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不管是之前的微笑還是現在的問號,絲毫沒有任何的溫存。

而在這一刻,林雪初也終於知道了對面那人為什麼要發那張跟自己一模一樣的朋友圈了。

就是為了要諷刺自己!

這是林雪初結合著這個人跟自己的聊天語氣以及表情得出來的結論。

想明白這點后,林雪初想知道,這個人為什麼會對自己有著這麼大的誤解?

從一開始到現在,他的這些行為舉止是為了讓自己發現什麼?

顧靖卓的迷惑行為林雪初百思不得其解。

「怎麼樣了雪初?」方嫻柔探過身子問道。

林雪初搖了搖頭,「我還是把他刪了吧。」

對面這人,明顯就不待見自己。

「別管他了,我突然覺得沒意思了。」方嫻柔本來以為在自己的那些話下,對面的人直接會暴走,然後就會引發一場衝突,這樣的話,正好可以讓自己的心情放飛。

肆無忌憚的跟對面的人說道說道。

沒想到,這人非但沒有按照自己想的那樣做,還這麼的冷漠!

現在的方嫻柔跟林雪初其實是一樣的心態,那就是都覺得其實是自己這邊做錯了。

林雪初跟方嫻柔面面相覷,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了。

方嫻柔堅持著讓林雪初不要刪除這個人,「萬一後面他覺醒了來給我們道歉,我們錯過怎麼辦?」

……

又是一個沒有睡意的夜晚。

顧靖卓反覆的看了自己跟林雪初之間的交流,一種暖意就這麼慢慢的在周圍的空氣中散著,不想去破壞這樣的暖。

「顧教授,你還是早點睡覺吧。」金漸離打著哈欠對著顧靖卓說道,「明天我們還要事情要做。」

顧靖卓點頭,「那你先回去,明天見。」

在走出去之前,金漸離對顧靖卓道,「顧教授,有些事情您就讓它順其自然的發生就好了。」

顧靖卓抱著手機,已經成為了一個網癮少年。

金漸離早就習慣了這樣跟平時在社會上展現出的身份不符合的顧教授,在出門之前,悄悄的拍了一張顧靖卓的照片。

金漸離走了,牆上的時鐘指著的時間是凌晨的三點半。

終於,在顧靖卓下定決定要把手機拿開的時候,忽然直接,門被敲響了。

顧靖卓走到了門口

,「誰?」

沒人說話,顧靖卓把眼睛放在貓眼上看著外面。

金漸離又回來了。

在打開門的那一瞬間,金漸離趕緊走了進來,然後把門給關上了。

顧靖卓有些不知所以,「你……」

說著,顧靖卓看了看四周,「是不是把什麼東西落下了?」

金漸離把自己的口罩和帽子摘了下來,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后道,「教授,我發現一件事,要告訴你。」

對面的人很焦急,顧靖卓趕緊到了一杯水給他,然後道,「你想說什麼?」

金漸離接過水後幾口喝完了它,然後擦了擦嘴,「我想說,顧教授,我剛剛在出去的時候,看見了有人拿著相機,把我拍了進去。」

「在哪個地方?」顧靖卓皺著眉頭問。

金漸離指了指後面然後道:「剛剛出門,我就感覺我的視線被什麼刺了一下,定睛一看,對面就有黑影閃過,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顧靖卓走到門口,把安全鏈給帶上後轉身,「你進來的時候那個人還在嗎?」

金漸離搖了搖頭,然後道,「現在他可能躲在暗處,我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

「沒關係,你先別出去了,現在就呆在這裡。」顧靖卓心中隱隱知道是誰策劃的這件事,但是現在還沒有具體的證據。

再說,那個人跟蹤自己來到y國,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自己的行蹤一直都受到了什麼人的監控。

以前也有過這樣的事情,不過後面顧靖卓一直都在實驗室,沒有機會跟外界的事物進行接觸。

所以最後,那個跟蹤自己的人首先消失了。

那個時候那些人監視自己的原因是自己關於時空機技術的發現。

為了讓顧靖卓跟他們合作,於是便派人來壟斷這一實驗。

「我們的意思是,把核心技術交給我們,不給國家。」一通電話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時候給打來,顧靖卓聽到裡面的聲音后道,「我拒絕。」

