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可是,仔細去看魯有生看著莫東的那雙眼睛,有種極致的陰冷。

「我沒有想到你發生了如此的變化,但是這一次我不會留手,我知你虎掌厲害,但是同境界中我不懼任何人。」

魯有生冷冷的聲音傳開,只見他身上真氣宛如沸騰,猛然狠狠擊出一掌,這一剎那其身上所有的真氣都彷彿涌盪而出,形成一道真氣洪流。

他沒有動用什麼武技,而是用最本質的真氣施展攻擊,想來他不信自己差於莫東。

可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莫東體內的真氣可比同境界高出數倍。

「你倒是聰明。」莫東心中瞭然,這魯有生定是顧忌莫家虎掌才這樣做,不過如此一來他也不可能用虎掌這等武技去欺負魯有生。

「結束吧。」莫東身上真氣流轉,陡然他向魯有生那裡衝出,而在他衝出的時候,真氣噴涌而出,彷彿一道青色洪流與魯有生的真氣撞在一起。

「轟!」

兩道真氣撞在一起,陣陣真氣波浪散開,使廣場上的學生們驚呼聲中退開,立刻廣場中央變得空曠無比。

「啊。」

忽然一聲慘叫,魯有生在真氣的衝擊下橫飛了出去,這時候真氣波動也平靜了,學員們看了一眼衣服炸裂、模樣狼狽的魯有生,最後齊齊將目光落在神色淡然的莫東身上。 第三十三章切磋

當魯有生炸飛出去,學生們在莫東身上又停留了兩個呼吸后,學生們才深深吸了一口氣,使自己頭腦清醒,隨即露出了震動、興奮等複雜的表情。

學生中去年排名第三的魯有生敗了,而且不是敗在前兩名的手上,也不是敗在後兩位的手上,而是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莫東手上。

「太驚喜了,這是我進入學院兩年裡感到最吃驚的一件事情。」

「看來此次大測,莫東要成為最大的黑馬。」

「魯有生虧大了,前三丟了,兩枚固靈丹的獎勵也沒了。」

「哼,誰叫他欺負學妹呢。」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莫東就是本次大測第三了。」

「……」

學生們的目光在莫東和魯有生身上轉換,多半留在莫東身上,話題不離二人。

和莫東的淡然相比,戰敗的魯有生就很低落,而且身上還有一股不服不甘。

國民男神一妻二寶 同時,學弟學妹的議論也讓魯有生握緊了拳頭,抬頭恨恨的瞪了眼莫東,灰溜溜的離去。

「做人不管你有多大的資本和成就,首先要謙遜,而不是欺負別人。」此時,莫東淡淡的聲音傳開。

魯有生身形一滯,加快步伐離開,而其實他仍然有機會去戰前二,但恐怕這次大測將是他好幾年的陰影。

「他……他。」在人群中的孫策可謂臉色慘白,在魯有生敗的那一刻,臉上出現了驚恐以及后怕!

他就是氣勢洶洶來找莫東復仇的孫策,他在莫東和魯有生比試前便來到這裡,當時他就想要衝上去將莫東一陣狠揍。

不過看到莫東和魯有生發生衝突,他就幸災樂禍,禱告莫東被魯有生打死,雖然這基本不可能,畢竟魯有生還沒那膽量。

而等到兩人切磋挑戰的時候,孫策是一陣後悔,後悔自己猶豫沒有先將莫東打趴下,畢竟魯有生不敢重創莫東,但莫東一旦敗了肯定不會再和他交手。

不過猶豫也有猶豫的好處,孫策喜好吃喝玩耍是沒錯,但不代表他沒腦子,十幾歲的人了要真是聽了孫靜的話沒有一點戒備的話,就是真傻子。

而在那絲戒備的情況下,孫策智商提了好幾個等級,他不再後悔,決定正好通過莫東和魯有生一戰,驗證孫靜說的真假。

結果就是,越往下看孫策心臟跳的越劇烈,當到了莫東修鍊真氣暴露的時候,孫策心臟就提到嗓子眼了,當莫東修為真武六重展開的時候,孫策心臟停止了跳動一樣。

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 當莫東戰勝魯有生的時候,孫策臉上露出了驚恐和后怕,這時候他忽然無比慶幸自己的猶豫,可謂是猶豫救了他的命,一陣陣冷汗直冒。

