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我求助似的看向龍傑,畢竟我覺得龍傑還算是個智商在線的,可是龍傑都沒搭理我,反而是好奇地對著身體正在快速恢復的崔炎問道:「你就是影襲家族的人吧?看你的體質,難道你的影襲血脈還沒有覺醒?」

影襲家族?

什麼是影襲家族?

我現在是真的聽得一臉懵逼了,反觀崔炎,他對著龍傑直接點了點頭,回答道:「嗯,您說的不錯,我確實是影襲家族的人。但是有一點您想多了,現在影襲家族已經近百年都沒有出現過能將血脈覺醒的人了。我只是比較喜歡研究一下歷史,對龍語有著一點研究。」

龍?

難道剛剛我們老媽的對手真的是一頭龍?

龍這個字眼已經出現過很多遍了,就是我再不相信現在也只能相信了。

難道說龍還存在嗎?

我這亂想,龍傑則和崔炎繼續交流道:「沒想到啊,我看你是利用了五行靈陣再加上影襲家族的秘法模仿成一方龍王然後把那頭龍給嚇跑了。我有點好奇你到底和它說了什麼,從實力上來看,它也是一方龍王啊!雖然說神智不怎麼清晰,但是本能還在。同為龍王,你是怎麼嚇到它的。」

崔炎撓了撓頭髮,回答道:「我和他說他媽叫他回家吃飯,而且有人把他給綠了。說實話,我會的龍語就這麼兩句,這下子是全用上了。」

汗!

全場汗!

我剛剛還以為崔炎實在開玩笑呢,沒想到他說的居然還是真的!

神醫她穿成了惡婦 人家堂堂龍王,就讓你一句你媽叫你回家吃飯和你老婆把你綠了就給騙走了?

你是有多不把人家的智商當回事啊?

不對,重點應該不是這個。

重點是你為什麼學龍語你就學這麼兩句啊,崔炎,你學這個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啊?

在這種場合下,我覺得崔炎沒有開玩笑。

嗯,我被崔炎的不要臉給驚到了。

讓我有點佩服的是龍傑不為所動的表情,龍傑非但一點都不驚訝,甚至還讚賞道:「不錯不錯,你們隨機應變的能力不錯。幸虧有了你們的幫助,我們才能這麼簡單的解決問題。聯邦會記住你們的功勞的。」

龍傑說完看向我們老媽,對我老媽請求道:「樂音夫人,您能否把樂天先放下來,我有話要和他說。」

我家老媽絕對有當天然呆的潛質,現在才反應過來她手裡還一直提溜著我們呢。

聽完龍傑的話,我家老媽連忙把我放了下來,然後龍傑點點頭,對身邊的人隨意地揮了揮手,淡然道:「都散了吧。」

另類保鏢:龍潛都市 話音一落,我眼前刷刷過去好幾道光,然後這全場也就剩下了我和龍傑兩個人。

就在這沒人的時候,龍傑的嘴角這才露出一個無奈地苦笑,我看龍傑隨意地找了塊石頭就坐了下來,我忍不住好奇的問道:「龍傑,難道龍真的存在嗎?」

龍這種虛無縹緲的生物,即使是在這個修鍊者的世界,它也是上個紀元的產物。

現在突然出現一條龍,這實在是超乎了我的想象。

可龍傑卻點點頭,回答道:「如你所見,龍確實是出現了。但是這不是出現的第一條龍,第一條龍是出現在戰場上,就在前不久你的父親即將獲得勝利的戰場上。」

戰場?

前不久龍傑還和我說我爹戰敗了呢。

聽現在龍傑這意思,我爹輸是因為龍的出現才輸的?

龍傑得虧不是那種非要吊胃口才會告訴你事情真相的人,我得好奇心馬上得到了滿足,龍傑繼續說道:「本來那場戰爭在你父親的指揮下馬上就要獲勝了,但是我們的補給線上卻突然出現了一條龍,這條龍的實力沒有你剛剛見到的那一條那麼強,但是對我們的補給隊伍卻足夠造成極強的破壞了。補給線受到破壞,身處前線的你的父親被迫撤退,精靈和蜥蜴人趁此機會攻擊以至於我們人類才一敗塗地。」

「這次我回來,一則是為了這場比賽。其次就是為了調查龍出現的真相,最近我已經有了一些眉目,今天這場比賽就證明了我的猜測。在我們人類聯邦之中,一定有一部分人或者一個組織和另一個神秘的勢力有關聯。根據我剛剛和這條龍的交手來看,這條龍並沒有完全重生,它只是恢復了行動能力和一些本能罷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還真不一定能擋得住它摧毀城市。」

錦繡良醫 聽到這我算是明白了,原來這裡面還有這麼多事情的嗎?

