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周建軍有些將信將疑地接過手機,他只聽了一兩分鐘,臉上就露出了喜色。

如果只是一份普通的認罪錄音的話,還不至於讓丁五翻不了身。

傲世大小姐 但是丁五在錄音中交代了不少作案細節,通過這些信息,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一些重要的物證。

這樣一來,完全可以說是鐵證如山了。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這丁五怎麼這麼老實,居然什麼都交代了?」喜悅之餘,周建軍也很是疑惑。

他很清楚丁五是什麼人,想從丁五這樣一個心狠手辣,意志堅定的地下大佬口中撬出點東西,可不容易。

更何況是讓對方事無巨細地全部交代出來。

「這是我師父的功勞,他把丁五給催眠了!」董慶榮嘿嘿笑了笑說道。

「你師父?」周建軍頓時好奇起來:「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有一個師父,能讓我見見嗎?」

董慶榮指了指邊上不遠處的林飛說道:「這位就是我師父,林飛!」

周建軍扭頭看了林飛一眼,頓時呆了呆,隨後有些不快地說道:「我問你正經的呢,別跟我瞎扯!」

董慶榮無奈地說道:「我沒有瞎扯啊,這位真是我師父!」

看著周建軍再次滿臉詫異地向自己看來,林飛只好聳聳肩說道:「我確實算是他的師父吧!」 董慶榮這個徒弟是死皮賴臉倒貼上來的,原本林飛壓根沒真把他當自己的弟子看。

不過發生了一系列事情后,林飛也對董慶榮這個人也漸漸認可了,加上他前陣子確實教了對方一點東西,也算有了師徒之實。

所以他這才覺得自己現在算是董慶榮的師父了。

「什麼叫算是啊,您本來就是我師父啊,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反正我這輩子就只認您這一個師父了!」董慶榮卻對林飛的說法不是很滿意,連忙開口糾正道,好像生怕林飛哪天不要他這個徒弟了。

一旁的周建軍看傻了眼,他忍不住對董慶榮說道:「董慶榮你沒毛病吧,居然認這麼一個小屁孩做師父?」

他簡直懷疑董慶榮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居然認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做師父,還說什麼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也虧他說得出口!

林飛聽了周建軍的話,微微皺了下眉頭,他很討厭被人叫小屁孩。

不過周建軍看樣子得有四十齣頭了,以他的年齡叫林飛一聲小屁孩,也不算過分。

所以林飛不爽歸不爽,但是並沒有太計較。

董慶榮的臉色卻一下子變了,他板著臉很是鄭重地說道:「周局,這是我師父,不是什麼小屁孩,還請你收回你剛才的話!」

正常情況下,董慶榮是不可能用這種口氣對周建軍說話的。

畢竟他很多生意,都必須仰仗著周建軍的照顧才能做下去。所以,每次見周建軍,他都得小心伺候著,巴結著。

就算周建軍罵他幾句,他也不會計較。

但是,現在周建軍對林飛不敬,卻觸碰到了他的底線。

其他事情,他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對他師父不敬,無論是誰,都不行!

見到董慶榮的反應,這次周建軍是真愣住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董慶榮會為這麼一個少年,擺出不惜跟他翻臉的架勢。

對此,他多少有些不快。

不過他也了解董慶榮的個性,知道這傢伙性格有些楞,真犯起倔來,壓根不會考慮什麼後果。

如果他依然是這個態度,董慶榮八成真的會和他翻臉。

而他其實也不想和董慶榮鬧翻。

董慶榮平日里可沒少給他送好處,一旦兩人真翻了臉。董慶榮的生意自然大受損失,但他也別想從董慶榮這兒再獲得什麼好處了。

所以,周建軍雖然心裡有些不爽,但還是說道:「行行行,我說錯話了,他不是小屁孩,是你師父!」

董慶榮卻依舊皺著眉,他還是不滿意,覺得周建國雖然嘴上在道歉,但這語氣一點兒歉意都沒有。

林飛這時候卻突然開口說道:「阿榮,你去把丁五帶過來吧!」

他看得出董慶榮此時的不滿,所以,他才故意岔開話題。

因為他很清楚和周建軍搞好關係對董慶榮很重要,所以他不想董慶榮因為維護自己,真跟周建軍鬧出什麼不愉快。

董慶榮對林飛自然是言聽計從,聽了林飛的吩咐,也顧不上和周建軍計較了。

立刻答應一聲,就去了審訊丁五的那個房間。

董慶榮一走,周建軍就立刻扭頭對著林飛,肆無忌憚地一陣打量。

他很好奇,這個少年究竟有什麼過人之處,能讓董慶榮對其死心塌地,言聽計從。

不過他看來看去,也都覺得這少年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林飛微微蹙了下眉頭,周建軍這目光讓他很不舒服,哪有這麼打量人的,跟審視犯人似的。

