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在那裡站著的也是一名少年,但真正讓人吃驚的是兩名少年的樣貌一般無二。

「你是誰?」

少年有些困惑,他只有個雙胞胎妹妹,可眼前的人實在是太像他了,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我是誰?我是一個被你遺忘的人,你可以叫我夢悠。」

童曉風皺起了眉頭,夢悠聽起來就像是個女性的名字,而眼前這分明是與他一樣的少年。

「這是你的真名嗎?」

「當然不是,這是一個你不願記起的名字。」

夢悠的話讓童曉風陷入了思考,他實在想不起這個名字到底在哪裡聽過,但是心中卻又升起了一絲怪異和心痛。

「別去想了,那隻會讓你我更心痛。」

「你為什麼會跟我長得一模一樣?這裡又是哪裡,你找我為了什麼。」

「你還真是心急,問題就不能一個個問嗎。」

夢悠無奈的搖了搖頭,隨著他的右手在虛空一揮,周圍瞬間被賦予了色彩,一件件傢具漸漸出現,四面的牆壁立起將他們封閉在了一個房間里。

「怎麼回事,這不是我家嗎?」

「坐吧,不要跟我客氣。」

「……」

童曉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明明是他家。看著夢悠隨意的坐在了沙發上他也只能無奈的坐下。

「兄弟,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

剛坐下沒多久的童曉風再次跳了起來,本以為夢悠是要給他解惑,沒想到第一句冒出來居然是這個。

「兄弟別激動,你有沒有病你自己應該很清楚,比如妄想症?」

童曉風沉默了,這他還真反駁不了。

「默認就好辦了,你就當我是你幻想出來的人吧,畢竟你看,咱兩一模一樣,而且這還是在你的夢裡。」

說實話,童曉風無法相信夢悠的話,可從現在發生的一切來看他的話又是最具有可能性的。

「我還是有點無法相信你說的,這太不可思議了。」

「可你也無法用其他的方式來解釋我的存在不是嗎?所以還不如相信我。」

雖說這不太真實,但童曉風還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決定聽他說下去。

「你說這是我的夢,那為什麼是你在掌控而不是我?」

「因為你丟了很多東西,其中就包括我。你用這些東西去換取了你的現在。」

童曉風似乎明白了一些,或許夢悠指的是他從神明變成了人類。

「你的目的是什麼?難道只是為了告訴我這些?讓我知道你的存在?」

「不,因為你開始變了,所以我才能回來,像這樣與你聊天,而不是塵封在腦海深處一直沉睡。 重生替嫁小綉娘 所以我決定來幫幫你。」

「什麼意思?」

「你不明白嗎?你曾擁有這世間極致的力量,可卻被你統統拋棄來換取平凡。如今得到了平凡卻又不滿命運的安排想要力量。」

「我懂了,你是來勸我重新取回神明的力量,讓我重新覺醒成神明。」

「是的。」

看到童曉風理解了夢悠似乎有些開心,臉上的笑容已經掩藏不住。

「那你實話告訴我,神明的力量是無所不能的嗎?我得到了這力量就能結束這場戰爭了嗎?」

夢悠沉默了,他無法對童曉風撒謊,無所不能的神明是不存在的,即便是他也無法改變人心。

看到夢悠不作答童曉風笑了。

「我是不滿命運的安排,我是想得到力量,我是想要改變現狀。但是我不能選擇成為神明,因為有人希望我平凡,她們為了我的平凡犧牲了太多,我並不能一個人獨自作出決定,那樣是背叛了她們。」

「你還是那麼的天真,不過你說得對,她們為你付出了很多,我尊重你的選擇,希望你這次不會選錯。」

夢悠的表情有些傷感,對於沒能勸誘童曉風覺醒他似乎有些失落。

「對錯恐怕神明都無法提前知道,我能做的只有變強,盡我的一切努力去爭取成功。」

「你總是說的很有道理,可是你從來沒有成功過,一次也沒有。」

「總會成功的,沒有人會永遠失敗。」

夢悠低下了頭,盡量不讓童曉風看見那無法癒合的傷痛。這是他曾丟棄的東西,夢悠也不想再讓他觸及。

「好吧我的兄弟,你該離開了。」

未等童曉風做出反應夢悠已經抬起了右手指向他,一道白光佔據了他的眼睛。

「再見了,我的兄弟,祝你好運。」

再次睜開眼,童曉風已經回到了那張熟悉的床上。窗外的陽光早已侵佔了房間的一處角落,嶄新的一天開始了。

對於剛才做的夢童曉風確實很在意,可是他卻努力讓自己不去想它,無論夢的內容是真實還是虛幻對現在的他來說都並不重要。他的妹妹,他的朋友,他的媽媽現在都沉浸在悲傷中。他現在要做的就是不停的修鍊元力,爭取早日變強,去守護他想要守護的人。

依舊是那個空蕩的世界,房間已經消失,一切都變回了原來的空白,夢悠還站在原地望著空曠的白色世界發獃。

「你走了,這個夢卻依舊不會破碎。它可是存在了無盡歲月,隱藏了無數人的悲傷,無數人的死亡,無數人的願望。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在這個夢裡死去。可惜沒有你,我連自己的死亡也無法掌控。真是悲哀。」

