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好一會兒,那一股股湧來的負面情緒緩緩消退,一種灼熱感覺突然升起,就在羅格精神力觸手的周圍,讓他的精神觸手躁動不已,這只是一種特殊的精神波動,在精神的世界,一切都是最直觀的表現,但你可以想象它是一團火焰。

一股精神波動在這時突然出現,羅格只是猶豫了瞬間,就選擇連接這道精神波動。這股精神波動並不強大,反而非常微弱,好像隨時可能消失,這種情況下,就算這是什麼陷阱,羅格也能強行掙斷連接。

在羅格連接上那股精神力的瞬間,一股不大不小的信息流順著精神觸手傳遞迴來,羅格神情微微一愣。

好一會兒,羅格才獃獃的喃喃道:「克諾斯冥想法….」

這就是羅格剛才接收到那股信息的內容,一種冥想法!

但這和羅格認知中的冥想法不同,這是一種真正的超凡知識,作用就是增強修鍊者的精神力。

這是羅格接觸的除超凡論之外的第一種超凡知識,一切都是非常新鮮。

比起超凡論來,克諾斯冥想法要簡單得多,但也正是因為如此,它更適合沒有基礎的普通人。

在剛才的那段信息中,還說明了獲得冥想法的人該怎麼修鍊。

克諾斯冥想法分為兩部分,用語言表示的話就是:第一部分『觀火』,第二部分『深眠』。

第一部分是鍛煉、增強精神力的知識,第二部分是快速恢復精神力的知識,這也是羅格最感興趣的一部分。

「額..」羅格眉心一跳,一股疼痛感傳來,羅格迅速將精神力觸手收回來,不知不覺間,羅格的精神力已經所剩無幾。

當羅格再看向項鏈上的寶石時,那璀璨的藍寶石暗淡許多,但比起羅格一開始接手它的時候還是要亮麗得多。

「剛好。就直接試試『深眠』這部分吧。」羅格想到。

說做就做,羅格也不吸收月華恢復精神力了,而是直接閉上眼睛,開始回憶克諾斯冥想法的內容。

總裁,孩子是我的 說起來,克諾斯冥想法的內容並不是以文字的方式呈現的,因為它是鍛煉精神力的法門,所以內容自然以精神力來學習的技巧。

若是以文字呈現的話,那怎麼保證觀看者都能正確理解呢?若是稍有一點理解錯誤,然後又強行修鍊的話,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無法用語言來表現的的特殊技巧,用精神力做起來卻沒有多少難度,特別是對於羅格這個重修的老鳥來說。

羅格的巔峰的精神力雖然沒了,但他的前世的經驗還在呀。

很奇妙的感覺,羅格對身體的感知正在緩緩消失,這種感受著自身慢慢消失的感覺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承受的,若不是羅格能感覺到自己可以隨時結束這種狀態,也不可能這麼淡定。

最後,羅格對外界一切的感知都消失了,他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感覺不到風吹過,聽不到聲音,也聞不到氣味,看不到東西。

「好吧,開始下一步吧。」羅格壓下心中泛起的慌亂,根據冥想法中記錄的內容開始下一步,這一步是才是快速恢復精神力的核心技巧,之前的都是前奏。

……… 「到底是什麼勢力,竟然如此大膽,如今的華夏可不是昔日封建社會,統治者可以生殺予奪,現在可是法治社會,有什麼勢力敢這樣上門明搶啊?」吳賴暗自思忖著,腦海裡面卻是鎖定了幾個對象!

最大的嫌疑應該便是慕容家族,自己和慕容家族有仇,慕容家族肯定不會放過自己,雖然自己和嵐芳夢葯業集團的關係並未在社會上公開,可是憑藉慕容家族的勢力,查出來應該沒有問題,所以這一次極有可能是慕容家族的報復,而且憑藉,慕容家族的勢力,也完全可以做到使得警察和醫院都袖手旁觀!

其次吳賴能夠想到的勢力便是幽泉門,畢竟當初自己在洛邑城龍門鎮解救莫欣夢的時候,就發生過幽泉門一手遮天的事情,而且自己大鬧幽泉門,殺死幽泉門的弟子,已然算是和幽泉門成了死仇,雖然吳賴嫁禍給了慕容家族,但是吳賴也不敢肯定,幽泉門是不是查出了什麼端倪,從而查到了自己的底細,便來報復!

不過,吳賴很是納悶的是,若是報復自己的話,那應該直接殺嚮應州城找自己才是啊,怎麼會來雲州市呢?

吳賴想了半天,實在是想不出問題的癥結所在,索性晃了晃腦袋,什麼也不想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管是什麼人,自己終究會遇上,到時候再說,自己好歹也是堂堂結丹期的修者了,一般的人或者勢力還真不放在眼裡,何況自己也不是孤家寡人,背後還有紫霞觀這個古老門派呢,自己在紫霞觀呆了幾個月,可是深知這個古老門派的底蘊!

