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憤世結界之內,再次懸浮一朵朵紅蓮,但卻不再是火紅的顏色,而是被污染的黑。

紅色的紅蓮,守護的是九千流的純凈之心。

被污染的紅蓮,將無限激發九千流的邪惡之心。

冥羅雙手一動,所有黑色的紅蓮飛向九尾狐,在他身邊環繞,邪氣如炬,焚燒赤子之心。

九尾狐原本是火焰逐漸被污染,九尾火狐仰天嘶鳴,極為痛苦。

結界之內,紫光電閃,一道道劈下。

冥羅身上瘴氣大增,低低笑了:「九千里殿下,這個女人居然為了別的男人,要殺你……在你跟花離荒之間,她一直選擇花離荒,你再一次狠狠地拋棄你……」

冷冷的譏笑與嘲諷,在侵染九千流殘存的理智。

是,花囹羅,從來都沒選擇過他,她總是讓他肝腸寸斷,卻毫不憐惜。

呼……

九尾狐火紅華麗的身子,倏然間燒出紫色的火焰。

狐嘯九天!

殺殺殺

咳啦……

幾乎能聽見骨頭破碎的聲音,被九尾禁錮的花離荒忽然低下了頭,黑髮垂落,鮮血順著雍容的狐尾一滴滴掉落,整個人似乎失去了生命跡象。

「荒……荒兒……」花囹羅說不出話來,身體進入一種極度狂亂的狀態,心臟裂開,再裂開。「花離荒!」

花囹羅舉劍飛馳,擊碎了黑色紅蓮,再次向前。

冥羅冷笑:「九千流,她要保護別的男人,你……快殺她,殺了她……」

一朵紅蓮破!

再破,破破破!!

衝破了紅蓮的阻礙,但還沒來靠近花離荒,狐尾如鞭掃來,打在了花囹羅的身上。

真仙的身體被打飛,拋出了幾丈之外,鮮血狂噴。

但再持起冰魄劍,提升法力,再次飛身上前,想要救下花離荒。

如鞭狐尾在此鞭打而下,她揮劍斬過,繼續殺向前。

花離荒救過她無數次從來不曾退縮。她救他,也絕對死不退讓。

轟!!

花囹羅被九尾狐法力轟飛,又再次爬起,身體已經破敗不堪,但一次一次提起法力,進攻,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九千流,若是殺了我,能不能喚醒你!

攻——

力量爆發。

轟……轟……

花囹羅仙級在進攻的那一瞬間,晉級升華!

真仙晉上仙,破!

上仙再晉金仙,破!

金仙之身,白光附體,她身上的傷口消失了,衣袍上的血漬消失了,臉上的仙印開出了五瓣之花,晶瑩粉白。

手上的冰魄劍充斥了新的力量,震顫了兩下,燃起了渾厚的白光。

帝淵在她身上,注入了力量,充斥著她整個身體。

火色狐尾迎頭砸來。

冰魄劍迎上!

花囹羅這次沒有再被轟飛。

冰魄劍上光輝乍現橫削狐尾,噌,劃出血光四濺。

花囹羅持劍落地,劍式凜然再起…… 九尾狐眼中殺氣大盛,這隻大妖仙似乎已經徹頭徹尾的失去了赤子心。

他只剩下一個念頭,她是遺棄他的人,那麼該死。

就算她仙身連破兩級,在他九重大妖仙面前又是多麼渺小之物,就算她手裡握的是冰魄劍,帝淵的力量那又如何?

就算是帝淵本尊,他也斬殺不誤。

解決了這裡的雜碎,就輪到他所謂的仙尊了!

狐火翻騰,九尾中一尾卷著花離荒未松,高舉在天,剩下的八尾如巨大的火焰鞭,鋒利呼嘯。

為過去等待她的卑微,怨氣衝天。

為痴心不悔的愚鈍,怒起衝天。

為求之而不得,殺氣衝天!

火浪狂卷。

結界之內發出一聲悶響,緊跟著劇烈的震動,奪天地的氣勢,狐嘯九天——

轟……轟轟!!

結界之內,地表完全坍塌,火光充斥整個結界。

蒙面人與冥羅連忙躲避,若是受到波及,不粉身碎骨也會四分五裂。

「哼哼,哼……就算花囹羅晉陞金仙,受此一擊,定然屍骨無存。」

碎石還在滾落,火焰逐漸消失,整個結界之內地表完全被炸碎,變成了更大的天坑,也形成無數懸浮的土塊,與結界之內的黑色紅蓮一道懸浮,四周寂靜無聲。

九尾狐藐視塌陷的深坑。

死了吧……

那個女人終於死了吧?

