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你就不用多想了,這次就由我給你做主了。」趙鶴尋笑著決定道。

「師叔,你讓我考慮一下。」蘇瑾月說道。她不想這麼快就做出決定。

趙鶴尋想了想,「那我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若是蘇瑾月真的不願意,他也不好勉強她。

蘇瑾月點了點頭,「多謝師叔!」

趙鶴尋笑了笑,「瑾月,你要是決定了,就去仙符閣找我。」

「好。」蘇瑾月應道。

趙鶴尋與古破天說了兩句,看向蘇瑾月,「我先走了,等你的好消息。」

蘇瑾月笑了笑。

等到趙鶴尋離開,古破天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你們跟我來一下。」

「是!」蘇瑾月和戰亦寒應了一聲,跟上了古破天。

來到書房,古破天坐下后,指了指一旁的椅子,「你們也坐下吧。」

蘇瑾月和戰亦寒依言坐了下來。

古破天看向蘇瑾月,「蘇瑾月,你現在是幾級仙符師?」

「五級仙符大師。」蘇瑾月說道。她現在已經是七級仙符宗師了,不過她是不會將自己的底牌全部托盤而出的。

古破天點了點頭,「仙符閣的大弟子秦風是六級仙符大師,你若是不願意替仙符閣比賽的話,你可以跟他切磋一下。」趙鶴尋之所以想要借蘇瑾月去替仙符閣比賽,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蘇瑾月沒有能成為她的弟子。如果蘇瑾月在比試中輸給了仙符閣的大弟子秦風,趙鶴尋應該就不會對蘇瑾月那麼執著了。

「我知道了師父。」蘇瑾月明了點了點頭。

此時在仙符閣的煉符大殿中,眾弟子正在談論著蘇瑾月的事。

看到秦風進來,一名弟子走到秦風的身旁。

「大師兄,你聽說了嗎?師父想要借陣法峰的蘇瑾月過來替我們去參加比賽。」

秦風皺了皺眉,「你怎麼會知道?」

「我是聽陣法閣的弟子說的,今天師父去找蘇瑾月了,不過蘇瑾月還沒有答應,師父說給她三天的時間考慮。」那名弟子說道。他和陣法峰的一名弟子是朋友,那名弟子剛剛特意傳訊告訴了他這件事。

秦風淡淡的點了點頭,「師父有師父的打算,我們當做不知道就好。」

「大師兄,這對你不公平,對我們也不公平。」

「就是,蘇瑾月要是過來,我們這邊就會少一個名額。」

「我們的煉符水平哪裡比蘇瑾月差了,真不明白師父是怎麼想的。」

「我要去挑戰蘇瑾月,讓師父知道我們的煉符水平可不比那個蘇瑾月差。」那名弟子說著,就向著外面走去。

「站住!」秦風喝道。

那名弟子停住腳步,看向秦風,「大師兄!」

「以後誰也不許再提這件事。」秦風冷著臉看著眾弟子。

「是!」眾弟子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對於秦風這個大師兄,他們還是很尊重的。不過只要那個蘇瑾月敢來他們仙符閣,他們就一定讓會讓她輸的無地自容。她以為她是誰?煉符水平可以勝過他們仙符閣所有人嗎? 戰亦寒和蘇瑾月正聊天,他的通訊符震動了起來,拿出來一看是沈蕭炎。