「你會催眠術?在哪兒學的?」周建軍忽然想起剛才董慶榮透露的消息,於是開口問道。

由於董慶榮不在邊上,所以他跟林飛說話的時候,語氣很是高高在上,毫不掩飾對林飛的輕視。

他覺得,自己好歹也是個局長,對一個十來歲的少年說話,自然用不著客氣。

「我確實會催眠術。」林飛抬眼看了一下周建軍,然後語氣淡淡地說道:「至於在哪兒學的,無可奉告!」

既然這個周建軍對他態度不夠友好,他自然也不會給對方好臉色。

能開口搭理對方,已經是看在董慶榮的面子上了。

周建軍聞言臉色頓時一黑,他也算看出來了,這個貌不驚人的少年,也不是個好相與的主兒。

「年輕人有點本事是好事,不過千萬別自視甚高。太把自己當回事兒,容易栽跟頭!」周建軍冷笑著說道。

他相信林飛肯定有些過人的本領,不然也不會讓董慶榮死皮賴臉地認其做師父。

不過在他看來,林飛就算再有本事,也就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而已,還不夠格讓他客氣地對待。

要不是擔心董慶榮會跟他翻臉,他這會兒早指著林飛的鼻子狠狠教訓一頓了。

林飛這時候卻心中一動,猛地轉頭朝周建軍看了過去。

此時,若是有人注意觀察的話,就會發現,林飛的眼中,流轉著奇異的光澤。

「你這麼看著我幹嘛?」周建軍忍不住開口問道。

不知道怎麼的,剛才林飛的目光愣是讓他覺得全身發毛,好像自己的所有秘密在林飛面前都無所遁形一樣。

林飛這時候卻笑了起來:「周局長,我給你一個善意的提醒,明天下午,你們要是有什麼行動的話,你最好別參加!」

「你什麼意思?」周建軍眯起眼睛問道。

「沒什麼意思,就是明天你會有一劫,參加行動的話,很可能會發生危險,最好是門都別出!」林飛還是笑眯眯地說道。

周建軍聞言卻是嗤笑一聲,滿臉嘲諷地說道:「難道你不但會催眠術還會看相算命不成?」

林飛點了點頭,很認真地說道:「確實會那麼一點!」

周建軍向來不信這些東西,聞言立刻不屑地切了一聲,不過這時候董慶榮已經帶著丁五過來了,他也不好再說什麼難聽的話。

而且,現在還是丁五的案子要緊,這才是正事,直接關係到他能不能更進一步。

所以,周建軍也顧不上跟林飛計較了,立刻吩咐他帶來的人,把丁五等人拷上帶走。

林飛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他開口提醒,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對方不信,他也沒有辦法。 林飛自然不是編瞎話糊弄周建軍,他還沒有那麼無聊。

他是真看出周建軍明天下午,會遭遇一劫。

望氣術自從到了第四境界之後,便有看穿別人運道的能力。

剛才林飛也是臨時起意,看了一下周建軍近期的運道,沒想到還真看出了問題。

上次林飛也正是看出了董慶榮有血光之災,才能及時跟蹤董慶榮,從兩個殺手手裡救了董慶榮一命。

不過上次他看出董慶榮有血光之災的時候,望氣術才剛剛突破第五境界,所以不但消耗頗大,得到的信息也不詳盡。

而這次,他只是稍感吃力,而且得到的信息也更詳細一些。

他現在可以確定,明天下午,周建軍會有一次血光之災。

不過比起董慶榮上次的情況,周建軍這個就要輕很多,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

而且如果周建軍聽從林飛的建議,明天下午就在家裡呆著,哪兒都不去的話,就能避開這次的災禍。

不過,看周建軍的態度,這一劫,他大概是躲不了了。

林飛也懶得再費口舌去勸對方,他覺得自己已經很厚道了,沒有計較這傢伙的惡劣態度,開口提醒對方。

既然對方不信任他,那就活該吃點苦頭。

後面,周建軍也沒有搭理林飛,只是吩咐手下的警察,把丁五還有丁五手下這二三十個人全部以尋釁滋事的罪名拷上帶走。

至於董慶榮和他的手下們,則屁事沒有。

這也不是周建軍故意偏袒董慶榮的手下,畢竟是丁五帶著人打上門來,董慶榮和他的手下只是自衛而已。

最鬱悶的就是劉正洋那幾個叛徒了,他們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董慶榮突然出現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有一點後悔了。