虧他自以為突破了真武四重就可以虐莫東,無力和失落狠狠擊打在他的心上。

他腦海出現了一個畫面,畫面是他來到學院就直接找莫東挑戰,結果是莫東暴露實力將他踐踏在腳下,狠狠的踩他的臉,這樣的畫面一遍遍的閃現,彷彿夢魘一樣。

在別人眼中,孫策的臉色發白,身軀顫抖,豆大冷汗流個不停。

「學長,你怎麼了。」

在孫策旁邊站著的正好是給莫東純真的學妹,她很疑旁邊的學長怎麼了,或許生了大病,而新學生的她只知孫策之名卻不識孫策真人。

學妹的話就彷彿一根針刺在精神鼓脹的孫策上,孫策陡然驚醒,茫然的看了一眼學妹,瞳孔猛然緊縮,因為學妹變成了莫東。

孫策一聲大叫,推開人群向外跑去。

「好怪的學長。」學妹手指點了下嘴唇,看著孫策的背影搖搖頭,隨即看向莫東,立刻就狂熱起來,和一眾小妹子同學們叫起來。

「咦,這人好像孫策學長啊。」

「你看錯了吧。」

「說來也是,今天好像沒有看到孫策學長。」

幾個注意到孫策跑走的人疑惑說話,但這幾句話很快就淹沒在人人因莫東變化而呼喊的聲潮中。

處在中央莫東倒是注意到了,但沒有在意,就算真的是孫策,也不會放在他心上。

「莫學長怎麼還沒有下去,難道他還要繼續挑戰。」

「難道……他想要和前兩名挑戰。」

「……」

莫東擊敗魯有生,堂堂正正沒有一絲虛手段,而且看其樣子分明還有餘力,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第三名以後基本沒有人去自找苦吃挑戰莫東。

這一點想來莫東也想到的,可莫東這麼長時間依然沒有走下來,難道是因為莫東很享受別人的崇拜?

就在更多的人關注這個問題的時候,莫東看向梁學元和李動明所處的位置,笑著說道:「兩位學長久仰了,今天能否有幸和兩位切磋一番。」

果然,那些猜中的人都握緊了拳頭,和其他人一起屏住了呼吸。

前兩年的大測切磋,前兩名自從有了這個比試方法外就沒有變動過,或者是今年第二成第一,總之前二的人是沒有變過。

因此,高層次的比試,除了梁學元和李動明交手外,別無看透。

今年,本來他們都期待的是第二的李動明可能會再次勝了梁學元,或者是魯有生沖入前二。

可沒有想到,魯有生還未向目標發起進攻就倒在了莫東手上,第三變成了莫東,魯有生丟臉離開。

學生們覺得看點也就只剩下李動明和梁學元之戰,就是在這樣的心情下,莫東向兩位學長發起挑戰。

學生們都興奮起來,也有人對莫東剛才的邀請姿態盛讚不已,自然在盛讚的時候也不忘把魯有生拉出來比比。

「瞧瞧莫學長這禮貌這風度,和莫學長一比魯學長可真粗魯和無力。」

「莫學長這家教真沒的說,我可記得我們中不少人得到他的幫助開脈。」

「這個沒得噴,不過莫東雖然打敗了魯有生,與梁學元學長和李動明學長一比還是差點吧,畢竟二者年齡在那裡擺在那。」

「……」

這樣一比,倒是又將魯有生貶了一次,要是讓魯有生聽到,恐怕會吐血的,畢竟魯有生可是要在今天向前一、前二發出挑戰。

聽到莫東的邀請,梁學元和李動明都有點錯愕,梁學元儒雅一笑,就要上前的時候,李動明先他一步,見梁學元望來,他笑道:「我排第二,我先來吧。」

走上前,李動明對莫東先問了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也其實是很多人都想要問的,不過唯一的區別就是有人問出來,有人覺得這是個人隱私沒問。

「莫學弟,我記得幾個月前你參加感靈石,感靈石還是沒有絲毫反應,如今已是真武六重境界,實在令人驚訝。」

莫東也沒有生氣和驚訝,他清楚自己暴露修為後一定會引起人們的猜忌。

想來,今日後整個雲水城都將知道他莫東不僅能修鍊了而且還達到了真武六重境界。

而他爺爺和父親對他天生絕脈的事情做的準備都將會發酵,恐怕到時候沒有再會懷疑到其他地方。

「這其中有些波折,也有些個人原因,請恕我無可奉告,現在就請學長指教。」莫東略有歉意道,說罷擺出戰鬥姿勢,身上真氣湧起。

李動明皺了皺眉,似有點不悅,想來是覺得莫東不屑將其中原因告知他。

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就道:「來吧。」

「午陽指!」莫東向前奔掠出,彷彿變成一道青氣人影,忽然就在李動明身前三步緩下來,並指如劍點了過去。

指芒如實質,彷彿利劍一樣鋒利。

午陽指,古靈院高級年齡弟子都可以修鍊,李動明也不例外,此刻見莫東施展午陽指,他淡淡道:「那我們就以午陽指開始切磋吧。」

嗡!

李動明真氣流動,並指刺出,指芒與莫東一樣長,顯然兩人都將午陽指修鍊到一定程度。

「嗤!」

兩道幾乎一模一樣午陽指碰撞到一起,在同一刻破碎,但是李動明的指芒破碎的速度更快。

李動明臉色一變,連忙向後撤去,那午陽指如兵器般鋒利,他可不想徒手去接。

而這樣一來,自然是莫東勝了一招,這讓學生們驚訝聲此起彼伏。

「學弟果然讓人驚訝。」李動明吸了一口氣,臉色微微凝重起來,心中再無輕視。

「不過接下來,學弟要小心了。」

他一步踏出,雙掌擊向莫東,包裹著真氣。

「嗯?」莫東目色微動,有點失望,這李動明的攻擊似乎很普通,可當那雙掌距離他有兩步的時候,他臉色微變,因為那雙掌似乎變得虛幻起來,不,確切的說速度陡然快到極致般,並且給人的感受很是刁鑽。