啟動通訊符,對面立即傳來了沈蕭炎帶著一絲驚喜的聲音,「戰亦寒,總算聯繫到你了。」

「有事嗎?」戰亦寒微笑著問道。

「沒有,就想找你們出來聚聚,你們有空嗎?」沈蕭炎問道。

「現在嗎?」戰亦寒看了一下時間,現在已經快要傍晚了,他們就算趕去飛燕城,也已經是晚上了。

「明天你們有空嗎?」沈蕭炎問道。

「好。」戰亦寒應道。

「那我們明天老地方見。」沈蕭炎笑道。

「好。」戰亦寒應了一聲,關閉了通訊符。沈蕭炎是個很值得交的朋友,他給他的感覺很像魏源星。

「亦寒,我想去一趟仙符閣。」蘇瑾月決定道。她想要看看仙符閣弟子煉符的水平,再決定要不要替仙符閣去參加比賽。

這次關係到他們以後能不能去雲靈礦,雲靈礦里有仙靈脈,她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她和亦寒每次開啟時間陣法修鍊,金葉界中的仙靈脈就消耗的非常快,已經所剩無幾了。若是能在雲靈礦中找到幾條仙靈脈,那他們以後的修鍊就不用擔心了。只要有仙靈脈,火鳳它們就可以感受到,哪怕仙靈脈藏的再深也一樣。

「什麼時候去?」戰亦寒問道。

「後天。」蘇瑾月道。亦寒已經答應了沈蕭炎自然不能食言。

戰亦寒點頭,「我後天陪你一起去。」

「好。」蘇瑾月笑著點頭。

沈蕭炎坐在包廂里喝著茶,聽到門上傳來敲門聲,就知道是戰亦寒和蘇瑾月來了。

轉過頭,看到包廂門被推開,戰亦寒和蘇瑾月走了進來,沈蕭炎愣了一下,隨即笑著道:「戰亦寒,蘇瑾月,好久不見了。」自從那次在這裡一別已經快要兩年了,他時常會發訊息給戰亦寒,只是一直聯繫不到戰亦寒。

那次戰亦寒失蹤后,有人來飛燕城找過戰亦寒和蘇瑾月,他也因此知道了戰亦寒和蘇瑾月的身份,原來他們是遁世仙宮的弟子。

「好久不見!」蘇瑾月和戰亦寒笑著在沈蕭炎的對面坐了下來。這次他們並沒有易容,一是因為李靈兒已經被他們滅了,二是因為沈蕭炎已經知道了他們的身份,他們也沒有必要再隱瞞什麼。

「不好意思瞞了你那麼久。」戰亦寒歉意道。既然是朋友,自然是要坦誠相待,雖然之前他們也是迫不得已。

「沒事,我知道你們肯定是有原因的,你們這兩年都去了哪裡?怎麼一直聯繫不上你們?」沈蕭炎拿起茶壺幫戰亦寒和蘇瑾月各倒了一杯。他們之前雖然戴了易容面具,但是他們並沒有隱瞞他們的名字,就說明他們戴易容面具是有原因的。而且他們還給了他霜冰七葉花,可見他們是將他當成朋友看待的。

「我們一直都在外面歷練,也是前不久剛剛回到門派的。」戰亦寒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沈蕭炎點了點頭,從儲物戒中拿出一隻玉盒,遞到戰亦寒和蘇瑾月的面前,「我這次叫你們出來,除了想跟你們聚一聚外,也是想要將這個送給你們,你們打開看看。」

戰亦寒拿起玉盒打開,只見裡面是兩顆晶瑩剔透的晶石,「這是什麼晶石?」他在上面感受到了空間的規則,這種規則每次通過傳送陣的時候,他都會感受到,所以並不陌生。

「這是空間石,是我們沈家的老祖去風天界的時候得到的。」沈蕭炎說道。他們給了他霜冰七葉花,他一直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報他們,正好前些日子看到父親在把玩這兩顆空間石,就問父親要了過來。父親一開始還不願意給,他軟磨硬泡了好久,他才同意給他。

