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元蘭站在陰暗處,手裡拿著一把槍,幫劉建偉觀察周圍的情況,片刻之後,劉建偉換好衣服走出,朝元蘭的方向看了一眼,下意識地壓了壓帽檐。

元蘭深吸一口氣,朝下一個潛伏地點移動,她選擇位於東南方向的一處小土坡,雖然比較遠,但那裡可以看到整個營地。她架好狙擊槍,通過瞄準鏡迅速找到劉建偉,只見他朝著一輛轎車走過去,元蘭打開耳機,提醒道:「你右手邊有兩個人,朝你走過來。」

劉建偉沒有回話,低著頭繼續朝前走,右手邊兩人果然發現劉建偉,笑道:「疤子,你不是在巡邏嗎?怎麼跑這兒來了?」

「我肚子疼,拿點紙,上大號。」劉建偉沒有轉身,低聲說道。

其中一人微微一怔,他對靶子很熟悉,雖然喝了點酒,大腦有點迷糊,但依然發現不對勁,沉聲道:「你不是疤子,你究竟是誰?」

劉建偉早就做好準備,整個人如同餓狼一般,朝那人衝過去,一記飛腿,直接將那人踹出五六米遠,另外一人想拔槍,劉建偉一記擺拳,擊中他的下巴,他騰空倒飛出去。

劉建偉踩住那個發現自己的人,壓低聲音道:「告訴我,埋在振興街的炸彈遙控器在哪兒?」

那人冷笑道:「我不會告訴你的。」

劉建偉拔出腰間的短刀,沒有任何感情砍掉了他一隻手,痛得他大聲嚎叫,冷笑道:「你們也就十多個人,我全部問一遍,難道還找不到結果?」

那人面色慘白,胸口被劉建偉踩了一腳,也不知斷了幾根肋骨,眼睛一翻,昏死過去。

耳麥里傳來元蘭的聲音,「你已經被發現,左前方有五個人想包圍你,另外左側十米處的越野車內,有個人拿著個黑色的箱子。我懷疑裡面是炸彈的遙控器,我先幹掉他,等下你過去看看。」

言畢,元蘭拉上槍栓,扣動扳機,子彈準確地擊中那人拿著箱子的胳膊,箱子落在地上,那人還想試圖去夠箱子,元蘭在箱子前方三十厘米處,打出了三四個彈坑,儘管知道這些人罪無可赦,但元蘭和劉建偉只求重傷,並沒有嗜血屠殺。

以元蘭和劉建偉的實力,可以兵不血刃的輕鬆將對方團滅,但他們有自己的準則,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會漠視生命。更何況這些人也是被人操控,本身也是身不由己。

十來分鐘之後,臨時搭建的營地,已經沒有能站得起身的人,一輛銀色的麵包車緩緩駛入,蘇韜從車內走出,黑金將蔡虎給推出來,摔在地上。

劉建偉和蘇韜打了個招呼,然後將黑色的箱子遞給蘇韜,道:「炸藥遙控器在箱子里,不過有密碼鎖,只有蔡虎知道。」

元蘭面色陰冷地說道:「如果蔡虎不回來,打不開這個箱子,炸彈也會一樣爆炸,他的心思也挺縝密,鋪好了後路。」

蔡虎被弄醒之後,蘇韜拔出一根針,刺入蔡虎身上的穴位,再次使用死神之拷。

蔡虎勉力堅持了一下,就報出了密碼,蘇韜順利地打開箱子之後,就看到一個遙控器正在讀秒。

「按哪個鍵,可以停止。」劉建偉拽著蔡虎的衣領,沉聲問道。

「綠色按鈕。」蔡虎表情很痛苦地說道。

劉建偉深吸一口氣,準備按動那個綠色按鈕,蘇韜皺眉道:「慢著。」

劉建偉狐疑地望了蘇韜一眼,「怎麼了?」

蘇韜道:「我不相信他的話。我先給振興街那邊打個電話。」

蔡虎儘管在死神之拷的逼迫下,說實話的可能性很大,但誰也無法保證他會不會撒謊,萬事得小心謹慎才行。

言畢,他給正在振興街等待消息的江清寒撥通電話,「遙控器已經找到,但是我現在無法確定哪個按鈕可以停止炸藥引爆。你們要儘快疏散群眾,我馬上趕回來。」 半小時之後,蘇韜、劉建偉等人帶著那群犯罪團伙抵達振興街,外圍已經拉起了防護線。