夢悠的心再次隱隱作痛,可他卻沒有流淚,這片虛無的空間已經再也無法容納他的淚水。

「或許有一天,你還會回來,接納這份被你丟棄的悲傷,因為只有這份力量才能讓你撥雲見日劃破世間的陰暗。」 姜雲卿聽見外間的聲音抬頭,就見到門前暖簾被掀了開來,穿著玄色大氅的君璟墨從外面走了進來。

陳瀅連忙起身行禮:「拜見陛下。」

君璟墨揮揮手讓陳瀅起身。

姜雲卿笑著道:「往日這會兒不是在御書房跟人議事就是在批摺子,今兒個怎麼這個時辰過來了?」

君璟墨回道:「宗蜀那邊來信了。」

姜雲卿看著君璟墨臉色,心中一跳,隱隱有些預感,就聽到君璟墨沉繼續道:

「雲卿,小舅找到張妙俞了。」

姜雲卿豁然起身,陳瀅手裡抓著的東西更是「啪嗒」一聲落在地上,兩人臉上都是同樣的驚喜。

姜雲卿連忙上前急聲道:「找到了?在哪裡找到的?她人還好嗎?」

陳瀅也是滿眼的急切,眼巴巴的看著君璟墨。

君璟墨從袖中取出封信來,交給了姜雲卿,一邊說道:「人是在宗蜀找著的,就在小舅眼皮子底下,聽說是跟錦瑟她們同時送去宗蜀的。」

「只是誰都沒料到李廣延會這麼做,所以才燈下黑,一直尋不到人。」

姜雲卿聽著君璟墨的話,便隱隱猜到事情怕是沒那麼簡單,李廣延眼巴巴的將人送去宗蜀,怎麼可能什麼都不做?

而且一年多時間,張妙俞人在宗蜀,卻沒被孟少寧找到,甚至連半點消息都沒有流露出來,她要麼是被困,要麼就是過的艱難,否則她定然會想辦法傳消息回來才是。

姜雲卿連忙接過信拆開來看,等看到信上所說張妙俞這一年間的處境之後,她眼睛漸漸紅了起來。

陳瀅站在一旁,眼看著姜雲卿眼中戾氣橫生,忍不住急聲問道:「雲卿姐,小魚兒怎麼了?她,她是不是……」

「沒有,她還活著。」

姜雲卿緊抿著嘴唇,見陳瀅急的都快哭了,將信紙合起來強壓著心底的戾氣說道:「她只是過的不大好,身子受了點損傷,沒有性命之憂……」

只是損傷了壽數。

姜雲卿想起信中所說,張妙俞被太醫判定活不過三十的事情,手裡攥緊了信紙,恨不得殺了李廣延。

那個瘋子。

他自己得不到,便想所有人同他一樣受求而不得之苦!

陳瀅聞言先是鬆了口氣,可當瞧見姜雲卿的臉色,就知道她口中所說的「受了點損傷」,恐怕絕非那麼簡單的事情。

君璟墨看著姜雲卿臉色難看,低聲說道:「你別太難受了,雖說有所損傷,可是至少人找到了,只要她還活著,其他的事情可以再想辦法,天下名醫無數,總有辦法的。」

「小舅這次讓人送信過來,一是想要告知張妙俞尋到的事情,二也是想要左子月和南宮淮去一趟宗蜀。」

姜雲卿點點頭,連忙轉身就想出去:「我讓人去叫左子月和南宮淮過來。」

君璟墨阻了她的動作:「我方才已經命人去傳了,想必等會兒就來。」

姜雲卿喚了衛嬤嬤過來,讓她將清歡和卿安抱下去之後,抬頭見陳瀅目光落在信紙上,顯然也是擔心張妙俞。 雖說童曉風起的很早,但是當他看到桌上的早餐就知道袁曲依已經先他一步起來了。正準備填飽肚子時門開了,袁曲依手裡捧著一套衣服走了進來。

「曉風少爺,你起來啦。」

「你那衣服是給我的?」

好幾天沒換衣服了,童曉風還真有些不舒服。

「是的,不過也不知道這衣服能不能適合你。」

童曉風伸手接過袁曲依拿來的衣服,打開一看卻發現這是套古風錦衣,樣子看上去有點帥氣,這讓童曉風的心免不了一陣激動。他也十分喜歡這類古裝服飾,看上去有大俠范兒,只是礙於羞恥心一直沒去嘗試過,不過來到滿是異能者的古城區自然是見怪不怪,所以他決定穿上。

「麻煩你出去一下,我換上這套衣服看看。」

袁曲依一關上門童曉風就興奮的抱起衣服開始更換,沒多久這套裝束就被穿在了身上。說實話童曉風自己都快被掰彎了,看著鏡中的自己一個勁的傻笑,每一個pose都是那麼的帥氣「撩人」。這衣服他太滿意了,甚至有些捨不得穿。