上次和戰亦寒他們聊天的時候,他聽戰亦寒說他是仙陣師,空間石對於仙陣師是有極大好處的,所以他就決定將這兩顆空間石給他們,希望對他們有用。

戰亦寒拿出兩顆空間石,將其中一顆遞給蘇瑾月,拿在手中那種空間的規則氣息就更強烈了。

女學霸在古代 「我就不和你客氣了,你知道這空間石是在風天界的哪裡找到的嗎?」戰亦寒問道。等到他們的修為再高一些,他和瑾月就去風天界看看,如果他們能有更多的空間石,他們就可以領悟空間的規則,領悟了空間規則,他們就可以出布置出傳送陣,到時回天月大陸,就不需要破碎虛空符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可以回去幫你問問。」沈蕭炎說道。他就知道他們肯定喜歡空間石。

「那就多謝了。」戰亦寒笑著感謝道。

沈蕭炎笑著擺了擺手,「我們是朋友,有什麼好謝的,你們什麼時候有空去我家做客,我父親也想見見你們。」

「最近一段時間我們都有事,等我們回來,我們再聯繫你。」戰亦寒說道。

「行,反正我都有空。」沈蕭炎笑道。

和沈蕭炎一直聊到下午,三人才意猶未盡的分開,再晚蘇瑾月和戰亦寒就回不了門派,一入夜,門派的護山大陣就會關閉。

蘇瑾月和戰亦寒回到門派,向著自己的小院走去。

還沒走到小院,一名弟子突然衝出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你就是蘇瑾月吧?」那名弟子一臉不屑的看著蘇瑾月。

蘇瑾月點下頭,「找我有事?」她一看對方衣袖上的繡花顏色,就知道對方是仙符閣的弟子。

在遁世仙宮,弟子的服飾都是一樣的,要區分是哪峰的弟子,看衣袖上繡花的顏色就可以分辨,仙符閣是綠色的繡花,陣法閣是藍色,丹草峰是黃色,煉器峰是紅色,劍法峰是紫色,主峰的繡花顏色是黑白相間。

「我仙符閣的甄赫然,我想要挑戰你,你敢接受我的挑戰嗎?」甄赫然挑釁的看著蘇瑾月。他想來想去都覺得咽不下這口氣,所以就偷偷的來找蘇瑾月,想要挑戰她。到了蘇瑾月所住的院子,才知道蘇瑾月和戰亦寒出去了,所以他就在這裡等著他們回來。 戰亦寒和蘇瑾月正聊天,他的通訊符震動了起來,拿出來一看是沈蕭炎。

啟動通訊符,對面立即傳來了沈蕭炎帶著一絲驚喜的聲音,「戰亦寒,總算聯繫到你了。」

「有事嗎?」戰亦寒微笑著問道。

「沒有,就想找你們出來聚聚,你們有空嗎?」沈蕭炎問道。

「現在嗎?」戰亦寒看了一下時間,現在已經快要傍晚了,他們就算趕去飛燕城,也已經是晚上了。

「明天你們有空嗎?」沈蕭炎問道。

「好。」戰亦寒應道。

「那我們明天老地方見。」沈蕭炎笑道。

「好。」戰亦寒應了一聲,關閉了通訊符。沈蕭炎是個很值得交的朋友,他給他的感覺很像魏源星。

「亦寒,我想去一趟仙符閣。」蘇瑾月決定道。她想要看看仙符閣弟子煉符的水平,再決定要不要替仙符閣去參加比賽。

這次關係到他們以後能不能去雲靈礦,雲靈礦里有仙靈脈,她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她和亦寒每次開啟時間陣法修鍊,金葉界中的仙靈脈就消耗的非常快,已經所剩無幾了。 總裁爹地寵上癮 若是能在雲靈礦中找到幾條仙靈脈,那他們以後的修鍊就不用擔心了。只要有仙靈脈,火鳳它們就可以感受到,哪怕仙靈脈藏的再深也一樣。

