揮長才嚴厲的批評了他。

喬君入伍的第一天,紫羅蘭就找到了他,並且再三囑咐他一定要讓喬君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來。

對於這一點,大隊長非常不解,就連喬君本人也不解。按理說,像喬君這麼厲害的高手,就應該早一步進入特種部隊,接受特訓,而不是在新兵營消耗大量的時間。 早上八點多,太陽高高掛起,天空晴空萬里,整個山林被金燦燦的日光普照,一眼看去,一片祥和,不知名的鳥兒飛來飛去,在林間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

喬君手持狙擊步槍,背靠一顆大樹,有些盲目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畢竟他沒有受過專業軍事訓練,從新兵營到現在,怎麼算都是一名新兵,憑藉自己內功深厚,才有如今的一點自豪。靠的都是小時候跟著師父打獵積累下來的一些經驗。 艾澤拉斯無形者 所以,兩千多米之內的一切,他都能感應到,但兩千多米之外的動靜,他就算內功深厚,也無法準確判斷。

黑鷹現在甘願當一名縮頭烏龜了,不敢露頭。喬君想找到他,根本不可能,那傢伙藏身術本就厲害無比,再加上他的那份可怕的冷靜,一旦和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喬君根本無法感應到他的存在,他想想就覺得鬱悶。

喬君看了一眼周圍的樹林,看到自己這邊的菜鳥們,還算有點經驗,三人一組背靠背舉著槍,在獵鷹和大毛這兩個狙擊手的掩護之下,一步一步向樹林上方摸進,神色肅穆,目光冷靜無比。

但,還有一人,喬君沒有發現他的影子,喬君估計那人早就被淘汰了。那人是個急性子,和自己一樣,平時都是獨來獨往,根本不屑和別人一起。這次肯定一樣,急著想穿過敵人的封鎖線,那肯定是掛了。

喬君沒有理他們,而是提起狙擊步槍,嗖一下,從大樹後面,化作一道電光,消失不見了。很快,他出現在了一處低矮的土坡下,背靠草木,靜心觀察起了周圍的動靜。

就在這時,一名披了一身樹葉,做了各種偽裝的狼爪端著步槍,從一個早已挖好了的地坑裡悄然無息的爬了出來,這個地坑設計的極其隱蔽而巧妙,就算有人踏在上面,走過去,也不會掉下去。

然而,喬君的眼睛卻大亮,這個地坑和他所在的土坡,距離大概有一千多米,正好在射程範圍。喬君能隱約的感受到地坑這邊的動靜,狼爪剛挪動身體,他身上的樹葉就沙沙作響,這種聲音和周圍的風吹動樹林的聲音明星不同,這根本就是樹葉摩擦地面的聲音。

喬君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轉身對著那個大坑,架起了狙擊槍。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