伴隨著敲門聲袁曲依進來了,看著臭美中的童曉風露出了一臉笑意,不過她不得不承認童曉風確實長得俊秀,配上這一身錦衣更是畫龍點睛帥到炸了。

「曉風少爺,這衣服太配你了。」

「你也這麼覺得? 豪門契約:撒旦的危情新娘 我就說嘛,肯定不光我一個人這麼想,不過這麼好看的衣服弄髒了沒事嗎?我等下還想去演武場的。」

「沒事沒事,首領已經命人送來了很多衣服,還有其他的日常用品也都從新城區買過來了。」

「算他有良心。」

童曉風又對著鏡子欣賞了數分鐘后才開始吃飯,或許是心情好,他將所有的飯菜全都一掃而光。

當他抬起頭,卻發現袁曲依的眼神有一些異樣。

「怎麼了?」

「沒……沒事,只是曉風少爺你也正式成為異能者了,按理說應該能夠依靠元力來攝取能量了。」

聽了袁曲依的話童曉風似乎明白了,最近他都沒感覺到飢餓感,異能者恐怕不需要靠這些五穀雜糧來維持生命,難怪整個天宿就那麼一個小飯堂。

「也就是說我也不需要吃飯了?」

「一般來說是有一個適應期的,不過我看曉風少爺你胃口還很好的樣子所以才有些疑惑。」

「這個對修鍊有影響嗎?」

「我也不清楚,聽說想要成為強大的異能者就必須把血液全部轉換成元力。」

童曉風的雙手抱緊了自己的腦袋,這下他可有些苦惱了,他也是個美食主義者,不讓他吃東西也太折磨人了。不過為了變強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好吧,以後不用給我準備飯菜了。」

「可是曉風少爺,我看你好像一時半會兒適應不了。」

任誰看到童曉風吃飯時那狼吞虎咽的樣子恐怕都會提出這樣的疑問,那簡直就像囚籠中被餓了好幾天的獅子,巨大的嘴中不間斷地輸送著食物。

「沒事,不趁早戒掉恐怕就下不了決心了。」

「好吧。」

面對童曉風的堅持袁曲依也不能再多說什麼,畢竟她只是個下人,即便童曉風再好說話她也不能隨意去反駁主人的意思。

吃完最後一頓飯童曉風開啟了今天的日程。

演武場並不遠,就在他的住所旁邊,沒幾分鐘童曉風就已經到了。

這裡很大,已經有許多異能者在這裡測試自己的能力。有的人在互相切磋技藝,有的人對著演武場上擺設的道具進行自我鍛煉。像童曉風這種沒陪練對象的人就只能對著那些道具發泄一下了。

這演武場上的道具很多,童曉風隨意找了一塊方形的鐵柱,根據介紹板上寫的這鐵塊叫做星辰鐵,可以測試一個人的攻擊強度。他今天的目的主要是熟悉自己的力量和練習對元力的運用。這塊星辰鐵也十分符合他的要求。

隨著他身體后拉,拳頭也開始進入了蓄力狀態,雙腳緊緊抓住地面,血肉中的元力開始沸騰,整個人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外衣。

他動了,隨著腰猛地一發力,右拳如同飛馳的導彈一樣劃開了空氣的阻礙瞬間撞上星辰鐵。一聲巨響伴隨著星辰鐵的搖晃傳遍整個演武場。

在元力融入血肉后童曉風的防禦力已經達到了非常高的地步,即便是與這塊鐵疙瘩碰撞了一下都沒讓他感覺到太大的疼痛感。而且這攻擊力也確實強大,如此巨大的星辰鐵都顫動了幾分。

經過了這一次實驗他也只能感嘆異能者的強大,比起凡人那可是天壤之別。但實際上並不是異能者與凡人的差距大,畢竟凡事都有一個過程。 總裁大人,前妻逆襲 而是他吸收元力的能力實在太過變態,人家修鍊整整一年的時間他只需要數天就能完成。

正當他滿意自己的成果時卻發現周圍的眼神有些不對勁。是鄙夷,是嘲諷,還略帶幾個歧視的眼神。

「這年頭還有傻子選擇做體修啊,才這麼點成就就感覺到滿足真是搞笑。」

這是一個比童曉風還要年輕的異能者,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此時他站在離童曉風四五米遠的地方,臉上充滿了不屑和挑釁,在他看來童曉風比他大了好幾歲卻只取得了這麼點成就真的算是個廢物。在這強者為尊的世界年齡已經無法讓人得到尊重,真正能夠讓人敬畏的是實力。

童曉風沒去與他爭執,他知道即便是這麼一個比他小的孩子也可能輕鬆打敗他。不過他也並沒有太往心裡去,要知道他的修鍊可才剛開始,憑藉著獨特的優勢他也不是沒有變強的可能。

或許有一天,他會站在異能者的巔峰給異能者世界帶來巨大的變化,到時候這些曾嘲笑他的人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或許會感覺不可思議吧。

見童曉風沒有任何回應周圍的議論聲越來越多,有的人也不再壓低聲音。在他們看來童曉風就是個懦夫,沒有血性,這樣的人在異能者世界中就是別人欺負的對象。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