莫東連忙向後退了一步,隨即一拳猛地轟出,幾乎在他拳轟出的時候碰到了那雙掌,而如果他反應慢一點,肯定來不及去抵擋,到時候那雙掌定會落在他胸口。

「轟。」真氣碰撞,莫東向後退了三步,低頭掃了一下手臂,發現一種看似軟綿綿但很刁鑽的力量還回蕩在他手臂上,他運轉真氣才將其消除。

這邊李動明沒有後退,可背在後面的手卻抖了抖,暗暗震驚莫東的巨力。

兩次交手一勝一負兩人平了。

「學長,看來我們要儘力一戰了,不然分不出勝負。」莫東笑道。

李動明微愣以後,看到周圍的學生們那副像是因為他們戰鬥不激勵而不滿的樣子會心一笑。

「好,那我們就傾盡全力一戰。」李動明眼中也出現了戰意。

立刻,兩人真武六重的修為和氣勢徹底展開,這中央區域仿若分成兩半,站在兩邊中央的人都有一種撕裂感。

「轟。」兩人施展各自招數碰撞在一起,使廣場中央都一顫,李動明以那刁鑽掌法攻擊,莫東以虎掌相抗,二人戰得熱血沸騰,招招危險,但總都能化險為夷。

時而,在驚險之處,學生們緊著心臟為誰擔憂,時而為精彩之處而高喝。

終於,真氣旋風散開,二人各自退開。

只看表面,兩人似乎仍然沒有分勝負,就在人們疑惑的時候,李動明苦笑道:「學弟你還掩藏了實力是不是,而且莫家虎掌有一種自損但爆發更大威力的秘技,所以這此切磋我敗了。」 第三十四章秋家動靜

李動明說的並不假,在和莫東交手中,莫東確實沒有拿出全部的實力來,而且就拿虎掌來說,將此武技快要修鍊大成的他,真要爆發虎掌的威力,李動明絕對會重創。

或許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李動明識趣的自己認輸,倒很是洒脫,當然莫東還是能發現其言語中的一絲不甘心。

「承讓了。」莫東謙虛道。

不是當事人體會不到剛才的切磋其實已分出了勝負,不過是莫東給李動明留了面子。

學生們倒也沒覺得莫東贏了李動明有多驚訝,畢竟剛才兩人的切磋中,他們自己看的熱血沸騰,都認可兩人的實力。

然而莫東忽然暴露驚人的實力,並且力敗第三第二,仍然使古靈院學生們咂舌。

「梁學長,請。」莫東看向梁學元,他和李動明一戰戰的很痛快,武技和經驗都得到了錘鍊,這比以前和別人的戰鬥都要對他有益。

此時,古靈院的學生也都很期待,剛才李動明和莫東已經表演了一次精彩的切磋,而新進第二和長久居於第一的人又會迸發出什麼樣的火花。

感受著一道道期待的目光,梁元學苦笑一聲,說道:「動明和我實力相差不多,既然他都自認不如你,那麼我也必定不是你的對手,這場切磋我輸了。」

嘩。

誰也沒有想到,梁元學直接認輸,不過他的認輸卻沒有讓人鄙視,反而使學生們對其更加敬佩了。

便是莫東都對這位不怎麼熟悉的梁學長有了敬佩。

一般來講,越是到達某種地位,尤其排名靠前的人越在意自己的面子。

可梁元學認輸的很自然、沒有一絲怨言不甘,比李動明更乾淨洒脫。

這說明梁元學對名聲和榮譽看的比較淡,而這樣淡泊名利的人,是人人都尊敬的人。

「怪不得我爺爺常對我說做人要向梁學長學習。」莫東雖然對梁學元沒有和他切磋有點失望,但更多的是一種感慨。

「院長高看我了,我不過是有自知之明而已。」 余生傾心皆是你 梁學元搖搖頭。

雖然學生們沒有看到最強一戰,但都被梁學元的氣度折服,這是一種人生的教誨,更加珍貴。

不過第一被莫東所佔,第二第三還要分出個勝負來。

「學長,我這第一被莫學弟搶了,和你一戰我可等了一年。」李動明雙目閃爍戰意。

「戰。」梁學元來到廣場中央,真氣縱橫在身上,氣勢驚人,僅有一個字,卻彷彿無數人在吼,使學生們熱血沸騰起來。

「戰!」

一聲聲狂吼,學生們不管是男是女都無比興奮,而早早讓開場地的莫東臉色雖然平靜,可雙眼中也似閃爍火焰,在周圍滔滔的沸騰聲音中,他的血也熱了起來。

他就算心智比同齡人要成熟許多,但仍然只是一個十四歲來年十五歲的少年。

這些年來因為絕脈的原因,他看起來不在乎那些出嘲諷,實則更像是將自己封閉起來,孤傲、孤獨,今日在這樣青春、朝氣的呼聲中他露出了本該有的少年本性。

活潑、熱血、衝動、激情!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