「什麼時候去?」戰亦寒問道。

「後天。」蘇瑾月道。亦寒已經答應了沈蕭炎自然不能食言。

戰亦寒點頭,「我後天陪你一起去。」

「好。」蘇瑾月笑著點頭。

沈蕭炎坐在包廂里喝著茶,聽到門上傳來敲門聲,就知道是戰亦寒和蘇瑾月來了。

轉過頭,看到包廂門被推開,戰亦寒和蘇瑾月走了進來,沈蕭炎愣了一下,隨即笑著道:「戰亦寒,蘇瑾月,好久不見了。」自從那次在這裡一別已經快要兩年了,他時常會發訊息給戰亦寒,只是一直聯繫不到戰亦寒。

那次戰亦寒失蹤后,有人來飛燕城找過戰亦寒和蘇瑾月,他也因此知道了戰亦寒和蘇瑾月的身份,原來他們是遁世仙宮的弟子。

「好久不見!」蘇瑾月和戰亦寒笑著在沈蕭炎的對面坐了下來。這次他們並沒有易容,一是因為李靈兒已經被他們滅了,二是因為沈蕭炎已經知道了他們的身份,他們也沒有必要再隱瞞什麼。

「不好意思瞞了你那麼久。」戰亦寒歉意道。既然是朋友,自然是要坦誠相待,雖然之前他們也是迫不得已。

「沒事,我知道你們肯定是有原因的,你們這兩年都去了哪裡?怎麼一直聯繫不上你們?」沈蕭炎拿起茶壺幫戰亦寒和蘇瑾月各倒了一杯。他們之前雖然戴了易容面具,但是他們並沒有隱瞞他們的名字,就說明他們戴易容面具是有原因的。而且他們還給了他霜冰七葉花,可見他們是將他當成朋友看待的。

「我們一直都在外面歷練,也是前不久剛剛回到門派的。」戰亦寒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沈蕭炎點了點頭,從儲物戒中拿出一隻玉盒,遞到戰亦寒和蘇瑾月的面前,「我這次叫你們出來,除了想跟你們聚一聚外,也是想要將這個送給你們,你們打開看看。」

戰亦寒拿起玉盒打開,只見裡面是兩顆晶瑩剔透的晶石,「這是什麼晶石?」他在上面感受到了空間的規則,這種規則每次通過傳送陣的時候,他都會感受到,所以並不陌生。

「這是空間石,是我們沈家的老祖去風天界的時候得到的。」沈蕭炎說道。他們給了他霜冰七葉花,他一直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報他們,正好前些日子看到父親在把玩這兩顆空間石,就問父親要了過來。父親一開始還不願意給,他軟磨硬泡了好久,他才同意給他。

上次和戰亦寒他們聊天的時候,他聽戰亦寒說他是仙陣師,空間石對於仙陣師是有極大好處的,所以他就決定將這兩顆空間石給他們,希望對他們有用。

戰亦寒拿出兩顆空間石,將其中一顆遞給蘇瑾月,拿在手中那種空間的規則氣息就更強烈了。

「我就不和你客氣了,你知道這空間石是在風天界的哪裡找到的嗎?」戰亦寒問道。等到他們的修為再高一些,他和瑾月就去風天界看看,如果他們能有更多的空間石,他們就可以領悟空間的規則,領悟了空間規則,他們就可以出布置出傳送陣,到時回天月大陸,就不需要破碎虛空符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可以回去幫你問問。」沈蕭炎說道。他就知道他們肯定喜歡空間石。

「那就多謝了。」戰亦寒笑著感謝道。

沈蕭炎笑著擺了擺手,「我們是朋友,有什麼好謝的,你們什麼時候有空去我家做客,我父親也想見見你們。」

「最近一段時間我們都有事,等我們回來,我們再聯繫你。」戰亦寒說道。

「行,反正我都有空。」沈蕭炎笑道。

和沈蕭炎一直聊到下午,三人才意猶未盡的分開,再晚蘇瑾月和戰亦寒就回不了門派,一入夜,門派的護山大陣就會關閉。

蘇瑾月和戰亦寒回到門派,向著自己的小院走去。

還沒走到小院,一名弟子突然衝出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你就是蘇瑾月吧?」那名弟子一臉不屑的看著蘇瑾月。