「對了,老熊、黃毛他們現在在哪兒?」吳賴突然想起了菜刀幫如今在雲州城的勢力不小,便出聲問道。

呂紅帥聞言,搖了搖頭說道:「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沒有來得及通知他,後來見程前輩和牛前輩都無法抵擋,感覺即便熊哥來了也是無濟於事,便也沒有打電話通知他!」

「話雖如此,但老熊畢竟經營著雲州城的地下勢力,說不定知道些什麼!」吳賴說著,便準備掏出手機,給趙多熊打電話!

吳賴拿出手機還沒來得及往出撥,便聽得手機傳出一陣急促的鈴聲,吳賴一看來電顯示,竟然是趙多熊打來的電話!

吳賴立即接起了電話,還沒有開口,便聽得電話里傳出了趙多熊急促的聲音:「吳哥,大事不好了!」

「呃?出了什麼事情?」吳賴沉聲問道,心裡卻是咯噔一聲,難道菜刀幫也出了事情?

趙多熊粗豪的聲音充滿了焦急:「吳哥,我剛剛收到下面小弟的彙報,說是嵐芳夢葯業集團出事情了,程前輩和牛前輩都被抓起來了,我現在正趕往公司看看,你快些來吧!」

吳賴聽了趙多熊的話,這才微微地放下心來,很明顯,趙多熊是接到了嵐芳夢葯業集團出事的消息,菜刀幫本身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便對著話筒說道:「好了,我已經知道了,我現在就在雲州市第一人民醫院,你不用去公司了,馬上到這裡吧!」

「是,吳哥,我馬上趕過去!」趙多熊迅速回答道,說完便徑直掛了電話。

吳賴收起電話,心中微微有些煩悶,再一次掏出香煙,準備要抽幾口,卻是想起自己在手術室,看了一眼那邊手術台上忙成了一堆的大夫護士們,索性將香煙盒扔到了地上,用腳狠狠地擰了幾下,揉成了一堆,方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呂紅帥一旁見吳賴的臉色有些不好,正要出言安慰,卻是聽得手術室外面一陣喧嘩,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還有大聲的呼喝聲,由遠及近。

吳賴聽得心中煩悶,對著呂紅帥和嬌嬌說道:「你們兩人看著胖子,我出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呂紅帥和嬌嬌趕緊點了點頭,吳賴便拉開手術室的門,到了外面的樓道上,伸手摸了摸衣兜,卻是想起香煙盒已經被自己踩成稀巴爛了,不由苦笑了一下,朝著樓道口望去!

看外面,似乎是奔過來一大群人,手裡都拿著傢伙兒,很快便到了急診大樓的門口,卻是揮舞著手裡的傢伙朝著那大樓的門玻璃紛紛砸去,隨著一陣「稀里嘩啦」的響聲,那幾扇玻璃門都變成了碎屑!

然後一群人如狼似虎地闖將進來,當先一人竟然是個光頭,頭皮錚光油亮,頭上還燙著幾個戒疤,肥頭大耳,眼若銅鈴,一臉的殺氣騰騰,身穿黑色僧袍,大袖飄飄,直奔吳賴這邊而來。

吳賴看得是目瞪口呆,怎麼竟然闖進來一個和尚啊,若是這個和尚手裡在拿著一柄禪杖的話,活脫脫就是《水滸傳》里的花和尚魯智深啊!

那和尚在樓道內站定,身後都是些一看就是地痞無賴之類的人物,那和尚的身後更是轉出一個彪形大漢,滿臉的傷痕,頭上還裹著紗布,正是之前被吳賴拋出外面的那個泰哥。

那泰哥見到吳賴一個人站在樓道內,不由流露出又恨又怕的神色,身子微微往後一縮,指著吳賴對那大和尚說道:「大師,就是這小子,這小子剛才將我打成這個樣子的,你可一定要幫我出這口氣啊!」

那大和尚聞言,頓時朝著吳賴大喝一聲道:「啊呔,小子,你竟然敢打大^爺的手下,實在是活得不耐煩了,趕快賠醫療費,不然的話,大^爺我將你的腿打折了!」

吳賴聽得是啼笑皆非,不知道什麼時候,這黑社會中有和尚了,不由搖了搖頭地說道:「我說你這和尚,出家人應該六根清凈,不惹紅塵,你這和尚不好好地在廟裡修行,跑出來欺壓良善,就不怕佛祖怪罪嗎?」