只是聽了那一句話,顧靖卓就掛斷了電話,那個時候,顧靖卓並不知道自己的助理跟那些找自己要核心技術的人是一夥的。

從罪惡王冠開始的無限綜漫 於是對助理道,「對於時空機的研製,對外不予說明,開始秘密進行。」

這個決定是顧靖卓在一個瞬間之內下定的決心。

以前顧靖卓把一腔熱血給了自己的實驗,從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些問題。

前助理在聽了顧靖卓的話後點頭,「我知道了。」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 但是後面,顧靖卓發現自己關於時空機的研製技術非但沒有任何的被守住,而是到了整個寧國都知道的地步。

接著,各種各樣的電視節目以及科學論壇都邀請顧靖卓說出自己的這一想法。

那個時候,顧靖卓並沒有懷疑自己的助理,只

是覺得這件事以別的什麼途徑得到了泄露。

助理許默跟顧靖卓是同期畢業的,跟顧靖卓一起進了國家實驗室。

一開始顧靖卓並不習慣自己身邊有個助理的存在。

但是之後,在許默幫顧靖卓把實驗室里的所有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條的時候,顧靖卓才開始認同了助理的身份以及他的存在。

於是在這個時候,顧靖卓便開始把自己的一些除實驗之外的事情給了許默。

許默道,「可是教授,這是國際性的論壇,您這樣讓我去合適嗎?」

顧靖卓的意思是讓許默用自己的身份去參加那些學術會議,其實那段時間的顧靖卓把自己的生活重心都放到了實驗上,再加上平時的顧靖卓對於這些身份什麼的看得並不重,只要有人可以經營好它或者是熱愛,那麼就都可以去做。

於是許默便開始成為了另一個顧靖卓。

顧靖卓沉浸在自己的實驗世界里無法自拔。

(本章完) 直到時空機出事的時候,顧靖卓才反應過來這些年裡,許默到底在自己的身邊做了什麼。

在從時空機進去后,顧靖卓一瞬間的念頭被瓦解,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做什麼了。

以前的顧靖卓相信自己身邊的每一個人,但是在發現自己被助理跟白晉陷害以後,他開始想一些實驗之外的事情。

像如,在自己每次對許默說「你替我去吧」的時候,後者臉上的表情。

不僅僅是興奮。

再像如,之前在白晉到實驗室找自己的時候,許默跟他之間的眼神交流。

在終於回到現實世界中以後,顧靖卓才發現自己對於這些事情看的並不太重。

有些人既然選擇了這樣的生活,那麼必定有他們的理由。

只是以前的自己不屑於關注而已。

白晉給顧靖卓規劃了一個很好的未來:等我將整體改變后,成功的成為君主,我將把整個國家的所有資源都歸在你的名下。那是一個很好的未來。

在第一次聽見白晉說這些話的時候,第五十五代時空機正在試驗的狀態。

毒愛強歡:總裁,手放開 一開始的顧靖卓並不關注白晉究竟想做什麼,所以天天來自己的實驗室。

久而久之,顧靖卓便把白晉當成了一個常客。

國家實驗室不允許外人進入,但是白晉卻有著自己的能力,甚至有段時間,顧靖卓剛從實驗室的房間里走出來就見到了他。

白晉跟許默的存在讓顧靖卓覺得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或許還會有一兩個朋友的存在。