想到這我就有點惱火了,直接說道:「合著您老都有思路了,然後讓我們這幾個人去給你膛雷是吧?」

可是讓我意外的是龍傑卻直接點點頭,說道:「我承認,我確實是有這個想法。但是我也沒想到會出這種事情。樂天,我現在要告訴你一件事,你記住,這不是請求,而是命令。」

說到這,龍傑的表情變得非常嚴肅。

我愣了愣,說道:「你先說。」

雖然就三個字,但是我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

你先說,答不答應我再看。

別說是命令了,你要是對我沒好處,你就是強迫我我都不幫你乾的。

我就這個性子,寧佔便宜不吃虧,剛剛為了幫你們我可是搭上去多少東西,換成金幣的話恐怕摞一起比我都高了,這賬我還沒和你要回來呢,你現在說讓我幫你辦事,還是命令,你覺得我能好好打贏嗎?

說實話,有時候我挺喜歡我這性格的。

雖說遇到事情之後會各種糾結,但是事情一結束,我能會快速地變成最初的我自己。

一直以來我的生活態度還是不錯的,教訓我記著,以後我改正。

但是幹什麼都不能影響我本來的生活節奏。

可能沒心沒肺這詞就是專門形容我的。

龍傑一聽我這話就無奈地搖搖頭,說道:「整個人類聯邦,除了你沒人會和我這麼說話了。我家那口子也最多是打我一頓,但是人家還要臉,你這連臉都不要了。你就想想,我和你認識這段時間以來我坑過你什麼?你又從我這裡掙了多少錢了?到現在你還這麼防著我?」

我擺了擺手,無所謂地說道:「一碼歸一碼,這要是你讓我現在就自殺,那你說我死還是不死?這年頭,相比較於磕過的頭拜過的把子,我更信簽過的合同。那種叫你不要在意細節的人,真的,咱們得離他遠點,否則他天打雷劈的時候會連累到咱們。」

我這叭叭叭地就差說個曹雲金相聲了,結果龍傑擺了擺手,不耐煩道:「得得得,我也不和你繞彎子了。我現在正式通知你,你已經從學校畢業了,而且你正式成為了一名靈科系教授,這是聯邦的任命。當然,你不需要授課,你要做的就是繼續你的研發。而且,康孝公司最近的動態我也知道了,政策上我會給你開燈的。在半年之內,聯邦要全面組建一支以你的靈科系武器為主的部隊以應對現在戰事不利的局面。樂天,這對你來說是一個發財的機會,能不能抓到這個契機就看你的了。「

聽龍傑說完我這眼睛一下子亮了。

確實是如龍傑所說,現在人類聯邦節節敗退已經是只能固守邊關,想要解決現在不利的局面,在將帥方面有我爹在完全沒有提高的餘地,其次也就是士兵的戰鬥力了。

我的靈科系武器能讓我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來參加修鍊者之間的戰鬥就已經足以證明靈科系武器的強大。

戰爭,武器一直都是一個雙聲詞。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就是在官方的庇護下做一個武器販子。

沒有危險但是又能獲得暴利!

而且最主要的是,我他喵的居然不用上課了!

我終於是完成了我這輩子畢生的夙願,我終於是再也不需要去那個名為學校的地方了!

學習?

學個屁!

在我這麼久的努力之下,我終於是擺脫了學校,擺脫了學生的身份。

嗯,同志們,我們的革命成功了。

咦,好像不對啊。

一開始我不是想當個學渣來著嗎?學渣的話又怎麼能當教授啊?

同志們,我們的革命,好像失敗了。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好歹是不用上學並且可以去掙小錢錢了。

龍傑誠不欺我,他確實是從來沒坑過我。

我正要答應呢,龍傑繼續數道:「聯邦不光光會繼續給你提供研發資金,而且會給你更多的錢。康孝公司因為有一部分也算是我的產業,所以你不用擔心康孝公司的材料問題,材料繼續由聯邦解決。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繼續研發。」

這感情好啊!

那我現在就是人在家中坐,錢從天上來啊!

果然啊,果然知識是金錢的第一生產力。

有腦子掙錢是真的簡單啊。

不得不說,龍傑給的條件實在是太好了。

最主要的是我不用管事啊,武器這面有龍傑派來的殭屍臉和別人,我只需要提供圖紙和我的簽字,而康孝公司的民營業務又是拉姆姐全權打理。

嗯,我就是掙錢掙得最多但是活乾的最少的那種人。

嗯,想一想未來的生活,我就覺得我好像步入了天堂。

這次我連忙點點頭要答應下來,如果龍傑再給我什麼優惠的話,我這臉皮就是再厚恐怕也不好意思了。

「行……」

我才剛說一個字,龍傑就伸手示意我不要說話,龍傑繼續說道:「但是我有一個條件,樂天,你必須要設計出一種可以讓普通人對抗龍的武器!時間給你五年,五年之內,你必須設計並製造出來,如果沒有達到我的要求,那麼給你的一切優惠全部取消,康孝公司也別想存在下去。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果你沒有研發成功,五年之後聯邦可能就蕩然無存,你所有的一切也會消失,你自己想一想吧。」