「哼哼!少跟大^爺我來這一套,大^爺我雖然是和尚,但絕不是吃素的,你說吧,今日這事情準備怎麼處理,若是不讓大^爺我滿意,大^爺我一定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你這大和尚好大的口氣,咱們現在是法治社會,你難道還敢亂來不成?」吳賴心情不好,見這大和尚送上門來找打,索性懶洋洋地靠在牆上說道。

那大和尚卻是仰天哈哈大笑起來:「哈哈,笑話,我花和尚在這雲州城中,誰人敢惹,實話告訴你吧,小子,今天大^爺我就是將你給廢了,也不過是幾個小錢的事情,所以說,你若是今天想要完整地走出這家醫院,就趕緊掏錢吧,看你也不過是個學生,大^爺我允許你給你家裡人打電話送錢來!」

吳賴沒想到這貨還真的叫花和尚,不由暗暗失笑,搖了搖頭說道:「不用家裡來送,我的身上就帶著錢吧,就怕這錢你拿不動!」

「拿不動?笑話,大^爺我闖蕩江湖,憑的就是這身力氣,有多少錢,拿出來吧!」那花和尚叉著腰得意洋洋地說道。

吳賴淡淡地笑了笑,從褲兜里摸出了一元硬幣,放在掌心捧著,輕舒胳膊,朝著那花和尚說道:「這位大師,這錢夠了吧?」

那花和尚滿心以為吳賴身上帶了多少錢,一看竟然是一枚一元硬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大吼一聲道:「小子,你是不是戲弄大^爺?」

吳賴臉上笑容一斂,冷冷地說道:「大^爺我戲弄的就是你這賊禿,又能怎樣?告訴你,大^爺我今天心情不好,你若是識相的話,趕緊帶著你的人滾蛋,不然的話,大^爺我就不客氣了!」

那和尚看到吳賴一身瘦弱的模樣,竟然還敢對自己出言威脅,頓時氣得哇哇大叫:「哇呀呀,小子,敢這樣和大^爺說話,我活劈了你!」

說著,這花和尚捋起袖子,就要上前,身旁的泰哥卻是見識過吳賴的本事,趕緊上前一步提醒道:「大師,這小子有些邪門,大師小心一些!」

「笑話,這麼一個小子,用得著小心嗎?」那花和尚聞言,卻是大為不滿,一把將那泰哥推到一旁,大步流星地朝著吳賴撲了過去,伸開那蒲扇大的手,想要朝著吳賴抓去!

吳賴眼睛微微地一眯。,手裡的硬幣滴溜溜一轉,屈指一彈,那枚硬幣頓時激射而出。

「啊?」那花和尚還沒有掠到吳賴的身前,便聽得身前風聲響起,想要躲閃卻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覺得一物徑直射^進了嘴裡,「咯崩」一聲,口腔中一陣劇痛,不由慘呼了一聲!

嬈情陷阱:薄情逃妻夜想逃 那花和尚感覺不妙,停下腳步,捂住嘴,揉了一下,覺得有些不對勁,口裡往出一唾,卻是吐出了一枚硬幣以及幾枚斷齒,以及帶著鮮血的唾沫。

原來吳賴將那枚硬幣徑直彈進了花和尚的口中,還打斷了花和尚的幾顆門牙,當然,雖然這花和尚也已經是後天初期的武者了,但是吳賴若是多用些力氣,這枚硬幣能從這花和尚的口中穿破花和尚的腦袋,直接取了他的性命,不過吳賴不想鬧出人命,便只是用了半成力氣,打斷了花和尚的牙齒! 一連嘗試了十多次,羅格才終於用自己的精神力模仿出那特殊的波動。

當羅格第一遍完成那特殊波動時還是磕磕絆絆的,在第二遍、第三遍的時候已經慢慢順暢起來,一連十多遍之後,羅格已經熟練那特殊的精神波動。

……..

當羅格睜開眼時,神情瞬間恍惚了一下。

「我不是在修鍊冥想法嗎?」羅格心中想到。

想到這裡,羅格下意識感知自己的精神力。

「嗯?已經完全恢復了。」

羅格趕緊摁亮一旁的手機,凌晨十二點三十五分。

羅格心中估了一下,他大概是十點左右開始修鍊冥想法的。

也就是說,他修鍊冥想法,用了兩個半小時左右的時間,將差不多已經耗盡的精神力給回滿了?