蘇瑾月點下頭,「找我有事?」她一看對方衣袖上的繡花顏色,就知道對方是仙符閣的弟子。

在遁世仙宮,弟子的服飾都是一樣的,要區分是哪峰的弟子,看衣袖上繡花的顏色就可以分辨,仙符閣是綠色的繡花,陣法閣是藍色,丹草峰是黃色,煉器峰是紅色,劍法峰是紫色,主峰的繡花顏色是黑白相間。

「我仙符閣的甄赫然,我想要挑戰你,你敢接受我的挑戰嗎?」甄赫然挑釁的看著蘇瑾月。他想來想去都覺得咽不下這口氣,所以就偷偷的來找蘇瑾月,想要挑戰她。到了蘇瑾月所住的院子,才知道蘇瑾月和戰亦寒出去了,所以他就在這裡等著他們回來。 蘇瑾月挑了挑眉,「有什麼不敢?不過不是今天,明天我會去仙符閣的。」

甄赫然愣了一下,隨即冷哼一聲,「好!那我們明天就等著你,你可不要不來。」沒想到蘇瑾月竟然這麼大膽,敢去單挑他們仙符閣。還真以為她的煉符水平,可以碾壓他們仙符閣的弟子嗎?他就等著看她灰頭土臉認輸的樣子。

「我說話一向算數。」蘇瑾月勾唇道。

「明天辰時,我們仙符閣煉符殿見。」甄赫然說完,轉身向著仙符閣的方向走去。他要將這個消息去告訴大家,大家肯定會非常高興的。

回到仙符閣,甄赫然就興奮地來到了弟子院,將這個消息告訴了眾人。

「她真的同意了?」有人不相信的問道。

「那還有假,我們明天只要等著她過來就好了。」甄赫然哈哈笑道。

「她還真有膽子,敢一個人來挑戰我們整個仙符閣的弟子。」

「我們明天就讓她輸的沒有臉見人,讓她知道我們仙符閣弟子的厲害,也讓峰主知道,蘇瑾月的煉符水平不過就是爾爾。」

「最好讓蘇瑾月輸的以後再也不想煉符。」弟子們興奮地你一言我一語說著,期待著明天能夠早一點到來,早一點看到蘇瑾月輸給他們后,那種垂頭喪氣的模樣。想想就覺得很爽。

「我們要不要將這件事告訴大師兄?」有弟子問道。

「你傻呀,要是大師兄知道了,他肯定會告訴師父,師父要是知道了,還會有明天的比賽嗎?」

「也是。」

甄赫然對著眾人拍了拍手,「今晚大家好好休息,明天我們以最好的狀態迎接蘇瑾月的到來。」

「好!」眾人齊聲應道,臉上滿是激動和期待之色。

趙鶴尋聽完弟子的稟報,揚唇笑了笑。這就是他要的結果,他之所以想要借蘇瑾月過來替仙符閣出賽,除了看中蘇瑾月外,最大的原因就是要激起仙符閣弟子們的鬥志,最近他們給他的感覺有些太過自滿了。 一拳超人之雷霆沙贊 這樣不利於接下來的交流賽,所以他打算借蘇瑾月給他們一些刺激。

蘇瑾月的煉符水平雖然不錯,但是比起秦風還是差了很多,就算蘇瑾月真的願意來替仙符閣比賽,他也會將希望壓在秦風的身上。秦風是六級仙符大師,他的煉符水平在四大派的弟子中,絕對是排在前面的。

蘇瑾月現在是五級仙符大師,也已經算是不錯了,不過她若是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修習符籙上,再過兩年她煉符水平絕對不會弱於秦風,只是可惜蘇瑾月選擇了陣法閣,白白浪費了一個煉符天才。

蘇瑾月和戰亦寒剛剛來到仙符閣,就看到甄赫然和另一名弟子已經在等著他們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