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羲和,誰欺負你了,爸爸給你收拾他」

「小羲和,爸爸錯了,爸爸給你做好吃的?」

「夏羲和,你膽子大了啊!」

……

一幕幕,就像昨日重現,那麼近,那麼遠,近的像是昨天才發生,遠的,就像是上輩子的事一樣。

撲通一下,夏羲和跪在了地上:「爸,女兒來晚了,您能原諒我嗎?」

夏羲和除了這句話,再也沒有說出一句話來,只是一直跪在地上,跪了一下午。

爸,你怎麼不等我回來?到底是不是他?爸,你放心,我會照顧好我自己,我也會把兇手揪出來,爸,您在天有靈,睜大眼睛看清楚,我是怎麼給您報仇的。

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夏羲和表情更加冰冷,雙手捏的緊緊。

回到家的夏羲和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房間里黑漆漆,夏羲和坐在床上,窗外透過的一束光準確地照在夏羲和的眼睛上。

原來你說的都是假的,假的,什麼愛我,什麼會去接我,什麼保護我,不過是為了把我打發走,和你的趙藝芯雙宿雙飛?葉黎寒,當初我傻,從今以後,我和你,再也沒有關係。 韓楓瘋狂的打著程悅的電話:「喂,程悅,我知道羲兒和你在一起,你快讓她接電話」

程悅將電話放在一邊,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羲和叮囑過,誰找她,都說不在。

小程熠將手機拿起來放在耳邊:「對不起,羲和姐姐真的沒有在我們家,韓楓哥哥,你要是找到羲和姐姐,一定要告訴我們。」

然後,掛掉電話!

程悅心中給自己弟弟點了個贊,果然,有個弟弟可以省掉好多麻煩。

電話剛掛,夏羲和從房間出來:「悅悅,電話給我」

夏羲和用程悅的電話撥通了韓楓的號碼:「喂,韓楓,來接我吧,我有事情找你」

夏羲和把電話還給程悅:「悅悅,好好照顧自己,我以後會回來看你的。」

「你…又要走?」

夏羲和冷著臉:「安陽已經沒有我的容身之地了,再留下,也是要被當做黑戶驅逐出境。」

萌寶媽咪:是狗仔隊隊長 程悅完全聽不懂夏羲和所說的話,怎麼就成了黑戶?怎麼就沒了容身之處?

「羲和……」

夏羲和輕哼:「以後再也沒有夏羲和了,懂嗎悅悅,從現在起,我叫櫻井羲和,安陽,已經沒了我這個人的記錄。」

程悅:「…怎…怎麼會這樣?羲和,你才剛回來,你就要走嗎?」

夏羲和是用了多少的勇氣才接受了這個事實,接受了那個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身份:

「可是,只有這樣,我才能找出害我父親的兇手啊,悅悅,你照顧好自己,我找到真相之後,我會回來的。」

這件事對夏羲和的打擊之大,程悅已經不知道怎麼形容,她只知道,這次如果放她走,以後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相見。

「羲和,你不要衝動,很多事情還沒有成定局,也許,還有別的辦法呢?」

「辦法?有什麼辦法?悅悅你說,我是能讓我爸活過來還是能把我的身份信息重新出現在夏家的戶口本上?」

程悅:「葉黎寒,還有葉黎寒啊」

「哼,葉黎寒?悅悅你可知道?有人告訴我,葉黎寒就是罪魁禍首,你覺得現在還可能嗎?」

夏羲和,大概已經下定決心了吧。

程悅垂下頭:「那我呢?難道,我還不夠那個資格讓你留下來嗎?」

夏羲和上前將程悅抱在懷中:「悅悅,你現在是我唯一的家人了,答應我,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等我回來好嗎?」