縣委書記喬榮和縣長杜平都在現場,所有人的神色都很緊張。

喬榮現在心情也極度糟糕,他沒想到事情會發生如此變化,原本以為不過是一起火災,背後竟然還潛藏著這麼大的陰謀,一旦振興街發生爆炸,自己這縣委書記也別幹了。

喬榮心知肚明,自己成了別人手中的槍,所以內心的焦慮,不比杜平少多少。

江清寒見蘇韜安然無恙歸來,輕鬆地笑道:「你能安全回來太好了。」

蘇韜搖頭道:「事情還沒有解決,雖然拿到遙控器,但不確定哪個鍵是終止按鈕。」

杜平見蘇韜歸來,還帶著被控制的犯罪分子,緊張地問道:「現在情況如何?」

蘇韜打開箱子,裡面是一個簡易的遙控器,按鈕很少,比電視機的遙控器還簡單,他苦笑著說道:「這是可以引爆或者終止炸藥的遙控器。蔡虎說,綠色按鈕可以停止爆炸,但我不相信他的話。」

「那現在該怎麼辦?」杜平焦慮地說道,「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再過一個多小時,就得爆炸了。」

蘇韜苦笑道:「要不你選擇一個按鍵?不是紅色,就是綠色。」

杜平將遙控器拿在手中,如同燙手山芋,猶豫半晌,苦笑道:「我不敢嘗試。一旦爆炸,周圍的建築物都會變成廢墟,老百姓的財產將得到難以預計的損失。這條街位於寶郵縣的老城區,被這麼炸過之後,變成不毛之地,哪個開發商還敢接手?」

蘇韜從杜平手中接過遙控器,道:「還是交給我來處理吧。」

杜平疑惑道:「你準備怎麼辦?」

蘇韜掃了一眼蔡虎所在的位置,低聲道:「這是場心理戰。」

蘇韜有點口渴,找了一瓶礦泉水,瞬間喝了半瓶,然後找到蔡虎,跟江清寒要了手銬的鑰匙。

江清寒道:「你打算做什麼?」

蘇韜指了指炸藥掩埋地,道:「我帶著他去炸藥現場,然後在那裡問他哪個按鈕是終止鍵。」

江清寒眼中露出驚愕之色,道:「你這是瘋了嗎?」

蘇韜搖頭苦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人面對死亡,都會恐懼,蔡虎雖然經過專業的訓練,但也是個人。面對生死抉擇,他肯定會表現出自己內心的真實情緒和想法。」