不過那時候他們安慰自己,覺得就算董慶榮回來了,最後勝利的一方也只會是丁五。

所以,雙方開打的時候,他們義無反顧地加入了丁五這邊,對昔日同伴出手。

而叛徒本來就比敵人更可恨,所以,董慶榮這些手下寧願不去攻擊丁五的手下,也死追著這幾個叛徒打。

導致現在全場傷得最重的就是劉正洋這幾個叛徒。

現在,他們挨了一頓毒打不說,還要接受法律的處罰,下場相當凄慘。

「師父,我錯了,你就原諒我一次吧!」鼻青臉腫的劉正洋被拷上手銬后,立刻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向董慶榮懺悔起來。

可惜的是,他現在懺悔,已經太晚了。

董慶榮壓根看都不看他一眼,其他的人,也都紛紛唾棄這個白眼狼。

其實,要是董慶榮剛出現的時候,劉正洋就表示懺悔的話,董慶榮還是願意給他一次機會的。

但是這幾個傢伙居然幫助敵人,對自己人動手,這已經觸碰到了董慶榮的底線。

董慶榮自然不會再去管對方的死活!

周建軍一直到離開也沒有再和林飛多說一句話。顯然,他壓根不屑和林飛這樣一個十來歲的少年結交。

至於林飛剛才提醒他的話,他更是當成了耳旁風。

周建軍離開后,林飛也沒急著離開。

剛才的打鬥中,武館里不少弟子都受了傷,有些還傷得不輕。

林飛剛好幫忙治一治。

也算他們走運,一般情況下,這種一般醫生就能處理的傷勢,林飛都是懶得去治的。

不過這些弟子在武館完全處於劣勢的情況下,依然忠心耿耿,這點讓林飛比較欣賞。

所以,林飛也就不惜費點力氣,幫他們一一醫治了一下。

這時候,董慶榮這些弟子,才知道,他們這個實力變態到不行的師爺爺,還是一個醫道高手。

幫眾人處理完傷勢,林飛又指點了一下董慶榮修鍊的問題。

雖然董慶榮這幾天的實力確實突飛猛進。

但是剛才董慶榮和阿輝對戰的時候,林飛就發現了董慶榮的動作中依然存在了一些問題。

林飛覺得,幫董慶榮指出這些問題后,董慶榮的實力,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董慶榮練武的天賦確實不錯,這也使得林飛對教導他的修鍊多了一份興趣,起碼能有點成就感。

林飛很想看看,在他的認真指點想,董慶榮的實力最終能達到什麼水平。

……

周建軍的行動速度非常快,當天晚上,林飛就接到董慶榮的電話,說是周建軍已經通過錄音中的信息,找到了最關鍵的幾個物證。

有了這些物證,就算有大人物想救丁五,也沒有辦法了。丁五這次是徹徹底底翻不了身了。

電話里,董慶榮很是興奮,徹底解決了丁五,他終於沒有了後顧之憂,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林飛知道這個消息后,卻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覺得周建軍這人雖然有些傲氣,但是能力還是挺不錯的。

晚上,林飛還在手機上看到一個新聞,說是有一夥悍匪,流竄到了江雲市,提醒市民注意安全。

林飛對這個新聞並沒有上心,連媒體都知道這伙悍匪到了江雲,顯然警方早就有所準備。

這種情況下,這些所謂的悍匪,是不太可能在江雲興風作浪的,那不是往槍口上撞嗎。

定了定神,林飛盤膝坐在床上,開始了今天的修鍊。

他現在的修為是望氣術的第六境界,而且由於這些天不間斷的製作解酒丹,使得他體內的靈氣似乎得到了淬鍊,已經隱隱摸著瞭望氣術第七境界的門檻。

望氣術一共分為九個境界,根據林飛之前的經驗,每三個境界間,會有一個小瓶頸,突破會相對比較難。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