他再回頭看被禁錮在他狐尾上的花離荒,動也不動。

他也死了?

他們都死了。

痛快了么?雪恨了么?

他們再也不會礙他的眼,傷他的心。

這世上再也沒有那個討厭的女人了……

如何不痛快,如何不解恨?

真痛快呢。

只是心口空蕩蕩的,比這天坑還要空洞,還要破敗……

也許殺得還不夠,殺得多了,死亡的血肉就能填補這心裡的空擋。

要是填不了,那就是殺得不夠多,要殺,殺到心裡滿滿的,再也不空虛。

殺……殺……

九尾狐仰天,身上紫色的火焰燃燒,呈現一種飛天之勢,烈焰呼嘯,就要離去。

嘩啦……嘩啦……

又是一些碎石從高處落下……

蒙面人仰頭一看,擰起眉頭,花囹羅居然還不死!

在半空的浮土之上,花囹羅單膝跪地,手中冰魄劍插在土裡,形成了一個白色的屏障,護著她讓她在屠戮的大招之中存活下來。

九尾狐踏步,再傲然回過身來。

看了一眼浮土之上那孱弱的小身影,眼睛一眯。

還沒死么?

那麼……

再殺一次。

九尾狐身上力量再次爆發,這次一次,她必死無疑。

只是……

九尾狐琥珀色的眼睛一瞪,回頭看向身後。

這……如何可能,花離荒還沒死?

不僅沒死,而且被他血液流經或侵染的狐尾,都被黑色的力量纏繞住,九尾狐想要發力,卻無法動彈。

被卷在狐尾中的花離荒眼睛一睜,瞳仁紫光炯炯,他慢慢抬起頭來,烏黑的劉海輕揚,面色冷峻肅然。

原本已經失去力量的斷魂劍,經他手緊握,力量轟然再起。

手腕一轉,身體力量爆發,纏裹著他身體的狐尾被震蕩轟開,花離荒飛身而出。

想逃……

沒那麼容易。

九尾狐折身反撲。

花離荒從他狐尾上飛落而下的同時,手持斷魂再他仙身上滑動。

沒用的,凡界之刃難以劃破九重仙身,九尾狐自信滿滿,身上的力量與斷魂重裝,電光石火之間。

花離荒此刻身上全是血,紗布、皮肉、下袍染得血紅一片,但神情格外冷酷,冷到極致,眼底無痕,連嗜血的殺氣都消失了。

他忽而抬頭看向九尾狐。

總裁狂寵軟萌妻 當真……斬不破嗎?

花離荒身上黑炎如墨潑撒,暗如黑夜,不見一絲光火。

斬……破!

斷魂劍陷入九尾狐的皮肉,花離荒持劍橫划!

呲——

一道長長的血口子,在九尾狐的身上破開,血花四濺。

這……不可能!

九尾狐疼痛嘶鳴。

四周黑色的紅蓮,立即源源不斷湧向那可撕裂的傷口。

「囹羅,冰魄劍斬碎紅蓮。」

花囹羅揮劍,一道道白光劍影揮出,斬破了被污染的紅蓮。

碎,碎,碎碎碎碎——

被惹怒的九尾狐咆哮,九尾款擺,瞬間,無比連貫力刃瞬間轟出了罕見疊殺!

就算是花離荒與花囹羅聯手,那也是死無喪身之地!

令大地戰慄的力量。

含情沫沫,總裁要結婚! 花離荒的斷魂一揚,如墨的黑色力量如凌騰虎躍,呼嘯與之相擊。

令蒼天肅然的力量。

兩道力量相互重擊

轟~~~~

嗜血的光芒照亮天空,結界震顫,黑氣從地底燃燒出來,懸浮的土層碎了一塊又一塊。

這一衝擊,讓花離荒身體愴然後退數步,花囹羅飛身而下從後邊將他護住,花離荒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

花囹羅覺得這人身上的血快流幹了。也許沒有這九轉心,他肉身已經破碎。這也許是他最後的力量爆發的一擊。

「囹羅,你快走。」花離荒感覺到自己身體,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九千流已經回不了頭了,他殺也絕不會手軟。」

走?

如何走得?

九尾狐也受了重創,後退兩步,身下的血染紅了整塊浮土。

花囹羅與花離荒在他面前,仍舊顯得格外弱小,它身上的力量再次迸發時,被花離荒黑色力量束縛的九尾不斷在爆破。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