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度司晨有些隨意站在擂台上,用著非常輕鬆的語氣向著洪葉打著招呼。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今天應該是第一次見面。」

洪葉面無表情的向著度司晨說道。

「哈哈哈哈。

開個玩笑而已。

我想,我們應該在雙方的戰鬥視頻中,見過無數次的面。」

「這麼說來的話,我們應該很熟了。」

「希望你能無所保留。」

「每場都是全力以赴。」

洪葉說完的同時,裁判已經舉起了他的手臂。

當開始的提示聲響起的瞬間,洪葉猛踏地面就像像是炮彈一般,直接向著度司晨沖了過去。

度司晨也沒有任何畏懼的意思,定定的站在原地,雙臂交叉橫在自己的身前,一副想要硬抗的架勢。

嘭!

一聲到肉的悶響瞬間在競技場中響起。

度司晨的身形直接向著後方橫移幾米,而他的腳下竟是出現了兩道清晰可見的痕迹,原本堅硬的泰岩就像是豆腐塊一般,接連在這決賽中被破壞。

洪葉的鐵拳如同雨點一般,瘋狂的砸在度司晨的雙臂之上,雖然度司晨在不斷的後退,但洪葉非常清楚,自己的拳頭並沒有給對方造成更多的傷害。

進攻中的洪葉,右腿反常的後退一步,當腳尖觸碰到地面的瞬間,整隻右腿緊繃瞬間發力,洪葉的半邊身子隨之左傾,右拳猛然向著度司晨阻隔的雙臂揮去。

久攻不下是進攻大忌,洪葉直接變招。

沖拳!

度司晨的反應不可謂不快,身形在急速後退的同時,原本死死擋在身前的雙臂直接撤開,當洪葉的拳頭進入自己身前空門的時候,雙手化拳為掌,僅僅是輕輕一撥,直接將洪葉氣勢洶洶的沖拳破解掉。 洪葉感覺到自己沖拳被破的同時,腰部猛然發力,強行扭轉自己身體前沖的趨勢,洪葉的身形瞬間向著一側歪倒。

「雙方非常有默契的都沒有使用魔法,僅憑藉身體上的對拼,看起來度司晨好像佔了些便宜。」

「這個解說真的讓人不爽。」

袁浩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從這場比賽開始,就沒有聽過這解說傾向滄宇一句。

六朝雨:「怎麼?你很在乎這些?」

「呵,活著總還是需要點東西的。」

袁浩也不和六朝雨多說些什麼,只是聳聳肩隨後閉上自己的嘴巴。

洪葉的身體偏向一側,洪葉索性順勢一記重腿向著度司晨的面門踢去。

度司晨並沒有選擇硬接洪葉的重腿,腳尖輕點地面,身形向後飄飛數步,非常果斷的拉開了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拳套!什麼時候戴上去的?」

一直在注視著擂台上情況的秦岳,猛然間發現洪葉的雙拳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套上了兩隻漆黑的拳套。

「傳說中的行者無疆,沒想到你這麼的重視我。」

度司晨看著洪葉拳頭上莫名出現的拳套,嘴角不禁露出了笑容,之前只留存於聽說中的行者無疆,終於在這最後的決賽場上出現了。

「只不過是一雙普通的拳套罷了,對於每一個對手,我都很重視。」

洪葉只是沖著度司晨笑了一聲,隨即向著度司晨的位置沖了過去,迅速拉近距離之後欺身而上。

度司晨看著洪葉的沖勢,並沒有任何意外的表情,一道漆黑的光芒從度司晨的指間亮起,度司晨的指甲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生長。

度司晨在嘗試重新甩開洪葉的同時,他的指甲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竟是快要超出他的身高。

「隊長真的要把魔裝拿出來?」

楚少的二嫁閒妻 力夫看著天空中的投影,有些茫然的向著六朝雨問道。

六朝雨懶洋洋的看著力夫:「對啊。」

「那,又要見血了啊~」

力夫撓撓頭,隊長不是說好只打成內傷嗎?