程悅見再也阻止不了夏羲和,愣了一瞬,點頭:「好,什麼時候想回來,我都在這裡等你,姐妹」

「姐妹」

扣扣扣

小程熠開門,看見的卻是一個完全陌生的面孔。

來人一眼看見門內相擁的兩個女孩兒:「羲和」

夏羲和聞聲望去:「和旭,你怎麼?呵呵,也好,悅悅,你告訴韓楓,所有的記憶,我早就已經想起來了,謝謝木風哥哥這麼多年還沒有放棄我。我走了」

夏羲和留給程悅的,只是一個背影,一個孤寂的背影,清冷的背影。

夏羲和走到門口,抬頭對上和旭的眸子:「帶我回去,我接受櫻井羲和的身份。」

一切就像是在和旭的掌握中一樣,他點點頭,帶著羲和離開了安陽。

韓楓趕到的時候,夏羲和已經離開。

「韓楓,羲和讓我告訴你,她想起來了,早就想起來了,謝謝木風哥哥。」程悅機械一樣地將羲和叮囑的話重複給韓楓聽,毫無感情。

可在韓楓耳中,這句話,卻猶如天籟一般,環繞在耳畔,她想起來了,早就想起來了。

「她呢?」

「和一個叫和旭的人離開了」

和旭?櫻井和旭嗎?韓楓隱約感覺,羲和一夜之間,變了。至少,她主動回去了。

像受到什麼打擊,韓楓拖著沉重的身子離開。

陸雨婷一路上跟著韓楓來到了夏羲和家樓下,一直等著,知道看見韓楓出來,一蹶不振。

「韓楓…」她弱弱地喊了一句。

韓楓將她視作空氣,嘴裡一直嘟囔著:「她早就想起來了,為什麼不說?為什麼想起來了還要走?」

陸雨婷保持著不緊不慢的腳步跟在韓楓身後,她不在乎韓楓嘴裡的她是誰,只是,現在,很需要人陪。

「你別跟著我了,以後也別跟著我了,你是個好姑娘,可我心裡只有夏羲和,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韓楓從自己的世界出來,既然羲和已經都想起來了,那他有自信讓羲和愛上自己。

陸雨婷一怔:「我…我沒有跟著你啊,韓楓,哈哈,你不要太自戀了,本小姐怎麼會跟著你,哈哈」陸雨婷尷尬地笑著,可臉上的表情愈加憂愁。

「那樣最好,陸雨婷,以後,保重。」韓楓就像是在交代離開之前的叮囑一樣。

「你…要走嗎?」

韓楓不回答她,一直往前走著,陸雨婷深吸一口氣,叫住他:

「站住,韓楓,你真的,不考慮考慮我?你真的,要走?」

「好好找一個真正喜歡你的男人,那樣總好過浪費自己的青春年華。」

陸雨婷:這是,被拒絕了嗎。第一次這樣表白,第一次為了這個男的一句話,就改變了這麼多,然後,被拒絕了?呵呵。

「哈哈哈,韓楓,浪費的是我的時間,那是我的事,你管不著。」陸雨婷強忍著眼淚,吼出這樣一句,同時也告訴韓楓:你走,我等你。

韓楓輕嘆一聲,頭也不回。

大將軍 韓楓漸行漸遠,陸雨婷終於止不住自己的眼淚:「韓楓,我一定會等你,一定。」

櫻井家的私人飛機上

「羲和,你……」

自從上了飛機,夏羲和便一句話也不說,甚至眼睛,連轉也沒有轉過。

「和旭,什麼時候的事?」

「什麼?」表哥也不叫了,這是變化的開始嗎?

「什麼時候,註銷了我在安陽的戶籍?」

「你怎麼知道…」

夏羲和勾了勾嘴角:「從我要認證身份的時候就知道了,什麼時候的事?」

和旭低下頭:「羲和,對不起,我…我也不知道。」

「那我父親的死…為什麼瞞著我?櫻井家就是這樣對我好的嗎?」

既然這樣,何不互相利用?

「羲和,對不起」

「哼,不用道歉,我如你們所願。回去,就帶我去找外婆吧。」 「既然現在,已經查不到羲和了,那還找嗎?」

葉黎寒冷著臉:「想要找羲和,那就…查櫻井家。」

陸晟一震,他知道葉黎寒的勢力之大,但是櫻井家的勢力,他真的想查嗎?

「黎寒,也許事情還沒到這個地步呢?」陸晟試圖阻止葉黎寒。

下一秒,葉黎寒抬頭,眼中放出一絲寒光:「查,不計代價」

如他所願,陸晟動用所有資源,專門調查這個櫻井家。

被葉黎寒拋棄在會場的趙藝芯,自從那天之後,情緒一直不穩定,整個人每天都像是吃了炸藥一般,只要遇到她,無論是誰,都好過不了。

彭若華:「趙藝芯,我告訴你,這種小脾氣,你最好給我收起來,你要是真的不服氣,就讓自己更有價值,而不是整天都在這裡怨天尤人。」

彭若華這句話倒是說得不錯,訂婚宴之後,趙藝芯受到的打擊的確是很大,但是任憑她一直這樣下去,只怕是會影響到她的生活和工作。

趙藝芯被彭若華吼習慣了,這次的刺激不比以往,面對彭若華的教育,趙藝芯更是有恃無恐:「憑什麼?憑什麼夏羲和一出現,黎寒就拋下我,我可是她的未婚妻啊!夏羲和,我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趙敬走進趙藝芯的房間,將彭若華拉出來:「你就等她發泄發泄吧,畢竟,葉黎寒做的太過分了。」

