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姜雲卿說道:「言越,我知道你心中所想。」

「你不過是覺得,你流著言家的血脈,只要你能夠回去,以涅火金蓮的消息交換,說不定他們不會計較先前的事情。」

「可是你覺得以你如今的情況,水鏡破損,修為大退,你還有機會趕在三百年期限之前強渡磐雲海回歸東聖嗎?」

「況且我可以直言告訴你,我之所以留著你,就是因為你對我來說還有那麼一絲用處,一旦你今日拒絕我,未免將來留下後患,我只能先行送你去黃泉。」

言越臉色一變。

姜雲卿說道:「當日涅火金蓮認我為主,是有給我留下一份傳承記憶的。」

「哪怕沒有你,我也依舊能夠照著拓跋族的傳承修行,而之所以尋你,也不過是為了能夠更快的增長修為,能夠自保。」

「你若是答應教我,那從今日起,我便奉你為半師,我可以對天發誓,只要我姜雲卿不死,你言越便能得我一日庇佑,只要西蕪不滅,我便能保你周全。」

「可你若是不願意,那我只能趕在三百年之期前先送你走,到時候也能無後顧之憂去對付東聖之人。」

言越聽著姜雲卿這般直白的話,臉上變幻不斷,他啞聲道:「你根本就對付不了他們……」

「對不對付得了,那是我的事情。三年前,你可覺得我能對付得了你?」

言越聞言緊抿著唇。

三年前,姜雲卿不過是個凡骨之人。

要不是顧忌她身上的帝王龍氣,她的性命於他來說不過是鼓掌之間的事情。

他何曾想過她居然能夠打破水鏡,甚至還能讓涅火金蓮認主?

言越想起姜雲卿身上的雙世血鳳之命,忍不住動搖:「可我當年曾殺過拓跋氏之人,拓跋族滅族之禍也有我一份……」

「拓跋族是拓跋族,我是我。」

姜雲卿看著他:

「我的確是承繼了拓跋族的血脈傳承,可這不代表他們所經歷的一切,都要由我這個從不曾知曉這些的人來替他們償還和承擔。」

「當初我為了這身血脈之力,險些不明不白的死在了他們傳人的手上。」

「若真論起來,我與他們雖有牽繫卻無恩情,所以你不必擔心我會為了他們而要你的命。」

姜雲卿得了拓跋族至寶,可卻也因此招來了無邊的危機。

當年永臨關外,魏寰的陷害。

三年前南梁皇城,水鏡中喪命之險。

算起來姜雲卿雖得了涅火金蓮,可也承擔了拓跋族所有的危機。

如果有可能,她會替拓跋族報了滅族之仇,可這不代表復興拓跋族的責任在她身上,她也不會將自己的將來綁在一個從未曾與她有過交集的氏族身上。

姜雲卿看著言越道:「我不會為了拓跋族殺你,所以言越,我給了你兩條路。」

「生,還是死。」

「你自己選吧。」 第一百七十七章滅殺方家之人

「羅兄,到時候還請你盡量幫忙一下!」

這時,一旁的宮凌宇也對著羅無生一臉懇求的說道。

天荒神宮是一個機緣,如果他想要在武者一路走得更遠,這個機會絕對不能丟失。

「我盡量,至於現在,你們將那方家之人,帶到我們羅家的宅院去!」羅無生看了宮凌宇一眼,淡淡一聲道。

「好,我們現在就回去,親自將那方家之人,押到你們羅家宅院之中!」宮凌宇一聽,連忙開口說好道。

雖然羅無生沒有說一定,但說盡量,他的心裡也有底一點。

「既然這樣,上官宗主我們就先告退了,有空的話,也可以去我們皇宮坐一下!」宮星宇聽此,一臉笑笑的對著上官雲告辭一聲。

然後身形一轉,就和宮凌宇一起,向著皇宮的方向而去。

「上官宗主,我以前丹田破損,還有我父親丹田破裂重傷,現在都沒有恢復,這些都是那方家之人做的。除此之外,我幾次遭到方家的人追殺,差點就死在了外面。」羅無生知道上官雲心中會有一些疑問,隨之在宮星宇兩人離開后,對著上官雲說道。

「還有這樣的事情,既然如此,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吧!」上官雲一聽,整個臉色一變,他對於羅無生丹田破損,還有羅無生父親丹田破裂的事情,自然也聽說了,只是沒想到這些事情都是方家的人做的,隨即雙眼一寒,開口道。