「這是魔裝?」

秦岳驚訝的看著度司晨手中那長長的「魚叉」,聯想著這武器出現的情形,也就只有魔裝能夠解釋這柄武器的來歷。

「度司晨的魔裝僅僅出現過一次,那一場對上滄宇的學院,全部五人重傷瀕死,其中兩人在緊急治療之後,還是因為傷勢過重而死亡。」

當度司晨的魔裝出現的時候,長明的表情變得相當的凝重。

在那場比賽之後,他就搞到了一份治療記錄,這五人的傷口上都有一直莫名的力量,他們的傷口也因為這股力量的阻撓根本沒有辦法完全癒合。

死掉的兩個人就是因為體內的出血點完全沒有辦法止住,併發了大量的癥狀,最終在痛苦中死掉。

「這魔裝完全沒有任何的記錄,也沒有出現在魔裝排行榜上過,擁有這種特性的魔裝不應該這麼的默默無聞才對。」

軒轅苟旦:「但事實就是,我們對於這柄三叉戟完全不知情,而且它的召喚方式相當的奇怪。就跟隊長的拳套一樣。」

噌!

拳套與戟尖碰撞,看起來柔軟的拳套竟是與三叉戟碰撞出了火星。

洪葉的雙拳直接鎖死自己面前的三叉戟,身形直接欺身貼近度司晨。

度司晨猛抬手中三叉戟,在振松洪葉的鎖定之後,驟然擰轉自己手中的三叉戟,戟身在洪葉的拳套中快速旋轉。

洪葉剛想重新鎖死手中的三叉戟,為自己創造近身的時間,但下一刻洪葉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三叉戟竟是釋放出一道道黑色的雷霆。

僅僅是幾次的碰觸,清晰的麻痹感就已經傳遍了洪葉的胳膊,短短的時間之內,洪葉已經感受不到自己右臂的存在。

洪葉見勢不妙,身形暴退,想要在徹底放開自己對於三叉戟控制的同時拉開到安全的距離。

「佔了這麼多的便宜,現在輪到我了吧~」

度司晨看著洪葉暴退的身形和他那不受控制不斷抖動的手臂,度司晨的臉上露出了一種邪異的微笑。

度司晨的身形直接在原地消失,一道黑色的身形如同電光閃過,眨眼間落在了洪葉的身後。

「哇!場上的局面出現了驚人的反轉,洛心的隊長洪葉在率先使用魔裝的情況下,竟是被度司晨選手壓制。

不過洪葉隊長在抵擋對方進攻的時候,為什麼不使用他的右臂?這可是決賽,如果這樣放水的話,是不是有點託大?」

「演員?

娘的!我可是把半個身家全都壓在了洛心贏!」

「嘁,五百金劵也好意思說,我這十萬都沒敢說話。」

感情的戲,我沒演技 「洛心能不能不要這麼的玩?

直接碾壓過去不行嗎?

讓對方一隻手臂,這也要是玩脫了,我可要乞討為生了!」

獨佔總裁 當解說的話傳入到觀眾們的耳朵中的時候,大部分下了注的觀眾,情緒瞬間變得不淡定了,如果不是因為洛心之前一路橫掃的優異表現的話,估計現在場下的觀眾都已經開始暴動了。

「這解說是什麼情況?

隊長的手臂明顯是受到了暗算,暫時不能使用,這個傢伙這麼解說的話,豈不是想挑起觀眾對於洛心的不滿?」

長明聽著解說的話,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隨後觀眾席上的騷動,也證實了長明的擔心。

洪葉只能用一隻左臂,度司晨的速度非常的快,縱使洪葉的拳速再快,右臂暫時還處於麻痹中的洪葉,也沒有辦法撐起完美的防禦網。

度司晨的三叉戟如同暗影一般,緊緊地黏著洪葉,不斷的在洪葉的身上各處留下大量細小的傷口。

不消一分鐘的時間,洪葉的衣服已經完全淪為了乞丐服,大量小傷口中滲出的血液已經把洪葉的衣服全都染成了紅色,此時的洪葉看上去如同一個血人一般。

「封鎖!」

洪葉低喝一聲,兩隻腳猛地踏向地面,一道可見的氣浪向著周圍衝去,度司晨的攻勢為之一滯。

當氣浪消失的時候,洪葉身上的傷口已經完全停止了流血,原本耷拉著的右臂重新抬了起來。

度司晨看著氣勢重新雄起的洪葉,並沒有什麼驚訝的神情,如果洪葉一直被他壓制,那根本不需要他們一個小隊來進行最後的任務。 度司晨在原地站定,手中三叉戟斜插進地面,並沒有重新向著洪葉接著進攻。

就像是提前說好了一般,當度司晨停手的瞬間,原本被死死壓制的洪葉,猛踏地面,整個人就像是出膛的子彈一般,向著度司晨的位置電射而去。

攻防互換!