「你這是拿自己的生命作為賭注。」江清寒皺眉道。

「我沒那麼傻,我只打算確定是哪個鍵,不會在那裡引爆炸彈的。」蘇韜笑著說道。

江清寒複雜地嘆了口氣,低聲道:「既然如此,我跟你一起去吧。」

蘇韜搖了搖頭道:「那不行,多一個人前去,蔡虎就覺得,死了也能多找一個墊背的,沒法將他逼到絕境。」

江清寒突然覺得自己幫不上任何忙,道:「那你千萬小心。」

江清寒對蘇韜很信任,知道自己的徒弟一定有解決的辦法。

冬日深夜,氣溫微寒。

蘇韜推著蔡虎往C*4炸藥的地方前進。

蔡虎不解地瞄著蘇韜,「你打算做什麼?」

蘇韜笑道:「你不是說綠色按鈕是終止鍵嗎?我帶著你一起去證實一下,你是不是在說謊。」

蔡虎強作鎮定地笑道:「我已經落在你們手中,還有必要說謊嗎?我對天發誓,絕對沒有撒謊。」

蘇韜嘆氣道:「像你們這群人,殘暴歹毒,不能用常人的心理揣度。發誓等於放屁。」

言畢,蘇韜想起那六個無辜死者,朝蔡虎狠狠踹了一腳,蔡虎踉蹌幾步,摔得滿臉是血。

蔡虎心中卻在暗自冷笑,勉強爬起來,繼續往前走。

很快抵達埋了一地炸藥的那間屋子。

蔡虎突然興奮起來,哈哈大笑道:「真是開心啊,沒想到我蔡虎也能青史留名。」

「你留的是臭名和惡名。」蘇韜冷笑道。

蔡虎有些瘋狂地笑道:「左右不過死,能讓世界知道我的名字,難道不是一件壯舉嗎?只可惜原本可以讓不少人跟我一起陪葬,卻被你們識破了。」

蘇韜搖了搖頭,目光落在角落裡的一根水管上,然後將他的手銬打開。

蔡虎驚訝道:「你放了我?」

蘇韜沒好氣道:「好不容抓到你,我吃飽了撐著,還能放了你。」言畢,他將蔡虎銬在了水管上。

蔡虎緊張地問道:「你想做什麼?」

蘇韜冷笑道:「炸藥是你埋的,如果炸藥被引爆,讓這邊變成廢墟,那也得讓你這個始作俑者,感受一下自己傑作的威力。」

蔡虎驚恐地望著蘇韜,疑惑道:「你準備把我綁在這裡,然後啟動炸藥?」

蘇韜哈哈大笑道:「你說漏嘴了,綠色按鈕不是停止鍵嗎?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怎麼會啟動炸藥呢。」

蔡虎愣了愣,笑道:「你是在試探我?」

蘇韜點了點頭,聳肩道:「沒錯,我先將你綁在這裡,然後十分鐘之後,會按綠色鍵鈕。如果你說的是真話,不那麼你不會死,但如果你說的是假話,就會為謊言付出代價。」

蔡虎不屑地笑道:「我說的當然是真話,那你就試試吧。」

蘇韜走到蔡虎身邊,試了試水管的結實程度,道:「挺牢固的,你是逃不了的。」

言畢,他朝蔡虎瀟洒地擺了擺手,然後走出了房子。

大約兩分鐘之後,蔡虎開始拚命地掙扎,試圖從水管上掙脫,他目光盯著顯示器,計算著時間,蘇韜什麼時候會按動鍵鈕。

水管真的很結實,蔡虎耗盡全身力氣,大汗淋漓,面色變得慘白,但身上到處是傷,根本無法逃離。

終於蔡虎放棄逃脫,他發現死亡正在慢慢逼近自己,突然胯下一涼,他意識到自己又失禁了。

蔡虎回想自己的人生,殺人如麻,何嘗如此憋屈,一日之內,兩次被整得大小便失禁?

十分鐘終於過去,蔡虎閉上眼睛,幾個呼吸之後,沒有任何反應,蘇韜從外面走了進來,上下打量著蔡虎,冷笑道:「好不容易把你洗乾淨,沒想到你又把自己弄臭了。」

「你在耍我?」蔡虎惡狠狠地盯著蘇韜。

「是啊,如果不把你逼到絕境,你如果能說真話呢?」蘇韜淡淡笑道。

「我本來就是說的真話,那個綠色按鈕是停止鍵。」 冷血總裁別鬧啦 蔡虎咬牙切詞地說道,心想自己什麼都沒說。

「是嗎?」蘇韜掏出那個遙控器,用手指朝綠色按鈕按過去,只見蔡虎雙股打顫,幾乎要精神崩潰。

蘇韜搖頭,冷笑道:「你雖然嘴上什麼都沒有說,但你的身體出賣了自己,或許你經過很好的訓練,但面臨死亡的威脅,身體會情不自禁地做出本能反應。我現在很確定,紅色按鈕才是終止這次爆炸的正確選擇。」

蔡虎癱軟在地上,低聲嘆氣道:「你贏了。」

蘇韜找到答案,將蔡虎從水管上解脫,然後重新銬好,拖到了警戒線外。

江清寒緊張道:「有結果了嗎?」

蘇韜笑著點了點頭道:「紅色按鈕。」

江清寒低聲道:「你確定?」

「沒錯。」蘇韜將剛才蔡虎的反應說了一遍。

江清寒搖頭苦笑道:「光靠這些就認定紅色按鈕,恐怕不行吧,那幫人不會承擔責任的。」

蘇韜看了一眼杜平和喬榮及那幫政府官員,淡淡笑道:「所以我來做選擇吧。」

話音剛落,他直接朝紅色按鈕按下去。

江清寒被蘇韜突如其來的決定嚇了一跳,驚訝地捂住了嘴巴。

蘇韜不是裝腔作勢,而是真按了下去。

一瞬間,江清寒發現自己的世界彷彿時間停止,她發現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直跳。

蘇韜膽子也太大了,一言不合就按動按鈕,如果選擇錯誤,那豈不是他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如此一來,蘇韜大好的前途就徹底完蛋了。

