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田七葵的動作很溫柔手指觸碰到的地方,有點癢,像一隻小貓一樣,是不是的撩動著他的心。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頭髮吹的差不多幹了之後,田七葵把吹風機收好,準備回去房間。

「繼續留在這看小說。」向禕辰打開電腦,若無其事的說道,但是命令的語氣,不容拒絕。

田七葵撇撇嘴,沒有說出拒絕的話。

畢竟昨天她嘗試過拒絕了,並且失敗了…

哎! 神話原生種 有錢真的是可以為所欲為!

田七葵再次感慨。

看到小妮子氣惱但是又不得不順從的樣子,向禕辰心情大好。

他敲擊鍵盤的動作也更加輕快,好似靈感多了不少。

田七葵安靜的坐在一旁,繼續看著小說。 田七葵看的很認真,向禕辰對人物的把握惟妙惟肖,每一個角色似乎都活靈活現的出現在她的眼前。

人物的喜怒哀怨躍然紙上,田七葵被劇情代入,時而洋溢著

突如其來的電話聲,打斷了兩個人的思緒。

正在電腦上忙碌的向禕辰看了一眼手機,是爺爺向明堂的號碼。

「在這裡繼續看,不許偷懶。」向禕辰溫柔的說了一句,便拿著手機站起身來,走去了窗檯的附近。

什麼嘛…

田七葵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個被禁錮失去自由的小孩子一樣…十分不爽!

她看了一眼向禕辰的的方向,男人一身家居服,站在那裡,本是閑散之態,周身卻散發著矜貴的氣質。

田七葵看的入了神,忘了收回目光,恰巧,向禕辰的目光也停留了下來、

眼光交匯間,向禕辰的嘴角微微上揚,周身的氣質,回暖了不少,而田七葵卻像做錯事的孩子,目光閃躲了起來。

她裝作若無其事的四下看了看,然後才把目光回到小說上面。

「爺爺…」向禕辰看著她心虛的樣子,聲音竟也溫柔了下來。

「禕辰,聽說你今天回老宅了?」向明堂聽到孫子的聲音,明知故問道,喜悅語氣中帶著一絲絲的責怪。

「嗯…本想回去探望您…」向禕辰淡淡的解釋了一句,沒有繼續說下去。

「哎…」老爺子心裡明鏡。

今天老友蘇蘇禮御帶著孫女蘇斯菡過來,向明堂便覺得奇怪。

蘇家小姑娘的心思,向明堂看的通透,但是自己孫子的心思,他卻猜不出個一二。

「今天見到蘇家姑娘了?」老爺子開口,語氣中明顯的喜悅讓向禕辰有些煩躁。

「見到了。」向禕辰冰冷的回了一句,和之前的態度完全兩樣。

莫名…

田七葵覺得房間里的空調是不是突然間開大了,她點冷…

她拱著身子,想去客廳坐一坐…

但是剛剛轉過身子準備離開的時候,一隻大手卻將她的一隻小手完全的按在了桌上。

田七葵一慌,將書掉在地上。

向禕辰沒有說話,而是將原本按住她的手換成了握的姿勢,將她的一隻小手,包裹在了他的手心裡。

「爺爺…」向禕辰坐回到了椅子上,看著緊握的雙手,繼續說道,:「我對她,沒有你們想的那個心思。」

向禕辰的語氣淡薄,但是握著的手確是溫熱。

田七葵懵了…

完全沒有辦法思考。

向禕辰後面在電話里又說了什麼,她一點都沒有聽進去。

她始終盯著緊握的手,不知所措。

「你要去哪裡偷懶?」向禕辰掛掉了電話,發現小妮子的臉紅到了耳尖。

他放開了她的手,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指責著。

田七葵現在開始有些懷疑人生了,他這是佔了便宜還賣乖嗎?

雖然他可能不覺得自己在佔便宜…

可是她一個小女生就這樣摸了手手啊!!!