好在羅無生沒有什麼事情,否則的話,他會親自出手滅了他們。

「多謝上官宗主!那弟子先去忙方家的事情了!」

羅無生聽此,連忙感謝一聲。

然後身形一轉,就直接向著羅家宅院的方向而去。

接著很快,羅無生出現在了羅宇的房間之中。

「父親,我已經找到了當年出手滅殺重傷我們的人,等下我們就可以報仇了!」然後看著臉色蒼白的羅宇,一臉殺意的說道。

「這件事,由你做主!」

羅宇沒想到一段時間不見,羅無生的氣息,又暴漲了,隨之臉上浮現出笑容,讓讓羅無生做主決定道。

「嗯,那我們先去大殿!我已經讓三伯,通知其他的人了!」羅無生點點頭,請嗯一聲道。

同時慢慢的扶起羅宇,向著大殿而去。

羅宇是羅家的家主,這種事情,需要由一家之主在。

宮凌宇的速度很快,沒有多久,就親自帶著侍衛,將那方家的人,帶到了羅家的大殿之中。

至於此時的這些方家之人,臉色蒼白,身上全是被狠狠鞭打的痕迹。

另外身上的氣息,也萎靡到極點,一副半殘的樣子。

豪門有孕:老婆你出來 「羅兄,我們按照你之前的吩咐,已經將他們打成了半殘。」宮凌宇將人帶到后,對著羅無生笑著說道。

「多謝了,如果不是你們將他們抓住,我還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找他們!」羅無生點點頭,然後稍微感謝一聲。

「呵呵,原本我也不知道這方家之人,跟羅兄你們有恩怨,只是前幾天的時候,發現這方家之人想要暗中全部逃離,就派人將他們給先抓起來了!」宮凌宇見羅無生感謝,再次笑著說道。

「既然這樣,羅兄你們忙,我們就先離開了!」

至於接下來,肯定是羅無生想要處理一些事情,在一旁不好,所以還是早一點離開。

羅無生點點頭后,就視線一轉,向著那被扔在地上的方家之人看去。

「羅無生,我們知道錯了,知道錯了,還請你放過我們。何況我們現在的實力,已經對你構成不了威脅!」這時一個頭髮散亂稜角分明的男子,對著羅無生一臉恐懼慌張的說道。

重回80當大佬 「你們這裡只有三個天府境,剩下的那一個呢? 超級度假村大亨 只要你說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羅無生看了那稜角男子一眼,淡淡的說道。

因為他在這裡面,沒有看到之前追殺他的那皮骨老者。

至於羅宇羅真浩等人就坐著或者站在一旁,沒有說話,現在就等羅無生處理。

對於當年的事情,他們心中自然也有數,除了這方家之人,恐怕也沒有其他的了。

「他將消息傳給我們之後,就躲藏起來了,我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那稜角男子見羅無生說少一個天府境,慌張之下,再次害怕的開口道。

「既然你們不知道在他哪裡,那麼我只好將你們滅了。」說完,根本不等那稜角男子再次開口求饒,就直接袖袍一揮,激射出一道道靈光,從他們的腦袋洞穿而過。

至於那最後一個天府境的事情,等下再宗門頒布一個任務,讓他們去追殺。

而羅霍邱羅真流等以前跟羅無生作對過的,嘴角不覺得一抽,浮現出一抹深深的畏懼之色。

看來以後要十分的小心了,否則就算他們是羅家之人,都要不知道什麼死。

「父親,我為你報仇了!」

將方家之人滅殺后,羅無生心中好像有種完成心愿卸下重擔的感覺,然後視線一轉,對著羅宇說道。

「嗯!」

羅宇對此點點頭,輕嗯一聲道。

羅無生看似殺伐有些重,但想要在這個世界上生存,殺伐肯定是要有的,而且還要非常的果斷,不能有任何的遲疑。

「我們羅家雖然回到了天雲城,但是我不希望我們羅家出現恃強凌弱的事情。如果被我知道,我不管是誰,我都會親手滅了他!」羅無生見羅宇點頭,然後視線再次一轉,對著羅霍邱羅真流等人森冷警告的說道。

「無生侄子你放心,這種事情絕對不會出現的!」

羅霍邱見羅無生森冷警告,心一抖,連忙開口放心不會的說道。

「父親,我現在扶你回房間里去!」

羅無生再次看了羅霍邱羅真流等人一眼,就視線一轉,對著羅宇關心的說道。

說話間,已經將羅宇攙扶而起,向著房間而去。

「將這些屍體,拉倒院落空地焚燒了!」

而在這時,羅真浩對著四周的下人吩咐道。

說完,也隨之和羅月筱離開了大殿之中。

至於羅霍邱和羅真流等人,對於羅無生心中雖然有些不滿,但他們沒有任何的辦法,現在可以說寄人籬下,要麼他們回到鳳梧鎮去。

可是就這麼回去了,又不甘,畢竟現在的羅家不管是地位,還是資源,都不是鳳梧鎮的時候,可以比的。 生,還是死。

這對言越來說從來就不是什麼難以選擇的事情。

如果能慷慨赴死,當初和拓跋族那一戰之中,他也不會選擇漠視嫡系之人去死後,奪了幻月之境,苟且偷生下來。

如果他敢於去死,崇陽殿倒塌,水鏡破滅之後。

他也不會毫不遲疑的便將東聖的事情全盤托出,以保全自己的性命了。

言越甚至沒有半絲遲疑,便開口:「我答應教你,但是你必須以涅火金蓮和你的血脈之力起誓,絕不過河拆橋。」

姜雲卿早就猜到言越會答應,她毫不猶豫的說道:

「我姜雲卿以涅火金蓮及血脈之力起誓,只要言越誠心教授於我,對東聖之事毫不藏私,事後不主動反目,不與人出手傷我,我姜雲卿必以半師之禮待之。」

「西蕪不滅,言越不死,若違此誓,人神誅之。」

姜雲卿許下誓言的那一刻,很明顯的感覺到身上金蓮所在的地方猛的顫抖了一下,像是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突然湧入其中。

那金蓮頭一次未受召喚突然浮現了出來,那蓮心正中間的位置像是融入了血色一般,不斷閃爍著融入金蓮之中。

片刻之後,那蓮花驀的盛放,金光更甚。

姜雲卿有些好奇的伸手抓住金蓮,上下看了一眼:「以金蓮起誓,有什麼特殊的約束力?」

言越神色有些複雜,開口道:「涅火金蓮乃是活靈聖物,以血脈之力和活靈起誓,便等於立下天地誓言,一旦你毀諾,涅火金蓮便會反噬其身,而你體內的血脈傳承之力也會煙消雲散,徹底成為一個廢人。」

姜雲卿聞言頗有些好奇:「還有這麼神奇的東西。」

「那如若沒有活靈聖物的人,以血脈之力起誓也會應驗嗎?」

言越嗯了一聲:「凡修鍊之人,血脈之力和修為乃是重中之重,輕易不會有人以此起誓。」

他看著姜雲卿滿是好奇的把玩著金蓮,眼中卻沒有半點懼怕和後悔之意。

言越忍不住道:「姜雲卿,你就不怕?」

姜雲卿莫名抬起看著他:「怕什麼?」

見言越眉心緊皺的模樣,她似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扯扯嘴角將金蓮收起來說道:

「你也說了,這東西只針對背棄承諾之人。」

「我方才所說本就是真心的,只要你誠心誠意的教我,我必以半師之禮待之,而哪怕將來磐雲海迷霧消散,我也會竭盡全力的護你周全。」

「可一旦我毀諾,那也勢必是因為你毀約在前。」

「你既然都已經背棄了我了,就算是我殺了你,也不存在背棄誓言之說,那所謂的約束之力對我來說也沒什麼用處,我有什麼好怕的?」

言越聞言怔了怔,仔細一想好像也的確像是姜雲卿說的。

他看著姜雲卿理所當然的模樣,許久后才嘆口氣:

「姜雲卿,你如果生在東聖,定會前程似錦。」

明明他們之前有仇,甚至於他險些害死了她和君璟墨。

可她卻能不計前嫌,毫不猶豫的選擇對於她最為有利的一面。 夜帝霸愛小狂妃 第一百七十八章雷剛到來

隨後相互之間看了一眼,就同樣紛紛離開了。

「父親,我懷疑那羅無生有什麼強大的寶物,否則的話,他不可能修鍊的這麼的快!除此之外,那羅月筱如果沒有羅無生的寶物幫助,我不相信她能修鍊的比我還要的快!」待回到院落房間后,羅皓神色一凝,對著羅霍邱陰沉寒厲道。

「就算有寶物,他不給你,你還能怎麼辦,難道你還想要去搶?不要總想著這些,你現在要想的是,怎麼跟他們搞好關係。一旦關係好了,如果他真的寶物,自然會給你分享。」羅霍邱對於羅皓有些失望,如果羅皓能跟羅無生搞好關係,他們現在在羅家的地位,也不會這麼的尷尬。

另外修鍊的事情,雖然他的心中同樣有些懷疑,但是現在羅無生跟天荒神宮都有關係,根本不夠他看的。

就算現在,他們出去大喊一聲羅無生修鍊這麼快,是因為他的身上有寶物,大家一起去搶。

如果真的這樣說,在被別人當成傻子之前,就已經被滅了。

「父親,我知道了,我會跟羅無生他們搞好關係。」

羅皓雙眼深處寒芒一閃,接著對著羅霍邱知道的說道。

「你知道就好!」

羅霍邱對此,點點頭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