一時之間,無數思緒在江清寒的腦海中不停翻滾。

也不知過了多久,什麼都沒有發生。

江清寒瞪大眼睛,道:「成功了?」

蘇韜看了一眼遙控器上的紅色數字不再跳動,笑道:「應該是成功了吧。」

後宮之君心叵測 江清寒感覺渾身輕鬆,這件足以震驚全國的案件,在這麼刺激卻又平靜的情況下迅速結束了。

「你實在太大膽了。」江清寒有點后怕地說道,「如果按鈕引起爆炸,那麼你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蘇韜搖頭解釋道:「如果由政府那邊的官員商議,決定選擇那個鍵位,肯定要扯皮很長時間,黃花菜都涼了,還不一定有結果。既然對自己的判斷有信心,為什麼不快刀斬亂麻呢?」

江清寒無奈苦笑道:「你太衝動了。」

武義神湖 蘇韜幽默地笑道:「對於別人而言,衝動是魔鬼,但對於我而言,衝動是天使。你也知道,我的運氣一向都很好,受到命運女神的眷顧。」

江清寒嘆了口氣道:「杜縣長,他們還蒙在鼓裡呢,趕緊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吧。」

蘇韜搖頭笑道:「等會兒再告訴他們吧。看別人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其實挺爽的。」

「這是什麼惡趣味?」江清寒沒好氣地白了蘇韜一眼,隨後笑靨如花道。 項明濤躺在酒店鬆軟的床上,左右各躺著一個網紅,作為一個定期更換女伴的大少,這種生活讓他覺得有些麻木和空虛。

項明濤光著上身下了床,來到浴室先放了一泡尿,然後對著鏡子照了照,圓臉、塌鼻、細眯眼,髮型蓬亂,標準的屌絲樣貌,但那又如何,自己有一個好老子,所以自己的生活可以吃穿不愁,盡情享受。

「項少,你的電話。」其中一個女伴揉著惺忪的睡眼,依靠在衛生間門口,慵懶地說道。

項明濤接過手機,見是個陌生號碼,下意識地皺了皺眉。

項明濤關上了浴室的門,坐在馬桶上,皺眉道:「誰啊?」

裡面傳來顧林的聲音,「項少,是我的。」

「顧秘書長,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項明濤奇怪地問道。

其實,何止是晚,現在已經是凌晨兩點左右,項明濤習慣夜生活,加上兩個網紅女伴特別纏人,所以此刻才沒有睡。

顧林嘴角苦澀,語氣凝重地說道:「大事不好,強平酒店用品廠火災的事情,出了問題。縱火犯已經被抓到。」

項明濤內心一驚,皺眉道:「怎麼可能,我下午還……」他意識到自己差點說錯話,連忙道,「我下午還聽說,那是個意外事故,怎麼還有縱火犯?」

顧林暗嘆了一口氣,他原本猜測項明濤可能是背後指使縱火之人,提醒道:「千真萬確,現在寶郵縣已經亂作一團,在振興街還發現了一個炸藥堆,足以炸平半個寶郵縣城。」

顧林的話稍微有些誇張,但相差不遠。

項明濤得知這個消息,也是被嚇了一跳,他的確指使蔡虎去振興街縱火,但沒有讓他在振興街埋炸藥啊。

項明濤皺眉道:「原來是這樣,謝謝顧秘書長告訴我這個消息。不過,振興街沒有出事,我們原本的合作還是可以繼續執行。我剛才已經跟我父親通過氣,因為寶郵縣政府這邊很有誠意,我們願意以簽署投資協議,明天就可以簽合同。」

顧林搖頭苦笑道:「恐怕沒那麼簡單,現在市刑警隊正在展開調查,查找與縱火犯有勾結的團伙。至於振興街的投資項目,要等案件查明之後,再商議了。」

顧林現在也很緊張,這件事他在項明濤和喬榮之間穿針引線,充當傳話筒,如果項明濤真出現問題,會不會牽連自己?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