可以一起聊一些事情,關於顧靖卓自己的熱愛。

而在跟這兩個人交流的時候,顧靖卓也可以看見自己之外的一些思想。

但是這一切都是因為白晉忽如其來的野心。

那段時間,顧靖卓有了一個猜測,或許,白晉的到來就是為了時空機。

曾經的白晉在顧靖卓的第五十六代時空機前開口,「如果這項實驗技術成熟,待我成了最高統治者,我會為它正名。」

那個時候的白晉眼裡都是火焰,顧靖卓聽了這話回答道,「這只是我目前的興趣研究,沒有想過用於國家。」

「不!」白晉把目光從時空機身上移到了顧靖卓的身上,「這將是本世紀最偉大的發明,沒有之一!」

白晉的視線熾熱,看著時空機就像看著世間最珍貴的寶貝,「我將用我的一生為它正名!我說了靖卓,我會是一個很好的統治者。」

那個時候在顧靖卓的心中多了一個疑問。

什麼是很好的統治者。

白晉所想的這些事,是真的可以實現的嗎。

顧靖卓在平時並不會太多的關注自己以及實驗之外的事情。上學的時候因為政府的教學政策會讓顧靖卓去思考,為了這個社會的未來,應該需

要一些什麼樣的價值觀。

顧靖卓想過自己跟國家之間的未來,是共同進退的。

寧國政府雖然有著自己的問題,但是顧靖卓是有過一個願望,那就是不再讓整個國家的人民因為政府的一些爭執而有著什麼樣不好的想法。

以及對整個社會的影響。

這是顧靖卓害怕的事情,也是他不敢去接受的。

實驗的未來是為了整個國家。在畢業之前,顧靖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后便開始把自己的理念直接規劃在了這個方向上。

而之後遇見的一些人,所做的一些事讓顧靖卓對參與整個國家的未來有了堅定的理想。

顧靖卓想的是自己可以依靠著寧國政府,然後為了整個寧國的人民貢獻一些事情。

這是顧靖卓一直以來的計劃以及長遠的規劃。

殿下請許我一世獨寵 看慣了實驗室歷來的,為了寧國人民的幸福未來而奮鬥的思想。

在不知不覺中,顧靖卓的思維變融合進了國家實驗室。

寧國的未來就是自己的未來。

自己科研的未來是為了整個寧國的人民。

這是顧靖卓心中至高無上的家國情懷,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有著什麼樣的變化。

也不會輕易的去否定自己曾經構建好的這些事情。

但是現在。

顧靖卓終於把目光從時空機的身上抬了起來,看著眼前的白晉的時候,顧靖卓有著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在整個周圍的世界都在對你說著,你的未來是融入這個國家。

但是在這個時候偏偏有一個不一樣的聲音開口:我要的是去統治這個國家。

所以,這個時候,顧靖卓覺得自己一直以來的價值觀念就這麼受到了一個很大的衝擊。

「怎麼了靖卓?我說的這些難道不好嗎?我所給你展現出來的整個未來,你難道不會心動嗎?」

顧靖卓站在原地沒有動,對上眼前人的視線后開口,「這是你想要的未來?你想成就什麼?或者說,你想得到什麼?」

「我覺得你這樣問我真的很奇怪!你說我可以得到什麼?你說,我可以成為什麼?誰不想用自己的能力去統治整個國家?現在的政府情況民眾看不到,連你也看不到嗎?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中,政府的無作為你不是不知道!」

「我希望我能用我自己的努力去幫助寧國。」顧靖卓很平靜的說。

白晉點頭,「對啊,我沒有否認你,我沒有不讓你去用你的能力去幫助整個國家,我也……」

「這件事我不會去考慮的。」顧靖卓把手放在旁邊時空機的門把手上,「我覺得你在說笑。」

「誰不是為了整個人民好!」白晉提高了聲音,「關於寧國的領土島必爾多上面發生的事件,又該怎麼去處理?這些事情呢想

過沒有?」

顧靖卓的目光平靜的望著前面,「平行經濟的轉移,這需要幾代的時間,寧國政府有考慮過這件事,我們不能急切。」

「我需要用武力鎮壓。」白晉開口,「在我的統治下,屬於寧國的,必定永遠都會屬於寧國,而不會像現在的寧國政府一般無所作為。」

「他們有所作為,只是需要漫長的時間進行等待。「顧靖卓開口。

白晉笑了出來,「下一代人可以看得見,下下一代人也可以看得見,以後的子子孫孫都可以看得見從這一刻開始的寧國對島必爾多實行的最終戰略目標可是我們這一代呢?」

顧靖卓垂下了眸子,沒有回答。

promocarrie