「度司晨居然直接把隊長的封鎖給逼出來了?」

軒轅苟旦有些驚訝的看著沖向度司晨的洪葉。

度司晨給洪葉造成的大量細小傷口,已經給洪葉造成了很大的不便,所謂的封鎖,就是把自己身體表面的脈絡盡數封禁。

使用封鎖后的洪葉,他的痛感會降低到一種非人的地步。

突進到度司晨身邊的洪葉,拳頭揮出陣陣殘影,度司晨的三叉戟一時間沒有任何施展的空間。

「你的拳速應該遠遠不止這種程度吧?」

度司晨悠然的用著手中的三叉戟阻擋著洪葉的拳頭,無論洪葉從什麼角度進攻,度司晨的三叉戟總會提前等著他。

「洪葉重新奪回了進攻的主動權,但是度司晨的對應相當的輕鬆,洪葉的進攻好戲好像並沒有起到太大的效果。」

「我想看看你真正的拳速。」

度司晨橫掃手中的三叉戟,直接逼著洪葉主動拉開了距離。

「時機到了,自然會見到。」

洪葉眯著眼睛,低聲的向著度司晨說著。

洪葉的雙拳對沖,原本漆黑的拳套竟是瞬間改變了顏色,火紅的光芒緊縛著拳套的表面。

「呵,沒想到剛剛你連行者無疆都沒有完全的激活。」

度司晨看著洪葉拳套的突然變化,沖著洪葉笑道。

「見笑了。」

洪葉慢慢後退了半步,做出一副相當標準的進攻姿態。

洪葉的目光終於牢牢地掛在了度司晨的身上,原本心中對於度司晨的那一絲的小看,都已經煙消雲散,自己已經兩次被迫改變進攻的姿態。

對方的實力絕對不亞於自己。

「哈哈哈,彼此,禮尚往來才是王道。」

度司晨輕聲笑著,三叉戟竟然也改變了顏色,原本黝黑陰冷的感覺一掃而空,整隻三叉戟上散發著亮藍的光芒。

愛上病嬌秦先生 三叉戟尖隱約有著陣陣的弧光閃過,伴隨著三叉戟的揮舞,甚至有陣陣陣的雷鳴聲。

「奔雷。」

當三叉戟的光芒閃爍的時候,場下的軒轅苟旦直接脫口而出。

「什麼意思?」

長明看著軒轅苟旦有些激動的神情,表情有些茫然,什麼事情至於這麼的激動?

「度司晨手中的三叉戟,是魔裝排行榜上第十一名的魔裝,奔雷。」

「你……確定?」

長明很不確定看著軒轅苟旦,魔裝榜單第十一?真的不是狗蛋記錯了?

「確定。

奔雷非常的特殊,理論上它的潛能是無限的,在什麼樣人的手中,就能夠發揮出什麼樣的實力。

如果是一個三階魔法師使用,奔雷就是不入流的魔裝,而把它交給九階法師使用,那就是前百的魔裝。」

軒轅苟旦非常認真的向著長明說道。

魔裝榜上一千隻兵器,只有奔雷才擁有這樣的特性,也正是因為它的潛力,奔雷才能夠穩穩地排在第十一名。

「傳說中的奔雷,竟然在你的手中。」

當奔雷的真正面目出現在度司晨手中的時候,洪葉的目光微動,有些驚訝的向著度司晨說道。

「運氣好,有個好的老師。」

度司晨的嘴角微微的揚起,原本就非常俊俏的面容,顯得更加的邪異。

「我為之前的輕視,道歉!」

洪葉的話音剛落,耀眼的紅芒直接包裹了洪葉的身體,周圍的空氣出現的明顯的扭曲,強烈的熱量甚至將腳下的擂台燙的龜裂。

「日耀大地!」

紅色的光芒如同炮彈一般直接沖向度司晨,紅芒所過之處,擂台甚至出現了一條清晰可見的溝壑,

度司晨的奔雷前推,亮藍色的電弧直接逼出十多米之外,層層電荷將度司晨包裹起來。

「想只用這些就擋住隊長的日耀大地?」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