「你做筆記了嗎?」向禕辰看著女孩變化莫測的臉,又看了看依舊乾淨如新的書面,似笑非笑的說著。

「還沒…」田七葵躲過了他的目光,低頭回了一句,然後便繼續將注意力放在書上。 向禕辰並不是一定要她做什麼筆記,只不過是讓他的注意力不要在糾結在剛剛的事情上而已。

但是她的手真的很柔軟,小小嫩嫩的一坨,柔若無骨。

向禕辰回想起剛剛的手感,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

*

好的小說,總是讓人慾罷不能,田七葵看著看著竟然就到了半夜。

向禕辰亦如是,思如泉湧的時候,困意全無。

他寫完了一個故事的概況,餘光掃過屏幕的一角,才發現竟然已經十二點多了。

他轉眸看著一旁安靜的女孩,正全神貫注的看著書上的文字,每一個章節後面,還仔細的寫著對於這一章劇情的解析。

向禕辰看著清秀的字體,嘴角微微上揚。

「時間不早了,早點回房休息。」向禕辰故意打了個哈欠,看了看眼前的女孩。

田七葵還一直沉浸在劇情里,聽到向禕辰的話,才緩緩的抬頭,烏黑亮晶的雙眸,對視的一刻便一如既往的躲開了。

「魚神,早點休息。」田七葵便飛快的拿著書,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向禕辰看看女孩的背影,笑容漸深,「明天的活動,一定會很精彩。」

田七葵回到房間,心裡的感覺有些異樣…但是卻說不出來為什麼。

當向禕辰握住她手的那一剎那,除了意外更多的是心跳的感覺…

「我怎麼可以這樣!!」田七葵使勁的搖晃著腦袋,把那些不應該有的情緒丟了出去。

「嗷嗚~」一旁呆萌的七喵看著主人傻傻獃獃的模樣,一個飛身撲了上去。

「喵嗚~」七喵柔軟的身體,不停的在田七葵的身上蹭來蹭去。

田七葵看著小傢伙黏人的模樣,剛剛的煩惱便一掃而空。

她抹著七喵脖頸上的小鏈子,心情安定了許多。

「嗷嗚~」七喵像是炸毛一樣,從她的身上跳了下去,然後昂首闊步的去到了自己的貓窩。

「小傢伙~」田七葵寵溺的搖了搖頭,繼續倚靠在床頭看著手機。

*

清早。

今晚田七葵和向禕辰兩個人睡得都還不錯。

田七葵沒有在夢遊去打擾金主。

向禕辰也因為昨晚摸到了小手手,似乎心情特別好,睡得也比較踏實。

兩人吃過早飯之後,田七葵便試探的詢問今天的行程。

「魚神,今天我們要去哪裡找靈感?」田七葵現在依舊是穿著一身的家居服,準備等到確認了地點之後,再決定穿什麼衣服。

萬古最強部落 畢竟現在是去給靈異小說找靈感,如果去什麼荒山野嶺的話,她要把防風衣,登山杖什麼的都拿出來,對了,還要再準備一些水和零食!

哎呀,這些都應該提前準備的…

田七葵思緒飛快,好像有了一種準備去踏青的既視感。

「不用準備什麼,就在弘秀城附近。」向禕辰看著女孩充滿期待的模樣,心裡不自覺柔軟了一下。

「弘秀城?」田七葵愣了一下,總覺得這個地方好像很熟悉,在哪裡見過一樣,但是卻又想不起來。

「嗯,收拾一下就出發吧,到時候忙完順便在外面吃中飯。」向禕辰說完便起身去房間換上了衣服。 田七葵換裝的時間並不久,不知道是對自己的顏值太過自信,還是已經自暴自棄,她每次上班或者出門,都只是簡單的塗了塗乳霜而已。

不過今天是第一次和魚神出門,田七葵用了一個粉嫩的唇膏,整個人顯得更加俏皮了一些。

今天的天氣不錯,田七葵選擇了一件純白色的T恤和牛仔褲的配搭,學生氣息濃郁,而向禕辰也穿的比較隨便,黑色的襯衫搭配著牛仔褲竟然有一種情侶裝的既視感。

「久等啦,魚神。」田七葵走出房間,便看到向禕辰已經坐在沙發上等著自己。

可能每一個男人,都會有自覺地等待女人的覺悟,所以向禕辰的表情上並沒有不悅的神色,反而看到女孩青春俏皮的打扮,嘴角不自覺的揚起。

「走吧!」向禕辰將外套放在了手上,打開了房門。

二人上了電梯之後,便直接到達了地下室。

田七葵有些不解,她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魚神,不是去弘秀城嗎?我們可以坐地鐵過去。」