而且,這其中還有他第一次修鍊不夠熟練的原因。

兩個半小時—八個小時。

也就是說,他精神力恢復的速度至少提升了三倍以上(在不使用月華恢復的前提下)。

這一刻,羅格的心跳也控制不住加速跳動。這一刻他肯定,『深眠』才是他這一次最大的收穫。

三倍,至少三倍的修鍊效率。

好一會兒,當羅格終於冷靜下來后,才開始思考:「後面發生了什麼?」

他的記憶停在第十三遍循環那個精神波動的時候,然後當他再次恢復意識時,就是剛才睜眼的瞬間。

而中間有個很大的空窗期,他是沒有記憶的,或者那段記憶消失了,這一點羅格是能感覺到的。

「就好像睡著了一樣…..」

「等等…」

「深眠….深眠…難道是這樣?」

「『深眠』的關鍵並不在那段特殊的精神波動上,那段精神波動只是為了將我引入下一個階段——深度睡眠,或者說是類似深度睡眠的狀態。」

「深度睡眠精神恢復法。」這是羅格曾經一個還沒有完成的研究課題。

羅格前世,在早中期就建立了這個研究課題,但一直到後期,他都沒能解決這個其中的難點。

其中最大的難點就是類似「人類無法舉起自己」的難題,他的能力源於靈魂(精神體),因此想要靠能力催眠自己,就和把自己舉起來的難度差不多。

在那時已經沒有任何人能催眠他,就算他願意配合也做不到。

而現在,困擾羅格多年的難題被解開了?

這個世界克服了『舉起自己』的難題?

羅格本能的抗拒這個答案,但後來一想,事實已經擺在眼前,原理是不是『深度睡眠精神恢復法』,已經不重要了。

羅格放棄深究冥想法的原理,因為這樣下去,只會是他不斷懷疑自己、否定自己,最後走火入魔。

「總有一天,一切真理將為我敞開!!」羅格癲狂的想到。

許久,心情平復后,羅格視線重新投向手裡的項鏈。

「那麼,下面試試觀火。」羅格想著,此時他已經擺正姿態,這是一個擁有超凡力量的世界,在無數先輩的智慧面前,他的智慧渺小如螻蟻。

與『深眠』不同的是,觀火的修鍊需要藉助他手裡的克諾斯項鏈,至少一開始修鍊是需要的。

羅格將精神力浸入寶石內部,然後按照冥想法提供的特殊技巧喚出『火焰』,就是他之前感受到的那種灼熱的波動。

灼熱感在羅格周圍升起,緊接著羅格的精神力也呈現出一種特殊的波動。在這種情況下,羅格的精神力為了抵抗那灼熱的氣息而不斷消耗。

而羅格的主觀意識,則在按照冥想法上教的,想象自己(的精神力)是一團火焰。

女主被穿之後 …….

當羅格結束修鍊后,打開手機一看,用了接近兩個小時,效率比凝神咒低太多了,就是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效果,想到這,羅格又搖搖頭,就算『觀火冥想』真有什麼特殊效果,他也不可能轉修它,凝神咒後期附帶的強大效果,他可是知道的。

……

解開項鏈隱藏的秘密后,羅格也將重心轉移到修鍊上,有了『深眠觀想』之後,羅格的精神力的恢復速度提升了四倍多(這是熟練后的效率),再鋪以月華能量,羅格的修鍊速度能提升五倍左右,而犧牲的,則是他的睡眠時間。

得到和失去,羅格早已有這個覺悟。

而在這個時候,他也開始下一個計劃,調教..阿不…培養蒂娜。

……..

加萊市某一射擊俱樂部。

「嘭!嘭!嘭!」

一個金色長發,扎著高馬尾的漂亮女孩,雙手持一把黑色的半自動手槍,德萊爾(虛構)半自動手槍,點七二口徑,后坐力中等,射程一百米。

這種手槍其實不太適合初學者使用,更不用說是女性。

蒂娜打的是十五米靶,已經打空了三個彈夾,但上靶次數的寥寥可數,而且運氣居多。

又打空了一個彈夾,蒂娜垂下手,握槍的微微顫抖,汗水從下巴處不斷滴落。

這時,羅格拿著毛巾,礦泉水走過來。

蒂娜接過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是不是太笨了。」

羅格遞水的動作微微一頓,搖搖頭說道:「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羅格的話並不是安慰,從一個初學者的角度來說,蒂娜的天賦屬於中上,而且她的韌性比絕大數人更強。

「真的嗎?」蒂娜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當然。」

「蒂娜,你不用這麼辛苦的。」羅格適時的關懷道。

「你在說什麼傻話?怎麼會辛苦呢。」蒂娜一隻手捧著羅格的臉龐,溫柔的說道。

「我想要在你身邊,不是累贅,我想幫你。」

「而且如果我遇上危險,也要有自保的能力吧。」蒂娜玩笑道。

「有我在呢。」羅格溫柔說道。

「如果你離開了我呢……」蒂娜主動抱住羅格喃喃道。

……….. 花和尚見自己的牙齒都被打斷了幾根,頓時驚怒交加,卻是不敢再輕視吳賴,口中怒斥道:「小子如此卑鄙,竟然使用暗器,看大~爺如何收拾你?」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