說完,龍傑的身體直接消失在原地,連給我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這尼瑪就是身份上的差距啊,人家叭叭叭地說了一大堆,結果我這連個反駁的餘地都沒有。

不得不說龍傑確實是個聰明人,他知道他掌控著康孝公司的命脈,現在的康孝公司也只是剛剛起步,我這個背後老總說實話也只是有著發展潛力而已,硬實力和人家還是不對等。

再加上人家也有股份啊。

總而言之,龍傑掐准了我一定會答應,確實,以我的性格我是肯定不會放棄這麼一塊大的蛋糕。

即使條件確實有點苛刻,但是我現在可是有著五年的時間。

五年,夠我做許多事情了。 可千萬別把我當成我就打算掙五年錢然後就跑路那種人,我又不是搞房地產的,絕對沒有那麼變態的說。

我個人還是很相信拉姆姐的,五年的時間,足夠她把我的康孝公司發展成為能影響到這個世界的層次的大集團。

畢竟我們背後好歹是有聯邦主席撐腰的,就是拉姆姐有些決策失誤的地方也根本沒有任何影響。

也就是說,從此以後,我夢想中花錢花到手抽筋的美好生活就要來臨了。

雖說,我覺得事情的發展會在我的意料之中。

可是……

三年後。

嗯,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空氣清新的早晨。

我在搖晃之中睜開朦朧的睡眼,一臉懵逼地透過馬車的窗戶看著又是一天新的黎明。

迷糊之中又一次想到龍傑在三年前跟我說的話。

在這一刻我才發現,龍傑不愧是聯邦主席。

五年的時間,恐怕他都給我安排的滿滿的,幾乎沒有任何一點偷懶的時間!

用一個很簡單的對比。

在上學的時候,正常情況下七點半上課,我怎麼說也能睡到七點二十五去。

看看現在,這一年來我基本睡覺的地方也就是這個馬車了。

而我之所以這麼悲慘,完全因為龍傑沒有給我留下一點偷懶的時間,按照龍傑的話來說,五年的時間,有三年是給我研發的,有一年是給我經營公司的,最後那一年龍傑說他還沒有決定好,所以等到時間了再告訴我。

嗯,我現在就是在龍傑計劃之中的第四年。

我真的是去年買了個表的,我他喵為了偷懶專門把經營公司的所有決策權全部都交給了拉姆姐,隨著公司的營業額在逐步擴大,雷姆姐也加入了公司的管理層面。

本來我這是無事一身輕,可是我們的龍傑主席非說我不能不管公司的事,而且還說什麼為了讓我能有一個更好的休息,所以就讓我代表公司去人類聯邦各地簽各種各樣的字,出席各種各樣的活動。

上過學的人都知道,簽字啊,出席活動啊都是最麻煩的,每次都是一就最後那麼一小件事關鍵,但是之前總要搞什麼文藝匯演啊,才藝展示啊。

嗯,我上輩子的那個系就是這種的。

整整一個系都沒幾個女的,還非得讓一幫大老爺們跳什麼啦啦操,節目倒是搞得挺多的,結果到最後看都沒幾個人在那看。

最關鍵的是還不讓你玩手機!

學生會那群老師的舔狗還一直拿個小本本記人。

一說就說多了。

總而言之,出席活動啊什麼的是最麻煩的,尤其是我家可愛的龍傑主席還不讓我把我的身份給說出去,對外我的身份也就是一個垃圾公司的高管。

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就已經是很牛逼的了。

但是一個公司的高管在很多達官顯貴面前其實也就能算有資格說幾句話的那種。

龍傑美其名曰說我研究的辛苦了,讓我花著公款出來旅遊。

嗯,旅遊的感覺我倒是沒找到,我現在到覺得馬車這個小盒都快成我永遠的家了。

「唉……」

看著黎明,我無奈一嘆,然後對車外問道:「黎雪,幾點了?」

「哎呦,哥,你醒了?」

嗯,這一次在某兩個蘿莉的強烈要求下,我被迫還是帶上了她們,根據她們兩個的說法,我一個普通人出門在外不安全,她們跟著我能保護我,保護沒保護得了暫且不說,但是由於我們是一月份出發,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了,我們已經走了很多地方了,所以說現在當地的氣溫已經有點偏涼了,然後這兩個蘿莉半強迫著我給她們買了很多東西。

我就有點蒙圈了,我一個普通人還沒說冷呢,你們兩個修鍊者是怎麼感覺到冷的!

鶯鶯傳 還有,冷你們買厚衣服啊!

你們買裙子是怎麼回事!

嗯,黎雪已經出現了,另外一個蘿莉已經不用猜了,蘇靈兒在車外會對我說道:「現在五點半了,怎麼了?有事情嗎?」

你看!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