向禕辰沒有說話,而是邁開步子,自顧自的向前走著。

田七葵撇了撇嘴,無奈的跟了上去。

向禕辰腳步停在了黑色的賓士SUV的前面,按了按鑰匙,開門上了車。

田七葵一時間的懵逼,整個人站在車子的前方,沒有任何的動作。

「嘀嘀嘀」過了十幾秒,向禕辰按了按喇叭,讓車門外那個一臉萌萌噠的女孩緩過神來。

田七葵猶豫了一下,然後上了車。

「新買的車?」SUV的空間很大,加上內飾是運動的炫酷風格,田七葵一上來,就充滿了好奇,開口詢問道。

向禕辰並沒有滿足她的好奇心而是一腳油門,直接沖了出去。

賓士車SUV的性能,雖然比一些跑車遜色,但是卻也是田七葵近期坐過最好的車了,沒有之一。

向禕辰用餘光瞄了瞄這個始終處於興奮中的女孩,扯了扯嘴角。

向禕辰的車技很好,車速也很穩,加上今天的路況不錯,兩個人開了半小時左右便到了目的地-弘秀城。

弘秀城不算是S市的市中心,但是這附近的公共設施還是很全面,有學校,醫院,商場等。

田七葵被帶到這裡來,雖然有些意外,但是卻並沒有提出來疑惑,畢竟她認為魚神自己心裡早就有著打算。

向禕辰找到一個停車位,停好車之後,便下了車。

田七葵跟著向禕辰下了車,走在他的身後。

第一次同魚神出行,田七葵心裡還是有些興奮的。

畢竟眼前的人,可是新晉的靈異大神。

即使他的身份是如此的神秘低調,但是他的高顏值,卻是無法低調。

兩個人走了幾分鐘之後,田七葵便感覺到了身邊無時無刻跟隨的熾熱目光。

「哇,你看到那個男人了嗎?好帥啊!」

「是啊!是啊!感覺好像是哪個明星一樣!」

「不會是明星的,如果是明星長得這麼好看的,我肯定是他的顏粉了!」

田七葵聽著周圍的人對向禕辰的議論紛紛,她不由得將腳步放得更慢了一些,免得那些顏粉們誤會,便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向禕辰大步的走在前面,田七葵雖然不是和他並肩,但是卻還是可以聽到小妮子跟隨自己的腳步聲,但是走著走著卻發現腳步聲竟然漸行漸遠。

向禕辰停下來,轉身,發現田七葵已經在自己五六米的地方,他整個人的臉色都黑了下來。

他向前走了幾步,走到了田七葵的面前。

「怎麼?要我牽著你,才肯走嗎?」

中午這個時間的太陽有些猛烈,陽光灑在向禕辰的臉上。

他說出的話,有些冷冰冰,但是在陽光的映襯下,聽上去卻有著絲絲的曖昧。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走。」田七葵不知道為什麼,聽著他的話,心裡竟然泛起了期待。

向禕辰調整了腳步,盡量和田七葵保持在一米以內的安全距離。

兩個人就這樣來到了一家醫院的門口。

田七葵站在門口,整個人有種不詳的預感。

這家醫院似乎並不是正在運行的樣子,高聳在牆壁上玫瑰醫院幾個大字,已經有些鬆動,似乎一陣風過,就會被吹下,而醫院四周雜的草坪也已然荒廢了很久,雜草叢生。

「這是…醫院…?」田七葵的聲音有些顫動,戰戰兢兢的開口,身子不自覺的離著向禕辰更近了一些。

「嗯…」向禕辰感覺到了田七葵周身害怕的氣氛,但是他整個人卻覺得無比的輕鬆。

「我們進去吧,好戲馬上要開始了。」向禕辰說著,便拉起了田七葵的手,朝著生鏽的大門走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