彭若華冷眼盯著趙敬:「這件事,我要你去葉家給我女兒討個說法。」

趙敬:「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我女兒受一點點委屈。」

隨後,趙敬直接奔往葉家

「葉鳴天,你們葉家把我們趙家當什麼了?」

趙敬直接闖進葉家大門,管家怎麼也攔不住。

葉鳴天一家正在吃飯,趙敬橫衝直撞進來,所有人瞬間沒有了食慾。

「趙總,你這是幹什麼?」葉鳴天不緊不慢地起身,那件事,葉鳴天是知道的,原本還想登門道歉,沒想到趙敬直接衝到家裡來。

趙敬:「我幹什麼?我還想問你想幹什麼?你兒子訂婚宴當天丟下我女兒一個人在會場,你們到底安的什麼心?」

「這件事啊,我已經知道了」

「知道了就這麼打算了?讓你兒子出來,必須給我女兒一個交待。」

趙敬的態度堅決,葉鳴天一句也反駁不了。

藍雪晴:「趙敬,這件事我兒子是做的不對,可你現在闖到家裡,是想幹嘛?」

趙敬:「哼,既然是你兒子的禍,就讓他來負責」

「那趙總希望我怎麼負責?」葉黎寒從們外進來。

趙敬回頭,葉黎寒正站在自己身後:「我女兒現在正因為這件事傷心,你作為未婚夫,難道就不能去安慰了?」

葉黎寒冷笑:「安慰?這場婚約,是你趙家提出來的,出於某些原因,我才答應,至於你女兒,難道她就沒有一點點的自知之明嗎?」

「葉黎寒,你別欺人太甚。」

葉黎寒對上趙敬炙熱的雙眸:「趙總,奉勸你和你女兒,不要太作,這場婚姻的影響之大你是知道的,若是我馬上宣布解除婚約,到時候,是什麼後果,你應該知道吧。」

趙敬吃了癟,這場聯姻,的確是當初自己提出的,而葉黎寒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答應了。那人也說了,這場婚姻已經帶給了他想要的結果,至於後期能不能繼續維持,這就是趙家自己的事了。

不行,為了女兒的終身幸福,兩家不能鬧得太僵。

「哼,這件事,我可以不計較,但是葉家,我們趙家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這次可以算了,希望不會再有下次,告辭。」

趙敬丟下這句話灰溜溜地走了。

「兒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藍雪晴雖說知道事情的一切,但是並不知道兒子的想法。

葉黎寒:「媽,這件事,你們不用管了,我自有分寸」既然想要調查幕後的人,那麼就不能和趙家徹底決裂。

葉鳴天盯著葉黎寒:「這件事,你自己解決」他看他的眼神更加複雜。

這是夏羲和接受櫻井家的第三天。

夏羲和明顯感覺整個大宅里的氣氛都不一樣了,在此之前,每個人都是很親人的模樣,可自從那天之後,就連和旭也已經變得畢恭畢敬,這一系列的變化,讓她不得不去找郁子夫人。

「外婆,我有問題」

郁子夫人正在院子里澆花,興緻正濃的時候,夏羲和出現了。

「羲和,來,陪外婆澆花。」

夏羲和點頭,走到郁子夫人身邊,接過郁子夫人手中的水壺:「外婆,我想問…」

話還沒說完,就已經被郁子夫人搶先一步打斷:「你是想問,為什麼這個大宅的人為什麼對你態度度變了嗎?」

夏羲和輕嘆,不愧是外婆,一眼就看穿了她:「是的,外婆,這是為什麼?」

「那是對家主的尊敬」

「家主?可是外婆,我雖說接受了櫻井家,但是家主…我似乎沒有答應過。」

郁子夫人輕笑:「哈哈哈,傻孩子,你可知道,作為一個女孩子,接納了櫻井家,代表什麼?」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